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 ,攝影/郭振榮 2018/07/12發表,已被閱讀8,497
去年的台北音響展,美德聲展間出現了一台讓人注目的產品,兩根真空管樹立機上,後頭是三個立起的圓柱,料想那八成是變壓器。前面板有兩個旋鈕,一個是電源開關,一個是音量旋鈕,整個樣子活脫脫就是一台真空管擴大機。然而,我們都錯了。

出自數位電子專家之手

這是來自義大利的CanEver Audio生產的DAC,或者,根據原廠的界定,是一台數位前級,型號是ZeroUno DAC MK2。CanEVER是創辦人也是現在公司老闆的姓氏,這位Mario Canever先生是數位電子工程出身,取得碩士學位後,又跑去羅馬的S.T.EI.E.軍事學校拿了一個雷達系統維護工程碩士。雷達系統工程著重的也是數位電子,這樣的背景,說出這位馬力歐先生確實是數位專家。

畢業後,他進了Electrolux和Ericsson公司工作,先是做電路設計,後來開始做系統工程師,專長於數位和類比電路的整合。接著,他先是被公司派到香港,並成為兩家跨國公司獨立系統工程的顧問。這些,都是工作,這些,是為了賺錢養身,但馬力歐真正的興趣,在於音響。回憶起往事,當年正值16歲的馬力歐想買一台Vespa機車,但是媽媽說什麼就是不同意,馬力歐索性一頭栽進整理組建音響系統上,花了很多時間,終於打造了一套以Altec 19為中心的系統。沒買到機車,轉而投身音響,這就是馬力歐愛上音響的故事。

後來,他開始逐步研究 La Maison de L’Audiophile和MJ Audio所設計的各個線路。自己本身所學就是電子,工作又是系統工程師,若要自己設計音響器材,對他來講一點不難。關鍵是:馬力歐要的是什麼聲音?

CanEVER ZeroUno MK2的機箱結構扎實,表面的烤漆塗裝也有學問,原廠表示,那是特殊塗料,可提供機箱阻尼,抑制振動。

目的在重現音樂廳裡的感動

「我要的是能重現音樂廳當中所聽見的音樂感動。」當音響廠商都在強調各樣的測試數據、各種音響術語的時候,馬力歐卻認為他的CanEVER Audio對音樂重播的理念僅僅是要回歸音樂本身。一個傑出的音樂家和一個平庸的演奏者之間的差別,就在於他們在表現音樂中的時間、韻律、音色和動態起伏時功力。如果不認識這些,就不能認識什麼是好的音響。他所要的就是透過CanEVER Audio的器材,激發聆聽者內心的情感共鳴,就好像在音樂廳裡聽到一場美妙的演出後所得的深刻感動一樣。

說的很簡單,要怎麼達成呢?

CanEVER Audio ZeroUno DAC MK2外觀看起來,活脫就像是一台真空管擴大機。左邊旋鈕是電源開關,右邊旋鈕的音量控制。螢幕共有四行,沒有花俏設計,但是資訊充分,一目了然。螢幕右方按鍵為輸入切換,左方按鍵可進入選單。機器採三點著地設計。

整合式電路板求最短路徑

馬力歐先作了跟別人不一樣的事。別人的DAC往往為了避免干擾,把機箱內分成好幾個區塊,電源的、數位的、類比的線路都一一分開。看似這樣是隔離,馬力歐卻認為這會造成更多問題。那些懸在空中的連接線材都會感染電磁波,DAC往往要處理高頻數位訊號,這些高頻的電磁感染會劣化聲音。此外,電路板分離還要處理接地的問題,這些都是工程師的難題。為了避免給自己找麻煩,馬力歐相信整合在同一塊機板上反而更好。他選用一個四層PCB,透過加厚的銅箔傳輸。在同一塊板上傳訊號可以達到最短路徑的目的,將數位、類比、接地分層傳輸,避免了電磁波感染的危險。

背後三個立起的圓柱是變壓器。背後端子看起來就很牢靠,右邊是類比輸出,單端、平衡都有,左邊四個是數位輸入,同軸、USB、AES/EBU、光纖各一組。

CanEVER主事者馬力歐相信整合在同一塊機板上比較好。他選用一個四層PCB,透過加厚的銅箔傳輸。在同一塊板上傳訊號可以達到最短路徑的目的,將數位、類比、接地分層傳輸,避免了電磁波感染的危險。

