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郭漢丞,攝影/郭振榮 2019/07/30發表,已被閱讀3,402
「Cielo」的義大利文什麼意思?就是「天空」!

義大利Chario Audio的Aviator飛行員系列,光是命名就很有意思,Aviator一系列四款喇叭,兩款書架,兩款落地,最小的Ghibli是義大利空軍在二次大戰時所使用的戰鬥機(Caproni Ca. 309 Ghibli),較大的書架Nobile,是紀念完成飛越北極的義大利飛行員Umberto Nobile,再大一點的落地喇叭Amelia,講的是第一位獨自飛越大西洋的女性飛行員Amelia Earhart,而這次我試聽的喇叭Cielo,就是代表飛行員系列的一切:翱翔天空。既然Cielo用天空為名,自然容納了所有Aviator系列的技術大成,而且,核心技術還傳承高階Academy系列。


傳承四十餘年的義大利工匠精神

1975年在意大利米蘭創立的Chario Audio,在四十多年的公司歷史當中,創辦人之一的Mario Marcello Murace,至今依然持續主導喇叭設計,不過全球業務與經營之責,已經交給二代接棒,國際行銷經理Michele Nobel與Alessandro Migliorini,這些年也勤跑亞洲,開拓市場,我與他們幾乎年年見面,2018年還在慕尼黑專訪過設計者Mario

我在慕尼黑音響展採訪設計者Mario時,他不僅在喇叭設計有超過四十年的經驗,而且Mario一直強調,技術都是為了音樂服務。Mario說,他在1975年創立Chario之時,什麼東西都要自己做,從單體、分音器到箱體,全都在自家設計並生產,從一個小小的木工作坊,慢工出細活地做好每一對Chario喇叭,這樣的工作坊精神,至今依然沒變,Chario要花很長的時間,等待原木乾燥,才能拿來製作喇叭,連單體他們都要自己製作,這是他們自豪的「義大利製造」(Made In Italy)精神,延續四十多年不變,Cielo也是如此,秉持工匠精神在Chario工廠裡面製作出來的。

用原木製作喇叭成本高昂

使用原木製作喇叭,可說是Chario的拿手好戲,Cielo也不例外,您看,Cielo兩側的核桃木,做工與色澤有多漂亮,簡直就是會發聲的頂級傢具。不過懂得材料的讀者,肯定會說原木不是製作喇叭音箱最好的材料,因為原木的密度不夠平均,很難做出品質一致的喇叭,要是生產的喇叭因為材料的問題,每一對聲音聽起來都不太一樣,那絕對不行。Chario製作喇叭四十多年了,怎麼可能不懂箇中道理?

看看Cielo那漂亮的實心核桃木擺在哪裡?喇叭兩側。想像一下,把兩側的核桃木拿掉,中間還是完整的喇叭啊!沒錯,Chario在喇叭箱體採用的是HDF高密度密集板,比一般MDF中密度密集板,等級要高上一級,但是他們還加上了兩側核桃木,除了好看之外,實際把HDF與核桃木結合在一起,可以增加質量、剛性,也提高喇叭箱體阻尼。

Chario 官網

Chario 官網

要使用原木製作喇叭,難度非常高,成本也高,而且需要耐性。Cielo的身高約104.5公分,扣掉底部的橡膠腳釘,核桃木的長度約莫100公分,這麼長的木頭,最怕日久變形,要是核桃木變形了,就可能產生裂縫,要避免這樣的問題發生,就必須長時間等待木頭乾燥。Chario在處理原木時,要等待六個月的時間,讓原木充分乾燥,才能拿來製作喇叭,所以,要堅持使用原木製作喇叭,絕對是高成本的付出。

Chario 官網

單體是高階Academy技術下放

再來我們看看Cielo所使用的單體,高音是Chario製造的T38 Waveguide高音單體,口徑38mm,採用絲質軟半球振膜,而中音是165 mm Rohacell Full-Apex中音單體,低音單體也是Rohacell Full-Apex振膜,尺寸與中音相同,都是165mm,但用上了兩個,一個低音裝在Cielo背後,一個裝在Cielo下方,低音反射孔也在喇叭底部,採向下發射設計,且所有單體的磁力引擎,都是高磁力、輕質量的釹鐵硼磁鐵(NdFeB Magnet)。




