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Lals 2019/11/04發表,已被閱讀3,498
許久沒見到黃日興了。這次看到他,著實嚇了一跳:「你瘦好多!」真的,真的瘦好多。

「20公斤,我減了20公斤。」黃日興撫著自己的腰肚。

「這是怎麼辦到的?」與黃日興每年總有機會見上幾面,這打從去年TAA音響展後就一直沒機會遇到。一年多不見,他瘦了一大圈,看起來人更精神,更年輕,也更有活力。

「忙完去年音響展,我實在累壞了。剛好那時遇到專研健康飲食的友人,我聽從他的建議,從改善飲食起,再配合運動,就這樣,不只體重下降,連健康檢查的紅字都沒了。」黃日興一邊涮著火鍋裡的肉,一邊興沖沖地跟我說。

變瘦的秘訣是什麼呢?其實,不該說「瘦」,該稱之為「健康」,黃日興現在的樣子,應該比他25歲時還健康。他和我分享他的健身之道。首先,他聽從健康諮商師友人的建議,徹底調整飲食,每天吃大量的綠色蔬菜,將身體內積存的毒素排出來。禁絕一切不健康的食品,零食、鹽酥雞全都成了禁品。他只攝取天然的食物,一切加工食品都少碰。然後,配合運動,提高身體的代謝率。「我先前血壓高、血脂高、肝指數高,一堆問題,現在全沒了。所有檢查數字都是正常值。」他不抽煙,不喝酒,一週三次上健身房,跟朋友學著泡茶、品咖啡,不僅體態輕盈了、身體素質提升了,也更注重生活品質。這次見到黃日興,他真得整個人都不同了。

這不是試聽記嗎?怎麼淨談黃日興的近況呢?因為,在我聽過黃日興的養身經後,深覺,他這一年的改變恰恰好說出了他打造雷爾斯的哲學。

雷爾斯在汐止的門市空間寬敞,比音響展展房的條件好的多,想要體驗雷爾斯號角的魅力,最好親身前往體驗。圖中靠牆中央一對是Classic 12SE,是本篇主角Classic 15SE的小老弟。

雷爾斯的堅持之一:鈦振膜壓縮驅動器

雷爾斯是全台絕無僅有的經典號角喇叭品牌,他們遵循古法打造號角喇叭,採用壓縮驅動器配上傳統號角,配上大尺寸布邊紙盆低音,全然是經典又傳統的號角喇叭。音響展時,一位波蘭的管機製造商同我抱怨,說現在都沒有人做真正的號角喇叭了。我當下就跟他說:不,台灣就有一個,我指的,就是雷爾斯Lals Audio。

雷爾斯的號角喇叭有多經典呢?首先,他們一律採用壓驅動器做中高音。市面上很多號角喇叭製造商,雖然也有號角,卻不是採用壓縮驅動器,裝上號角,是為了提高發聲效率。經典的號角喇叭,中高音不是普通的動圈單體,而是壓縮驅動器。這有什麼分別?壓縮驅動器的原理是在喇叭單體前方設置一個留有細小孔隙的檔板,聲音從孔隙中擠壓出去,這個道理,就好像我們用水管澆花,當我們擠壓水管開口,水壓一提高,水就能噴得更遠。同理,壓縮驅動器有助於聲音投射得更遠。而且,這個開孔的方式也有講究,因為會有等化效果,改變整個單體的頻率響應。

在壓縮驅動器前方再加上號角開口,這個號角開口的形狀、尺寸、和角度,會影響聲音的擴散。以雷爾斯喇叭的設計,除了他們後來開發出來的lifestyle走向的圓號角喇叭外,所有經典款式都採用120度角開口的傳統號角。號角均採俄羅斯白樺木夾板製成,黏合成塊後加以CNC切割成形。這個號角的尺寸和厚度會影響低頻的截止點,越大的號角,低頻截止點可以拉得更低。我們可以把壓縮驅動器比做高壓水管,號角看成是蓮蓬頭,透過高壓水管,水力十足,透過蓮蓬頭,則讓設計者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設計花灑的類型。而這個壓縮驅動器和號角都是黃日興設計的,專供各款雷爾斯喇叭使用,外面買不到。