六成開發心力放在電源供應上

馬力歐認為音響器材的電源至關重要,因此ZeroUno DAC MK2(為了行文方便,後文略稱之為ZeroUno)的電源也特別講究。首先,他將各部電路的電源都予以分開,一共用上四個環形變壓器,分別給數位線路、類比線路,另兩個負責真空管輸出級的左右聲道供電。其次,所有的變壓器都封裝在金屬罐狀的外殼裡(機箱上看得見的三個圓筒便是電源供應器),能夠屏蔽電磁波,內部還灌有阻尼材料,可以抑制振動和哼聲。

其三,在數位和類比線路上使用的電源供應器,一共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一方面作穩壓和整流後,產生乾淨的直流電,另一方面也身兼了後端電源的隔離器,隔離掉外界傳入的噪訊。第二部分則一共分成了13個超低噪訊的獨立電源供應,在這個部分上所使用的電容則一律選用鋁質有機固態電容,以取代常見的電解電容。這樣盡力把噪訊降到最低,就不會有冷硬尖銳的不悅聲音。馬力歐甚至說,整個開發ZeroUno的期間,單是為了做出好的電源供應,就花了60%的時間,可見這個電源確實是心血結晶。

ZeroUno DAC MK2的電源也特別講究。將各部電路的電源都予以分開,一共用上四個環形變壓器,分別給數位線路、類比線路,另兩個負責真空管輸出級的左右聲道供電。

自行撰寫韌體,力求發揮晶片的最大效能

再說解碼核心。ZeroUno採用了 ESS SABRE32 ES9018s 這顆8聲道的晶片。這顆解碼晶片很常見,規格也很好。馬力歐在技術白皮書裡表示,要能夠善用這顆晶片的各方面優勢,有賴於精密嚴謹的設計。為此,馬力歐自行撰寫韌體,當中的解碼核心是利用這原有的8聲道晶片,分成兩組,每聲道各4組,規劃出雙差動線路。經過馬力歐的研究,由於這顆晶片內建的32bit音量控制設計得很好,即便在小音量下也能有很好的聲道分離度以及聲道平衡。該晶片內的消除時基誤差模組可以有效降低DAC的jitter。他們所撰寫的韌體能以有效發揮ES9018s晶片的最大效益,而這韌體儲存在獨立的記憶體內,未來若有需要還可以更新,進一步提升ZeroUno的表現。

為了降低數位端的時基誤差,ZeroUno內建的主時鐘是一顆由電壓控制的石英振盪器,頻率有100MHz,具有超低相位噪音以及低抖動的特性。此外,還有兩顆振盪器分別負責44.1KHz和48KHz的倍頻時基,力求降低時基誤差。


在數位輸入端方面,值得一提的是USB介面。ZeroUno的USB介面的模組就位於DAC晶片的上方,這樣可以縮短傳輸路徑。該模組的核心是一顆XMOS XU216-512的接收晶片,該晶片內建16個中央處理器,可以同步多工運算。而CanEVER所撰寫的韌體同時也能發揮這顆接收晶片的最大功效,達到傳輸的bit perfect。並且,原廠還強調,他們不讓電腦透過USB路徑送電,而是在ZeroUno李內建一個超低噪訊的電源供應器,負責USB接收模組的供電,並且有一個「1法拉第」容量的超級電容作為緩衝,也就是說,這個USB模組幾乎是以電池供電方式在工作。你看,最短路徑、專門韌體、特別電供,CanEVER真不是省油的燈,關鍵的點都注意到了,別人沒做的他也做了。

ZeroUno採用了 ESS SABRE32 ES9018s 這顆8聲道的晶片。這顆解碼晶片很常見,規格也很好。馬力歐在技術白皮書裡表示,要能夠善用這顆晶片的各方面優勢,有賴於精密嚴謹的設計。為此,馬力歐自行撰寫韌體,當中的解碼核心是利用這原有的8聲道晶片,分成兩組,每聲道各4組,規劃出雙差動線路。

為了降低數位端的時基誤差,ZeroUno內建的主時鐘是一顆由電壓控制的石英振盪器,頻率有100MHz,具有超低相位噪音以及低抖動的特性。此外,還有兩顆振盪器分別負責44.1KHz和48KHz的倍頻時基,力求降低時基誤差。

