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郭振榮 2019/10/22發表,已被閱讀5,678
一直以來,在我心中,威士忌就是Scotch—蘇格蘭威士忌,再不,就是愛爾蘭威士忌。就連美國的波本威士忌,接觸的也僅限於少數幾家而已。至於其他地區的威士忌,我一向少碰。其中,有一個國家的威士忌讓我相見恨晚,那就是日本。

日本的威士忌向來以國內自銷為主,當他們將生意擴展到海外,初期並未受到重視,直到經過國際大賽的肯定,這才展露鋒芒,許多威士忌愛好者才注意到日本的威士忌品質這麼好。事實上,日本威士忌的發展算得上早,1923年三多利成立了山崎(Yamazaki)蒸餾所,便揭開了日本威士忌商業化的序幕。日本威士忌製造初期沿用蘇格蘭威士忌的製程,但是酒中的煙燻味不受日人喜愛,於是他們開始研究調製出符合日本人喜好的威士忌口味。而重視細節、深富研究精神、重視職人技藝的日人,將威士忌風味的調配發展的淋漓盡致。


以蘇格蘭的酒廠而言,通常,一家酒廠就是採用一種蒸餾器,而蒸餾器則決定了這家酒廠的製酒精神。日本的酒廠裡卻不只一種蒸餾器,每種不同構造、形狀的蒸餾器,能做出不同個性的原酒,這讓日本的酒廠在不互相轉讓存酒的情形下,卻可以調配出變化多端的風味。再加上多樣的橡木桶陳放,以及經過科學研究調整每個細節,日本威士忌走出了他們獨特的路。不僅在產量上他們位居世界第四,在威士忌種類、個性以及品質上,都展現了豐富、多樣與卓越。當他們在國際大賽屢屢獲獎,受到全球市場的注意後,酒價跟著水漲船高。除了一些存量有限的年份酒外,甚至量產的酒款,都已成為酒客投資的標的。

在此之前,我對Soulnote這個品牌全無概念,但在聽過Soulnote A-2綜合擴大機後,我認為,日本威士忌的故事,完全可以套用在它身上。


雙單聲道、全平衡、可橋接線路

如果打開蓋板,會看到Soulnote A-2內部塞的滿滿的,而且井然有序,其線路採全平衡、雙單聲道、無整體負迴授設計。線路盡可能以最短傳輸路徑,避免訊號損耗或感染雜訊。採用四層電路板,內中銅箔厚達70微米,以利大電流傳輸並藉由多層予以隔離。電源供應和放大輸出級為同一塊電路板,呈H型位於下方,兩側是放大線路,中間是電供線路;輸入級的線路則架在上方,訊號一進來就分左右聲道,並一路平衡到底。後級部分,以四組挑選並配對過的達靈頓電晶體做放大,每聲道有8歐姆100W、4歐姆200W的強力輸出。電源供應部分,採用600VA的環形變壓器,配上多顆陣列的小容量濾波電容,達到充沛供電與兼顧高頻和速度的效果。音量控制採取高精度電阻陣列,以繼電器切換,免去傳統可變電阻的不平衡或老化問題。訊源選擇也同樣是繼電器切換,而不是用波段開關;再調節音量和切換輸入時,每旋轉一格就會聽見「喀啦」一聲,那是繼電器動作的聲音。


A-2不只是一台綜合擴大機,它還可以當後級使用,透過背後的開關切換成單聲道後級。它的單聲道後級還有兩種用法,一個是橋接成8歐姆400W的單聲道後級,一個是用作雙擴大機的單聲道後級,讓單一台A-2的兩組輸出分別推動單邊喇叭的高音和低音。原廠特別強調,A-2內建Soulnote自家開發的的特殊BTL線路,因此,即便在橋接狀態下,功率增成四倍,仍能維持高音質的表現。使用時,A-2的溫度很高,跟純A類的擴大機差不多,建議為它保持周遭的通風。這不是AB類放大嗎?為什麼還會這樣燙手呢?因為Soulnote認為電晶體的溫度高,音質才會好,因此,他們在設計時,刻意在安全的溫度範圍內,拉高電晶體的工作溫度。


