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20/11/18發表,已被閱讀1,699
打從上個月得知十一月場的講座將以 Piega Master Line Source 3 來擔綱發聲,我就滿心期待這天的到來。這對喇叭我從沒聽過,據說是代理商首度引進,這回在新憩地曝光是首度在台露臉,當然也是第一回公開唱歌。何等有幸,這場「音樂說書人」的講座,能參與 Master Line Source 3 的首場公演。然其幸者,不止於此。

負責驅動 Master Line Source 3(後文簡稱 MLS 3)的是日本 Spec RPM-MG1000 單聲道後級,這是 Spec 最新的旗艦後級,2019 年慕尼黑音響展首度公開。去年我在一樓的 Spec 攤位見到,受限於當時場地,難體會其美好,而其高達 6 萬歐元的訂價,更讓人咋舌。我一直記著它,有回上新憩地演講,便向張先生問道此機,他說:「我訂了一套。」聲音如何?「非常好。」張先生說這話時,眼目中透射出的光芒,比他那斬釘截鐵的肯定口氣還要有說服力。

這次的擴大機與喇叭,都是初次見面,卻都讓我期待不已,且其表現教人印象深刻。

Piega 旗艦系列 MLS 的線音源設計

MLS 3 採用線音源(line source)設計,與點音源(point source)不同。點音源的假設,就是讓聲音從一個點發出來,理想的點音源設計喇叭,就是全音域和同軸喇叭,又或者是以採取 MTM 設計的喇叭;線音源則是將高、中音單體以直線一路排列而成。點音源雖然模擬自然發聲,由發聲體一點發出的狀態,但它的聲音會向四面八方放射性發散,因此聲音容易受到天花板、地板、牆面的反射干擾,進而減損聲音往直線方向傳送的能量。線音源喇叭的擴散則受限制,因此空間反射干擾較少,聲音能量的減損也相對較小。


自家廠製中高音鋁帶模組,搭配聲學鏡雙向發聲

MLS 3 一共用上四組 Piega 自家製造的鋁帶高音和鋁帶中音,由上而下排列,構成所謂的線音源架構。MLS 3 的鋁帶單體都是雙面發聲,Piega 的作法是讓中高音單體背後也能自然透聲,他們設計出所謂的「聲學鏡」(acoustic lenses),以一種倒 V 字型的柵狀開口,負責處理背波。原廠表示這個聲學鏡有助於聲波的擴散,讓人可以像擺放一般喇叭一樣擺放 MLS 3。為了補強低音,MLS 3 除了兩顆朝前發聲的 180mm 的 UHQD 低音單體,背後還多了2顆一樣的單體,作被動輻射式工作。當然,因為有被動輻射低音,MLS 3 的箱體並無低音反射孔,而是密閉式的。箱體則是 MDF 製成,外觀設計由瑞士設計師 Stephan Hürlemann 操刀,全喇叭都在位於瑞士的 Piega 工廠內製造組裝。 


日本 Spec 的旗艦四件式後級

至於讓新憩地張先生讚不絕口的 Spec RPA-MG1000 單聲道後級,同樣讓人驚艷不已。外觀上,金屬部位採用黑色塗裝,與過去見到的 Spec 擴大機銀色塗裝不同。機器上方蝕刻出品牌商標,前面板同樣以無字樣的商標圖式相呼應。長條狀的 LED 燈,現代感地顯示當前機器狀態。機箱一如過往,Spec 再次發揮調合實木的本事,兩邊的側板選用了楓木飾板,底板則用上雲杉木,前二後一的三顆腳墊則採用山胡桃木製成。Spec 認為木頭是自然的材料,運用木頭來調合聲音,就像樂器一般,可以讓音響發出自然的聲響。他們所有的器材,無論價位,都運用了實木板材調音,RPA-MG1000 自不例外。


電源分離的單聲道設計

單聲道設計,讓左右聲道完全分離,這是很多 Hi End 品牌的旗艦機種會採取的設計。但 Spec 更講究,他們還讓 RPA-MG1000 的電源供應也分離出來。獨立的電源機箱,把電源部分可能帶來的電磁波干擾徹底排除。一如 Spec 慣常所行,這樣的四件式大部頭後級,採取 D 類放大,竟然每聲道「只有」150W 而已。換成別家,不知道功率都到多少了,Spec 竟然讓 RPA-MG1000 每聲道僅有 150W@8 歐姆、300W@4 歐姆輸出而已。其實,這就是 Spec 厲害的地方。150W 雖然看似不太驚人,但實際使用,卻非常夠用,就像我曾寫過評論,個人非常喜歡的綜擴 RSA-F33EX,區區 60W 功率,卻好像有 100W 一樣,驅動起喇叭不但遊刃有餘,而且還有大功率 D 類擴大機所沒有的細緻。

