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郭漢丞,攝影/蔡承融 2021/12/24發表,已被閱讀5,684
有人說,最昂貴的音響就是空間,在寸土寸金的台北,更是如此,可是沒有大空間就不能夢想擁有巨型喇叭嗎?在第二次聽過 Gryphon Trident II 之後,我認為它可能是目前最能適應空間的參考級猛獸。

原來是第二次聽 Trident II

某日接到 Gryphon 代理商來電,問我有沒有興趣聽 Trident II?當然有,約好時間欣然前往,回來寫評論時,這才發現原來我在 Trident II 上市那一年,就已經在代理商那裡聽過了(請點這裡),可是我感覺卻像是第一次聽 Trident II,而閱讀 2015 年我所寫的文字,再與我這次試聽的感受對比,確實,我覺得第二次聽 Trident II,更為震撼,對音樂深層的感受更強烈。

同一個空間,第二次聽 Trident II,為什麼覺得更震撼、更感動?原因之一是器材都進步了,第一次聽 Trident II 時,搭配也是全套 Gryphon,包括 Mirage 前級與 Colosseum 立體聲後級,而這次聽 Trident II,搭配全都是新一代 Gryphon 器材,前級是 Pandora,後級更是豪邁地搭配 Mephisto Mono,數位訊源則是 Ethos CD,不僅是更新的 Gryphon 器材,也是更高階的搭配。


Q Control 特異功能

Trident II 讓我更為驚艷的另一個原因,應該是代理商對 Gryphon 器材搭配與設定的專業,更為精進了,所以在同一個空間當中,透過不斷地嘗試與調整,逐步將整套音響系統與空間恰到好處地契合,而且可以隨心所欲,自由變化聲音的面貌,這種隨心所欲的微調,並不是所有喇叭都做得到,而是 Trident II 的特異功能。

什麼特異功能?低頻量感可調加上低頻 Q 值調整,只要是半主動的 Gryphon 喇叭,都擁有這樣的特異功能,而這是 Gryphon 花費了十多年的研究的成果,讓喇叭擁有最大的空間適應能力,這是相當不簡單的成果。

音樂與聲音都是時間的藝術

話說從頭,音樂是時間的藝術,音符在時間的流動當中,高低起伏,構成了音樂,每一個音符是一個聲音,而喇叭重現聲音也與時間息息相關,因為我們聽的是多音路喇叭,高、中、低頻各自有負責特定頻段的喇叭單體,要如何讓每一個頻段的聲音,同時到達耳朵,就是我們所說的時間相位一致,而 Gryphon 從 2002 年推出第一款書架喇叭 Cantata 開始,就格外重視準確的時間相位。

要怎麼讓高、中、低頻的時間相位一致?Gryphon 的方法是「弓形」前障板,從第一代的 Trident 就是如此設計,延續到 Trident II,我們知道,聲波在空氣當中傳播時,高頻的速度比較快,低頻比較慢,所以利用高音單體配置略微後退,低音單體略為向前,或者是採用特定傾斜角度的前障板,可以微調校正高、中、低頻的時間相位,而 Gryphon 的「弓形」設計,則是進一步考慮到喇叭單體的擴散特性,精確校正時間相位一致,這是 Gryphon 所謂的「恆定相位」(Constant Phase)。


創新的模組化音箱

第一代的 Trident,音箱前障板是整塊厚實的材料,到了 Trident II,變成模組化設計,每一個單體都鎖在自己的一小塊前障板上面,這樣可以提供更好的剛性,試想,一大塊的喇叭前障板,雖然質量高,可是長條板材共振更難控制,縮小為模組化設計,可以針對高、中、低音單體音箱模組,採用最合適的前障板牢牢固定單體,這是靠時間累積出來的智慧,有第一代 Trident 的經驗,才能想出如何做出更好的設計,方能進化到 Trident II。

利用特殊的弓型前障板,建構恆定相位的基礎,再來就是單體的講究了!Gryphon 的單體是委託丹麥 Scan-Speak 製造,可是規格全部都是 Gryphon 指定。