捨OP放大器,選瑞士Lundahl級間變壓器作I/V轉換

數位端都講完了,要準備進入類比部分。數位訊號經過ES9018s晶片轉換後,類比訊號要先進行I/V轉換。一般的DAC多半用OP放大器來做I/V轉換,因此往往會強調自己選用了什麼OP放大晶片。ZeroUno不一樣,馬力歐用了比較麻煩比較高成本的手段—以級間變壓器來做I/V轉換。而且這個級間變壓器是CanEVER開出規格,找擁有60年製作變壓器經驗的瑞典公司Lundahl製作,採用一種非結晶的金屬片作成鐵芯,靈敏度很高,確保即使在極低的音量下也不會遺漏任何細節,並且透過特殊的繞組,這個變壓器能夠傳輸極低頻也沒問題,有效的頻率響應寬廣而且線性。

一般的DAC多半用OP放大器來做I/V轉換,ZeroUno不一樣,用了上級間變壓器來做I/V轉換。由CanEVER開出規格,找擁有60年製作變壓器經驗的瑞典公司Lundahl製作,採用一種非結晶的金屬片作成鐵芯,靈敏度很高,確保即使在極低的音量下也不會遺漏任何細節,並且透過特殊的繞組,這個變壓器能夠傳輸極低頻也沒問題,有效的頻率響應寬廣而且線性。

CV181真空管輸出級

雖然我前面說ES9018S是ZeroUno的核心,不過那純粹是指數位類比轉換的核心說的。根據馬力歐的說法,ZeroUno真正的核心是它的真空管輸出級。ZeroUno的輸出級採取無整體負迴授的全A類串疊緩衝,負責緩衝的真空管用的是兩支中國大陸Psvane出產的CV181雙三極管,該管是6SN7家族中的高級貨,被譽為是6SN7GT的F1版本,具有與6SN7GT相同的輸出曲線,只是需要更高的電流,同時CV181的結構也更堅固,黑屏更降低了麥克風效應的發生。馬力歐也強調,在真空管輸出級上所使用的電阻,經過人耳試聽,為求聲音的最佳表現,選用了碳合成電阻(carbon composition resistor)。這種電阻或許在測試數據上不如一些金屬皮膜電阻,但是聲音更好。

負責緩衝的真空管用的是兩支中國大陸Psvane出產的CV181雙三極管,該管是6SN7家族中的高級貨,被譽為是6SN7GT的F1版本。

這部分是類比輸出的線路。圖中可見他們還用上Mundorf的電容。

機箱、旋鈕、腳墊,無一處馬虎

ZeroUno沒有自己的遙控器,但可以Apple TV的遙控器控制。
ZeroUno雖然採用數位音控,但是音量旋鈕卻特別挑選了瑞士Elma的製品,馬力歐之所以挑這個旋鈕,在於其中心軸處多加裝了一個培林,這樣一來,穩定性和耐用度都更好。這個旋鈕轉動起來相當順手,帶有一點回彈的Q度。機箱材料選用了航太鋁搭配不銹鋼板材,結合堅硬、質輕和振動抑制的優點。表面塗裝則選用了一種聚丙烯合成的塗料,有助於提高機箱的阻尼,可抑制振動。底部使用了三個圓形不銹鋼腳墊,前一後二,底下黏有毛氈層,本身有空隙,晃動會有聲音,可見這不是普通的腳錐,是特別設計的具避震功效的產品。

雖然ZeroUno音控是數位的,但搭配了瑞士的Elma旋鈕,之所以挑這個旋鈕,在於其中心軸處多加裝了一個培林,這樣一來,穩定性和耐用度都更好。

進入選單認識豐富功能

在操作上很簡單,原廠網站有使用說明和技術白皮書可供下載。我前面這段文字都是研究他們的白皮書後所歸結出來的要點。左邊的旋鈕是開關,轉動即可開機。經過約半分鐘的開機準備時間,就會導入主畫面。主畫面共有四行文字,最上是輸入的數位訊號取樣率,第二行是輸出音量,第三行是平衡與相位調整的狀態,第四行是當前所用的數位輸入檔位提示。螢幕左邊是設定鍵,右邊是輸入選擇鍵。只要按下輸入鍵,四檔數位輸入會輪流切換。設定鍵很有趣,豐富功能都在裡面,有幾個可以玩的,一個是相位調整,這個在以前的老DAC上常看到的功能,最近比較少見了,但在一些高階機種上仍可看到。因為在唱片製作母帶的過程中經過多軌、多次的混音,往往會有相位的混淆的問題。如果您聽到聲音太散了,音像不夠凝聚,可能是相位反了,這時,絕對相位(absolute polarity)的調節就有意義了。


