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蔡承融 2021/10/08發表,已被閱讀5,684
丹麥,不僅是童話王國,也是音響王國。有好多你數得上來的音響公司都來自丹麥,而且有好些位音響界極富才華的知名人士,都是丹麥人。倘若你自認是音響愛好者,有一個名字你一定認識,那就是 Fleming Erik Rasmussen。Fleming 不是別人,正是 Hi End 音響領導品牌之一的 Gryphon Audio 的創辦人。還有一個,你或許也聽過,那就是 Michael Borresen。此君正是當年 Nordost 旗艦 Odin 線材的設計者,後來他自己開創了多家公司,成立多個品牌,涉足喇叭、插電器材、線材、墊材等。如果這兩個人結合在一起,將會是怎樣的氣象呢?那你就要密切注意丹麥音響集團—Audio Group Denmark。

說來也有趣,這個集團名稱就叫做 Audio Group Denmark —丹麥音響集團。集團其實就是含括了 Michael Borresen 現階段所擁有的三家公司—出品插電器材的 Aavik、專營線材墊材的 Ansuz,以及喇叭品牌 Borresen Acoustics。

Fleming 在自述中說道:「其實我也不能做什麼設計,因為Michael 是個天才,但我有 30 年的經驗,可以提供他們建議。」Fleming 很自豪地表示:「我從來沒有做過賣不好的產品。」單憑這點,Audio Group Denmark 找上 Fleming 就話題性十足。這就好像豪華陣容的 Real Madrid 找上老經驗的 Carlo Ancelotti 當教練一樣。

Fleming 來到之後,Audio Group Denmark 會有什麼戲劇性的發展,我們可以拭目以待。但是,在 Fleming 加入前,Audio Group Denmark 的實力就很堅強了。你試過 Ansuz 的線材和墊材嗎?還有他們推出的電源排插和網路交換器嗎?你若試過,就會知道為什麼如Felming這般才華橫溢的設計師也願稱呼 Michael 為天才。



以己之名,開創喇叭新顛峰

在喇叭方面也是如此。2019 年,我在慕尼黑音響展見到 Michael ,他在開放展場用一臨時搭建的組合屋展示他的新作 Borresen Acoustics 喇叭。當下,我只覺得他似乎是把當年他在 Raidho 的設計拿來另起爐灶,窄面寬、小單體、鋁帶高音、誇張的深度、弧形後收的造型......,幾乎 Raidho 上看得見的,Borresen Acoustics 上都有。「完全不一樣,這是我全新的設計。」Michael 在現場斬釘截鐵的回答我。

回臺不久,就接到愛樂和 Borresen Acoustics 正式簽約的消息。年底的台北音響展,我們也親見愛樂所引進的 Borresen 02。Borresen 02 的音箱設計窈窕纖瘦,線條簡單卻漂亮,面板以圓弧設計,兩側箱體再拉出弧線,收在背後的 U 字型凹槽龍骨。在箱體兩側、高音單體的高度均有流線型的凹槽,根據流體力學調節內部的空氣。高音單體是 Michael 最愛的鋁帶高音,振膜重量僅有 0.01g,因為質量輕所以發聲效率高。中低音單體則是碳纖維與 Nomex Honeycomb,以三明治結構複合而成,具有高剛性、輕質量且高阻尼的特性。磁力系統採用特殊釹磁鐵,磁性高達 1.1 tesla。底部的腳錐則應用了 Ansuz Darkz 的技術,並可加購升級。

Borresen 02(圖片取自Borresen原廠)

旗艦 0 系列技術下放,造就平民貴族的 Z 系列

我為什麼要說這麼多 02 的設計呢?因為,0 系列是 Borresen現階段的旗艦系列,而訴求售價更可親的Z系列,竟然處處可見 0 系列上的技術,等等我講給你聽,你就知道 Borresen Z 系列有多......不敢說超值,Z 系列到底連書架款的 Z1 也是 10,000 美金的身價,怎麼能說超值呢?不過Z系列確實值得認同Michael Borresen設計理念的愛好者們關注。可以用不到一半,甚至將近 1/3 的價錢買到具有 0 系列基因的Z系列喇叭,我們當然要好好研究一下。