Classic 15SE採用了雷爾斯前兩年開發出來的球型壓縮驅動器,內部採用一個50mm口徑的鈦金屬振膜單體,雷爾斯更加大了內部的腔室空間,以利頻率響應向下延伸。

上排是一般的壓縮驅動器拆解零件,右方是振膜,左方是磁鐵總成,振膜推出來的聲波會從中間的那個機構同心圓狀的孔隙擠出來,這就是壓縮驅動器的原理。下方左側為一般的軟半球高音正面,它的聲波擴散就靠單體周圍的淺號角導波,效果有限。

雷爾斯的堅持之二:布邊紙盆低音

再一個辨識度極高的特徵就是布邊紙盆低音。他們在傳統號角喇叭產品上,一律遵循古法設計,採用布邊紙盆低音。他們的紙盆振膜都是人工抄紙出來的,表面印有漣漪狀同心圓立體紋路,藉以強化振膜的剛性。以15吋低音來說,每個振膜用上80克的紙漿抄製成形,本身的強度夠,也具有一定的厚度可做阻尼,因此振膜本身的諧振很少,聲音得以更自然中性。縐折布邊也是古法之一,比起泡棉邊和橡膠邊,布邊提供了更強的韌性,可提供的衝程更短,因此低音反應速度比其他懸邊都快。

不僅壓縮驅動器是Made by Lals,低音單體也是。黃日興說,關於低音,他最常被問的問題就是:你們為什麼不用NeFeB釹鐵錋磁鐵或AlNiCo鋁鎳鈷磁鐵?是啊?為什麼不用啊?「又不會比較好,為什麼要用?」黃日興很有自信地表示,他們家的喇叭,絕大多數採用Ferrite鐵氧磁鐵。他說,釹磁鐵磁力強,但是會有過熱退磁的問題,而且釹磁鐵不太能做到15吋低音那樣大的尺寸,因此得以小磁鐵環狀併成磁力系統,但這樣併聯下的磁鐵其磁束密度很不均勻,其實不是最佳方案。而同為很多音響迷所認為好的AlNiCo磁鐵,如果要做到這麼大,很容易裂開,製作的難度太高。如果做成內磁式呢?就不用那麼大的磁鐵了不是?但黃日興要追求的是最佳的低音控制,因此,他拒絕採用內磁式設計,所以,AlNiCo也不適合。看來看去,只有鐵氧磁鐵了。他找上台灣一家專門做大型機具馬達磁鐵的知名廠商,透過關係,該廠願意讓他小量下單,做出符合他規格的磁鐵。黃日興說,這個鐵氧磁鐵的磁力與AlNiCo磁鐵非常相近,而且,做出來的磁鐵符合他整體設計的需要。

布邊紙盆低音是雷爾斯喇叭的招牌之一,這個是全新設計的15吋低音,內部採用了不同的懸邊,更拉近了T鐵和華司的間距,性能再提升。

符合需要?這怎麼說?黃日興試過提高磁鐵的磁力,但是,一旦提高了磁力,低音單體反應更快之下,單體的頻率響應特性將整個往上移動,低頻也下不去了。除非他同步增加紙盆振膜的重量和厚度,否則無解。「但這又何必呢?我強化了磁鐵,卻加重了振膜,還會影響整體音色,豈不是適得其反?」音響迷的問題,黃日興都有答案,因為,他都試過。

還有,雷爾斯的低音單體磁力系統設計,足以顯出黃日興挑戰名廠的企圖心。他表示,他們家的低音單體,磁鐵下方的T鐵與華司的間隙非常小,比市面上絕大多數的喇叭都要來得小。一般來講,喇叭廠為了避免音圈劇烈作動時發生卡圈,會刻意拉開這個間隙。可是,一旦拉開間隙,驅動音圈的磁力就因為距離而減弱了,這樣單體的運動反應就會變慢。他則藝高人膽大,因為布邊紙盆設計、加上衝程短,他更確保自家單體運動時的高度線性,所以他非但不拉開距離,還刻意拉近距離。為了配合這樣的設計,低音採用的音圈繞線都是鋁扁線。鋁線輕,降低了運動的負荷;為了減少間隙,他挑扁線來繞。黃日興非常清楚他要什麼,他在做什麼,以及這樣做他可以得到什麼結果。

