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18/09/07發表,已被閱讀11,441
終於得償所願。2015年,我首度在音響展遇見Aavik和Raidho的首席設計師Michael Børresen,那時,我對這兩個品牌一無所知。Michael還帶來同樣是他創立的線材品牌Ansuz,並且告訴我他同時還負責Scansonic HD的開發。我開玩笑問他是不是來自Krypton星,也就是說他簡直是超人。

後來Raidho Acoustic喇叭的代理權易手,轉由愛樂音響經營,去年也在音響展中露臉,負責發聲的次旗艦喇叭D-4.1威力驚人。當下我心裡便想:「早晚我要聽到你。」終於,我聽見了,不是在熙來攘往的音響展會場,而是在愛樂音響台北門市的試聽室。

自家開發絲帶高音,高頻直上50KHz

這次聽的是D-3.1,即便沒有D-5.1和D-4.1那樣高聳的身型,但依舊稱得上高挑窈窕,立於愛樂音響試聽室裡,與身後的Focal Utopia Scala和Stella比起來,簡直纖瘦猶如趙飛燕。D-3.1採5單體3音路設計,高音由一只Raidho自己開發的絲帶高音負責,型號是FTT75-30-8,可普遍見於Raidho各款喇叭上。這個背框密閉的絲帶高音,振膜僅有0.02g,因為質量極輕,這個振膜幾乎不會有任何能量積存以及諧振的產生,並且振動速度更快,所能發出的頻率響應更高。據原廠數據顯示,D-3.1的高頻可上達50KHz,幾乎可說連超高音都省了。高音的磁力系統則採用強力且永久的釹磁鐵,能以準確地控制單體運動。透過原廠的測試圖還可見得這個絲帶高音的水平擴散性能甚好,離軸位置的響應依舊出色。


鑽石、陶瓷、鋁振膜,五層三明治振膜

這只絲帶高音負責3KHz以上的頻率,以下則交給動圈式的中、低音單體負責。100mm的中音單體位於絲帶高音上方,這一顆中音負責3KHz到150Hz,份量吃重。至於高音下方則有三只115mm的低音單體,負責150Hz以下的頻率。這四只動圈單體最特別之處,就在於鑽石鍍層。Raidho認為動圈單體的振膜材質一定要夠硬,才能減少失真,同時還要有一定的阻尼,聲音才會好聽。Raidho目前有四大系列喇叭,包括X系列、XT系列、C系列以及D系列,前三個系列都是採用三明治結構的陶瓷振膜,X系列是鋁振膜為基底,內外以Pio Plasma製程濺鍍上陶瓷層;XT系列則是將鋁振膜換成鈦金屬振膜;C系列的振膜也是鋁,但是陶瓷材料選用的是硬度更高、製作難度也更高的氧化鋁陶瓷,單是內外施加150微米的陶瓷鍍層所耗費的時間就足有60個小時。


最高階的D系列,推出較晚,也是在陶瓷單體技術基礎上再延伸的應用。D,意味著Diamond鑽石,D系列的動圈單體,表面都加上了鑽石鍍層。C系列的氧化鋁陶瓷材,硬度高達莫氏硬度9,但鑽石則是10。您可能會想:9跟10會差很多嗎?我也這麼懷疑。原廠說,根據他們的測試,D系列振膜的硬度足足比鋁陶瓷振膜硬上140倍。在D系列喇叭的鑽石振膜單體上的鑽石鍍層,相當於1.5克拉的鑽石。不知道有沒有男人會送Raidho喇叭給心愛的女人當求婚禮?一般求婚戒上的鑽石大約0.5克拉,若以此計算,一顆單體的鑽石量就是三枚鑽戒,一對D-3.1有8顆單體,那就是24枚鑽戒。話說回來,想求婚,若非未來的另一半比你還發燒,建議還是別這麼做。

為什麼要鍍鑽石?因為鑽石硬度高,鍍上鑽石後的振膜,其諧振頻率可以拉到極高,幾乎測量不出來。這樣一來,單體振膜本身的染色和失真問題就解決了。這就是為什麼Raidho在陶瓷振膜之後,還要更上層樓地採用鑽石振膜的緣故。