大口徑38mm高音單體,比起一般喇叭的高音單體面積大了幾乎有一倍,好處並不在高頻延伸,而是向下中頻段的延伸,這樣可以讓高音與中音的頻率銜接更流暢,而且遠離人耳敏感的頻段。此外,Chario的喇叭總是讓高音擺在下方,中音擺在上面,不過高音擺放的位置,其實差不多與坐下來聆聽時的耳朵齊高。事實上,如果您站著聽Cielo,一定會覺得音場很低,可是只要坐在舒服的沙發上,讓高音單體位置與耳朵齊高,Cielo表現音場空間的魔法,就會輕鬆展現。



Rohacell鋁合金三明治複合材料振膜

Rohacell Full-Apex振膜單體,是從高階Academy系列技術下放,Rohacell是一種發泡物質,質量非常非常輕,內阻非常的高,Chario把Rohacell材料拿來當作中間夾層,前後加上鋁合金振膜,變成三明治結構,這樣就能擁有鋁合金振膜的高剛性,同時靠Rohacell的高內阻,去除單體振膜不必要的諧振,保留最純粹的音樂再生。這種Rohacell鋁合金三明治振膜,並非Chario獨創,很多頂尖的喇叭都不約而同地使用,可見英雄所見略同。

再來要講Cielo的低音部份,雙165mm口徑的Rohacell三明治振膜低音單體,一個擺在Cielo背後,一個藏在底部,雙低音單體的設計,可以有效提升低頻量感,而且提高工作效率,而向下發射的低音反射孔,氣流向下發射時,立刻遇到地板的反射,可以讓低頻均勻地擴散,而且地板與喇叭之間的狹小縫隙,還可以產生氣流加速的效果,進一步強化低頻量感。根據Chario的資料,向下發射的低音單體與低音反射孔設計,可以增加低頻量感約3dB左右。

釹磁鐵中音與低音內藏講究技術

最後我要提Cielo單體的磁力引擎,全都使用強力釹鐵棚磁鐵(NdFeB),這種強力釹磁鐵應用在高音單體,相當常見,幾乎所有Hi End喇叭都使用相同的磁力引擎,因為質量遠比傳統鐵芯磁鐵要輕得多,可是應用在中音與低音單體相對少,因為價格比鐵芯磁鐵貴之外,設計上還要費思量。釹磁鐵雖然質量輕、磁力強,但是怕熱,溫度超過70度以上磁力就會下降一半,而中音與低音單體快速運動時,產生的熱能比高音更多,溫度上升可能會讓釹磁鐵「軟腳」,所以必須在釹磁鐵的散熱部分強化設計。

Chario的設計稱為Poly-Ring NdFeB磁力引擎,就是將多個釹磁鐵採用環形排列,增加釹磁鐵的面積,並且讓單體後方的結構,產生有利氣流導通的形狀,藉此強化磁力引擎的散熱,而這些單體技術,一樣傳承自高階Academy系列。


音場寬闊、音像龐大

把Cielo在U-Audio的試聽室裡擺好,我讓喇叭遠離背牆與側牆,減少反射音的干擾,喇叭左右間距拉開大約2公尺,聆聽位置離Ceilo大約兩米半。Ceilo的高音部分還加上淺號角設計,聲波擴散性相當好,我先讓Ceilo朝正面擺放,不做Toe-in,音場就已經很開闊了,可是我還想讓音像的凝聚更漂亮些,所以稍微調整toe-in,大約從聆聽位置看過去,還可以看到Ceilo內側核桃木箱體,而不是只看到喇叭正面,Toe-in角度不用太大,音像就更顯聚氣凝神了。

搬動Cielo不算太費力,30公斤的喇叭說輕不輕,說重也不太重,底部的低音反射孔,讓手有施力的位置,不過手掌摸著Cielo喇叭的核桃木,就感覺得到細緻的做工,原木的質感真好,在核桃木上面,還刻畫著細長的淺凹槽,讓Cielo側面看起來更為修長,也更有精緻傢俱的模樣,看了就讓人賞心悅目。

來個純種義大利音響系統搭配吧

Cielo在編輯部停留滿長的時間,讓我有機會用比較多擴大機來搭配。原廠標示工作效率92dB的Cielo,其實並不難推,我先用習慣的Linear Acoustic LAV 60 MK II,100瓦的功率推得輕輕鬆鬆,一點也不費力,音場開闊,低頻勇猛;之後NAD M10送來編輯部,輸出功率也是100瓦,搭配Cielo也很輕鬆,但音質較柔,中頻段更暖,本來想要在這兩款擴大機之間,挑一部定案寫Cielo的聲音,沒想到Unison Research Unico Due送來了。

Unico Due輸出功率也是100瓦,但採用前管後晶的管晶混血設計,這下子可讓我覺得有趣了,因為拿Unico Due來搭,我聽的可是純粹義大利風情,從數位訊源的North Star Design,用Unison Research擴大機驅動Chario,全部都是義大利品牌,肯定有意思,我還在想,是不是該去找義大利ART線材來搭配啊?那就百分之百義大利了!