0 系列有四款,Z 系列也有四款。Z1 是書架型喇叭,可以選購專屬腳架,具有 Michael 獨家的避震和導震設計。其他的 Z2、Z3、Z5 則都是落地喇叭。Z2 和 Z3 體積一樣,設計也大致相同,只比Z3少一顆低音,但售價少了 7,000 歐元,只是 Z3 售價的 70%,是系列中最吸引人的。系列旗艦 Z5 則是超過 150 公分高,單支重達 75 公斤的傢伙,適合擺在大一點的空間裡。那,本文的主角 Z3 呢?

Borresen Z 系列喇叭(圖片取自Borresen原廠)

Borresen Z3 沒有 0 系列喇叭那樣窄面寬、長深度和斜向後收的設計,大體上看,它比較近乎四方箱體,做了略略後仰的設計,以調節高、中、低音的時間相位。此外,轉角都做了圓弧處理,看起來雖然狀似方正,實則線條圓融,兩側在上段與底部均挖有拋物線狀的凹槽設計,原廠並未提及有任何用意,應該純粹就是為了好看,增添活潑感。前帳板同樣採取 0 系列般的圓弧設計,單體被「收」在前帳板後面,寬厚的前帳板提供了高、中、低音一個淺號角般的導波開口。


振膜僅有 0.01 克的鋁帶高音

Borresen 喇叭上所使用的鋁帶高音,都是他們家自己的設計,別處找不著。他們透過有限元素分析,盡可能優化單體,好使工作更為線性。Z3 的鋁帶高音,其振膜就跟 0 系列的高音振膜一樣,僅有 0.01 克而已。因為輕,所以反應靈敏,造就了 94dB 的高效率,頻率響應寬廣,向上延伸可達 50kHz,而向下延伸更可達到 2.5kHz。特別的是,一般的鋁帶高音因為全幅導電,直流電阻極低,不能直接用擴大機驅動,因此需要經過一個變壓器。但 Borresen 的鋁帶高音沒有變壓器。至於原因,原廠沒有細述,待下次遇到Michael 再當面問他。


三明治振膜中低音,搭載特殊磁力系統

不僅高音向 0 系列看齊,中、低音也是。Z3 使用一個 4.5 吋的中音,搭配兩只 8 吋低音,中、低音單體振膜基本設計與0系列的中低音振膜一樣,都是以厚度 4mm 的 Nomex honeycomb 為核心,前後再加上一層碳纖層,複合成三明治結構,重量僅有 5.5 克而已。這種輕質量、高硬度、高阻尼的材料特性,不僅見於 F1 賽車,也是製作振膜的好材料。

(圖片取自Borresen原廠)

在磁力系統方面,Borresen 在 0 系列採用了無鐵(iron-free)的磁力系統,並且盡可能地降低磁力系統的電感到 0.04mH 以下,這數值大概是一般喇叭的 1/10。在Z系列喇叭上,Michael 的挑戰是:如何用更低的成本,開發出具有相近特性和表現的磁力系統?最後,Z 系列實現了 0.06mH 電感,這樣一來,磁場作用更加線性,單體也更容易被擴大機所驅動。

(圖片取自Borresen原廠)

分音器方面,Z 系列採用了與 0 系列同級的零件,以併聯分音器方式設計。Borresen 更強調分音器的機械穩定性,避免振動干擾,以及自身的諧振劣化音質。

(圖片取自Borresen原廠)

低音下移以求低頻與空間更加耦合

雖然有上述沿襲自0系列的設計,Z系列仍有一些地方是獨創的。例如在單體的鋪排的位置上,過去 Michael 設計喇叭,少有將低音單體安排在接近地板的位置。但這次在Z2、Z3、Z5 上,卻看到了低音單體是從下往上排的。這樣一來,可以獲得較多來自地面的反射,低音可以得到強化,讓較小箱體的 Z 系列喇叭得以發出更豐厚飽滿又扎實的低音。


