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林治宇,攝影/郭振榮/林治宇 2019/05/28發表,已被閱讀12,469
寫評論最怕寫到拔不下來的器材,這種器材可怕的地方在於,一旦用過一次,聲音提升的感覺便久久揮之不去,若不繼續用,就會很難過。Telos專出這種東西,像是先前寫過的GNR 3.1主動式接地機是如此,現在這台QRC電源供應器更是如此,它不僅明顯提升音像的形體感與厚實度,同時維持良好的音場開放性與立體感,更吸引人的是,QRC為音色帶進迷人的光澤、韻味與質感,而且還有高度可玩性,與目前市場上的電源處理類產品大相逕庭。

令人耳目一新

單就技術層面來看,QRC並未用到任何新開發的技術,而是將過去Telos的既有技術冶於一爐,包括QNR相位修正技術、QMT寬頻磁場均化技術、舒曼波共振、V3.1零件篩選邏輯、調音貼片材料科學,以及QBT寬頻熟化…等,可說是集大成的產品。但你若認為QRC只是把Telos原有技術加以排列組合、重新包裝就換殼上市,那就大錯特錯,因為那不是設計者小林的個性。事實上,我認為QRC是一款充滿新意的產品,令人耳目一新。

QRC機殼以整塊航太鋁合金經CNC車製,光機殼變重達16公斤,金屬加工品質極為優異。中間的電路板其實是兩層,上層是QNR相位修正,下層則是QMT寬頻磁場均化。

我先「簡單」介紹一下QRC的架構。為什麼是簡單介紹,而不是詳細介紹?因為它還真簡單。基本上QRC由兩部分構成,一是背後6個單孔插座的排插,二是位在機箱中央的電路板,兩者以串連方式連接。先講電路板。電路板看起來只有一塊,其實是上、下二層。上層是一台完整的QNR量子降噪機,內含共振IC晶片,可主動偵測市電60Hz正弦波的失真,及時發出相位補償,使波型變得平順,藉此減少電源中的雜訊。和單機式QNR不同的是,QRC上的QNR改用分離的插件元件,而非SMD表面黏著元件,可使動態損失降至最低,此外,共振IC也改用更精準的晶片,使相位補償功能更為準確。

最醒目的莫過於6顆昂貴的丹麥Duelund銅箔電容,則有調音的功能,可提供兼具光澤、韻味、華貴又不失真實感的音色。此電容的容值僅0.47μF,體積卻比一般同規格電容大多了,這是因為內部使用銅箔,要達到所需的阻值,銅箔的面積必須非常大,所以體積才會這麼大。據小林表示,在QRC開發過程中他試過各種各樣的電容,音色各不相同,用來用去還是Duelund的音色最迷人,所以再貴也要用,重點是用在QRC上的還是訂製品,製程完全依循Telos所要求的電流順向性,因此價格比一般Duelund電容更高。

QRC上蓋是一片棕色的壓克力板,為的是要讓用家能看到裏頭漂亮的電路規劃與CNC機箱,運作時還可看到QNR電路的LED不斷閃動。

平常還會持續釋放舒曼波

下層是兩組QMT(可參考點醒音樂,綻放活力—Telos QMT量子均磁器評論),左右各一組,可針對正上方的QNR進行均磁處理。當然,這塊QMT電路和Telos原有的單機式QMT也有所不同,它多了舒曼波功能。當QRC插上插頭時,QMT會立即發出0至100KHz電磁脈衝5秒鐘,對上方的QNR做一次均磁化,可均化其磁場狀態。均磁完後,則會持續釋放舒曼波,待15分鐘後均磁的效果遞減到一個程度時,又會再掃頻5秒,然後再繼續釋放舒曼波,如此反覆進行,可永保QRC不致受到磁場汙染,又能得到舒曼波的好處。我曾數次親身體驗舒曼波產生器對音響播放帶來的效果,簡單來講,整體音響系統的低頻層次感與解析力會變得更好,而且效果鮮明,立即可辨。由此可見,小林將舒曼波加進QRC實在是再聰明不過的點子。

