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19/08/23發表,已被閱讀9,597
英國喇叭廠Bowers & Wilkins(B&W)在全世界音響迷心中總是佔有一席之地。他們具有完整的產品線,家用系列有可輕鬆入門的600系列,又有Hi End音響中售價卻非頂天的800 Diamond系列,更上去,還有推出25年以來仍盛名不墜的Nautilus鸚鵡螺。如果想要組建小系統,他們還有迷你劇院系列可選,可以配套買,也可買單件,讓您應用面向更廣。因應家庭劇院的需求,他們還有多種嵌入式喇叭可選。

此外,不想太麻煩組音響系統,無線的一體式音響Zeppelin及可攜式藍牙喇叭T7都是注重生活品味的消費者所推崇的產品。幾年前,喇叭名廠更拓展出一系列耳機產品,從耳罩到無線再到入耳式,多樣的產品顯出他們對年輕世代的重視。至於汽車音響方面,他們也不遑多讓,BMW、Maserati、McLaren和Volvo都是合作對象,如果您是上述品牌汽車的車主,都可以選購B&W的汽車音響。

高雄鳴曲音響專營B&W喇叭,老闆張國珍熟悉歷年各款的B&W喇叭,對B&W有興趣的南部朋友,找鳴曲張老闆就沒錯了。這次試聽的主角是B&W僅次於鸚鵡螺的800 D3。

人人都有過的B&W之夢

因為產品觸及層面廣,就算不是音響迷,也有很多人認識B&W。連我自己也對B&W有著特殊情感。記得在作學生的時候,非常著迷於Nautilus鸚鵡螺,但我怎麼可能買的起呢?800系列的獨特導管設計高音,蘊藏了Nautilus的技術,那時,我真希望能擁有一對N805擺在房間裡。可是,十幾萬的售價對我來說仍是天文數字。當時在800系列下面有一個CDM系列,我一度很想攢錢買一對CDM1 NT,只要省吃儉用幾個月,其實那是有希望的。那時候,B&W喇叭經常跟Aura擺在一起賣,跟日系的Marantz比起來,我更喜歡Aura的簡潔。

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後來,我真的買了一對B&W,當然,不是N805,而且,也不是CDM1 NT。我後來買了一對601 S2。我雖然很想存錢買喇叭,但是CD對我的誘惑更大,CD一直買,銀子哪裡留得住?一直拖下去,那我什麼時候才能脫離床頭音響呢?適逢長輩送了我一台EL34的推挽管機,因此我決定狠下心,把存款全梭出去,買了一對B&W 601 S2。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對喇叭。我的音響路,起點就是B&W。

B&W獨立的高音和中音非常醒目且辨識度極高,圓弧造型以及延伸的導管可使背波削減於無形。高音單體是他們著名的鑽石高音,中音則是無懸邊的Continum振膜。

鳴曲老字號,達人張國珍

高鐵到了左營站,靠站廣播把我的思緒從20年前拉了回來。步出高鐵站,轉捷運在三多商圈下車,沒往熱鬧的遠百方向走,卻往北行,沿四維四路轉中華四路,我到了鳴曲音響。

沒有豪華氣派的裝潢,也沒有藝文氣息的擺設,鳴曲與許多年輕經營者的新世代音響店不同。推開門,鳴曲老闆張國珍先生就坐在聆聽座位上,見我進門,起身相迎。36年次的張老闆,雖已年過古稀,但保養的甚好,腳步健朗,胸背直挺,神態比很多年輕人還健康,還更有活力。

經營鳴曲將近40年的張老闆,一邊泡著茶,一邊說著故事。「其實我從小就跟音樂關係密切。」張老闆以前家裡做唱片,從10歲起,他就天天接觸唱片。「那時候的唱片生意都靠美國人。」他把時間拉到民國47年,那時正值台海危機,美國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他們有四艘船,每個禮拜有一艘船會靠岸,美國阿兵哥下船休息,會上酒吧,也會來買唱片。一張唱片我們賣一塊錢台幣,他們看了直說便宜,那時候的唱片生意好的不得了。」