鑽石、石墨各半的配方,打造理想振膜

可是,鑽石振膜到底是什麼?天然鑽石非常稀少,是以整顆結晶體的型態存在,喇叭廠再怎麼神通廣大,也難把那固態的鑽石結晶搞成單體或振膜的鍍層。Raidho在自家官網上提出了簡單明瞭的科普說明,他們解釋,其實這個鑽石就是碳分子以一種至為強固的結構存在。說得白話一點,我們日常使用的鉛筆筆芯很柔軟,那個以石墨為主要原料的筆芯其主要成分就是碳,鑽石也是碳,明明都是碳,為何軟硬差這麼多?這在於石墨的分子結構與鑽石的分組結構不一樣,石墨分子中的碳原子以層狀排列,每個碳原子與周圍的三個碳原子結合在一起,形成稱為SP2的六邊形片狀結構;另一方面,層與層之間的吸引力很小,共價鍵(cavalent bond)很少,因此造就了石墨柔軟的特性。反觀鑽石,其分子的碳原子都與其他四個碳原子相結合,構成稱為SP3的緊密而堅固的立體架構,所以質地很硬。

工業製造的鑽石乃是透過高壓或高速的狀態,迫使碳原子形成SP3的緊密結構。Raidho便是如此,他們利用特殊的機器,使碳離子以接近光速的速度游移,藉此在既有的陶瓷單體上加上一層10微米厚度的鑽石層。不過,Raidho並不是打上完全的SP3結構的鑽石層,而是SP3結構、SP2結構的分子各佔50%。換句話說,這是半鑽石、半石墨的鍍層。這又是為什麼呢?


根據原廠的研究和實驗,SP2、SP3各半是最好的比例。他們大可以提高SP3的佔比,可是一旦SP3的比例提高,整個鍍層的厚度就要減少,這麼一來,會影響振膜的硬度,而提升振膜硬度才是Raidho一直想要透過鍍層來達到的目標。舉例來說,一旦將SP3的比例提高到60%,整個鍍層厚度就要減少80%,這樣一來就僅剩下2微米的厚度,對於提升硬度的效果就降低了。所以,Raidho研究後採用SP3、SP2各佔50%的比例,達到最佳的平衡。也因為有這50%的石墨層,所以D系列的振膜看起來表面黑黑的。

經過這樣鑽石鍍層後的單體,其振膜本身的峰值諧振已經超過20KHz,別忘了,這是中、低音單體,他們最高不過負責3KHz以下的頻率響應。而且,原廠更指出,這個峰值諧振頂多3dB而已,可見得這個鑽石振膜單體本身的阻尼特性有多優異。Raidho非常驕傲地指出:「藉由這個鑽石振膜,我們完全摒除了僅存的材料音染,就是那源於材料內部振動帶來的失真。」此話當真?我認為此言不虛,理由容後再述。


特殊磁鐵結構避免聲波反彈

除了振膜有學問,單體背後的磁力系統也有特異之處。一般單體背後的磁鐵都是一整塊環狀磁鐵套在單體後方,讓音圈在環形中央作動,可是Raidho的設計不一樣。他們採用磁力強大又能達到理論上永久磁力的釹磁鐵,但是磁鐵卻是一條一條,環形地鋪排在單體後方,如果不說是單體,恐怕還有人以為是個厚片的齒輪之類機械結構。為什麼這樣設計?當初訪問Michael時,他告訴我,因為單體發聲時同時會有背波,這個向後發聲的聲波若遇到傳統那狀似甜甜圈的大型磁鐵,將會反射回來,一旦反彈的聲波觸及到單體振膜,就會產生不該有的振動,進而影響聲音的清晰度。若把磁鐵改成這樣,單體背後的氣流更為通暢,聲波反彈情形也會減至最少,進而提升聲音的清晰度。印象中,Focal也曾有過類似設計,但是Focal的磁鐵設計得更像花朵,雖然形狀不同,但是目的相近,都是為了降低背波干擾才有的設計。或許你說:何必如此?其他喇叭廠也沒這樣做啊!但這就是Hi End精神,不是?若我發現了一個劣化聲音的因素,只要能夠解決問題,那怕成本再高也在所不惜。單講這單體,我們就能理解Raidho喇叭為什麼要賣這麼貴,尤其是D系列喇叭。貴,有原因的。


非平行箱體設計消駐波,前帳板傾斜角度調相位

Raidho喇叭的箱體都是窄窄瘦瘦的,前帳板設計的窄,一方面可以減少視覺上的衝擊,放在試聽空間裡,感覺喇叭好大一個,這是一種視覺設計的考慮。另一個聲學方面的考量則是減少聲波繞射,這樣,聲音就更乾淨、定位更準確。前帳板設計帶有傾斜角度,並不是各單體列於一個平面上。絲帶高音正面朝前,中音單體上方略向前靠,低音單體則是下方往前靠,形成一個內凹的傾斜面,藉此修正各頻率聲音的相位,聽感上會有更精準的聚焦效果。喇叭兩側以弧形方式往後漸收,形成水滴狀,藉由非平行面的設計,消減箱內的駐波。