這是雷爾斯新推出的落地式15吋號角喇叭:Classic 15SE。採用50mm鈦金屬振膜的壓縮驅動器配水平木質號角,以及新款15吋布邊紙盆低音。

雷爾斯的堅持之三:精挑零件的搭棚分音器

壓縮驅動器、經典木質號角、布邊紙盆低音,這些都是雷爾斯喇叭最經典的設計。還有呢?還有一個藏在裡頭的,那就是分音器。黃日興在分音器製作上有很多講究,首先,他採全搭棚製作,除了便宜的Lifestyle的圓號角喇叭有用線路板,其他經典款式都是搭棚分音器,所有零件都固定在一塊白樺木夾板上,以點對點手工焊接。其次,雖然他的分音器力求簡單,但零件也都是他精心挑選的,而且頗有與眾不同的想法。他不用一般常見的空心電感,而是用矽鋼片電感。黃日興表示,一般喇叭採用空心電感繞線長,以致於內阻高,進而能損也高,影響效率表現。矽鋼片電感繞線少,就不會有這層問題。至於會不會出現磁飽和呢?黃日興說,他們家喇叭都是100dB上下的高效率喇叭,根本不會有那麼高的電流,所以沒有磁飽和的問題。

電阻採用的是無感電阻,耐壓30W。電容則是由Solen的代工廠製作,採用日本生產的薄膜,電容中間是銀線導體。「很多人問我怎麼不用一些補品,像MCap,覺得這樣應該會更好聽,其實不然。」黃日興解釋,他也試過,結果換上之後反而不好聽,不是MCap不好,那是很好的電容,但是材料和數據不合所需,裝上當然不好聽。雷爾斯在號角喇叭上的分音器除了分頻線路、高低音阻抗匹配、還有陷波器。黃日興表示,因為壓縮驅動器加號角裝箱之後,在1K-3K之間會有峰值,因此需要陷波器來拉平響應。

雷爾斯的號角喇叭都有高音衰減器,可以從0dB到-20dB,乃至於無限大(完全關閉高音)連續可調。這個高音衰減器他們也挑過,是首屈一指的大廠製作,耐用且不減損音質。

此外,他們的號角喇叭還有高音衰減器,可以從0dB到20dB,乃至於無限大(完全關閉高音)連續可調。這一的設計,他們不是唯一一家,但做到這樣完整的調整範圍,雷爾斯絕對首屈一指。但多加一個調節器,訊號要多走一段路,多經過幾個接點,會不會影響聲音呢?黃日興表示,他們經過多方挑選,選上這個台製大廠的調節器,他們仔細測試並聽過,確認這是最好的調節器,這才選用。加上這個,就讓很多用家可以針對自己的空間特性和聆聽習慣調節高音量感,「很多時候,不是器材的問題,是空間條件的關係。這個調節器可以緩和空間帶來的不良影響。」黃日興要把傳統專業用途的號角喇叭搬到消費者的家庭,必須想到家用的限制。他們還很細心地在每一對喇叭箱內附上調節說明書,告訴大家該怎麼調整。在黃日興的觀念裡,專業的事,是廠商的責任,不該成為消費者的負擔。

雷爾斯的堅持之四:樺木積層夾板箱體

再一個也稱得上是雷爾斯的招牌,就是用樺木積層夾板製作箱體。這些源自俄羅斯的白樺木夾板,比常見的MDF中密度板硬度更硬,密度更高,而且諧振更低,更重要的,木質結構穩定,耐用經久。雷爾斯上上下下所有喇叭,無論價位,都是用樺木夾板製成,加上箱體內部還有加強的龍骨結構,更是增加了喇叭的份量。他們一律採用低音反射式設計,這樣可以強化低頻的延伸,「其實應該說,如果我要低頻下潛到一個深度,低音反射式可讓箱體比密閉式做得更小。」他表示,要低頻,還要縮小容積,就只能走低音反射式一途了。