將上層的QNR電路拆掉後,即可看到下方的平衡式QMT寬頻磁場均化電路板。QRC插上插頭時QMT會立即發出0至100KHz電磁脈衝5秒鐘,對上方的QNR做一次均磁化,然後便持續釋放舒曼波,待15分鐘後均磁的效果遞減到一個程度時,又會再掃頻5秒,然後再繼續釋放舒曼波,如此反覆進行。

這是用示波器量測QMT均磁電路板在運作時所發出的頻率波形,圖中是QRC插上插頭時,QMT會立即發出0至100KHz電磁脈衝5秒鐘,對上方的QNR做均磁化。

均磁化完成後,QMT便會持續釋放舒曼波,這時可看到示波器顯示的頻率為一個接近8Hz的極低頻。

QRC原本的設計,中央只有兩塊電路板,後來小林在上方又增加了第三層,是一片和拇指差不多大小的電路板,那也是QNR,原本用在Mini Q上,小林變更了設計,在上頭加了兩顆AB炭精電阻,其功用是把炭精電阻的晶潤音色灌注到電源當中,也能加強QNR的電源相位補償的效能。由於增加之後的效果顯著,未來消費者買到的QRC都是三層電路板。

這是位在最上方的第三塊電路板,也是一個QNR相位修正電路。這張照片有放大,實際上電路板僅拇指大小。可以看到照片中藍色電容的左側與與下方各有一顆電阻,那就是AB炭精電阻,具有調整音色的作用。

插座「不」採用星狀接法

接著看到排插部分。QRC背板上的6個插座,分別標註1至6號,最靠近電源AC座的是6,最遠是1。QRC的配線接法十分特別,電源從AC座輸入QRC後,先接到6,再接到5,再依序接到4、3、2、1,然後才接到中央的主電路板,因此即便拆掉電路板,也不會影響排插部分的運作。也由於主電路是串聯在排插之後,可將電源處理的效果回送至電源,優化其音質音色,又不致影響插座的電流輸出,因此不會有供應不足的狀況。

請注意,QRC的每個插座是一個挨一個串接,而不像其他排插或電源處理器強調的「星狀接法」(每組插座各有獨立配線直接接到源頭),為何?這就要談到Telos獨特的調聲美學。

QRC背板上的6個插座,分別標註1至6號,最靠近電源AC座的是6,最遠是1。

同一個電源迴路,末端插座的供電最強,因此QRC背後的1號插座(離AC座最遠)供電最強,6號(離AC座最近)供電最弱,同一器材插在QRC的不同插座,便可得到不同的聲音,而每台器材的音色個性本來就不同,再透過不同插座調音,就可以調配出最適合聽者的聲音。譬如你的後級屬於硬朗、飽滿的走向,若插在1號插座,應該會得出更剛強的聲音,若插在6號,則可柔化這台後級原本的音色。但星狀接法的每一個插座供電一樣強(也可說是一樣弱),即便調整每部器材安插的位置,得出的聲音都差不多,更何況,依照小林的經驗,用等比例的方式分配能量給每部器材,所發出的聲音未必是最好聽的,不如依器材所需或聽者口味分配適當的能量比例,得出的聲音反而會更有韻味。

QRC內部所有相關金屬配件,像是配線、保險絲、AC插座,都經過QBT的0-100kHz寬頻熟化,圖中關鍵的德國ABL插座更熟化長達42天。

堅持走和別人不同的路

由此可知,QRC所提供的不僅是獨特的電源處理技術,還有因經驗而累積的調聲美學,以及與發燒友所需的豐富可玩性。小林告訴我,「一直以來,Telos堅持走和別人不同的路」,大家都在強調一個插座一個迴路,讓每台器材都得到最足量的電能供應,但小林認為,巧妙分配給器材不同比例的能量,才能調配出更符合用家口味的聲音。