反射孔有氣體力學的秘密

至於反射孔方面,Z 系列的反射孔位於箱體背後,採用長條/矩形開口,開口處有圓弧處理,通道則加上了金屬的隔架。這個隔架不能說是隔板,因為其上有相當面積的鏤空,藉以降低氣流噪訊並加速導流;這個設計在 0 系列上也可見得。為了降低氣流與通道摩擦帶來噪訊,通道內部還有波浪狀的吸音棉。這些細節,你得親眼見識才知道,官網什麼都沒講。



腳墊可選購 Ansuz Darkz 升級

喇叭底部採用腳墊,而非一般常見的腳錐。平面的腳墊不會為地板留下讓人遺憾的痕跡,但是,這樣的避震效果好嗎?放心,Michael 自己就是避震專家。腳墊底部周圍有一圈凹槽,這個設計亦可見於 Aavik 的器材和 Ansuz 的交換器與排插上,讓用家日後可以另購 Ansuz 的 Darkz 腳墊使用,那個凹槽就是為了安裝耦合 Darkz 的鈦珠用的。很聰明的設計,把集團的產品相互結合在一起,讓用家可以有個可遵循的方向,漸進地提升音響系統的性能表現。


還有深冷處理版本可選

最後,還有一點很有意思的。Borresen 除了標準版喇叭以外,還有深冷處理(Cryogenic)的版本,深冷處理需要加價,各款喇叭加價額度不同。原廠表示他們將喇叭的所有金屬元件都進行深冷處理,全程需要 72 小時,第一個 24 小時慢慢從室溫降到深冷處理的 -196°C,然後持續 24 小時的冷處理,最後再花 24 小時慢慢回溫到常溫狀態。經過深冷處理後,可以讓金屬結晶間的空隙更小,結晶密度更緊密,並消除金屬自身的機械應力。經過深冷處理後的金屬傳導效果約可提升 6-8%,讓金屬具有近似單結晶的特性,聲音表現會更清澈、自然且細緻。有興趣嗎?Borresen 讓買喇叭跟買高級房車一樣,在標準版外,你還有其他選購升級的方案。

全套 Michael Borresen 系統,連擺位也是 Borresen Way

好了,該說說聲音了。試聽在愛樂音響台北門市的大試聽室。現場小蔡店長搭配Z3的系統是 Aavik 180 家族,包括串流播放機 S-180、DAC 解碼器 D-180、綜合擴大機 I-180,聆聽線上的 Tidal 和 Qobuz 的音樂。在線材方面,則全數用上 Ansuz 的線材,其中,喇叭線更是 Ansuz 的旗艦喇叭線 D.TC,器材則都接在 D.TC 電源分配器上,其上還加裝三顆 Ansuz 的 Sparkz 諧振器以加強濾波。因為聽的是網路串流,現場也以 Silent Angel 的 Z1 當作 Roon Core,網路線則接在 Ansuz 的 A2 交換器上。




兩支 Borresen Z3 拉的很開,這是原廠的建議擺法,讓兩個喇叭盡量靠近左右側牆,好拉開音場寬度,然後再調整 toe in 內傾角度,好抓出結像。我坐在聆聽座位上,左右兩支 Z3 喇叭幾乎是正對著我,投射在我肩膀外緣。這種擺法,讓我聽見很豐富的細節,面前的結像龐大飽滿,完全不會有空虛感,而音樂則充填於前方視覺所及的每一個角落。

全套系統都是 Michael 設計的產品,連擺位都是遵照他的建議,這天來愛樂聽見的,幾乎可說就是 Michael Borresen 之聲。


聲音龐大壯碩,細節豐富,低音澎湃

我聽見的聲音是龐大的,是壯碩的,細節豐富,結像凝聚,高音華麗,中音精準,低音澎湃。喇叭完全消失在眼前,而音場開闊又有深度。雖然看起來Z3體積並不太大,在愛樂試聽這將近 20 坪的的空間裡,倒也不覺有什麼不足,音樂動態一起,氣勢和力道表現完全不讓體積更大的喇叭。

