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郭漢丞,攝影/蔡承融、Lansche Audio 2024/03/22發表,已被閱讀7,616
德國 Lansche Audio 最出名的特點,就是獨家 Corona 離子高音,數十年堅持不懈,在試聽 No. 3.2 MK II 時,那迷人至極的中高頻音色,與融合為一體的圓潤中低頻,展現令人屏息凝神的音樂性,專注在音符的蕩漾起伏之中,如此享受音樂,洋溢著至高的幸福感。

讓人輕鬆專注在音樂的好喇叭

我常跟朋友說,一套好音響的價值,並不在於瘋狂的數據規格,或是驚世駭俗的價格,而是讓人專注沈醉在音樂當中,越聽,越是接近音樂的靈魂,也更能沈澱心情,在音符之中找到方寸的寧靜之地,在聽 No. 3.2 MK II 喇叭的過程中,我確實感受到 Lansche Audio 獨特的聲音魅力,輕鬆地專注在一個人的音樂世界當中。

No. 3.2 MK II 與眾不同之處,當然是 Corona 離子高音,假如您想了解什麼是離子高音(Plasma Tweeter),可以讀戴天楷寫的「Lanscher 離子高音的故事」,文章把 Corona Plasma Tweeter 的前世今生,講得清清楚楚。

(圖片取自Lansche Audio原廠)

僅存兩家離子高音之一

現代喇叭使用的高音,不外乎絲質軟半球、金屬振膜、鋁帶或氣動高音,離子高音相當少見,目前仍使用離子高音的喇叭品牌,碩果僅存只有德國 Lansche 與 Acapella 這兩家。

為什麼離子高音如此少見?答案很簡單,第一、離子高音相當難做;第二、製作成本很高;第三、離子高音需要供電,所以,即便是被動式喇叭,No. 3.2 MK II 還是需要插電,相對比較麻煩;最後一個原因,那就是離子高音工作時,會產生些許臭氧,對味道比較敏感的人,可能會覺得不舒服。


所以,當進音坊說要送 No. 3.2 MK II 過來編輯部時,我第一個問題就問:「Corona 離子高音有沒有味道?」代理商說,No. 3.2 MK II 進來一陣子了,感覺不太出來有臭氧異味,我在編輯部試聽一個多月的時間,除非貼近離子高音去聞味道,也沒有感受到臭氧的異味。我想,經過數十年的發展,進步許多,這個問題雖然還沒百分之百解決,但是味道已經很淡了。

振膜質量只有傳統材料的十萬分之一

前面講的似乎都是離子高音的缺點,但 Lansche 為什麼堅持了這麼多年?因為離子高音是「理論上最好的高音單體」!好在哪裡?幾乎沒有重量的振膜!

離子高音的振膜,就是 Plasma 的電弧,電弧的重量,只有傳統振膜的十萬分之一,幾乎只有電子的重量,而且不需要傳統的音圈,根本只是在推「空氣」,所以,離子高音的振動速度可以媲美光速,拿來應付人耳聆聽上限 20 kHz 的頻寬,保證輕輕鬆鬆,毫不費力。事實上,No. 3.2 MK II 的高頻延伸標示到 150 kHz,遠遠超過人耳聆聽頻寬上限。

這又回到一個老問題,20 kHz 以上人耳聽不見,何必追求超高頻寬?我的回答總是:聽氣氛的,150 kHz 的高頻當然聽不見,但是這些年接觸超高頻寬的音響器材,越高的高頻延伸,強化的重點在於聆聽的自然感,而非更犀利的高頻。


中音單體的銜接是難題

只有傳統高音單體振膜重量十萬分之一,而且沒有音圈、沒有磁力引擎、不需傳統阻尼,造就 Corona 離子高音無與倫比的高音性能,頻寬高達 150 kHz,反應速度媲美光速,這些都是優點,可是,要用 Corona 離子高音做出全頻段的三音路喇叭,依然有技術上的挑戰,那就是要有跟得上 Corona 離子高音的中音單體,而且這個中音單體的頻寬還要夠高,因為 Corona 離子高音的頻寬下限是 1.5 kHz,所以 No. 3.2 MK II 的中音單體,必須具備優秀的中高頻延伸,同時反應速度也要超快,否則跟不上 Corona 離子高音。

Lansche 的中音單體,走 Old School 路線,選擇 8 吋紙盆振膜中音,表面加上特殊塗層提高剛性,原廠標示 No. 3.2 MK II 的分頻點是 80 Hz~2.5 kHz,看來這個中音單體的工作負擔滿重的,而且頻率響應性能也相當好。


矩陣強化的音箱結構

從正面看過去,您可能會以為 No. 3.2 MK II 是二音路喇叭,因為只看到 Corona 離子高音與 8 吋紙盆中音,卻看不到低音,因為這個 9 吋低音單體,藏在 No. 3.2 MK II 底部,向下發射,所以腳釘是 No. 3.2 MK II 的必要配備。