目前市面上的電源處理器大多都是談電源淨化、濾波、充裕供應,沒有人談分配比例,Telos應該是第一個。他更進一步表示,「別人是把電源弄乾淨,但我們是在電源裡加東西」,因為「所謂的中性是不存在的,你認為的中性和我認為的不一樣」,所以他絕不會說QRC要提供的是一個中性或無染的聲音,反而是希望能供應一個夠寬、夠大的運用範圍,讓使用者有充分的運用彈性,調出自己喜愛的聲音。Telos強調使用者的個人化調整,讓聲音帶有個人的色彩,而不是其他廠家所做的制式化商品。


既然如此,QRC的六個插座要怎麼插?小林提供三個方式。第一種方式最單純,就依照器材保險絲的安培數安插,安培數越高的,插在數字越小的插座(供電越強),安培數越低的,插在數字越大的插座(供電越小)。對於第一次使用QRC的用家而言,這方式最簡便,也不會出什麼錯。第二種方式,如果你已經很瞭解器材的走向,而且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樣的聲音,可自行調整為至。例如你的後級聲音比較輕柔,希望變得更有衝擊力、更陽剛、更精確,就可以插在數字較小的插座,或是你的訊源較無個性,希望變得更鮮明,也可往小數字的插座走。第三種方式,直接跟小林講你系統目前的走向,以及你希望的走向,讓小林直接給建議。這樣子,應該知道用哪一種方式了吧~~

訂製Duelund銅箔電容

除了前述,QRC還運用了諸多Telos既有技術,包括V3.1零件篩選邏輯,所有元件都買了一大堆回來挑選,以符合Telos所標榜的電流順向性的原則。對了,昂貴的Duelund電容是不可能買一堆回來挑選的,所以Telos直接訂製。此外,相關金屬配件,像是配線、保險絲、AC插座…等,都經過QBT的0-100kHz寬頻熟化,可降低電源路徑傳輸內阻,當中關鍵的ABL插座更熟化長達42天,恐怕花了不少電費。機內線的外皮含有石墨烯材料,具有調音功效,而為了避免線材接點氧化,線兩端都焊上焊錫,而且是用兩種老焊錫做為調音,增添類比味。

QRC用了6顆丹麥Duelund銅箔電容,而且這是Telos直接向Duelund訂購的特製品,為的是要符合Telos標榜的電流順向性的原則。

還沒講完,電路板上所有元件均經過兩次36小時的-196度C 超低溫處理(每次間隔12小時),藉以打散零件內部應力,使電路運作更加順暢。關鍵元件並貼上Telos的調音貼片,藉由遠紅外線放射讓元件工作效能達到最佳化。機箱以整塊6061航空鋁材經CNC切削而成,光是機箱便重達16公斤,好處是不易共振,可讓聲音更為純粹。更為「搞剛」的是,QRC全機需要鎖螺絲的地方,全都用上日本Kanon電子扭力起子,每顆螺絲的扭力誤差僅0.5%,由此可見小林吹毛求疵的程度有多厲害了!

更凝聚,卻又更開放

講了這麼多,QRC的聲音如何,才是讓你最感好奇的吧?用最簡單的方式形容,QRC讓聲音變得「更凝聚,卻又更開放;低頻、輪廓、3D音場驚人提升」。它對聲音的改變不須透過A/B比對,換上去立即有感,而且只往好的地方走,也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更重要的是,它讓音樂變得更吸引人,聽了之後難以回頭。

先說說我怎麼接的。一開始我並不知道QRC還有活用接法,所以試聽時只按基本方式接線,就是將吃電最大的NuPrime Evolution One單聲道後級接在QRC的1和2,吃電其次的EC 4.8前級接在4,然後Audiobyte黑龍DAC接在6,讓它們各自得到足敷所需的電源。

聆聽阿勞(Claudio Arrau)的「Final Sessions」合輯的舒伯特鋼琴奏鳴曲D.894,這是一個講求平實、平順、流暢,聽起來很自然的Philips錄音,不刻意營造音場規模感或動態,直白地講,就不是發燒友喜愛的錄音類型。但透過QRC播放之後,波瀾不興的音樂畫面也立刻鮮活了起來,觸鍵更有力度,輕重對比更顯著,顆粒更為凝聚有力,讓音樂聽起來更活跳,又不失原有的自然度。不僅如此,在音像變得更凝聚的同時,音場又能更開放,空間形貌更為清晰。能同時做到這兩點實在很不簡單,因為凝聚和開放就像是天平的兩端,一邊上去,另一邊勢必要下來,但QRC讓兩個面向都明顯提升,實在不容易。