專心點,已經配成全套義大利品牌的音響系統,不要想東想西的節外生枝。LAV 60、M10與Unico Due這三部綜合擴大機,輸出功率都差不多100瓦,推起Cielo都很輕鬆夠力,喇叭並不難推,可是Unico Due和Cielo還真是對味,中頻段的厚度最好,聲音最為柔美,尤其高頻的表現,帶著撒嬌的甜美模樣,煞是迷人,決定了,就用Unico Due來推Cielo,來個百分百義大利搭配。

低頻段的表現飽滿又柔順

既然Cielo是Aviator系列的最高階喇叭,一上場就來個難的吧!祭出「日出時讓悲傷終結」(Tous les matins du monde)電影原聲帶,第一軌就是強勁有力的進行曲,亮麗的弦樂與大鍵琴旋律下面,藏著飽滿雄厚的大鼓敲擊,一陣強過一陣,Cielo的低頻量感相當飽滿,而且鋪陳厚實,寬闊且雄渾地向外擴散,或許因為其中一個低音單體向後發聲,Cielo的音場顯得格外開闊,音場不會縮限在左右喇叭中間,而是漂亮地向喇叭兩側延伸擴散,營造出龐大、寬闊又輕鬆的音場。

Cielo的低頻量感豐沛,而且是輕鬆的低頻,不會有壓力,中低頻段有著柔韌的勁道,帶有軟Q的線條。「日出時讓悲傷終結」原聲帶的第二軌,是大提琴獨奏,我沒讓CD停下來,繼續享受著Cielo寬鬆柔美的低頻。這Cielo不僅低頻段有軟Q的線條,讓大提琴的音像顯得龐大,且距離聆聽者近,電影原聲帶為了刻畫接近真實場景的樣貌,演奏者拉奏時的呼吸聲沒有放過,跟著大提琴的淒美的旋律變化,演奏者濃濁的呼吸聲,跟著琴音搖曳。

自然又流暢的音樂性

細節,果然是音樂吸引人的地方,Cielo不著痕跡地自然呈現,中高頻段帶著陰柔的美感。雖然是義大利喇叭,Cielo並不是鮮明亮麗的走向,而是用略暗的高頻,重現音樂的柔美聽感。就像聽Rachel Barton的「Homage to Sarasate」,聽「安達魯西亞小夜曲」,鋼琴輕柔的引導,帶出嬌豔欲滴的小提琴,隨後進入熱情浪漫的快速樂段,Cielo把小提琴的音像刻畫得又近又龐大,翻揚至高音域的時候,小提琴還保有相當的厚度,而不會顯得細如游絲,音色共鳴保有相當好的溼度與水分,鋼琴強奏時,Cielo有著厚實的份量,與小提琴的柔美音色,交織出流暢的音樂線條。

是啊,Cielo最迷人的地方,應該是自然又流暢的音樂性,我想舉夸斯塔夫演唱的「舒伯特:美麗的磨坊少女」(Schubert: Die Schöne Müllerin),聽開場的「Das Wandem」,磨坊工人快樂地唱著遊玩之樂,溪水也愛遊玩,水車也跟著溪水不分晝夜地轉動著,愉快的歌聲背後,鋼琴在左手低音部不斷反覆著流轉的主題,像溪水一般不斷潺潺流動,Cielo把鋼琴左手的低音聲部,濃密且清晰的呈現,夸斯塔夫的歌聲則在中音域活潑地與鋼琴互動,唱腔情感流轉之際,Cielo沒有放過細微氣音的變化,略暗的高頻段讓男中音的歌聲形體更顯厚實溫暖。


溫和舒服的高頻表現

有豐富細節的溫暖音色,應該是對Cielo最好的形容,而且這樣的聲音表現更容易久聽不累,可是不要因為我這麼說,就覺得Cielo沒高音,只是Cielo的高音並沒有侵略性,它不是那種豔陽燦爛的高音,而是像秋日暖陽那樣,溫和又舒服的高頻表現,因為高頻不帶有侵略性,會讓人更想把音量催大,享受在大音量之下依然柔美舒服的中高頻。