他歷經了10吋唱片、蟲膠片、PVC LP的年代,也經歷了盤帶、匣式錄音帶的年代,後來卡帶出現、DAT出現、CD出現、LD出現......。張老闆數著唱片的發展,那些好一大半是我沒經歷過的,但對他來說,都是見過、摸過、經手過,那是他走過日子裡的點滴記憶。

論起音響,張老闆的經驗更是豐富。他早年賣過美軍福利社流出的音響器材,後來政府開放進口了,他做起音響生意。那不僅是唱片業昌盛的年代,也是音響業興盛的年代。他賣過的牌子,甚至有好些是我根本從未聽聞,這些牌子後來都消失了。不僅消失在鳴曲,也消失在歷史中。



認識之後,B&W成了他的信仰

而他經手過的牌子中,歷史久遠且迄今依然活躍,甚至逐步佔據他店裡每個角落的,就是B&W。任何人進到鳴曲的店面,都會感到驚訝:這裡,只有B&W啊!「你不得不佩服這家公司,他們懂技術,也懂聲音。」張老闆自己去過原廠三趟,每次去,都帶給他無比的震撼。「我第一次去的時候,鸚鵡螺還沒出來,只有雛形,那個樣子好醜。」他說得輕鬆,可是,我這廂一算看,鸚鵡螺1994年推出的,豈不是說張老闆在25年前就訪問過原廠了嗎?

對音響媒體來講,訪問原廠老闆或設計者,是我們學功課的好機會,如果還有機會去到原廠訪問,那更是收穫良多。我們通常只能看到已經發售的成品,對於器材怎麼做的,我們只能透過原廠提供的資料想像得知。但是如果走過一趟原廠,才會真正認識到這些喇叭,這些擴大機,這些音響器材是怎麼做出來的。張老闆後來專注於B&W的銷售,也就是因為他去過原廠,還去過三次。如果去一次能有震撼,去了三次,豈能不被徹底說服?



「鸚鵡螺的設計真的很聰明。它完全解決了單體背波的問題。」他以鸚鵡螺為例,他說鸚鵡螺的設計就是透過背後的導管吸收背波,B&W計算過每一個單體背波得以被完全吸收所需要的導管長度。「你以為鸚鵡螺的樣子純粹是為了造型嗎?因為他們要把三米七的導管藏起來。」說到鸚鵡螺,他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你要試聽過調整好的鸚鵡螺,你就知道B&W有多厲害,他們可以把聲音做到這麼乾淨,又這麼自然。」

以這次試聽的主角B&W 800 D3為例,2015年推出的第三代800 Diamond系列,歷經了七年的開發時間,與第二代800 D2系列相比,一共提出了868項改變。單體換新了,結構重新設計,細節全面調整,所有的新設計,都導向一個目的:失真更低,聲音更自然,更趨於完美的喇叭。「我賣這麼多年B&W,他們家每次改款,都有大幅度的進步。他們真的是很用心做研發的公司。」張老闆對B&W的研發能力十分佩服。

鸚鵡螺好,但不是每天都能賣,甚至也不是每個月都賣得了。「800系列具有鸚鵡螺的技術,把該消除的振動和背波都處理掉了,因此它們可以呈現出非常正確的音色。」對張老闆來說,音色正確很重要。他隨手抄起一根筷子,在茶壺上敲,再在鐵製茶盤上敲。「陶瓷的茶壺,敲起來要有陶瓷的聲音,鐵盤要有金屬的聲音。如果連這都分不出來,就表示音響系統的聲音不對了。」





辨別音色的關鍵:喇叭音染要少

張老闆接著說出一個存在於音響迷中間的大問題:「但如果根本不認識真實的聲音是什麼,你永遠無法調出好聲音。」他有個朋友,就常常分不清楚吉他和鋼琴的聲音。張老闆說,要建立分辨音色的能力,一個就是自己要多聽,去聽現場,知道真實的樂器聲音是什麼。另一個就是要有一套聲音正確的音響。「如果音響系統聲音不對,音色的辨別力有問題,就會讓人聽不明白到底是什麼。結果,大家都是靠自己的想像—我認為鋼琴該是這樣的聲音,吉他該是這樣的聲音。」