只不過,初聽之時,我總感覺低頻似乎多了一點。我找小蔡討論,他亦有同感。小蔡說,其實低頻表現正是 Z3 的一大特點,它的低頻幾乎和比他高了不只一個頭的系列旗艦 Z5差不了好多。雖然愛樂的試聽室很大,但是,Z3 後面貼著牆還擺放了其他的喇叭,單是一對又窄又薄像是飛機機翼的 Raidho X2,向後貼著牆擺,就把Z3後面隔出了一個夾角空間。「能把那對 Raidho 移走嗎?」「欸......」小蔡的遲疑,我懂。那要怎麼解決低頻的問題呢?「我們來把喇叭往前推一點吧。」小蔡還是有誠意解決問題,因他自己也覺得低頻比較隆起。只見他站往喇叭後面,蹲下來把 Z3 一點點往前推。愛樂試聽室鋪的是耐磨地板,Z3 所用的腳墊是平底的,因此很好推動。稍微前移之後,低頻果然有改善,整體更透明更平衡了。很好,這樣可以開始聽了。

低音湧動具體豐厚,高音光澤華麗多彩

聽 Daniel Barenboim 指揮並擔任鋼琴、Anne-Sophie Mutter 小提琴、馬友友擔任大提琴的貝多芬三重協奏曲,第一樂章澎湃的低音弦樂不斷騷動著,Z3 完全沒有忽視那些湧動的低音,賦予了它們具體而豐厚的實存感。樂團齊奏一起,面前湧現的是整個舞台,聲部層次分佈清楚,漸次展開。Mutter 的小提琴顯得纖細而優雅,高音富有光澤感,絲絲入扣的擦弦質感,像是把那些可能會被忽視的資訊都挖了出來。琴音拉到高把位時略帶一點點刺激感,隨情緒奔放流洩。Barenboim 的鋼琴圓潤而又晶瑩,顆粒堅實但不生硬。Borresen Z3 的重播下,鋼琴尾韻實在迷人,那個上揚的光澤和尾韻,就是比一般軟半球高音要更多一點點,音樂的色彩更顯繽紛。大提琴則操著溫暖濃郁的腔調,以厚實又肯定的聲腔,給予小提琴最溫柔的呼應。

音樂動態起伏驚人,超越體積限制

聽 John Williams in Vienna 這張老大師晚年最精彩一張現場錄音,維也納愛樂是老大師搭配過錄音的樂團中最負盛名,合奏實力也最為堅強的天團。例如第一軌是電影「虎克船長」裡的「The Flight to Neverland」,音樂以簡短而清楚的短小動機構成主題,不斷反復,在反復間卻又創造出許多配器和和聲的變化。其中鏗鏘澎湃的打擊樂,製造了歡樂又熱鬧的氣氛場景,Z3 把一個在寬廣天際恣意飛翔的自在浪漫表現出來,把人帶往無邊際的空中。在「侏羅紀公園」主題曲裡,開頭的法國號暗示這是一個森林裡的故事。轉過森林,那是寬廣的草原,各種的恐龍在其間生活、漫遊,A段主題以不斷變化的方式反復著。John Williams 沒有寫出複雜的變奏(variations),而是透過配樂和配器,創造一個又一個新的可能。到了激昂熱烈的 B 段,則把人帶往更高之處,一層一層不斷翻轉往上,音樂一直在催逼著、壓榨著 Z3 的動態實力。

更考驗 Z3 的當屬第二軌的「第三類接觸」的「Excerpts」一曲,開頭小提琴不和諧的合奏,以細弱又帶點尖銳的琴音,營造出神秘緊張的氣氛。接著低音豐厚的堆疊而起,然後迸發。Z3 的低音表現實在超過想像。喇叭不算太大,兩顆 8 吋低音也不太嚇人,偏偏可以搾出這樣豐厚飽滿的低頻。聽音樂一層又一層地展開,在纖細柔美又亮麗的弦樂鋪陳下,音樂轉入溫柔的語調。那些常動的弦樂,在銅管堅毅的樂句背後製造出音樂流動的層次感。著名的五音符動機響起,隨後音樂帶入了另一段高潮,然後又開始漸次堆高,那龐大而懾人的音樂規模直抵高峰後,又急轉直下,音樂又開始逐步歸於平和甚至寧靜。那其間的動態變化,在Z3的鋪陳下,闡明了 John Williams 透過音樂所表達的宇宙觀。