箱體與腳錐顯出原廠的用心

除了電路,機箱的機械設計也很特別。A-2周圍的鋁合金機箱帳板上,全都刻挖出一條一條的溝槽,這不只是為外觀,而是藉以強化機箱剛性,並減少機箱不同金屬板間結合導致共振。此外,這立體的溝槽帳板還可增加散熱面積,可說是一舉兩得。上蓋設計更特殊,他們採取浮動式設計,不把上蓋鎖死。Soulnote先用一塊挖孔鋼板做底,上面再鎖上一塊較厚的鋁合金板。這是很多音響玩家的調音密技,可讓聲音更為鮮活。Soulnote也這麼做。初次搬動A-2時,上蓋滑移而發出金屬碰撞聲,就把我給嚇了一跳。還有特別的,就是Soulnote很重視機械接地,他們總是在振動大的變壓器下方以腳錐直接落地。翻起A-2,採三點落地的原則,前方的腳錐直接連著環形變壓器。而且它的腳錐還可更換平頭墊或尖錐,採尖錐時,聲音會更立體、銳利,細節會更浮凸一些。


聲音乾淨、凝聚、密度高

說了這許多,你不覺得Soulnote有著日本威士忌的靈魂嗎?山崎蒸餾所裡12只不同形狀的蒸餾器一樣,他們要把所有最美好的風味都留在自家。A-2幾乎就是綜合了各種音響圈主流的好聲設計—全平衡、雙單聲道、無負迴授、大電流輸出、小電容濾波、超額供電、R2R音控、最短傳輸路徑、三點機械接地、浮動上蓋......。不只把電路做好,Soulnote還透過機箱設計來削減振動、幫助散熱,做好機械接地,使聲音更好。這些額外的努力,就好比日本的酒廠承襲著蘇格蘭的製酒技術,卻更精進地講究一些細節,如研究酵母如何影響風味、研究麥芽泥煤燻烤的比例、研究不同材料的發酵槽理想的發酵時間、改造橡木桶結構以調整風味、利用多種酒桶換桶陳放調配新風味、採用天然泉水勾兌原酒......。蘇格蘭不做的事,日本人做。那些別家不重視的,Soulnote全都列為重點。你說,Soulnote是不是有著日本威士忌的靈魂?

而且,甚至連聲音,都讓我想到日本威士忌。Soulnote A-2的聲音非常乾淨,是的,不只是乾淨,是非常乾淨。背景一片漆黑,每個發聲體都立體地、浮凸地立於眼前,前後層次清清楚楚。它的聲音十分凝聚,這般地高密度卻又不會顯得乾、顯得瘦,從中還透出一種溫潤的、清甜的滋味。鋼琴帶著蜂蜜般的琥珀色澤,晶瑩圓潤;提琴則好似抹上奶油般滑順,且馥郁芬芳;人聲溫暖而扎實,有形有體有姿態。每個音符都非常精緻,經細心雕琢過。這就好像山崎的single malt那種如蜜的甜潤悠揚,或者,更像響(Hibiki)那種豐富、深邃、穩重又和諧的調和滋味。


輪廓清楚、細節分明

例如,聽Anne Bisson的「Blue Mind」專輯,「Little Black Lake」一曲,開頭的鋼琴聽來尤其扎實,而且音粒渾圓,這種聽感有點像是純A類晶體機發出的聲音,那個圓潤感和光澤感像管機,但其高密度又有厚度的聲響,卻是晶體機的,那個溫暖、和緩又滑順的聲調,則是A類的個性。是這樣才稱這台綜擴為A-2嗎?Anne Bisson的歌聲凝聚性高,形體感非常出色,輪廓十分清楚,細節著實分明。簡單的編曲,卻讓歌手和鋼琴猶如在漆黑的空間裡,打上一盞聚光燈,直照而去,聚焦在Anne Bisson身上一樣。至於第二軌「Soothing Your Soul」,加入了鼓組,小鼓的鼓點顆粒分明,我自家系統上三套擴大機,連同最近試聽的NuPrime Evolution DAC + One也沒有這般的扎實度。輕踩大鼓,一聲聲墊在底部的鼓聲,撐起了樂曲底部的節奏,輕柔,卻是分明。Soulnote A-2厲害就在這裡,細節多,解析高,卻是不吵不噪,而且連難得的低音域解析也這麼好。如果你也有這張專輯,放上就知道A-2是不是我說的這樣了。