低音反射孔位於箱體背後,一共有3個,分佈於高中低三處,為什麼這樣安排,因為原廠並未明說,是以不甚清楚,當留意的是開口處還有兩片弧形架橋,看起來不僅是裝飾之用,應有空氣力學的道理。當知,當音響音量開大時,從喇叭的低音反射孔噴出的氣流十分可觀,如何妥善對待這些氣流,避免產生氣流噪音,是一個重要的功課。不過,Raidho的設計,也不是千篇一律,在其他款喇叭上還有不同的開口設計,例如D-3.1的反射孔跟D-2.1的長一樣,但D-4.1的反射孔就不一樣了。您日後見到Raidho喇叭,不妨留意。


Aavik U-150是自家旗艦綜擴的平價版

愛樂音響這次搭配YBA Passion CDT450轉盤,數位輸入給Aavik U-150綜擴。這部擴大機大致上向旗艦綜擴U-300看齊,內部架構約略相當,同樣是300W功率輸出,但是設計略微精簡,用料沒有那樣講究,機箱設計上也做了簡化,把成本降低之後,也直接反映在售價上。U-150可以選購純綜擴版本,也可加購DAC模組和唱頭放大模組。Michael對於器材設計有其堅持,在U-150上都能看得到。例如,他認為RCA的聲音比XLR好聽,因此,他的器材主要是RCA端子;又,他認為數位同軸最好採用BNC,因為BNC才有標準75歐姆的端子,所以他設計的DAC上的數位同軸端子也是採用BNC端子。這個人做喇叭,幾乎可說是不計成本,只求理想的實現;做擴大機,則不考慮市場的想法,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我在愛樂的試聽室一邊跟小蔡店長聊天,一邊拍照。愛樂把喇叭拉得很開,目測間距至少三米;Raidho喇叭瘦瘦高高的,左右喇叭拉那麼開,我看著覺得有點不踏實。「Raidho原廠建議至少拉開2.9米以上,我把它拉到3.1米。」這樣中央的音像不會虛掉嗎?我心裡這麼懷疑。此外,小蔡也把喇叭以相當的角度做了toe-in內傾,「原廠的建議是喇叭正對聆聽者的肩膀,我們也試過角度小一點,甚至正面朝前不做toe-in,相形之下,聲音就顯得平淡無趣,照原廠這麼擺,聲音就精彩了。」既然都有解釋,就讓D-3.1自己用聲音來證明吧!

五大強項:透明、實體、細節、速度、動態

我放下柴可夫斯基的第六號交響曲,是楊頌斯指揮奧斯陸愛樂的版本,Raidho D-3.1展現了驚人的表現力,讓我在重溫這張名盤時感動不已。先是被音響效果給感動。我發現Raidho D-3.1的透明度非常高,這裡我用「非常」來形容,不是僅僅當作一個程度副詞來表示,而是描述那個狀態真的非比尋常。在我的經驗裡,D-3.1的透視感、透明度,幾乎是靜電喇叭才有的水準。其次,它的音像形體不僅輪廓清楚,而且密度很高,實體感十足,可以明確「看見」一個發聲體在那裡,一點模稜兩可都沒有。再者,它的細節資訊豐富,音樂演奏當中的諸般細部動態,那怕是再微小的訊息,也彷彿盡在手中。並且,它的速度很快,不管音樂如何返轉幻變,似乎D-3.1都能即時反應,全無延遲拖宕。這連帶讓它的聲音特別乾淨、純粹,沒有那種因為拖遲的尾巴造成的額外染色。最後,它的動態幅度很大,別看D-3.1的單體尺寸不大,中音單體只有100mm,低音單體也不過115mm,但是能夠發出的音壓卻是不小,不但微弱訊息能夠呈現,龐大音壓的震撼也能推送,在愛樂音響台北門市的試聽室這10多坪的空間裡,Raidho D-3.1並不顯得不足,反倒因為它的失真低,Aavik U-150的驅動力充沛,當我轉大音量享受聲音的洗禮時,卻不感到絲毫刺激難耐。