從外表看不到的內容,還包括 No. 3.2 MK II 的矩陣箱體強化結構,音箱內部區隔為五個部分,高中低音有各自的獨立箱體,靠著獨立隔間,架構矩陣強化結構,喇叭箱體的材料是 MDF,搭配低諧振陶瓷與重吸音棉,消除箱內駐波干擾,略微向後傾斜的喇叭箱體,則是巧妙地做時間相位的機械補償,盡可能收窄的前帳板,則是降低單體繞射的干擾。

(圖片取自Lansche Audio原廠)

寫到這裡,這 No. 3.2 MK II 除了Corona 離子高音與眾不同外,其他設計都頗為老派,但都有聲學理論依據,窄面板降低繞射,強化箱體結構,低諧振材料,加上時間相位補償,每一項設計都有道理,而且,假如您有機會去試聽 No. 3.2 MK II,請在聽音樂之前,好好欣賞一下 Lansche 的作工,鋼琴烤漆的質感,配上精挑細選的實木紋,太漂亮了。

Pass 搭配相當契合

這次 No. 3.2 MK II 送來編輯部,代理商同時帶來美國 Pass Labs XP-12 前級與 X 250.8 後級,兩部擴大機我都已經寫了評論,而且都給了很好的評價,其實 No. 3.2 MK II 貢獻很大的功勞,因為 No. 3.2 MK II 絲滑柔順又開闊的高頻延伸,重現了漂亮的音場空氣感,連帶讓我覺得 Pass 新世代的擴大機,音色都更加滑順迷人。

在聽 No. 3.2 MK II 的過程中,我也搭配了 U-Audio 自家的 EAR 868P 前級/509 MK II 後級,以 509 MK II 100 瓦的輸出功率,配上 No. 3.2 MK II 還算推得動,但是如果要讓低頻揮灑自如,509 MK II 還是相對保守,相較之下,X 250.8 擁有 250 瓦輸出功率,在大音壓驅動時,低頻段更穩、更扎實。

雖然我想說, EAR 搭配 No. 3.2 MK II 時的音色多了一分柔媚,可是如果要大力催音壓,還是有點不夠力,所以關於 No. 3.2 MK II 的聽感,主要以 XP-12/X 250.8 搭配為主。



小提琴與鋼琴最是迷人

No. 3.2 MK II 聽什麼最迷人?想要立刻愛上 No. 3.2 MK II,請選小提琴與鋼琴,那種開闊又毫不做作的高頻延伸,帶出真實又自然的小提琴音色,像是聽慕特與約翰.威廉士合作的「Across the Stars」,聽電影哈利波特主題曲「Hedwig's Theme」,開場鋼片琴叮叮咚咚的細碎聲響襯底,小提琴浮在鋼片琴之上拉奏主題,可以聽見的不僅是旋律,還帶出了慕特運弓之際的細膩變化,弓毛擦弦角度,變化出小提琴的音色表情。

隨後小提琴花俏地拉奏分解和弦,木管、銅管接手主題,No. 3.2 MK II 展現出豐富的音場層次感,尤其是銅管群浮現的時候,No. 3.2 MK II 又厚又渾圓的銅管形體,呈現溫暖的質地,彷彿把人整個包圍起來。音樂繼續走,新的主題浮現,帶出不壹樣的電影場景想像,小提琴依然是主角,樂團像是起伏的海浪,小提琴的旋律則在波濤洶湧之中起伏蕩漾,樂團齊奏一聲巨響,小提琴進入獨奏的華彩樂段,技法更複雜,大跳的音符配上雙弦、勾弦,還要加上滑音,No. 3.2 MK II 輕鬆地綻放小提琴變化多端的技巧與表情,奔向終曲的高潮,Bravo!


「悲愴」的音樂表情刻畫真棒

換鋼琴登場,聽貝多芬鋼琴奏鳴曲「悲愴」,我知道,「悲愴」的好版本太多了,我這裡想推薦的是 Garrick Ohlsson 的版本,這可能是彈奏「悲愴」第一樂章導奏最慢的版本之一,可是要把這個導奏彈得慢,非常困難,因為鋼琴彈奏下去時音量最大,再來就會消散,所以彈得慢,還要把鋼琴的音符連起來,非常困難,這也是 Ohlsson 版本迷人之處。

用 No. 3.2 MK II 來聽 Ohlsson 彈奏「悲愴」第一樂章,第一顆音符的和弦重擊,鋼琴的聲響延伸著,在第二個音符之前,右手的一根頭先收起來,預告準備進入下一個音,跟上來的和弦進行,緩慢地前行,和弦問答之間,突然拔高音符,再從高處落下,鋼琴的低吟之間,夾著和弦厚重的重擊,No. 3.2 MK II 把厚重的和弦,還有低吟的鋼琴,呈現出鮮活的對比,但是,重點並不在於 No. 3.2 MK II 唱出來的鋼琴聲響有多真實,而是展現音樂家企圖心的模樣,非常傳神,導奏結束,進入快板的主題,Ohlsson 還是比別人慢一點,但是昂揚闊步的氣勢,卻又多了一分自在。