不過,箱體容積也要計算,箱體和單體要彼此搭配,才能相得益彰。「單體裝上適當的箱體,頻率響應會往下拉,低音才沈的下去,而且阻抗會下降。」黃日興跟我解釋這點時,拿出國外的研究報告給我看,指著測試圖的曲線變化表示。黃日興更說,雖然他們家的喇叭都要經過各項測試,卻也不是只重視數據,還是得靠聆聽來微調。根據他們的經驗,有時候理論上最好、數據上最完美的設計,卻不是最好聽的。略施一些調整,聲音反而更美。黃日興是科技大學的碩士,理工專科出身,開發喇叭實事求是,卻深明不能僅靠儀測,還需耳聽。隨著他的經驗漸豐,閱歷更廣,他的設計也更趨成熟。他的喇叭,也一直在進步中。就像這次聽的Classic 15SE。

雷爾斯的水平木質號角設計是有道理的,包括開口角度會影響水平擴散,開口高度配合號角厚度及曲線會影響頻率響應。每一款喇叭的號角都有獨到的設計。Classic 15SE的箱體側板是靠機具壓出來的,整塊擠壓成形的側板需耗時7個天方可完成。黃日興說,其實3天就可以成形,但他為了品質更穩定,因此要求要7天。

Classic 15SE:扎實箱體,向後收攏外觀更優雅

Classic 15SE是一款落地式的號角喇叭,外觀設計看起來頗有Neo-Classic系列的味道,但汲取了Classic 15EX的技術,讓整體設計再往前邁進一步。在外觀上,一體成形,前寬厚窄,兩側板往後以弧形向後收攏的造型,增添了喇叭的優雅氣質。但這可不是為了好看,甚至,黃日興的解釋更讓我詫異。我道這種弧面側板,前寬厚窄的喇叭,是為了打散箱內駐波而做的。黃日興的回答是:「我不是為了這個,會這樣做,是為了達到理想的容積。」因為喇叭改成落地式,箱內容積改變,因此Classic 15SE的寬度比Classic 15EX要窄一些,但這樣還不夠,後面還要收起來,才能調到適當的容積。至於低音單體的背波,黃日興說他用玻璃纖維棉吸音就夠了。

雷爾斯的樺木夾板箱體結構十分扎實,超過一米二高的音箱,竟然從上到下敲起來,不感覺有疏密差異。上中下三段各有一截龍骨結構,以提升箱體強度。底部更是整塊實心的樺木底座,單支喇叭重達65公斤。腳釘有講究嗎?黃日興又是一個自信的回答:「我的喇叭這麼重,而且結構那麼好,腳錐腳墊其實不那麼重要。」他們原廠附有腳釘和橡皮墊,端看用家地板材質自行選擇。照黃日興的說法,像Classic 15SE這樣的喇叭,腳墊已經不太構成影響了。

Classic 15SE的外觀古典,卻比Classic 15EX傳統的方正造型更顯優雅且有現代感。雷爾斯每一對喇叭的貼皮都特別挑過,實木貼皮每一片都不樣,但他們都做過配對,務求兩支喇叭配起來不顯突兀。

Classic 15SE:從44mm放大到50mm的鈦振膜

至於單體方面,則都有了改變,照黃日興的講法,那是突破性的進步。先講壓縮驅動器,過去,雷爾斯的壓縮驅動器是44mm鈦金屬振膜,現在,他們改用50mm鈦金屬振膜。振膜口徑放大,連帶影響到整體的頻率響應,以及音色表現。因此,黃日興重新設計壓縮噴射的孔隙安排,並且為了讓向下延伸表現更好,從Precision 15之後開始採用的球型壓縮驅動器內部腔室也做了修正。他加大了內部腔室空間,好因應壓縮驅動器向下發聲的表現,使得頻率響應可以下探更深,聲音也更飽滿豐厚一些。「這道理其實跟喇叭箱體設計一樣,壓縮驅動器的腔室作用也是如此。」