賣了這麼多年的音響,看盡了音響業的發展。他表示,喇叭是最大失真的來源,「早年的喇叭,用薄板做箱體,裡面塞一點點吸音棉,根本沒辦法解決背波的問題,結果箱體都在振,還會有駐波。聲音當然不對。」張老闆挑器材很重視音色表現,他以電視機為例,說道以前的電視機都有一個色相旋鈕,你要去調整色相,調到畫面色彩正確。「你調花的顏色,那不準,因為花什麼顏色都有,有時候你以為調好了,等人一出現,你看到膚色就知道偏了。」

調音響也是這樣,我們首先要盡量挑選音染少的器材,特別是喇叭,然後,培養自己對真實聲音的認識,這樣,接著就是慢慢微調,音響就會越調聲音越好,聽音樂的樂趣就此展開。在張老闆心中,B&W是最能符合他標準的喇叭。他不是沒賣過其他喇叭,但是,賣到最後,他決定把焦點放在B&W上。




展現一流的音場、層次、定位

他請我就座,然後放上一片特別的CD,這張名為「CD Wonder Land」的示範CD,是日本企劃的測試片,內中除了部分音樂軌外,還有一些聲效軌。張老闆表示,不是每個人都有很多現場聆聽音樂演出的經驗,可是,這張日本版CD裡收錄了很多生活裡會聽見的聲音,包括火車、飛機、海潮、雨水等。如果透過音響系統,可以聽見宛若真實的聲音,那麼音響就調得對了。他先播放一段火車的音效,火車從右方遠出駛來,似乎還要穿過一個隧道才能進站。火車在遠處鳴笛,張老闆以店面的長邊擺喇叭,把B&W 800D3放在接近中線的位置,座位離背牆僅有一個寬約40公分的展示櫃,聆聽位置離左右聲道不足兩米。但是卻足足用上幾乎半個店面的空間讓800D3可以揮灑。因此這段火車駛來的畫面,不僅遠超喇叭外側,而且有高度。火車漸漸駛來,車輪轉動的機械音十分真實,而且是爬在下方的,是我視覺高度以下的位置,車輪與車軌的摩擦尖銳音高度更低。接著聽見煞車釋壓排氣的「呲—呲」聲,張老闆這時又說了:「高音單體明明在上面,為什麼你聽到的高頻聲卻是在下方呢?喇叭不是各個單體唱自己的,發出的聲音是一個整體,錄音裡該是什麼面貌,在什麼位置,聲音就在該在那裡。」

接著跳到飛機起降的音軌。右方加速疾行來的飛機,聲音越來越近,巨大沈重的引擎聲壓將上來,到了大約我面前的位置,感覺到引擎聲的上移,這是飛機起飛。起飛後的飛機一路往左上天空飛去,直飛到屋外去。那個天空中的迴響好真實,好像真的在機場旁看飛機起飛一樣,飛機早就飛到屋外了。接著是飛機降落,也是畫面感十足。這樣好的錄音音效,會放不好嗎?「當然可能,就有人的系統放起這段時,分不太清楚起飛還是降落。如果這都分不出來,聽音樂怎麼會有舞台和定位?」



追求密度、速度、力度,仍須晶體機效力

張老闆仍停在這張片子,他先是放一軌聲效,是日本的庭院中的造景,水流入木杓,超過一定重量,木杓沈下而將水放掉,繼而翻起繼續盛水。他要我聽那個定位,還有水漸滿時音頻逐漸拉高,直到水瓢放水的敲擊聲。「喀嗒」一聲響亮清脆又有實體感。「要讓喇叭發出這樣扎實的聲音,只有晶體機辦得到。」在鳴曲這裡,我見到Classe CA-M6000的單聲道後級,還有Analog Domain ISIS、Constellation Argo兩台綜擴,這次用的則是Constellation Centaur立體聲後級。我好奇道:像張老闆這樣年紀的音響愛好者,怎麼這麼執著於晶體機,而不碰管機呢?而且,我在鳴曲店裡也瞧不見黑膠與類比系統。「管機的韻味很好,但是速度不夠快,力道不夠猛。聽人聲,那是很美,但聽到其他的音樂,就顯出不足了。像剛剛那個木杓的撞擊聲,管機就綿綿軟軟的,不夠具體不夠真實。」