Gryphon 訂做的 Scan-Speak 單體

我還記得當年訪問原廠時,Gryphon 說起與 Scan-Speak 合作的故事,他們帶著 Scan-Speak 的單體去拜訪,跟 Scan-Speak 說這些單體的性能很好,可是如果把振膜、懸邊、彈波、音圈、防塵蓋等等都修改過,性能會更好,Scan-Speak 的工程師聽 Gryphon 這麼說,個個瞠目結舌,只問:「零件全都換掉了,還剩什麼保留下來?」Gryphon 則說:「金屬框架很好,不用換。」

您想,Scan-Speak 是丹麥喇叭單體製作名廠,怎麼可能吞得下這口氣,才不想與 Gryphon 合作,可是 Gryphon 開出來的條件,太吸引人了,是不計成本花錢量身訂做,可是 Scan-Speak 不想讓人知道,自家單體修改進化,竟然是根據 Gryphon 的建議,所以,Scan-Speak 雖然接受了客製單體的訂單,但是希望 Gryphon 不要宣傳這是 Scan-Speak 製作的單體。

Gryphon 同意了這個條件,所以剛開始我們都不知道 Gryphon 喇叭單體是誰製作的,可是 Gryphon 喇叭推出之後,名聲大噪,大家都在問單體哪裡買, Scan-Speak 竟然自己跳出來說,Gryphon 喇叭單體是他們做的,反而成為 Scan-Speak 的宣傳招牌之一。


高音換成 Mundorf 氣動高音

第一代的 Trident,全部都是 Gryphon 訂做的 Scan-Speak 單體,到了 Trident II,高音換上 Mundorf 氣動高音(Air Motion Transformer Driver),這個高音單體的規格,理論上可以延伸到 40 kHz,不過 Trident II 很保守地標示 27 kHz。中音單體是 2 個 5 吋 Kevlar 振膜訂做單體,低音部分則是 4 個 8 吋訂做單體,這些單體外面買不到,是 Gryphon 根據 Trident II 的喇叭規格量身訂做。

至於 Trident II 的分音器,則是與另一位丹麥音響界傳奇人物 Steen Duelund 有關,講起 Duelund 的電容、電感與電阻,自作派的音響玩家肯定知道,產量極少,價格超貴,但絕對是發燒美聲的關鍵被動元件,而 Gryphon 與 Steen Duelund 關係相當好,甚至願意接受 Gryphon 的特殊規格訂單,而 Duelund 也是 Gryphon 推出喇叭初期的重要推手,提供許多設計意見,可惜 Steen Duelund 在 2005 年仙逝,還好他兒子順利接手公司營運,延續 Duelund 的發燒被動元件傳奇。

Trident II 的分音器設計,肯定是發燒零件大集合,可是內容是個謎,因為封裝在環氧樹脂當中,根本看不到,我只能根據 Gryphon 的資料,告訴大家裡面有銅箔空芯電感與金屬薄膜電容,而且,Trident II 分音器上的電容,還有施加 28 V DC 偏壓,去除零電位下的失真,原廠說這能強化音像,並且讓音像與音色更為流暢連貫。



前所未見 Q 值調整功能

以上所敘述關於 Trident II 的設計,從弓形前障板、喇叭單體到分音器,Gryphon 都有自己的設計論述,不過關於時間相位一致、訂做喇叭單體與獨特分音器用料,都是喇叭設計的老生常談,並非 Gryphon 獨有,可是 Q 值控制則是 Gryphon 的獨家技術,至今我還沒有看到其他音響品牌推出類似的功能,而這項功能造就了 Trident II 最大的空間適應能力。

Q 值控制的理論,早在1950 年代便由 Linkwitz 與 Greiner 提出,可是一直停留在理論階段,從來沒有人真正實作出來可以控制 Q 值的喇叭,Gryphon 可說是喇叭發展史上第一人。喇叭的 Q 值,其實是個相對抽象的觀念,在設計喇叭時,可以透過儀器測量喇叭本身的 Q 值,可是喇叭必須要在空間當中發聲,而在密閉空間當中,會產生「空間增益」(Room Gain)的現象,強化低於空間共振頻率的聲響,如果空間增益的效果太強,就會讓低頻變得混濁,難以控制。