第二個功能是平衡調整,有時因為空間的關係,聲音會有點不平衡,利用聲道平衡可以做微調。第三個值得一提的是數位濾波。有越來越多的DAC會強調數位濾波選擇,提供多種濾波模式供用家選擇,ZeroUno提供兩檔FIR濾波(Finite Impulse Response),一個是Smooth(柔順),一個是Sharp(銳利)。還有幾個選項理當與聲音有關,但實際聽來不一定這麼明顯,例如超取樣濾波、dleta-sigma解析率,由於原廠沒有多在白皮書裡說明,我聽不太出來差異,所以也無可奉告這箇中的分別。但就我理解,這些都是filter,助於消除高頻雜訊。至於其他關於螢幕自動關閉時間、亮度調整等就是使用習慣的問題,無關乎聲音。

真實之聲,在於有血有肉

我在家裡試聽,將ZeroUno接在自家系統上,以Auralic Aries Mini當數位轉盤,透過Roon來播放NAS裡的音樂檔案,並結合TIDAL的音樂資源,擴大機則是NuPrime DAC-10H前級和ST-10後級,另一台則是真空管擴大機Audiomat Adagio MK2,驅動Pierre-Etienne Leon Quattro Plus喇叭。

ZeroUno的聲音就像它的外觀一樣那樣富有人文氣質,也就如馬力歐所言,一切聲音的美好都顯現在它那飽滿溫暖的真實性上。他在介紹自己公司時說:「一切的起點是鳳凰劇院(La Fenice Theater)。」既然馬力歐都以歌劇院當作參考,那我們何不也以歌劇為師?

聽Karajan指揮柏林愛樂,Pavarotti飾演魯道夫、Freni飾演咪咪的「波希米亞人」名盤。聽第一幕的著名詠歎調「Che gelida manina」(你那冰冷的小手),Pavarotti的歌聲渾厚飽滿,唱到高音時,帶著鮮明的亮度和衝擊力道,那是Pavarotti那無可取代的聲音特質。唱到溫柔處,那輕柔中帶著微微顫抖的聲線,鋪陳出才子心中的萬般憐惜。接著下一曲則是咪咪的自我介紹「Si. Mi chiamano Mimi」(我的名字是咪咪),Freni幾乎是樂界公認的咪咪最佳詮釋人選,幾乎找不到比她唱得更嬌柔又楚楚可憐的人,音色又是如此完美。要欣賞這其中的美,系統聲音也不能太過強調解析,那會把聲音變得利索,卻少了感人的味道。ZeroUno把聲音調得恰到好處,既有充分的細節,那些喉頭微顫的發音,以及咬字拾嘴巴閉合的動作,都還很有畫面感,但是添上了血肉,音樂就有人味了。歌劇對音響系統的考驗,不只是空間,不只是動態,更是情感。音樂的情感要怎麼透過音響表達?ZeroUno有解答。

十足類比味

聽過普契尼,再聽威爾第。Carlos Kleiber指揮巴伐利亞歌劇院管弦樂團的「茶花女」,聽第一幕末了的「E strano」(真是奇妙)。比起Callas,Cotrubas唱的Violetta不是最鮮活的詮釋,但是絕對算得上音色最美的Violetta之一。在聽了Alfredo的告白後,風塵女子Violetta心中燃起了對愛情的想望,但是想到自己的墮落俗世的風塵女子,心中充滿掙扎。Cotrubas若有所思地唱出E strano,情緒漸漸開始翻騰,唱出心中欲拒還迎的矛盾。ZeroUno讓原本我印象中聽起來纖柔婉約的Cotrubas形體更為凝聚,聲音更溫暖一點,厚度更好一點。歌唱的韻味還是那樣美,但是情感似乎更濃一點了,用個不太貼切的比喻:現下的Cotrubas往Callas靠攏了。下一曲「Sempre libera」(及時行樂)則是Violetta經過一番內心掙扎後的結論—解放自己吧!經過一段輕快愉悅的歌唱後,遠處傳來Alfredo詠歎愛情的歌聲,Violetta聽到心上人來了,有點驚惶失措,隨即回過神來,再度沈湎於對於將來愛情的無邊想像。聽這裡的花腔,因為有了厚度和飽滿度,聲音就更真了。雖然我聽的是檔案,但越聽越覺得像是在聽黑膠,喔,不,不是黑膠,是盤帶機—聲音怎麼這麼有形體感、實體感,這哪裡是數位檔案,這好濃的類比味啊!