堪比靜電喇叭的透視感和細緻度

這「悲愴」的第一樂章開頭以低音管和低音大提琴的深沈輕吟開始。我實在很難描述那個清晰透明的聽感,我只能告訴你,這是我聽過最乾淨澄澈的經驗,沒有任何遮蔽,即便那聲音是輕聲的、是低沈的,我也聽得清楚看得見。弦樂拉奏的質感真是好,那光澤實在漂亮,是絲質軟半球高音難以表達的,或許金屬凸盆高音可以,但是卻沒有D-3.1這個絲帶高音的輕鬆和飄逸。尤其在第二樂章特別能夠展現這等優勢,那個細緻感和清晰度,以及整個舞台的透視感,真是達到靜電喇叭的水準。當弦樂以顫音演奏時,D-3.1那靈敏的表現,輕鬆地勾勒出活生的動作。我當下就在筆記本上寫下「活生」、「畫面」,還把活生兩字給圈起來。

當木管獨奏時,可以聽見十分明確的定位,幾乎可以指出「就在那裡」。這份Chandos的錄音效果出色,配上D-3.1的描繪力,讓我真有如臨現場的快感。第三樂章可以充分說出D-3.1的反應速度,不僅細節重現需要喇叭的速度,音樂快速的流轉需要喇叭的速度,動態的急遽變化,更是考驗喇叭的速度。聽那弦樂的騷動、那顫音、那撥弦,在一陣低迴醞釀之後,蓄積了多少迸發的能量,隨著樂團的fff強奏,定音鼓一敲,那是聽第三樂章最高的享受。

極低失真,造就了絕無僅有的Raidho之聲

即便聽管弦樂曲這樣過癮,Raidho D-3.1最讓我著迷的是播放鋼琴音樂。聽波哥雷利奇彈穆索斯基的展覽會之畫,真讓我驚嘆。它放起鋼琴,琴音密度極高,顆粒的扎實程度非比尋常,晶瑩剔透光澤迷人。當波哥雷利奇用力奏下時,琴音的衝擊力道毫無差遲地瞬時綻放。低音和弦不僅深沈而且有重量,「牛車」一段不但聽見沈重,還聽見了陰鬱。高音的光澤好,得一面有光,一面還有澤,就像光線照在冰霜上,返照出光,又帶有水氣,氳氳氤氤,迷人就迷人在這裡。

一旁的小蔡見我連聽兩首都是古典音樂,他問我:「你覺得Raidho D-3.1放起古典音樂怎麼樣?」聽他這麼問,我覺得有點古怪,有什麼不好嗎?「有的人覺得Raidho喇叭比較不適合放古典音樂,我們也這麼覺得。」我不作聲,再聽了一會兒,轉頭跟小蔡說:「我懂你的意思。」一般人聽古典音樂,會期待聽見某種「韻味」,但往往我們所期待的這樣的韻味,卻是一種失真。或可能是箱音,或可能是單體反應不夠快,或可能是振膜本身的諧振帶來染色,或可能是整個喇叭強化了某方面的音色。

絕倫精彩的音色層次

然而,在Raidho D-3.1上,這些構成韻味的元素都沒有了。沒有箱音,就沒有箱體振動和駐波帶來的染色;獨一無二的鑽石單體,讓單體發聲準確而失真極低。反之,拿掉這些干擾的因素,我在「古堡」一段裡,聽見了豐富的音色變化,那些陰影閃動都歷歷在目。在「侏儒」一段,那下降半音階帶來的陰沈感特別明顯。類似的經驗也在「地下墓穴」一曲聽得見,那連續的沈重和聲,氛圍詭異而凝重,高度的強弱對比,展現了,當喇叭的動態表現好的時候,這曲子是何等風貌。到了「與死者搭訕」一段,那個顫音演奏,精彩極了。再到最後兩軌,「雞腳上的小屋」再展現了D-3.1的動態和力量,「基輔大門」更在力道之上散發輝煌氣象。力量、速度、動態、音色、質感,如果這些處理不好,鋼琴就不會好聽,我幾乎聽完整首展覽會之畫,我跟小蔡說:這應該是我聽過這張CD最精彩的一次經驗。我要的,我要求的,我認為鋼琴重播最重要的元素,Raidho D-3.1都有,而且做得極好。