帶有A類放大的暖調音色

放起Chris Thile和Edgar Meyer合作的「Bass & Mandolin」專輯,也能彰顯出A-2的長處。這張專輯編制簡單,就是一把曼陀林和一把低音提琴。曼陀林的聲音偏中高頻,琴聲不像吉他那樣豐厚飽滿,琴音短促,如果系統偏乾,就不容易聽的下曼陀林。A-2因為密度高、夠凝聚,所以整體聽來,聲音不是偏柔偏軟的,而是剛性較高、略偏硬朗的風格。但是,因為它那帶有A類擴大機的溫暖滑順的聲調,讓曼陀林聽起來實在好聽,既能表現曼陀林的爽脆本質,又為原本恐怕乾澀的琴音添上了豐潤感。至於低音提琴,當他急促地拉奏,甚至在高把位飆奏,能彷彿見到Meyer演奏的身影。偶而頓下低音,那湧現的豐富卻乾淨的低頻,好生使人愉悅。A-2的低頻夠乾淨,能沈下去,顯示它並未不足;卻因為對喇叭的控制力一流,所以低音來的快,收得快,不該有的,不會有。讓低音提琴聽來不會顯得過於龐大肥厚,而顯出真實感來。

可細膩處理吉他獨奏,還能豪邁釋放樂團能量

既然講到撥弦樂器,就再講一點,換成吉他呢?我以Pepe Romero演奏、馬利納爵士指揮聖馬丁學會管弦樂團的羅德利哥阿蘭輝茲吉他協奏曲為例。其實這曲子也不是對音響系統很友善的曲子,例如第一樂章有精神的快板,吉他以佛朗明哥式演奏,旋律偏向明亮,如果系統聲音屬於比較活潑的、熱情的、明亮的或硬調的,恐怕第一樂章聽起來會不太舒服,非得控制音量不可。A-2放起這熱情如火又燦爛明亮的第一樂章,確實充滿勃勃生氣,但是,我卻不感受到生硬刺耳,反倒它讓吉他的撥奏生動寫實,木管吹奏也栩栩如生。在樂團演至激烈之處,只感覺舞台燈光放亮了,卻不會刺眼而需要伸手遮掩。聽到那美不勝收的慢板樂章,吉他輕柔的撥奏是有畫面的,樂團和吉他的對話也是有畫面的。A-2的音場深度層次分明,舞台上的定位清清楚楚,沒有絲毫模稜兩可,而且發聲體收的緊,所以感覺聚焦特別明確。音樂經過漫長的發展,後段時管弦樂輝煌地奏出第一主題,這時,音樂動態出現了強烈的對比。我認為這確實是A-2的一大強項,因為它背景夠黑、底噪夠低,加上功率足、驅動力強,因此動態對比特別大。它可以細膩地處理吉他獨奏的曼妙,又可以穩當地控制樂團齊奏的震撼。Soulnote A-2真是一支滋味豐富的威士忌,從香氣、滋味、餘韻每個階段都不同,好豐富啊!

聲部層次分明,充滿和諧美感

因為背景黑、透明高、深度層次和聲部分佈都得輕易顯明出來,聽起大編制的管弦樂曲,Soulnote A-2能說的故事很多。例如聽提勒曼指揮德勒斯登管弦樂團演奏舒曼的第三號交響曲「萊茵」,第一樂章舒曼讓樂團在沒有序奏下以強奏現身,直接奏出第一主題。這個樂章的結構非常簡單,兩個主題,從呈示部到發展部不斷反覆,即使在發展部裡變化也不太多,可以很清楚地辨識主題。即便如此,整個樂章聽起來並不乏味,舒曼創造了許多精巧的連接部,在這些主題反覆間摻入了新鮮感。Soulnote A-2把德勒斯登的那豐厚飽滿的和聲,卻又同時高度透明的聲響,表現得真好。第二樂章開頭是中提琴、大提琴、低音管合奏的主題,提勒曼營造出一種充滿歌唱的流動感。舒曼以詼諧曲包裝了日耳曼民俗舞曲,弦樂輕巧活潑的拉奏,那是舞步,而木管、銅管的輪唱與和聲,那是歌聲。那交織出來的和諧美感,真讓人越聽越陶醉。三多利近年在響系列推出的無年份款,稱為Japanese Harmony,強調就自家所屬蒸餾廠中嚴選原酒,調和出濃厚圓潤又細膩芬芳的滋味,那是調和威士忌的和諧美感;而他們著名的響17年,則更是以「和諧的麥芽交響曲」著稱。Soulnote A-2放起管弦音樂,那種既豐富又和諧的聲調,豈不就是一支響威士忌嗎?順道一題,這張專輯錄音地點就是位於東京的三多利音樂廳。