解決 Room Gain 的問題

Gryphon 的 Q Control 功能,是依據空間增益的定義,計算喇叭與空間的諧振互補,來調整喇叭的 Q 值。我知道,這段話很難看懂,連我反覆讀了幾遍,也覺得像火星文,因為我只能猜測 Gryphon 怎麼設定 Q 值調整參數,實情是我根本不知道 Gryphon 做了什麼事,但是實際試聽之後,Trident II 的 Q 值控制的效果非常明顯,有效解決 Room Gain 的問題。

Room Gain 是任何聆聽空間都有的現象,增益強弱與空間大小、空間阻尼都有關,所以 Trident II 有兩大法寶可以控制,第一是低頻量感可調,第二是 Q Control,兩者搭配起來調整,造就 Trident II 最大的聆聽空間適應能力。

低頻量感配合 Q Control 隨心所欲調整


低頻量感調整,範圍從 +6 dB~ -112 dB,等於有 118 dB 的調整範圍,如果 Room Gain 的現象嚴重,適度調降低頻量感,可以減少 Room Gain 的干擾,而 Q 值調整分為高、中、低三段,這兩項調整功能可以遙控操作,相當方便,遙控就能變化音色,玩出自己最喜歡的設定。


要能精確控制低頻量感與 Q 值,還要靠 Gryphon 擴大機的幫忙,Trident II 採用半主動設計,中高音單體需要擴大機驅動,而每聲道 4 個 8 吋低音單體,則是由專門為低音單體服務的後級驅動。Trident II 內藏的功率模組,每聲道有 18 個 Sanken 功率晶體,搭配 200,000 uF 的超大電容水塘,輸出功率高達 500 瓦,峰值最大輸出 2,000 瓦,牢牢控制住低音單體的運作,配合精確的低頻音量控制與 Q Control,無論聆聽空間的聲學狀態如何,Romm Gain 有多少,都能讓 Trident II 無入而不自得。



一點點調整效果就很明顯

再次與 Trident II,依然新鮮感十足,坐在聆聽皇帝位上,我播放了 Antonio Forcione 與 Sabina Sciubba 合作的「Meet Me In London」,是單純的女聲與指彈吉他組合,聽經典的「Take Five」改編,五拍子的特殊節拍,反覆著固定的和弦,Sabina Sciubba 的歌聲配合著吉他搖擺地唱著,Trident II 呈現龐大且真實的吉他與歌聲音像,這是錄音室作品,所以 Antonio Forcione 可以自己彈節奏,自己彈 Solo,飽滿的吉他聲響,音符顆粒清晰又結實。

我聽得入神,正想讚嘆代理商的音響調整功力時,亞柏利黃先生卻問我,聽起來如何,我想了一下,說低頻收得比較快一點,印象中 Gryphon 的低頻量感似乎可以更多、更飽滿,但我這樣的回答,其實心裡沒有太大把握,因為「Meet Me In London」的編制太小,頻寬沒那麼大,說不定聽大編制管弦樂時,Trident II 的低頻就能盡情揮灑。

這時黃先生拿出另一個遙控器,是專屬 Trident II 的遙控器,增加一點 Q 值,請我再聽一次,Antonio Forcioni 的吉他形體拉得更近一點,可是音場空間的深邃感更好,寬度也更開闊,低頻段的量感多一點,但是速度似乎更快、更有彈性,讓 Antonio Forcioni 炫技的指彈,表情更為豐富,這個厲害,只調整一段 Q 值,就能有這麼大的變化,如果再搭配低頻量感 118 dB 範圍的調整,擺放 Trident II 的聆聽空間可說百無禁忌啊!