強壯有力中還帶有幾許柔韌質地

聽 Martha Argerich 在 2006 年盧加諾音樂節的實況錄音,彈奏蕭士塔高維契第一號鋼琴協奏曲。這首曲子的編制很有意思,只有五部弦樂,加上一架鋼琴和一把小號,其他樂團原有編制下的木管、銅管、打擊樂通通省去。即便如此,蕭士塔高維契依然創造了繽紛多彩的音樂世界,不但華麗還富有想像力。第一樂章一開始就是快板,音樂走的又快又急,弦樂綿密細緻,散發著溫和亮麗的光澤。但 Argerich 的鋼琴卻是凶悍無比,帶著十足狂野氣質。鋼琴墮入低音域時,那深沈的重量,像是要把人一起拉入地底下一般。女王剛猛有力的彈奏,那些琴音紛飛的速度和力道,讓人應接不暇。音樂走入第二樂章緩板,鋼琴轉以浪漫的腔調歌唱著,琴音顯出了圓潤飽滿的質感。小提琴部絲滑柔順又有光彩,兩相呼應下,款款深情著實吸引人。一陣浪漫之後,帶入高潮,鋼琴在連串華麗的琶音之後,一層一層的下行,然後拖著沈重的步伐,漸弱,漸行,漸遠。那些音樂裡濃烈的情緒,在 Z3 的詮釋下,實在富有感染力。隨後小號緩緩的吹出憂傷的曲調,那是基於前面所呈示的主題的發展。小號聲音溫暖且有厚度,帶著一股迷人的紳士般的腔調。

音樂畫面透明,細節繁多,清晰中還有柔美

這樣的擺位我不常遇到,一般都是在愛樂這裡,遇到 Raidho、Borresen 喇叭才會這樣擺。這樣擺位,音像會比較龐大一點。在聽大編制的管弦音樂時,這樣恰恰好。在聆聽室內樂時,就需要把音量稍微降低一點,好鋪陳出更精緻的聽感。

聽 Renaud Capucon 和一干法國音樂家演出的舒伯特「鱒魚五重奏」。舒伯特在這首鋼琴五重奏裡,取消了第二小提琴,加上一把低音提琴,讓低音下盤更豐厚,音響效果更好。Z3豐富飽滿的低頻,讓音樂穩重有力。此時,只聽聞小提琴優雅而歡愉,富有光彩,琴音質感清晰卻柔美。鋼琴晶瑩閃亮,顆粒堅實,爽朗清脆,描繪出陽光下山間溪流的粼粼波光。大提琴悠揚而舒緩,略帶鼻音的哼唱,實在宜人可愛。至於低音提琴則豐厚飽滿,深沉有勁;「鱒魚」裡的低音提琴總是測試音響低頻表現的好材料。在調整擺位後,去除了贅肉,餘下的低頻聽起來恰到好處。Borresen 的喇叭描繪細節的能力十分優異,音樂畫面透明,清澈見底,每一把樂器都清明可見。

雖然 Michael Borresen 自己在音響展時總喜歡以電音、流行、搖滾、藍調音樂來展示自家喇叭的動態和速度,卻不表示 Borresen 喇叭不能播放古典類型的音樂,至少像我這樣愛聽古典的,也能在其中得到不少聆賞樂趣。

電子合成音效層次分明,人聲結像飽滿清晰

換回 Michael 自己也喜歡的音樂類型,Z3 果然如魚得水。聽Christine and the Queens的同名專輯,「Saint Claude」一曲開頭的電子節奏又快又有彈性,鋪陳在下的電子低頻像一層雲霧一般繚繞擴散,又深又沈又豐厚,接著鍵盤奏出風琴的音效,而 Christine 的歌聲就在當中,或許因為大角度 toe in 的關係,音像又飽又滿又清晰。那些電子合成的效果,層次感很好,沒有一點含混不清之處。在「Christine」一曲裡面,電子鼓打的又 Q 又有彈性,特別是大鼓聲,飽滿渾圓又大顆,在 Z3 聽來實在過癮極了。Christine 的咬字和發音細節十分清晰,這也是toe in帶來的好處,因為單體幾乎直接往耳朵方向投射,因此中高音的量感最足。至於「Science Fiction」那竄來竄去的電子音效,在寬敞的空間裡聽來真是太有意思了。Borresen 喇叭可不可照正常的擺法,正面朝前,或往中間靠攏,當然可以,但效果如何就不知道了。不過,我敢說換成正面朝前的擺法,肯定沒有這等龐大飽滿的音像和填滿空間的音樂。