壓縮驅動器的振膜材質是鈦金屬,這也是黃日興的一個堅持。他肯定鈹振膜在特性上更好,但是真正的鈹振膜製作成本太高,製作過程還會釋放致癌毒氣,與其如此,不如退而求其次。在黃日興眼中,鈦金屬是最佳的選擇。「作為振膜材料,鈦金屬是僅次於鈹的最好材料。」質地輕、材質硬,被大量應用在航太工業上。他追求完美的個性,自行開模做出了0.04mm厚的超薄振膜,「一般舞台用號角喇叭大概最多做到0.06mm,JBL最多作到0.05mm,我可以做到0.04mm。」言談之際,得意之情溢於言表。

Classic 15SE:新彈波帶來低音大進步

15吋低音也是新設計的。外觀看來,同樣是布邊紙盆,紙盆壓紋也相同,但內部卻有差異。不一樣在哪裡?彈波材料。在Classic 15EX上,他們率先採用一種從日本進口的彈波,這比先前他們所用的更為柔軟,不影響單體的反應速度,甚至更為靈敏,更容易驅動;可是卻因為新彈波的使用,改善了音質,使整體聲音更柔軟耐聽一點。至於前面曾提到單體磁力系統上T鐵與華司的間隙,過去,雷爾斯已經比別人都更窄了,他們還能再進步。這回,他們一口氣縮小20%。這連帶使得電磁反應效率更高。雷爾斯的每一個改變,都在刀口上。

前面我說黃日興這一年的健體養生就跟他開公司、做喇叭的哲學一樣。他選擇天然、優質的食材,排除體內的毒素,提升身體素質,把檢查出來的毛病一一對付掉,還自己一個健康活力的人生。他做喇叭,講究科學,科學可以幫他樹立標準並找出弱點。他重視零件和材料,樺木夾板、振膜材料、懸邊彈波、分音器電料等,無不是他精挑細選得來的。他不是一味追求發燒補品,而是用上對的材料;就像他不靠藥物或營養補充品來滋養,而是選擇天然新鮮的食材一樣。他怎樣經歷了排毒與代謝好讓身體更健康,也同樣在現有的雷爾斯喇叭技術上精益求精,力求失真更低、干擾更少、音質更好。黃日興面露的好氣色,就像我這次聽的Classic 15SE一樣意氣風發。

Classic 15SE新款單體採用採用從日本進口的彈波,這比先前他們所用的更為柔軟,不影響單體的反應速度,甚至更為靈敏,更容易驅動。此外,他們更縮小了T鐵和華司的間距。

迷人的貝斯

搭配試聽的器材一如往常採用Crown Amcron PSL-2前級,與150瓦輸出功率的Techron 5530後級,訊源則是以Macbook Pro直接以USB輸出給Audiolab M-DAC Plus。Classic 15SE的聲音比我三年前同樣在雷爾斯門市試聽的Classic 15M要更精彩,好在哪裡呢?首先,三年後的Classic 15SE低頻延伸更好,低音域解析更優異。這可以從double bass得證。Classcic 15SE在重播藤原清登和鈴木良雄合作錄製的「Bass & Bass」專輯時,讓低音提琴的形體大小以及演奏的細節清清楚楚地呈現出來。琴弦撥動時由緊繃而鬆弛的過程,那個強弱變化之餘,還會有漸地上揚的尾韻。一般的喇叭聽起來,就是低音大顆大顆滾滾而來,用雷爾斯喇叭聽起來,就變得異常分明清楚;而Classic 15SE聽起來則比先前我聽過的又更深沈一點,bass又更飽滿一點,但是細節卻仍是不少。如此一來,double bass也就更顯真實。