我想舉陸易軒(Eric Lu)在里茲國際鋼琴大賽的現場錄音為例,聽「貝多芬第四號鋼琴協奏曲」的第三樂章,明亮愉悅的輪旋曲由樂團開始,小聲地合奏者,鋼琴隨後用自在輕鬆的表情登場,背後大提琴應和的拉奏,Cielo一點也沒放過,我刻意把Unico Due的音量開得更大,重聽一次,果然不一樣。

樂團Tutti輕柔地引導,背後多了許多現場錄音的騷動感,音場的空間感因為多出來的細節,跟著擴展得更開,馬上強奏跟了進來,Cielo厚實又豐沛的低頻跟著浮現,但卻一點也不顯壓迫感,維持著Cielo一貫的優雅姿態,等到華彩樂段之時,鋼琴獨奏的樣貌,Cielo的鋼琴音符飽滿,顆粒分明,一點也不含混,尤其在高頻段鋼琴翻揚而上的光澤,真是舒服柔順。

溫暖和煦的「羅馬之松」

只有舒服柔順嗎?放心,Cielo還是能展現明亮音色的,只是人家不會讓亮麗的音色變成火爆場面,高頻延伸漂亮卻不會有過分的刺激感。不信,我們來一首有如義大利燦爛陽光的樂曲,聽雷史畢基的「羅馬之松」,杜拉第指揮皇家愛樂管弦樂團的版本,是許多發燒友喜歡拿來當試金石的唱片,我們就拿來考考Cielo吧!

放入CD,把Unico Due的音量催大,第一軌「I Pini Di Villa Borghese」衝出來的是銅管群亮麗的音色,與弦樂群快速拉奏的高音,相互輝映,雷史畢基故意不用低音域的樂器襯底,故意讓高音飆出來,展現燦爛陽光透過樹梢搖曳生姿,變化多端的光影對比。Cielo的銅管群明亮足,就算用大音量來聽,也不會有令人不舒服的刺激感,在寬闊的音場當中,Cielo把音層次表現得很好,大片的銅管群與弦樂群,外加活潑吹奏的木管群,亮麗的三角鐵襯托音色更為明亮,Cielo一點也沒有放過這些聲部,而且層次漂亮,Phase 4的錄音,左右聲道的分離度很好,Cielo把樂團各個聲部相互輝映的活潑表情,愉悅地展現,Cielo左右聲道清晰的樂器聲部變化,這「羅馬之松」的燦爛陽光,顯得溫暖和煦。


柔美可人的聲音底蘊

最後,我想說Cielo是一對個性溫柔的喇叭,它不難推,有個100瓦功率的綜擴,大概就能讓Cielo輕鬆愉快地唱歌,而且它的低頻量感很足,輕推就有足夠的聲音厚度,而越是用力操駕,低頻的份量會隨之湧現,沈穩地鎮住音樂的下盤。我用North Star Design、Unison Research與Chario配起來這套純義大利組合,則讓音樂更顯得柔美,絲毫沒有壓力,不過,就算您沒能搭配這三個品牌,光是聽Cielo,依然可以感受到柔美可人的聲音底蘊,溫柔地表現藏在錄音當中豐富的細節,展現音樂的情感。


器材規格

Chario Aviator Cielo
型式:落地式喇叭
單體:1 x 38mm T38 Waveguide 高音單體、1 x 165mm ROHACELL Full-Apex Poly-Ring NdFe中音單體、2 x 165 mm ROHACELL Full-Apex Poly-Ring NdFeB低音單體
低通濾波頻率:40Hz @ -3dB /4Ω sr referred to C4 WETS
分頻點:200Hz-1345Hz @ -6dB 四階濾波器
效率:92 dB
標稱阻抗:4Ω(最低3.6Ω @95Hz)
箱體設計:底部低音反射孔
外觀:核桃木與HDF
尺寸:1045 x 235 x 390 mm
重量:30公斤
參考售價:298,000 元

進口總代理:華星音響
電話:02-2717-5050
網址:www.hwasing.com.tw

滿足您愛嘗鮮的慾望–2019年TAA音響展觀展重點導覽4樓
4樓這次大會將其歸類為綜合音響區,想必是種類最多、產品最為豐富的樓層吧!沒錯,4樓展出的音響包括兩聲道喇叭、劇院系統、投影機、黑膠唱盤、音樂軟體、各種調聲配件、真空管、線材…等,多不勝數,就待您來探險搜奇,滿足您愛嘗鮮...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