QRC對音場的提升,不只是更開放而已,還變得更深遠,前後層次感更清晰,範圍深到哪裡,遠到哪裡,都更明確地交代出來,表現之好令人驚奇。這樣的改變不僅是讓音場更為擬真,也讓我輕輕鬆鬆分辨不同專輯錄音方式的異同,聆聽更有樂趣,也更有收穫。

低頻全面提升了

接著來談QRC對低頻的提升。QRC會將低頻大幅度凝聚起來,讓音像輪廓更浮凸、鮮明,而且密度、厚度、重量感更好,同時還能感覺到低頻的延伸、尾巴的綿延感更為完整,簡單地說,就是低頻全面提升了。一般而言,音響系統中最難搞好的就是低頻,QRC卻讓低頻改善易如反掌。

例如播放電影「色戒」原聲帶,第1軌是緩慢的弦樂旋律背後襯有規模龐大卻不是很強的持續低頻與大鼓,低頻聲線綿延不絕,大鼓則一聲、一聲,緩慢地敲,尾韻也是綿延不斷。以往聽這軌時,我認為錄音當中的低頻就是一大片的,瀰漫充塞了整個音樂背景,也能夠分辨得出低頻聲線與大鼓聲線。透過QRC聆聽,我才明白這個電影音效做的低頻其實還有諸多層次變化,軌跡更為清楚,質地也更乾淨清爽,延伸可往極低頻下探,規模感其實不是渾沌一片,而是可以往音場後方延展。

在此之前,我將QRC插上去之後就沒拔下來過,因為一聽就有感,完全不想拔下來,但為了善盡音響評論員的義務,不免還是要和參考器材A/B比對一下,看看差距有多少,QRC是否物有所值。我原本用的排插雖然沒有電源處理功能,但好歹也是以航空等級實心鋁塊經CNC車出外殼,內含3組兩孔美式插座,要價3萬多元,至於是什麼牌子我就不透露了,沒想到一發聲音場登時縮了,聲音凝在中間成一團,聲部拉不開,輪廓混濁,立刻沒了分離度與層次感,而且音樂聽起來有點呆,直來直往的,缺乏生氣,像是意興闌珊的樂手在演奏。難道這就是我之前在聽的聲音嗎?唉,音響就是怕比較,一比便分出高下,還是趕緊把QRC插回去才是。

每個頻段都聽得到豐富層次

事實上QRC對系統的提升不僅在低頻,每個頻段都聽得出好處,都聽得到豐富層次,讓音樂更深刻,更生動。就拿電影「郵差」(Il Postino)原聲帶第1軌《Il postino (titoli)》來說,當中有弦樂團與兩把手風琴,第一聲是由弱至強的弦樂合奏,就像風吹拂過來,我聽到了弦樂聲從無至有再到強之間有著非常鮮明的層次,當中的階調比過去多了好多。接著手風琴演奏的主旋律出來,往往音樂來到這地方,我就會開始把注意力轉到那誘人的手風琴音色,但這次不同,我發現背後微弱的弦樂伴奏還是很有層次,很有實體感,很有強弱的變化,那是因為QRC把不同聲部的分離度進一步拉開,也把高、中、低頻的結構梳理得更有條理,就像畫面一樣清晰。