驚人的鼓詩

想要認識雷爾斯喇叭有多厲害,除了上述的double bass外,還有兩個一定要聽的,一個是閻學敏的「炎黃第一鼓」當中的「鼓詩」。這首鼓詩裡頭共有8面排鼓、4個中鼓及1張大鼓。三種鼓的聲音特質截然不同,排鼓強調速度,音高較高,鼓聲短促響亮還帶著脆感。中鼓便顯出了重量和深度,彰顯力量的方式不同於排鼓。至於大鼓,那更不用講,那鼓的響度、力度和深沈感和震撼力要表現出來,那真的會怕喇叭承受不住。我每次到雷爾斯,他們都要展示一下鼓詩給我聽。這回聽,又不一樣了。Classic 15SE的低音比當年我聽的Classic 15M更沈更重,大鼓聽起來也更威。不過,整體的聽感又顯出新的Classic 15SE聲音更為和諧圓潤,質感大有進步。當排鼓急速敲響時,鼓聲的俐落感,充分顯出它在中音段的解析一流,而中鼓和大鼓敲出,尤其大鼓鼓皮的振動感,顯出其驚人的低音域解析力。而大鼓敲下的猛烈力道,那不僅驚人,更是懾人。即便是公司試聽室那對郭總編的Wilson Audio Alexia 2也發不出乾淨成這樣還能兼具力量和密度的大鼓鼓聲。這就是15吋布邊紙盆低音的絕招,再貴的喇叭,再怎麼技術高明的單體,也比不上。鼓詩一下,立見分曉。

你道我這樣誇Classic 15SE的低頻是假的嗎?又說乾淨,又說解析,又說有深度,還說速度快、密度高,還說比Wilson Audio Alexia 2還好,那是拿什麼比什麼呢?Classic 15SE的售價連Alexia 2的零頭都不到,可我一點沒有誇張。Classic 15SE的低頻表現,受惠於它的布邊紙盆低音,確實在解析、密度、速度上高人一等。一般低音單體衝程長,這樣可以推出更多空氣,發出更深的低頻,但雷爾斯不這麼搞,黃日興求的是「最佳效果」。他要的就是快、狠、準。布邊紙盆的短衝程,正是這個味。打個比方,你說你跨大步,和跨小步,那個跨步/收回的動作可以快一點?當然是跨小步。同理,靠長衝程來增加推動空氣量感的小口徑低音,反應速度當然比不上短衝程的布邊紙盆。這完全是單體設計的問題,這是物理上所賦予的天性,無關品牌和價位。

低音反射孔內加了一個金屬網,可防止異物墜入。

懾人的砲聲

還有一個讓人拜服的就是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重點在後面的砲聲。這曲子動態範圍大,尤其是到了最後,不僅樂團以fff的力度強力合奏,許多錄音版本更配上大砲和管鐘,如果在能夠完整重播這樣大動態音樂的系統上聽,獲得比在音樂廳裡所聽見那刪減了大砲的版本更為過癮。問題是,能這樣重播完整動態的喇叭都不便宜,搭配起來整套系統更是價值不斐。我聽過Elac Concentro配全套Linear Acoustic前後級唱這曲子,很是驚人;也聽過Kharma Exquisite Grand配全套Orpheus Heritage系列器材發聲。但這兩對喇叭都遠遠比Lals Classic 15SE來得貴。可是,我要說,這次我聽1812,Lals Classic 15SE放起來的驚人程度,非但不亞於前者,甚至還有超越之處。

哪裡厲害了?就是那個砲聲,Classic 15SE的砲聲犀利快速的程度,就是比我聽過的所有其他的牌子都要優秀,無論價位。加上那個管鐘的迴響、銅管的嘶吼、打擊樂的助陣,Classic 15SE都顯出了十足的個性,它能在一片強悍的合奏下耙梳出清晰的理路,而且還能維持這些「容易吵」的樂器在耳朵可以忍受的範圍。論砲聲,其他的喇叭,會很大港,但尾韻不免會拖,Classic 15SE則相對清晰果決,而且大砲的爆炸聲,可不是只有低頻,還有中高頻的部分,在龐大音壓下,Classic 15SE可以呈現出來的爆炸聲硬是比我聽過任何喇叭要更鮮明且真實。誰的功勞?靠的就是別人沒有的壓縮驅動器號角以及布邊紙盆低音。我非常肯定地說:雷爾斯15吋的喇叭放的1812都是這世界絕無僅有的存在,其他喇叭,無論價位,任何品牌,都難以超越。黃日興放了兩個出名的發燒片,一個是Telark的康澤爾版本,另一個是Mercury的杜拉第版。這兩個版本都收錄了精彩的大砲錄音,前者更考低音,後者則要考壓縮驅動器。我這回去雷爾斯,一次聽兩個版,過癮極了。怎麼個好法,你自己找雷爾斯預約試聽,我都把結論講了,你去驗證我說的對不對。