這些年接觸到的音響器材,大多數都在追求音響表現的極致性,越是Hi End器材越是如此,即便售價不高的器材,也在盡可能地發揮聲音的傳真性。傳真,是好的,也是應該的。CanEVER同樣追求傳真,但是對於傳真的定義不一樣,訴求也不一樣,傳出來的真的,也就與很多強調高解析力的聲音傳真性不同。我在ZeroUno上沒有感受到馬力歐在盡力追求器材得呈現豐富的細節,寬大的動態,瞬變的速度,甚至我覺得在很多其他DAC上可以聽到的細節和紋理,到了ZeroUno上倒沒有那樣鮮明。不過,別的器材卻很難有ZeroUno那樣豐滿扎實的實體感,也不及於它在處理每個樂句轉折時那樣滑順又從容。我在一些容易展現刺激感的小提琴錄音上特別感受到ZeroUno在這方面的長處。

沒有尖銳壓迫的刺激感,讓人輕鬆融入音樂

例如Perlman和Argerich合作的實況錄音,CD收了貝多芬的「克羅采」和法朗克的小提琴奏鳴曲。克羅采是首充滿幻想風味,甚至帶有協奏曲特色的奏鳴曲,處處都有小提琴的展技空間。這份現場錄音錄音很寫實,動態保留的完整,因此當小提琴拉到激動之處,在某些系統上恐怕會聽著聽著感到壓力,因而不得不轉小音量。我在ZeroUno上則沒有這個感覺,我試著開到比平常欣賞這曲還要稍大一點的音量,高把位的琴音緊繃是正常的,那是物理現象,換成其他DAC恐怕會刮耳的刺激感則被打磨掉了,琴音聽起來收斂一點、溫和一點,沒有那樣白熱,另一方面則感覺琴音更飽滿一些、實在一些。不信,去聽第一樂章,就知道為什麼我這麼讚揚它唱出的圓滑感,再聽第二樂章,就能體會為什麼我欣賞它的實體感。

不過,別聽我這麼說,就誤會ZeroUno,以為它細節資訊不足。我只是要告訴您它表現細節的手法不是那樣刻意,一副深怕你沒聽見一樣。當我想到馬力歐所講的,希望透過CanEVER的器材帶領大家重回音樂廳、音樂會現場的感動時,我就能領會他的聲音美學在哪裡了。在他看來,現代音響一味追求纖毫畢露的解析,其實扭曲了音樂的本質,也消蝕了聽音樂的初衷。音樂會裡,音樂廳裡,你不會聽到那樣多的細節,但是會聽到很融合、很和諧的樂音。我感覺在ZeroUno上聽到的就是這個味道,一種讓人只注意音樂,而忘卻音響性、音響要素的氣質。

柔順聲底也不損活生和力道

為了證實我的講法,它其實有充足的細節資訊能以呈現音樂美感,我以低音大提琴家Edgar Meyer和曼陀林演奏家Chris Thile合作的錄音為例。這是在TIDAL上的音軌,選播的是MQA版本,經過Aries Mini的解碼,這個檔案是24bit/ 88.2KHz的原生格式。雖然對於MQA,音響圈依舊議論紛紛,有支持者認為它的音質更好,檔案卻小得多,值得推廣;有的反對者則認為MQA本身的壓縮/解碼過程可能帶來相位失真。但不管怎樣,對於TIDAL用戶來講,能透過串流播放,聽見高解析音樂那更凝聚、乾淨的質地,是個不折不扣的小確幸。

曼陀林類似吉他,但是音域沒有吉他寬廣,音量也比較小,但是透過撥片彈奏出帶有顫音質感的聲音,略微短促的琴音,不僅有一種復古感和民俗感,更其實也多了一點俏皮與機巧。這撥奏要活,沒有細節怎成?充足的資訊,帶出一個距離層次,又有演奏撥彈時飛馳的動作,快速輪指的樂段,琴音錚錚,刷弦時又能流露力量和速度。Thile的演奏不是古典的,而是帶有現代吉他演奏的風格,ZeroUno把這活生的畫面帶了來,一點不費力。另一位主角是低音大提琴,琴音拉奏時那琴弦振動該有的粗礪感沒有少給我。琴箱共鳴豐富而且深沈,頓一下,頓一下,就像海浪拍一下海岸,再拍一下海岸,有力啊。我邊聽邊想:要是換個落地喇叭聽這曲子,那才過癮著呢!