配上專屬音響墊可得最佳表現

喝威士忌,不只挑酒,杯子也有講究。如果你都是用rock杯,那個杯身寬、杯口大、深度淺,香氣不易保存;那是用來加冰塊用。如果想要品味威士忌的芬芳,得換用小杯口的杯子,如ISO杯或Glencairn聞香杯,那才能享受到威士忌豐富而多層次的香氣。Soulnote也有適合的「杯子」。


原廠設計了一款SSB-1音響墊,用實木拼接而成,其上有挖孔,可以置放腳墊。日本人做事情真是不放過任何細節,不僅腳墊與孔洞能高度契合,他們還在兩側挖出凹槽,以利搬移。音響墊的中央區域還挖了一個方形孔洞。為什麼呢?推測是為了卸去振動的力量,避免震動能量的積累。原廠表示,這個SSB-1音響墊可適用於Soulnote的2系列、1系列和0系列器材。難怪上面有這麼多孔,因為各系列的配重不同,腳錐位置不一樣。

加上SSB-1真有好處嗎?真的。就跟你換杯子聞威士忌一樣,香氣完全大改觀。加了SSB-1之後,A-2的聲音整個凝聚起來,聲音的定位感更明確,形體更為扎實而且飽滿,發聲體的分離度更好。音場也會放大,不僅更寬、更深,而且高度反差更明顯。我以SSB-1對比直接放在便宜的玻璃音響架上,聲音進步幅度之大,就好像是換台擴大機一樣。我換以Tiglon的音響架對比,差異仍在,卻沒那麼大了。SSB-1的試用,在在肯定一件事:用了好器材,還要注意器材放在哪裡。越認真對待器材,它就越能發揮實力。就像Soulnote原廠說的:SSB-1能將Soulnote器材的實力發揮到最大。


在它裡面,有音符的靈魂

日本人做事一絲不茍,製酒如此,做音響,亦復如是。只不過,消費者往往只見歐美品牌,卻忽略了在亞洲本地製造商的努力,就像我和很多威士忌愛好者早年一樣,眼光只停在蘇格蘭威士忌和美國波本上,直到醒悟過來,日本威士忌的價格已經水漲船高了。Soulnote A-2就像是他們的品牌名一樣,Soul,Note,在它裡面,有音符的靈魂。如果你能放開心胸,不在意產地、歷史和淵源,這一支來自日本神奈川無年份的A-2,或能讓你嚐到音符的靈魂。


器材規格

型式:綜合擴大機
輸出功率:100W x2 (8歐姆)、200W x2 (4歐姆)、400W (橋接單聲道8歐姆)
總體諧波失真:0.003%
訊噪比:110dB
頻率響應:3Hz~240kHz(+/-1.dB)
最低失真:小於0.003%
尺寸:430 x 160 x 423mm(WxHxD)
重量:20公斤
參考售價:195,000元
進口總代理:藝聲音響
電話:02-2391-7999
地址:100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71號1F
網址:www.soundart.com.tw

可選配鑽石高音–Vimberg Tonda旗艦落地喇叭
身為Vimberg的旗艦級喇叭,Tonda的份量自然不可小覷,箱體採用Vimberg研發的MRD防水高密度纖維板材製成,身高144公分、單支喇叭重量就高達96公斤之多。採用3音路5單體低音反射式設計,全數單體皆採用Accuton的製品,高音為30mm...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