如暴風雨般劇動

前面三張都是黃日興用來展示他家喇叭厲害之處的絕招,三招之內,不取你命,但取你心—怎麼有這麼厲害的喇叭?我自己挑了一個來考它—伯恩斯坦指揮皇家大會堂的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因為時間關係,無福消受我很喜歡的第一樂章,直接跳到第四樂章。這個如暴風雨般激烈的樂章,開頭就有逼人的強奏,f小調起始帶來陰森恐懼的氣氛,強烈的總奏之後是一段長達3分鐘粗獷有力的吶喊。Classic 15SE果然厲害,銅鈸強力敲下,瞬間,燦爛的金屬質感瀰漫在空氣之中,木管銅管接著強聲放送,弦樂強有力地拉奏出充滿驚怖情緒的旋律,小號和長號激昂吹奏。至此,才短短幾秒,我就可以認定這是一對馬勒專屬喇叭。喜歡聽馬勒的人,大可以買它。聲部分離清楚,銅管質感鮮明直接,銅鈸的聲音更是真實極了。在這段第四樂章的序奏裡,馬勒讓中高音的樂器跋扈嘶吼,弦樂也好,管樂也罷,都重在高音域,藉以增加緊張感。定音鼓和大鼓,著實展現了布邊紙盆低音的威力,又快又猛,沒有太多尾音,乾淨又俐落,讓這段序奏聽起來更為猛烈陽剛。我想通了,如果讓我用雷爾斯的喇叭辦音樂講座,就是1812和馬勒了!

8W的300B輕鬆驅動

一直以來,我們去雷爾斯試聽,配的都是晶體機,因為黃日興也認為,像Crown Amcron PSL-2和Techron 5530的前後級組合,中性無染又功率十足,加上良好的阻尼因數,更能把壓縮驅動器和布邊紙盆低音抓得牢牢的。不過,我早就想試點別的了,這次,看到雷爾斯門市擺了一台Melody的300B管機,我指明要用300B配Classic 15SE一試。300B管機只有8W,擺明就是要欺它一欺—這Classic 15SE的98dB靈敏度,配8W單端三極管機究竟如何呢?

好聽極了!Classic 15SE的靈敏度高達98dB,300B單端管機雖然聲音靈動,卻有驅動功率不足的問題,8W的功率,配上一般88dB上下的喇叭,要獲得充足的動態和音量,確實有點難度。但對雷爾斯的號角喇叭來講,卻非難事。聽Rebecca Pidgen唱「Grandmother」,前半段只有打擊樂和吉他輕柔伴奏,Rebecca幾乎是以清唱方式演出,歌唱的細節豐富且輕易就突顯出來。Melody 300B賦予了聲音一種柔軟、滑順、又油潤的質感,聲音轉折更為圓滑,聲音的稜角都被打磨掉了。但是,另方面,卻無損於音樂的細節資訊,我聽到的,不比晶體機少。我相信,這8W的300B管機,倘若配上其他喇叭,肯定不是這面貌,因為絕大多數喇叭沒有雷爾斯喇叭這樣的高效率,所以,300B的音量開關不過轉到8點鐘方向,已經很足夠了。換成一般90、88dB的喇叭,要得到相當的音量,恐怕不過11點不行。