不只這樣,我再告訴小蔡,在聽悲愴交響曲的時候,或許有的喇叭可以發出更豐厚的低音,厚實飽滿的音浪,聽起來會很過癮;但是,這樣一來就會損失透明度。Raidho D-3.1的確沒有那樣豐厚飽滿,但是它清澄透明的無與倫比。這是它的強項。原廠在音響展很少播放古典樂,我認為那是因為主事者比較少聽古典音樂,不然,必定會發現他們家喇叭在播放古典音樂時那無可取代的優勢。沒有喇叭能夠全面,但如果能在優勢處表現得傑出,那就是獨一無二。


低頻兼有質與量,無須為小尺寸低音擔心

我也只帶了這兩張古典音樂CD,對我而言,動態寬廣的管弦樂和鋼琴獨奏能夠播得好,基本上什麼都沒問題。拿一張兩把低音大提琴的專輯來測試它的低音表現,由Michel Donato和Guilaume Bouchard兩位低音大提琴手錄製的「Happy Blue」專輯,只有兩把低音大提琴,卻好聽極了。在Raidho D-3.1上,那三顆「不太起眼」的115mm低音單體,配上那瘦瘦高高的身型,實在想不到可以發出這樣深沈的低音。我一點不覺得延伸有問題,我覺得非常好,好在精準,好在乾淨,好在那高水準的低音域解析。可以感受到低音大提琴龐大的琴身,但是一點不誇張,看見的是一個恰如其實的形體,厚度不缺,力量不缺,反倒是當樂手撥動琴弦時,琴弦由緊而鬆弛的音色變化和聲韻摹寫,那真是清楚得無比。樂手演奏時隨著音樂的韻律呼吸,氣息清楚可辨,而且有真實感,不是只聽到「有呼吸聲」,而是可以感受到「有人」。低頻的量與質均優,Raidho D-3.1真是不能小看。

平順的響應,讓音色表現更精準

小蔡跟我說Raidho在國外展覽時最愛放吉他,得,我也有帶。放上Bernard Renaudin和Olivier Cahours的「Douo」專輯,那真是精彩。精彩在哪裡,動態大,鼓聲扎實俐落,吉他奔放而寫實。不過兩句話,卻道盡了這張CD的精彩,也說明了這個系統重播的精彩。難怪原廠喜歡放吉他,原來它放起吉他這麼好聽,密度極高,琴聲收的緊,琴韻就更鮮明活生,音色的完整度高,就像我前面描述鋼琴音色一樣,吉他演奏也是有音色的。並且演奏的每個動作都清楚,畫面透明而乾淨,一望清明。印象中,這張CD偶會聽到一個中頻略高的頻段有些隆起,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是錄音的問題,除了在Sennheiser HD800S上我聽見了較為平順的響應外,幾乎在喇叭系統上試聽和多數耳機上,都聽得到這個隆起。這次,在D-3.1上,我又聽見了平順的響應。我琢磨了許久,想起這個聽感很貼近試聽HD800S的經驗,我只能推測,這個隆起,或許來自一些共振峰值,只是不知道是來自箱體還是單體本身。不過,這問題,在Raidho D-3.1上似乎不構成麻煩,頻率響應平直,音色高度準確,摒除了頻響的突起,更能欣賞演奏時的音色變化。

空間開闊,人聲凝聚

換聽有人聲的。Eivør Pálsdóttir的現場演唱會錄音「Eivör Live」,開頭第一曲「Mín Móðir」動態寬廣,空間開闊,空氣感十足。開頭的鼓聲飽滿有力,扎實深沈,電子低頻鋪陳出迷離的氣氛。Raidho D-3.1表現低頻真的是問題,別再懷疑那三個115mm的低音單體了。重要的是那個鼓聲,扎扎實實,有力,有勁。Eivør的聲音凝聚,咬字、換氣、吐氣的細節豐富,即使開大音量,聽起來也不吵不噪。這曲子裡的空間感十分出色,拉開三米一的D-3.1,還是有很扎實飽滿的音像,即便toe-in角度這麼大,音場也不至於窄淺。這個空間和人聲的確實出色。第二軌「Where Are the Angles」空心吉他的琴韻飄揚,一些輪指下帶來的豐富音色,以及琴身共鳴帶來的和鳴聲響,D-3.1都能精彩詮釋。歌聲的厚度適切,稱得上濃纖合度,感覺若再厚一點,Eivør就老了,吉他也就沒有那樣靈動活生了,若再薄一些,實體感就沒那麼出色了。唱到激動之處,那個聲音的張力吐出來,力量出來但是聲音聽起來卻是輕鬆的。一般來講,小單體、小箱體的喇叭最怕緊繃,這樣的喇叭總是缺少大單體大喇叭的寬鬆感,可是,我連聽兩軌Eivør的歌曲,卻毫無緊張感。如果聽到第四軌「Sum Sólja Og Bøur」,更能證陳我的結論,情緒的張力,在歌聲和簡單的配器下,也有寬幅動態。我還多聽了第五軌「Natureboy」這首爵士老歌,在Eivør唱來,真是感人至深。這算什麼評論?當你被音樂感動的時候,還要多說什麼嗎?我用什麼系統?用300W的D類擴大機,推絲帶高音配小口徑單體的喇叭,竟然有這麼感人的人聲,唉,音響真沒有什麼單一答案。