搭配管機,美感再添

換喇叭沒那麼容易,還得存錢才能圓夢。但換擴大機聽卻是可行的,我把ZeroUno接上Audiomat Adagio MK2,換上管機,味道又不同了。一來,音色更漂亮了,曼陀林更為鮮活而且琴音的飄逸感被帶了出來。低音大提琴的頓點沒有那樣飽滿大顆,但是依舊扎實有力,發聲體也顯得更為立體了,音樂整體的活生感又進了一步。唉,這又是為什麼我們到了手機比電腦還厲害的年代,仍舊需要真空管機的原因。那聲音是無可取代的啊!也難怪馬力歐要做管機,連DAC都「要管」。

聽到貝多芬第四號鋼琴協奏曲,由Brendel演奏、Rattle指揮維也納愛樂的版本,鋼琴的顆粒感真是好,這個顆粒是飽滿的,渾圓的,有實體的,又是晶亮的,有光澤的,還是溫暖的,有水分的。ZeroUno可以把鋼琴凝出珠圓玉潤,而且,當下,我覺得似乎「珠圓玉潤」這個成語就是專專用來形容ZeroUno的,同樣的曲子,在圖樣的系統上,NuPrime DAC-10H沒有那樣飽滿的實體感和顆粒感,Esoteric K-03XS則沒有那樣的厚度和圓潤質地。我覺得把ZeroUno搭上Adagio真是好聽,這樣一路「管」下來,沒有慢拖步,沒有昏黃感,卻讓音色在溫暖中燦著華麗,還能保有音像的實體感。我真的不想寫太多音響詞彙,那些詞彙在此時都太庸俗了。當Brendel彈出一串晶瑩剔透又顆粒清晰的琶音,上行再下行,隨後又落入低迴時,那個感動,不是來自聲音,是音樂。

低音弦樂尤能展現其氣魄

ZeroUno的音場表現不是非常開闊,如果要找那種一接上,聲音就打開了的,往美系器材找機率高一點。然而,ZeroUno也一點不小家子氣,表現管弦樂的部分,該湧上的力道,該推出的聲浪也不打折扣。我認為,能唱出多少,限制不在它,而是後端的器材,擴大機夠力嗎?喇叭太小嗎?例如這首第四號鋼琴協奏曲的第三樂章,樂團的弦樂部輕聲卻活潑地奏出了主題,鋼琴柔和複述之後,樂團有力地再度奏出主題。這曲子裡多的是這種旱地拔蔥式的突起,我非常享受這些音樂的起伏,當樂團齊奏時,樂音一面維持著良好的厚度,當低音弦樂湧現時,就能感受到這好處;一面又維持著纖細的質感,當音樂轉入鋼琴獨語時,或者木管開始吟哦的時候,就知道它細膩的一面。

長於表現自然樂器的質感

雖然我舉了多是古典音樂的例子,那主要是因為我聽最多的還是古典音樂。就其聲音的表現來講,我認為古典音樂尤其投其所好,但這不表示其他類型的音樂它放不好。前面Myers和Thile的低音大提琴和曼陀林的演奏錄音就不算是古典音樂。一個好的器材,不該侷限於某依類型的音樂,只是,它可能有一種特質,一種走向,在播放某些類型音樂時尤其吃香。ZeroUno就是這樣,我認為他在表現自然樂器時,很能展現出一種真切感。

爵士樂它也能唱。以John Harmon Trio的演奏之夜專輯為例。這張Klavier的錄音十分活生,單是開頭演奏Cole Porter的名曲「Night and Day」就精彩極了。樂曲剛開始的鼓聲不僅顯出了鼓組在後的位置,拉出了舞台的前後層次,鼓組細碎聲響構成的活生氣息,讓人一開始就沒辦法分神。第四軌的名曲「The Days of Wine and Roses」,銅鈸騷動感自始至終沒停歇過,鋼琴彈奏帶著幾許黏性和彈性,聽起來格外舒暢。