除了音像、形體與音場外,QRC對於音色提升的貢獻也絕不再話下,我想這應該就是小林所說「別人是把電源弄乾淨,但我們是在電源裡加東西」的意思吧!同樣是剛剛的「郵差」原聲帶第1軌,手風琴必須能聽到金屬簧片的生硬、冷調質感,而且要帶點尖銳,此時如果你的系統聲音不夠厚,不夠水潤,不夠柔和流暢,或是韻味不足,就會聽到乾澀尖銳的手風琴正掐著你的耳朵,很不舒服。但有了QRC,這問題會大大減低,因為你的系統從電源開始就已經具備Duelund電容、AB碳精電阻的迷人味道與高級質感,大大省卻你在後端調音調音所要花的功夫與成本。基本上,QRC就是一部要Hi-Fi有Hi-Fi,要Hi-End有Hi-End,要音樂性有音樂性的電源,能滿足所有挑剔用家的需要。

圖中的一小段線材是QRC的機內線,外皮含有石墨烯材料,具有調音功效。為了避免線材接點氧化,線兩端都焊上焊錫,而且是用兩種老焊錫做為調音,增添類比味。

QRC的包裝箱是十分精美又堅固的航空箱,光是看了就很爽。

比起歐美大品牌毫不遜色

先前提到過,一開始我只是將器材依功率大小插在QRC的相應插座,功率越大的插在離AC座越遠的,功率越小的插在離AC座越近的,這樣聽起來沒什麼問題,整體的層次、結構、流暢感、細節表現都很好,只是稍微有個狀況,好像中、低頻太壯了,聲音太強勢,能量感似乎太猛了一點,不是那麼耐聽。我把這個情況告訴小林,於是他給我一個建議,要我將NuPrime Evolution One單聲道後級插的位置往後移,從1/2移到4/5,而且右聲道要插在4,然後黑龍DAC與EC 4.8前級往前移,黑龍插1,EC 4.8插3。為何這樣調整?先前提過,QRC不同插座的供電能量會因與AC座的距離而不同,調整插的位置即可調整聲音,因為Evolution One的中、低頻較為飽滿,改插在供電較弱的插座可以平衡這樣的狀況,又因為我聆聽室右側多了一小塊空間,右邊需要的能量比左側多,因此右聲道插在4。至於訊源往前插,則可增加訊源的解析力與精準度。

QRC隨附一條Telos最新推出的Quantum電源線,讓QRC更是如虎添翼。

調整之後,一開聲,低頻飽滿依舊,但形體感更好了,原本有點咄咄逼人的中、低頻舒緩了,整個聲音聽起來更順暢,不僅聲部層次更好,連強弱起伏的層次也變得更豐富。更有趣的是,下盤節制了一些,讓音場形貌也跟著改變,由原本底部較寬的三角形,變成上、中、下更均衡的柱狀音場,不僅有長高了的感覺,而且高、低頻的延伸都變得更好,連殘響與堂音都更豐富了。有此改變並非透過電路機制上的變動,只是依器材特性去調整電能供應的配比而已,純粹是物理性的,而這並不是QRC做出來後小林才發現可以這樣調,而是他原本就知道供電迴路存有這樣的特性,才把QRC設計成此結構,其中的差異不可不知。

至於價格,QRC不算便宜,以此價位已可買到某些歐美大品牌的電源產品,該選擇QRC嗎?如果你有這樣的預算,也瞭解電源的重要,我強烈建議你該給QRC一個機會,同時也是給自己一個機會,因為Telos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專精電源的品牌,以和別人不同的觀點看待電源處理,進而開發出與眾不同的QRC,不僅效果非常顯著,而且在音響性、音樂性與醇美音色三方面同時提升聽感,絕對不該錯過,更何況購買QRC還附帶了小林親自到府的調音服務,以他看過、調過超過千家發燒友的經驗,由他來協助檢視府上音響系統,絕對勝過自我摸索而白繳多年的學費。

產品資訊

Telos QRC電源供應器
建議售價:360,000元
代理商:笙凱
電話:02-8626-0773
網址:www.telos-audio.com.tw

五都之後還有戲唱–Vifa City藍牙喇叭
最新推出的City,沒有特定城市名稱,就叫City。整體設計好像是Reykjavik的精簡版本,更小、更輕、更簡潔。直徑10公分,就連小學生也握的住,300公克的重量,是Reykjavik的一半,跟加上保護套的iphone XR差不多。內建1顆15mm的絲質軟半球...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