這個黑色的底座是整塊實心樺木,份量十足。

人聲自然凝聚,薩克斯風圓潤有澤

換聽John Coltrane和Johnny Hartman的合作專輯,「They Say It’s Wonderful」一曲就夠迷人的了。這首浪漫到足以換得初吻的歌曲,在Classic 15SE的演繹下,Johnny Hartman的人聲自然,形體凝聚,但是整體非常輕鬆,沒有緊張感。比起我先前聽過的Classic 15M更為輕鬆。我把這樣的心得告訴黃日興,他說:「對,就是這樣,所以我加大了壓縮驅動器振膜尺寸,更換了低音單體的彈波,這些調整都讓聲音更輕鬆。」黃日興做號角喇叭十幾年了,他深知號角喇叭的問題就是怕「聲音緊」,因此,他的改良,都試針對他所知道的缺失來的。再聽那個Coltrane的薩克斯風,音質圓潤、帶著溫暖的金黃色澤,真是漂亮。壓縮驅動器的好處,就是它聲音投射距離遠,因此,以我坐在距喇叭將近4米的距離,加上這麼大的空間,換成一般喇叭,恐怕難有Classic 15SE這般鮮活,因為他們用的不是壓縮驅動器,所以聲波傳遞不夠遠。在我座位的區域,高音早就衰減了,音色又豈會這般輝煌燦爛?

最弱之音也有實在感

要我選,我恐怕真的會挑8W的300B來配Classic 15SE,因為這聲音實在太有音樂性了,除了上述的人聲,慕特和李汶合作的薩拉沙泰「流浪者之歌」,亦可為證。這曲子有激昂的樂團齊奏,也有獨奏小提琴的幽幽泣訴,尤其當慕特拉到極輕力道時,那氣若游絲之感,在Classic 15SE上聽來,那琴音仍維持住高度的實在感,而不會虛空貧乏。這裡,又可見到壓縮驅動器的好處。300B管機賦予了音樂充足的水分和滑順的質地,Classic 15SE則仍盡其所能地還原音樂裡的分毫訊號。我很羨慕晶體機推出的總奏,那種倏地突起的激昂力量是300B管機辦不到的,但那滑溜細膩的聲線,卻是300B管機所專擅的。你要選那個配號角喇叭呢?

去領教全新設計的15吋號角喇叭吧!

這次去雷爾斯,不僅喜見黃日興減重健身成功,全人神采煥發,精神昂然,更讚嘆Classic 15SE喇叭所預示的雷爾斯的進步。較諸之前,更為細緻、更富水分、動態更佳、延伸更好。人一健康,看都看的出來,喇叭有進步,也是聽的出來的。如果你過去從未接觸過經典號角喇叭,未嚐過壓縮驅動器配布邊紙盆低音的魅力,不曉得在TAD、JBL之外,竟然台灣廠商可以把經典號角喇叭做的這麼好,那麼你一定要去雷爾斯走一走,領教一下黃日興的那三招。如果你已經認識了雷爾斯,甚至早已是用家了,新推出的Classic 15SE值得你再聽一聽,它的進步是巨大且明顯的。

搭配試聽的器材一如往常採用Crown Amcron PSL-2前級,與150瓦輸出功率的Techron 5530後級,另有8W的Melody 300B真空管機,訊源則是以Macbook Pro直接以USB輸出給Audiolab M-DAC Plus。當天不僅聽數位串流,還聽了黑膠,以Denon的唱盤配EAR 324唱頭放大。

喇叭有多款木皮可選,但原廠建議消費者盡量不要選右側的木皮,紫檀木和胡桃木皮有可能會因為氣溫和濕度而翹起變形,雖可修復,但為免不便,建議選擇柚木款。也是這次試聽擺出來的款式。

器材規格

Lals Classical 15SE
型式:2音路2單體低音反射式號角喇叭
單體:50mm壓縮驅動器x1、 15吋紙盆低音x1
頻率響應:30Hz~20kHz
分頻點:800Hz
阻抗:8歐姆
效率:98dB / W(1m)
建議擴大機功率:最大500瓦
尺寸:550(w) x 1225(h) x 500(d) mm
重量:65kg/單支
售價:430,000元
廠商:雷爾斯
電話:02-2647-5757
網址:www.lals-audio.com.tw

採用DA2數類轉換模組–McIntosh C2700真空管前級擴大機
McIntosh最新推出的C2700前級擴大機是一部具有經典McIntosh真空管放大電路,又兼具完整DAC介面的多功能前級,其DAC採用自家最先進的DA2數位模組,能為C2700帶來如虎添翼的表現。DA2是廣受歡迎的DA1的升級版本,可提供7組數位...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