除掉了流行音樂錄音裡的「勾芡味」

如果聽起更火爆的音樂,Raidho D-3.1更是得心應手,我放下Metallica的同名專輯,只聽得鼓聲紮實有力,飽滿雄壯,吉他清晰而且立體,更驚人的是層次。我再說一次,層次。這段話我也跟小蔡分享了,Raidho喇叭確實放起流行、搖滾和金屬樂有其過人之處,哪裡呢?一般來講,這些音樂的錄音常常因為混音的關係,容易「芶」在一起,聽不太出層次感,但是音像龐大,節奏鮮明,聽起來就很過癮了。Raidho D-3.1把層次找回來了,不是沒有層次,是別人沒放出來。可以聽到清楚的旋律線條,主奏、伴奏、節奏,一個一個都清楚。聽第一軌「Enter Sandman」的時候,我就記下了這個心得,聽到第四軌「The Unforgiven」,我又寫了一次。在The Unforgiven裡,透過混音器的效果,空間感更開闊,在導奏時那個廣袤深邃的空間,這還真得把喇叭拉這麼開才行。金屬樂若聲音厚度不夠,或者力量不夠,速度跟不上,聽起來就不對味。如果是聽的音樂以流行、搖滾、金屬這類居多者,Aavik搭配Raidho喇叭真是一等一的上選組合。精彩!


選擇一條不一樣的路,是勇氣和品味的展現

曾聽過經濟學者這樣說:世人的行為都可以用經濟學來解釋。例如你每天出門回家的路,通常都是走同一條路,原因就在於這樣可以避免走不同的路帶來的風險,也減少了探索新路所帶來的時間和精力成本。您同意嗎?

很多人買音響,只考慮成名已久、知名度高的品牌,因為買這些「有定評」的品牌「比較不會出錯」,比較能受到來訪親友的肯定,日後若要出售,也更容易脫手。這就是「走同一條路回家」的心態。這沒有什麼不好,這樣的行為風險及成本低,這完全是合乎經濟學原理的理性消費行為。不過,您難道從來沒想過離經叛道一次嗎?

買Raidho這種喇叭,或買Aavik這樣的擴大機,就是選擇一條不一樣的路,一條別人不走的,我沒走過的路。這需要勇氣。對於買得起的消費者來講,除了聲音的品味以外,考驗的就是有沒有選擇不同的路的勇氣。我問小蔡,愛樂代理一年,Raidho賣出去了沒有?小蔡說有,賣了幾對,但是D-3.1仍待字閨中。看來,有勇氣的人還是有。

我沒這個口袋,自然沒這個福氣。Raidho D-3.1,等著願意且勇於嘗試的人來品味。


器材規格

型式:3音路5單體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單體:絲帶高音x1、鑽石中音x1、 鑽石低音x3
分頻點:150Hz、3kHz
頻率響應:30Hz~50kHz
阻抗:大於5歐姆
效率:90dB
建議擴大機功率:>50W
尺寸:200 x 1235 x 500 mm(WxHxD)
重量:53kg
售價:2,223,000元(黑);2,470,000元(胡桃木)

愛樂音響 台北旗艦店
地址:台北市金山南路一段155號
電話:02-2321-2138

愛樂音響新竹旗艦店
地址:新竹縣竹北市成功八路255號
電話:03-5508060

愛樂音響 臺中市政旗艦店
地址:台中市西屯區市政路676號
電話:04-2251-3388
網址:www.lamusique.com.tw

阿巴多指揮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Esoteric SACD新片上市
Esoteric SACD精選經典類比錄音重製成SACD/CD hybrid唱片,早已成為發燒友與音樂迷爭相搶購的對象,因為每一張均採限量發行,第一版賣完就不再重發。這次發表的新片是阿巴多指揮柏林愛樂管弦樂團演奏布拉姆斯四首交響曲全集...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