音響最貴的是低頻

我常跟朋友說,買音響,最貴是低頻,想聽到甜美清爽的中高頻,優質小喇叭就夠好了,可是缺乏豐沛的低頻,偏偏低頻最花錢,想要擁有足量的低頻量感與延伸,喇叭必須具備足夠的容積,單體要夠大,擴大機也要能控制得住,還要有適當的空間來容納低頻,全部條件都要滿足,相當困難,現在 Trident II 用獨特的低頻量感與 Q Control,解決了 Room Gain 的問題,不僅給您足夠的低頻,還讓您可以輕鬆控制低頻。

考低頻,祭出 Marcus Miller,聽「Free」的第一軌「Blast」,快速的電貝斯指彈,引出熱力十足的 Funky 舞曲,每一次電貝斯大拇指拍打,都是低頻的重擊,食指與中指則炫技地飆彈旋律。張先生把 Trident II 的遙控器交給我,讓我自己玩,真有趣,Q Control 只有三段,可是在低頻的質感、音樂表情與力度輕重的變化很大,我很難說這三段是清爽、適中、濃厚的變化,因為這實際上可能會與聆聽空間本身的 Room Gain 有關,未必三段 Q Control 就是這樣的變化。

反覆聽「Blast」幾次,切換 Q Control 數值比較,然後調整低頻量感,118 dB 的調整範圍真的很大,就算在很小的空間,Room Gain 的現象很強,Trident II 也可把低頻量感縮得很小,配合 Room Gain 得到均衡且清晰的低頻,而且,Trident II 的低頻量感絕對可以隨心所欲,每聲道 500 瓦驅動 4 個 8 吋低音,怎麼可能怕低頻不夠,而是怕低頻太多,就算在亞柏利這麼大的聆聽空間,也要採取減法設定,適當地衰減 Trident II 的低頻量感。

音樂表情濃淡強弱輕鬆變換

實驗過了切換 Q Control 與低頻量感設定,我還是回到代理商原本的設定,是低頻比較清爽、線條清晰的聲音樣貌,可是我知道,如果我想讓低頻飽滿一點,濃郁一點,加一點 Q 值就好,而且,每一張錄音的低頻表現都不太一樣,遇上編制小一點的音樂,可以適度添加一些低頻的豐潤度,如果聽大編制的樂曲,可以強化低頻的線條,Trident II 不僅對空間有很好的適應能力,也能配合音樂的內容,設定適合搖滾、爵士、古典的低頻面貌,真是好玩。

繼續聽下去,換上輕鬆的「Cooking With Miles Davis Quintet」,聽爵士經典「My Funny Valentine」,Trident II 呈現輕鬆搖擺的 Double Bass 線條,Miles Davis 的小喇叭吹奏,光澤明亮通透,配合著弱音器的音色變化,鮮活地重現,換成鋼琴 Solo 時,鋼琴的琴鍵敲擊木頭味十足,帶著適度濃郁感的溫暖色調,讓人不自覺想跟著節奏搖擺起來。還想切換 Q Control 嗎?不想,好好聽音樂便是。

用 Trident II 表現搖滾樂呢?根本是小菜一碟,從心所欲,聽 Pink Floyd 的經典「Dark Side of the Moon」,我最喜歡的曲子是「Money」,收銀機與撕收據、丟零錢的聲響,在左右聲道之間交錯,是創意十足的打擊樂,這張專輯運用了超多繁複的錄音混音技巧,可說是多軌錄音的經典參考範本,在 Trident II 上面聽,左右聲道的分離度極好,形成極為清晰的音場定位,我知道,這些樂器的位置變化,都是錄音室做出來的效果,可是 Trident II 忠實地呈現出錄音的樣貌,展現多軌錄音的豐富音樂表情。

溫暖又飄逸的金黃色中高頻延伸

輪古典音樂上場,將米良美一的「Romance」專輯放入 Ethos CD,聽韓德爾的「乘著歌聲的翅膀」,清爽開闊的管風琴前奏,Trident II 不僅呈現通透的管風琴和弦音色,尾韻還帶著微微吹氣的細節,那是管風琴鼓動音管的空氣摩擦聲響,米良美一是次女高音,歌聲的音色有點像假聲男高音,歌聲厚度卻更好,是相當有特色的次女中音。

第一段歌曲編制簡單,反覆之後加入了弦樂撥奏,還有鐵琴晶晶亮亮的聲響,Trident II 的解析力很好,但音色底氣夠厚,明亮音色之外,還有很好的豐潤感,這樣的高頻聽起來真是舒服,最後一段歌曲反覆時,樂團更為激昂,豎琴撥彈著和弦,讓音樂更有流動感,還有鐘琴的明亮音色點綴,呈現「金色翅膀」般高貴的音色。