為了進一步證實自己的說法,他放到這張測試CD後面的一軌鬼太鼓。「很多人以為鬼太鼓是要聽大鼓用力敲,聲音多雄壯,不是的。太鼓更精彩的是鼓的速度感、俐落感,那些鼓聲乾不乾淨、清不清楚、定位準不準。」Play鍵一按下,果真如張老闆所言,鼓聲俐落乾淨,成排的鼓定位清楚,而且音場很深,這樣擺在房間的長邊,拉出還不足一米半的距離,竟然能發出這樣深遠的音場,這就真的厲害了。我極少在音響店看到這樣擺喇叭的,而且是這麼近距離聆聽,但是這個音場一點不讓人感受到壓迫,反是開闊而輕鬆,寬度延伸到喇叭以外,深度幾乎讓我有背牆後退的錯覺,而且還拉出了空間高度。要營造出這樣的空間感,有什麼秘訣嗎?

Aerofoil低音稱為「翼形低音音盆」,是結合材料科學與電腦模擬運算的成果。之所以稱為「翼形」,是指其振膜厚薄有變化,以提升振膜的支撐力道,進而增進低頻的表現力。

高音單體前的網罩也經過特殊設計,一方面保護鑽石高音,一方面其形狀與表面孔洞可提高擴散性。

調出好音場的秘訣:「不要吸音吸過頭,得讓聲音自然擴散」

「不要吸音吸過頭,得讓聲音自然擴散。」鳴曲店面是七八年前整理的,壁面做出適量的擴散,在喇叭背牆下半部做了一點吸音。張老闆指著店面的玻璃落地櫥窗說:「一般人一看到玻璃就怕,馬上拉上厚窗簾,深怕反射音。可是我不這樣做。」張老闆根本不用窗簾,任憑玻璃保持原狀,但是,因為進門處還有一個做為玄關的隔間牆,因此,左聲道喇叭的內傾角度更大一些。「左右喇叭toe in角度要看,空間不對稱的話,就要調整喇叭的距離和角度,不能都對稱擺。」以鳴曲這個擺位來講,左側離櫥窗較近,右側相對開放,因此,張老闆透過喇叭的擺位讓左右聲道表現一致。這招確實實用,很多人把喇叭放在客廳裡,往往面臨同樣左右空間不對稱的問題,循此原則,自行拿捏,應可找到解法。

張老闆調音響、聽音響的觀念跟很多發燒友不一樣。人家或許喜歡求兇、求猛、比震撼、比大聲,張老闆卻喜歡小小聲放。小聲放音樂,還需要這麼貴的音響嗎?現場用的喇叭B&W 800 D3可是一對一百五十萬的喇叭,Classe CP-700前級和Constellation Centaur後級,再加上Oracle CD-2500 MK3 CD唱盤。這一套可一點不便宜,開小聲聽豈不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此言差矣。Hi End音響之所以是Hi End音響,就是出眾的質感。張老闆調音響,首重把質感調出來,就能顯出Hi End音響的價值。質感怎麼出來呢?在不催逼音量下,調出安定、明確、透明的舞台,讓所有的發聲體都有清楚的定位,把聲音的空間層次拉出來,讓聲音聽來是凝聚結實有密度的,音樂裡各種細節都浮上來,卻讓人怎麼聽也不覺得累。要能有這樣準確的時間相位、極低的失真、精準的控制、低音量下的低頻表現,器材不到一定水準,是達不到這樣的水準的。


每個發聲體高度獨立,清楚具像且有層次

他以Etta Cameron演唱的「You Are My Shine」為例。這首開朗陽光的歌曲,被重新編曲後,由Etta唱來,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面貌。在張老闆巧手調教下,前奏的小號扎實具體,帶著空氣與金屬管壁的摩擦質感,嘹亮卻不尖銳,高音處仍保有圓潤感。聽四圍的打擊樂果決明快,那些金屬碰撞聲,帶著飄揚而上的尾韻,鮮明且有光澤。樂器、人聲,每個發聲體都具有高度獨立性,沒有一絲含糊,不見分毫朦朧。Etta以低吟起始,然後唱出那所有人都熟悉的歌詞「You are my sun shine, my only sun 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ey.」 Etta的歌聲浮現在中央後方,伴著那沈緩的配樂,歌曲呈現一片淒涼和無奈。那時,Etta深受癌症之苦,在生命的最後時日,錄製了這張唱片。她唱的,是對生命的期待,又似乎是在對人生道別。在音樂剛下時,前奏的音響效果引人注意,但當Etta歌聲一出,就立刻被抓住了。一套好的音響,而且是調整好的音響,就該這樣—讓人情不自禁地被牽引到音樂之中。