聽Lee Ritenour領軍,找來眾家樂手的「6 String Theory」,第一軌Ritenour找John Scotfield來合奏,電吉他的琴音就算唱到激昂處也不顯噪耳,鼓聲龐大飽滿,電貝斯的顆粒感十足。第三軌是Pat Martino來獻藝,Pat Martino慣常以彈奏旋律方式演出,琴音顆粒分明,還帶著迷人韻味。電風琴俏皮的合奏,營造出豐富的音色感。但確實在表現一些具有衝擊和爆發性的音樂時,ZeroUno溫和的趨向,讓音樂少了一點刺激感和衝擊性。對於性好此道者來講,或許會感到若有所缺。不過,若要提升一點刺激感,還是可以透過系統搭配來調整,例如配上敏快、強勁的晶體擴大機,或是配上強調解析力的線材來補足。

直入後級也好聲—就算用數位音控,也值得信賴

前面的試聽都是將ZeroUno當作純DAC使用,把音量開到最大,沒有任何減損的狀態下播放的。因為原廠將ZeroUno看做是一台數位前級,也就是沒有類比輸入的前級,我是不是應該這樣用看看呢?我把ZeroUno直接接上ST-10後級,把音量調到-27dB前後,發現這樣比透過了DAC-10H當前級要好聽。DAC-10H其實不算真正的前級,比較像是加上類比音控的DAC,只是它的音控不是使用傳統的薄膜電阻,而是利用階梯式電阻架構,算是講究的作法。ZeroUno的音量控制則是數位式的,利用ESS9018S晶片的音控做衰減。一般來講,音響迷不太喜歡數位音控,認為會減損細節和動態。我也是這樣想,所以一開始都沒有把他當前級用。不過,我一試之下,發現它當作前級時聲音更直接,感覺我加了DAC-10H,就多了NuPrime的味道。這時,聲音感覺更純粹一些,質地更乾淨一點,發聲體的凝聚感更好,爵士樂裡的貝斯撥奏時感覺更Q彈,更有顆粒感。細節方面,我不覺得有少,聽柴可夫斯基的斯拉夫進行曲,我不覺得動態有什麼問題。

如果要簡化系統,或者前級等級不高的用家,搭配起ZeroUno,不妨試著讓它直入後級或主動喇叭,聲音表現不會讓人失望,甚至可能這才是最貼近馬力歐心中的CanEVER之聲。它當前級時的唯一缺點是沒有專屬遙控器,必須搭配舊款Apple TV的遙控器使用。不過,如果您不介意走一走,手動操作的話,有沒有遙控器其實無傷大雅。


如果沒空去音樂廳,就讓它帶你去吧!

CanEVER Audio ZeroUno DAC MK2的設計從裡到外,從輸入到輸出,每一環都經過馬力歐的深思熟慮,有其獨特之處,也都有其道理。這是硬體。音響系統真正的硬道理卻不在硬體,而是聲音表現;聲音的說服力才是關鍵。我不認為每一個人都會喜歡ZeroUno的聲音,它承載了馬力歐個人的聲音美學,那是一個以音樂廳、歌劇院為參考,以真實樂器之聲為標準的美學。如果您要不是這個,ZeroUno對你就是Zero。反之,如果您追求的恰好也是這個—不問音響性,只求音樂感動。那麼,ZeroUno對你就是Uno。

如果沒空去音樂廳,就讓它帶你去吧!

器材規格

型式:數位類比解碼器
數位輸入:RCA同軸x1;光纖x1;AES/EBU x1;USB type B x1
類比輸出:RCAx1;XLRx1
解碼晶片:ESS9018S
支援最高音訊格式:PCM 32bit/ 384KHz;DSD 128
售價:435,000元
進口總代理:美德聲
電話:02-2365-1968
網址:madisonaudio531.com

搭載陶瓷與鑽石單體–Gauder Akustik FRC MKII喇叭
Gauder Akustik來自德國,是由Roland Gauder博士所創立的Hi End喇叭品牌。目前該品牌旗下共有DARC、ARCONA、CERAMIC與BERLINA四大系列,而這款FRC MKII中央聲道喇叭隸屬於CERAMIC系列,光從字面上就能得知所採用的是陶瓷...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