猛爆與柔美的強大對比

編制擴大一點,聽阿格麗希獨奏、羅斯托波維奇指揮國家交響樂團的「舒曼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可說是一錘定音的曲子,因為一開場就是樂團前奏,鋼琴猛烈的和弦如狂風暴雨般落下,如果一開場就軟腳了,音響系統可真掉漆。反覆第一樂章的開頭,設定 Pandora 前級的音量到我滿意的程度,Trident II 衝出來的樂團強奏,可說氣勢如虹,情緒激昂澎湃。

開場猛爆,音樂馬上落入溫柔的樣貌,木管獨奏從音場中央竄出,Trident II 刻劃出深邃的音場,鋼琴獨奏反覆木管的主題,形單影隻,樂團加入後逐漸強化音樂的氣勢,由弱而強,再由鋼琴掀起波瀾,樂團強奏回應,然後又落入鋼琴獨白,這時候的鋼琴可就不是柔弱的樣貌,而是轉趨剛毅的神情,專注聆聽,Trident II 彷彿把我帶到當年甘迺迪音樂廳的音樂會現場。

從地獄到天堂的強大對比

像 Trident II 這般參考級的巨型喇叭,怎麼可以錯過馬勒,換上伯恩斯坦指揮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的「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直接聽第四樂章「從地獄到天堂」,如同樂章的標題,一開場就是毀天滅地的震撼,管弦樂團的聲響龐大又尖銳,倏然衝出,Trident II 把管弦交響的力道,威猛地迸發。

這是地獄的場景,當然聲音帶著壓迫感,猛爆的管弦樂團一陣又一陣的催逼,銅管咆哮衝到頂點,弦樂群狂飛亂舞之後,逐漸弱了下來,迎來浪漫至極的弦樂群,溫柔婉約的面貌,就像是輕盈的圓舞曲,Trident II 呈現浪漫又唯美的弦樂群,帶出絲綢般的細緻光澤,柔軟又舒服,而這天堂一般的場景,很快又被末日景象擊碎,銅管再度咆哮催逼,Trident II 收放自如的音樂能量,用來聽馬勒,真是至高的音樂聆聽享受。

Gryphon 可真能滿足發燒友的玩興,Trident II 可以隨心所欲調整出多樣化的音樂面貌,濃淡皆可,輕重皆宜,我經常覺得,聽音樂的喜好,就與品嚐美食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也因為如此,發燒友才會經常興起想換器材的念頭,畢竟每一部器材都有自己的聲音個性,有時候就是想變換口味,現在 Gryphon 把調整音色的權利交給您,自由變化。

自己調整的 Trident II 就是最好的聲音

至於 Trident II 最棒的聲音是如何?就是您自己調整出來的聲音樣貌!如果有幸擁有 Trident II,就可以自己調配出最愛的聲響,還可根據音樂的特性,變化出自己所想要的音色濃淡,同時擁有多樣的音樂性格,從此不用換喇叭,懂得調整 Trident II,無論任何空間,都能擁有自己心中最好的聲音!


器材規格

Gryphon Trident II
型式:3 音路半主動式密閉式箱體落地喇叭
頻率響應:16 Hz-27 kHZ(-3 dB)
分頻點:250 Hz、2 kHz
靈敏度:95 dB
內建擴大機功率:每聲道 500 瓦(峰值 2,000 瓦),搭配主動 Q 值控制器
平均阻抗:4 歐姆
尺寸:193 × 51 × 81 cm(H×W×D)
重量:237 kg/支
建議售價:請洽代理商
進口總代理:亞柏利
電話:(02)2776-5838
網址:http://www.artistworld.com.tw/

追求完美義無反顧–Gryphon Commander 旗艦前級
與丹麥 Gryphon 超級純 A 類後級 Apex 同步登場的,是全新 Commander 前級,而任何研發都無法平地起高樓,需要長時間的經驗累積,Commandor 也是如此,其基礎是從原本的旗艦前級 Pandora 而來,而在電源供應部分有長足的進步,並且優化使用者...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