明察秋毫的B&W 800 D3

放測試片有精彩的聲音效果,放爵士樂有透明開闊的音場和精準具像的定位感,放起古典音樂如何呢?我直接挑戰難的—聖桑第三號交響曲管風琴。這首樂曲對音響來講難,因為動態大,頻寬足,要表現柔美均衡如第一樂章後半,又要表現層次動感如第二樂章前半,更要表現壯闊恢弘如第二樂章後半。當管風琴催動起來,總是讓音響迷興奮雀躍。而這曲子對樂團演奏來講,也是困難至極。聖桑是個音樂史上一等一的管弦樂高手,而且他的音樂音色豐富瑰麗,而且對於樂團合奏能力的考驗,甚至不亞於馬勒的交響曲。演奏馬勒,重在結構與組織,演奏聖桑,則重在音色。


放上我帶來的Pascal Rophe指揮比利時列日愛樂管弦樂團、Olivier Latry的管風琴演奏的聖桑第三號交響曲。從第一樂章後半開始聽,這個堪稱音樂史上最美的樂章之一的慢板,弦樂輕吐,伴隨著低沈和緩的管風琴。透過B&W 800 D3,我聽見一個具體而微的音樂廳舞台,如織的弦樂吐著華貴的芬芳,燦放著溫柔的光華,一層,一層,又一層,緩緩鋪展,像拂面清風,也像推岸潮水。管風琴一下,深沈舒緩,與弦樂走著兩條相仿的旋律,互相對位並行。當賦格形式的聖詠出現,整個人彷彿被帶到天堂,寧靜而安詳。800 D3的聲音帶著精緻的貴氣,可這又不是小家碧玉的嬌貴,而是從容不迫、大氣非凡的尊貴感。它同時解析了那樂團的層次,重現了弦樂的質地,又推湧出沈穩有重量的管風琴。樓上有鸚鵡螺,我是不是該請張老闆准許我「更上一層樓」,以窮千里目呢?

在800 D3背後有整片的龍骨鋼板,其上還刻有條紋,不僅提供箱體強固的穩定性,給予堅固支撐,其紋路更有擴散效果。

「這曲子我也有。」張老闆拿出音響迷最愛的Eduardo Mata指揮達拉斯交響樂團的Dorian版本。CD放上,確實是一個在音響效果上十分傑出版本,不管是樂團還是管風琴,聲音都比我帶的那張Cypres錄音要更沈穩。換上這張,800 D3發出了更讓人驚艷的深沈低頻,管風琴聲音如空氣般包圍環繞著,使人深陷其中。可是,800 D3優異的解析和層次,也突顯出這份演出的缺失。達拉斯交響的合奏能力顯然不如列日愛樂,他們的聲音是劃一的,卻是單調的,是整齊的,卻少了色彩。從弦樂到木管都是如此。木管部不夠靈巧,缺乏表情。更大的問題是管風琴與管弦樂團間太過獨立,缺乏合奏感,音樂聽起來有疏離感。師承Marcel Dupre的Jean Guillou,無疑是個了不起的管風琴師,但在這裡的表現卻不如早些年在Philips與Edo DeWaart以及舊金山交響的合作版本。B&W 800 D3不是只有好看,不是只有名貴,它的聲音也不只是質感好而已,它更可以讓我聽出音樂裡最細微的內涵,並幫助我辨明演奏的優劣。難怪乎Abbey Road Studio會選用B&W喇叭當鑑聽喇叭,也難怪乎張老闆會鍾情於推廣B&W喇叭。

喇叭端子是自家獨有的製品。

用804 D3來看電影,展現高度臨場感

張老闆一時興起,「讓你聽聽B&W當劇院時的效果。」他開了Anthem的MRX310環繞擴大機和Oppo BDP205藍光播放機,從靠牆位置推出了B&W 804 D3。中央聲道放在電視旁,並非靠在正中央,環繞聲道則是嵌入式,做在天花板上,而且左右環繞聲道距離聆聽位置距離不等,右環繞離得較遠。在這樣不正統的5聲道擺位下,聲音能好嗎?沒發聲前,我心裡有問號。