重現人聲細膩的變化

鋼琴很美,加上人聲如何?聽費雪.狄斯考與莫爾合作的「舒伯特:冬之旅」,聽最多人熟悉的「菩提樹」,莫爾的鋼琴輕柔的引導,No. 3.2 MK II 把左右手的平衡與層次拉開,費雪.迪斯考開嗓,中頻段的厚度與溫暖,凝聚在中央音場的歌聲,這首曲子不考驗 No. 3.2 MK II 的音響性,因為頻寬與動態不大,可是卻很考驗音樂的表現能力。

重現喉韻與嗓音的細膩變化,是 No. 3.2 MK II 的強項,咬字轉折之間,勾起「菩提樹」的想望,與對未來的渴求,從大調轉入小調,音樂光澤變得陰鬱,再到大調,又亮了起來,從明亮到陰暗,再回到光亮,舒伯特帶著我們進入年輕流浪者的心,對未來充滿希望與渴望,但是卻又充滿迷惘與疑惑,兩百年前舒伯特用藝術歌曲唱出年輕人的心聲,時至今日,似乎依然貼切。

用這些音樂來聽 No. 3.2 MK II,真的沒有考試的意味,而是享受著幾乎沒有隔閡的音樂性,離子高音的性能,並不是明亮鮮豔的高頻,而是自然又溫暖的音色,引領著聆聽者,深刻地探索音樂的靈魂。


聽梁祝,唱出淒美的故事

來點場面大一些的音樂,聽夏漢小提琴獨奏,水嵐指揮新加坡管弦樂團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開場的打擊樂從音場後方襯底,長笛吹奏導奏的旋律,迎接木管的音樂主題,No. 3.2 MK II 拉出深遠又開闊的音場,等小提琴獨奏帶入主題,凝聚的小提琴,拉出前後的音場距離,呈現漂亮又自然的 3D 音場,中提琴的應答,比小提琴音色更濃,明亮的小提琴與中提琴相互對話,隨後小提琴拉出協奏曲當中「愛的主題」,No. 3.2 MK II 唱得真美。

還沒完,管弦樂接手音樂主題,小提琴花俏的伴奏,進入明亮的大調,愉悅的主題,代表梁祝故事當中的同窗之樂,No. 3.2 MK II 拉出小提琴獨奏與樂團的層次,展現愉悅的音樂氣氛,等音樂慢了下來,那就是「樓台會」了,梁山伯這才知道祝英台是女兒身,這才讓小提琴唱出似水柔情,管弦樂團柔嫩地應和,但是小調的旋律入侵了,音樂動機急轉直下,銅管咆哮著,這是「抗婚」橋段,No. 3.2 MK II 拉高張力,小提琴拔尖的聲響,力度很強,右手急切的運弓,每一處細節在 No. 3.2 MK II 上面展開,漂亮的不是音場而已,而是藏在音樂當中的情感與張力。


故事的結尾呢?那是「化蝶」,但是要經過猛爆的驚濤駭浪,歸於寧靜,弦樂群輕柔地展開愛的主題,木管應答,豎琴撥奏,No. 3.2 MK II 唱得美,更甚於真,小提琴獨奏回歸,背後木管花俏地裝飾,彷彿滿天蝴蝶飛舞,二十多分鐘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用音樂講的故事,從 No. 3.2 MK II 唱出來,美極了。

聽過,就知道音樂有多美

為什麼 No. 3.2 MK II 能展現如此迷人的音樂風采?我想說,離子高音是關鍵,但是不要誤會離子高音有特別強烈、特別搶眼的高音,那不是在享受音樂,而是飆高音,相反的,離子高音呈現出自然又輕鬆的高頻延伸,拉開音場的空間感,而 No. 3.2 MK II 凝聚又溫暖的中低頻,則賦予音樂最重要的靈魂。

我想說,假如您要拼性能,或許 No. 3.2 MK II 不是首選,但是,假如您想找一對「富有音樂感染力」的喇叭,請注意 Lansche Audio,也請關照 No. 3.2 MK II,聽過,就知道音樂有多美。


器材規格


Lansche Audio No. 3.2 MK II
型式:3 音路 3 單體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單體:0.3 吋 Corona 離子高音 x 1、8 吋紙盆振膜複合塗層中音 x 1、9 吋聚酯纖維複合塗層振膜低音 x 1
頻率響應:30 Hz - 150 kHz ±3dB
靈敏度:92 dB / 1 W / 1 m
阻抗:8 Ω (min. 5.6 Ω)
分頻點:80 Hz / 2.5 kHz
尺寸:247 x 1140 x 418 mm(W x H x D)
重量:53 kg
進口總代理:進音坊
電話:02-8792-5679
網址:https://www.gloriaaudio.com.tw/

什麼功能都包了–T+A R 2500 R 綜合擴大機
若說 T+A 的 R 2500 R 是台綜合擴大機,那就太小看它了。它是一台綜合擴大機,也可以當前級使用。它內建 DAC 可解碼,還有串流播放功能。它還內建 CD 轉盤,更可收聽廣播。它可藍牙播放,也可連接電視。如果只把 R 2500 R 當作是一台綜合擴...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