令人驚奇的小巨人

聆聽電影「一個巨星的誕生」原聲帶時也饒富趣味。這張原聲帶很有意思,在製作上將歌曲按照電影的敘事順序排列,中間穿插相關劇情的對話片段,讓人有種重溫電影的感覺。專輯剛開始的兩軌,是 Bradley Cooper 飾演的搖滾歌手 Jack 登台演出,只聽得現場觀眾的熱情鼓譟,散佈在一個開闊的空間裡,很有電影的氛圍。音樂在電吉他的尖銳的吶喊中開始,鼓聲敲得又強又猛,大鼓踩得沈重有力,每一聲都像是搥到了心窩裡。我以略大的音量催逼著 Z3,想把愛樂的試聽室燒到演唱會現場的沸點。Bradley Cooper 的歌聲溫暖厚實又帶著狂野與滄桑,在電吉他築起的高牆前,每一個聲音都是強壯的,健壯的,渾厚的,飽滿的。Z3的能量感真是驚人。高度不過102公分,但是能有這般能量感和動態表現,真是個讓人驚奇的小巨人。

至於那些對話,Z3 因為清晰的結像和輪廓勾勒,把那些人聲演繹的好像有中央聲道一樣清楚。特別是當 Lady Gaga 飾演的 Ally,在與 Jack 吵架之後朗聲飆罵,讓我坐在那裡,都要被激動的情緒給震懾住。Z 系列還沒推出中央聲道,不過,根據我的經驗,只要照 Borresen 原廠建議的擺位,其實兩支喇叭就有扎實飽滿的人聲結像了。

與旗艦拉出區隔的平民貴族

以上是我的 Z3 初體驗。今年的4月的高雄音響展,愛樂就在房間裡擺出了 Borresen Z3,不過,音響展採訪總是來匆匆去匆匆,沒什麼時間好好聽,這次才算是真正聽見Z3的表現。它展現了與 0 系列不一樣的氣質,更飽滿也更寬鬆的低頻,犧牲一點 0 系列的精準,卻帶來了更輕鬆的聆聽感受。

Borresen Acoustics 一方面壓低了喇叭售價,一方面在品質不妥協的基礎上,試圖創造出另一取向的聲音,朝另一群愛好者招手。你看到他們招手了嗎?去愛樂看看這個平民貴族的風姿吧。


器材規格

型式:4單體2.5音路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單體:鋁帶高音x1、4.5吋中音x1、8吋低音x2
頻率響應:35Hz-50KHz
靈敏度:89 dB/1W
阻抗:> 4 ohms
建議擴大機功率:> 50W
尺寸:1025 x 225 x 400 mm(H x W x D)
重量:35.5 kg
代理商:愛樂音響

全台門市:
愛樂音響 台北旗艦店
地址:台北市金山南路一段155號
電話:02-2321-2138

愛樂音響 臺中市政旗艦店
地址:台中市西屯區市政路676號
電話:04-2251-3388

愛樂音響 高雄旗艦店
地址: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一路510號
電話:07-3929262

網址:www.lamusique.com.tw

獲獎連連 敬請期待–博韻音響取得 Luna Cables 代理權
以經銷商起家的博韻音響已儼然成為音響代理商,旗下代理的線材品牌再添一家,那就是來自加拿大的 Luna Cables,旗下產品多次獲得 Hi-Fi Choice 和 Stereophile 等專業音響媒體肯定,表現值得期待。Luna Cables 成立於 2015 年,公司位在加拿大魁北克...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