這是在主系統旁靜態陳列的802 D3,低音單體比800 D3小兩吋,但是重量相去無幾,如果家裡空間小一點,擺一對802 D3就夠用了,而且售價是800 D3的2/3,十分划算。

張老闆放上了安潔麗娜裘莉主演的「Salt」藍光片,他跳到女主角Salt被誤認為叛國而遭隔離,卻因為心繫丈夫安危而逃脫。這個逃脫過程裡有飛車追逐,有槍擊,有搏擊,有快速的位移等豐富聲效的場景。這段影片裡無論對話,或動作,或撞擊,聲音的扎實度非常好,營造出十分具像的畫面感,有形有體的,配合著快節奏的劇情,聲音快速而俐落,兩廂扣合,展現了高度真實感。此外,整個音效位移的速度快,而且各聲道的銜接度很好,彼此連貫,聲音包圍感十足。畫面是平面的,聲音反而是立體的,這感受很特別。例如中情局幹員追捕Salt時開槍,槍聲和槍擊的撞擊聲,把畫面上看不見的彈道給勾畫了出來。也由於鳴曲這裡採長邊擺放喇叭,看電影也覺得音場特寬。貨車開過,車頭引擎聲遠超喇叭外側將近兩米,而且低沈厚重。這時,只有5聲道,低頻延伸最好的也是804 D3而已,但音效的真實效果卻是不減。當配樂響起,804 D3也承襲了800系列的優越血統,把層次分得清清楚楚,配樂和音效各為主體,卻又兩相融合。加了配樂,讓劇情更引人入勝。

當天的搭配系統是Classe CP-700前級和Constellation Centaur後級,再加上Oracle CD-2500 MK3 CD唱盤。

聽國珍鳴曲

約莫四點時,鳴曲的門被推開兩次,先後有客人到訪。張老闆在地經營鳴曲數十年,累積了許多不同世代的顧客,就連老客人閒暇之餘也會來他店裡抬槓,聽音樂。很多店家都嘆到今天的音響生意不好做,店面少有人來,總得自己主動出擊找客人。可是,憑著多年累積的人際關係,以及響亮的名號,鳴曲的門前可無羅雀。

就如很多人說的,音響是個橋樑,把人和音樂連接起來。鳴曲和張老闆也是橋樑,把人連於看得見的音響,再連於看不見的音樂。你住高雄嗎?你想找一個信得過的專業店家給予音響上的建議嗎?張國珍的鳴曲音響,等你造訪。








張老闆還特地展演了B&W D3系列的劇院實力。主喇叭改用804 D3,即便場地受限,中央聲道和環繞聲道都偏離了理想位置,透過DSP可以修正,更重要的是調音功力,觀賞起動作片,即使遇到激烈的飛車追逐和槍戰場景,包圍感很好,讓人入戲卻不刺耳難耐。

器材規格

B&W 802 D3
型式:3音路4單體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使用單體:1吋鑽石高音x1、6吋Continum振膜FST中音單體x1、10吋Aerofoil振膜低音單體x2
頻率響應:15Hz ~ 28kHz (+3dB)
效率:90 dB
平均阻抗:8歐姆(最低3.0歐姆)
尺寸:1217×413×611 mm(高×寬×深)
重量:96kg
建議售價:1,448,000元
進口總代理:皇佳國際
電話:02-25928760
網址:www.bowers-wilkins.com.tw

鳴曲音響
電話:07-331-6161
傳真:07-335-9935
地址:高雄市苓雅區中華四路143號

胡桃實木外殼–Montaudio Arrowtown 24K無鎳鍍金端子系列
Arrowtown系列端子種類十分完整,包括CS-1 Y插、CB-1香蕉插、CX-1 XLR平衡式插頭、CR-1 RCA插頭,以及CF-1香蕉插。當中除了CF-1香蕉插的外殼使用碳纖維之外,其他各型插頭均使用胡桃木實木外殼,經手工拋光與雷射雕刻...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