RPA-MG1000 的聲音乾淨極了,通透極了。請留意我加上的副詞—「極了」。真的是「極了」。那種乾淨和通透的聲音讓人想到 Soulution,可是,PRA-MG1000 更讓聲音帶有一種晶瑩的光澤感以及淡淡的甜美滋味,唉呀,真是美極了。


加裝音量控制器可訊源直入

Spec 的後級都有個本事,它們可以不加前級,只要加購 Pure Direct Connection 的音控,就可以讓訊源直入後級,享受最通透直接的聲音。專屬於 RPA-MG1000 的音量控制器 H-VC1000,外部採全實木機箱,質感出眾。每聲道的 RPA-MG1000 都有兩組喇叭端子,可供用家進行雙線接駁(bi-wire),用兩組喇叭線,分別接到喇叭的高音和中低音端子上,使擴大機對喇叭的驅動更精準。此外,它還有兩種聲音模式可選,透過機背的 Sound Mode 搖頭開關,調整機器以純粹的自然發聲,或稍事修飾地發聲。兩相比較下,前者直接,後者耐聽,差異不甚巨大,即便稍微修飾,聲音依然通透甜美,如果你去新憩地試聽,務必記得試試看這個功能。一魚兩吃,真虧 Spec 想得出來。

這篇不是寫音樂講座的紀實嗎?怎麼還沒聽到音樂,講了一長篇的音響,讀起來像是在讀器材評論似的。抱歉,見到這樣的好東西,我忍不住多說兩句。也因為有它們,這場講座裡播放的音樂才這般精彩。

高度透明和純淨的質感

這場講座的主題是「音樂說書人」,要帶大家聽音樂家們怎麼用音樂來說故事。在 Spec RPA-MG1000 的驅動下,MLS 3 呈現出高度透明和純淨的質感,澄澈的音樂畫面,讓人可以一眼看穿整個音樂舞台。故事裡的人物就立體了,場景就展開了。

第一個上場的說書人是理查史特勞斯,他將交響詩此一樂曲型式發展到極致,這些作品都是一個故事,或是傳奇,或是劇作,或是見聞記事,或是讀書有感,每一闕都精彩無比。我導聆的是故事性十足且饒富趣味的「提爾愉快的惡作劇」(Till Eulenspiegels lustige Streiche, Op.28),此曲的主人翁是 14 世紀在日耳曼地區活躍的無賴 Till Eulenspiegels,他到處惡作劇、作弄人,這位「整人專家」的傳奇被編成故事集發行,理查史特勞斯以此為藍本,摻雜書本裡的故事和自己想像的提爾惡作劇,寫出這首曲子。

MLS 3 具有高度的解析力與結像力,聲音密度高,卻不顯生硬。低頻豐滿有彈性,卻沒有拖、慢的問題。開頭由弦樂主導,以溫柔而悠揚的樂句,道出「從前從前」。之後則是從法國號宣示出提爾的主題,介紹故事的主人翁—愛惡作劇的 Till Eulenspiegels。一段節奏分明的跑馬歌之後,策馬來到市集的提爾,正想著怎麼來大鬧一場。隨後他騎著馬闖入市集,搞的人們人仰馬翻。這裡,音樂時而輕柔,時而驟起,那其中的動態變化是劇烈的。MLS 3 表現這些音樂裡的表情,一點沒有模稜兩可,每一個樂句都清楚呈現,那些和聲,那些對位,那些合奏,都能解析的明明白白。

在提爾假扮騎士向少女獻殷勤的段落,那些3拍的音樂先是柔情,後是激昂,因為提爾的求愛被拒絕了,一時惱羞成怒,MLS 3 既能顯出求愛時的百般柔情,在暴怒時的狂野也毫不保留地帶來衝擊感。理查史特勞斯是個管弦樂技法的高手,那些管樂器的特性,被他善加利用,塑造出故事角色鮮活立體的性格。那那些木管和銅管的短樂句中,你可以輕易察覺出 MLS 3 的質地多麼純淨自然,而且還有有著微微溫度的光澤。我信,Spec 後級 RPA-MG1000 也有功勞,但 MLS 3 所展現出來的質感真是好。席間,我不止一次低聲跟張先生這麼表示:這聲音的質感真是太好了。

精緻質感外,也顯堂皇大氣與壯闊雄渾

接著,換芬蘭音樂教父西貝流士來說故事。講什麼呢?我沒挑「黃泉的天鵝」(Swan of Tuonela)或「塔皮奧拉」(Tapiola),我選了西貝流士最膾炙人口的「芬蘭頌」(Finlandia, Op. 26)。芬蘭從中世紀起就在瑞典王國的統治之下,19 世紀初的芬蘭戰爭,亟欲拓展領土找到不凍海口的俄國擊敗了瑞典,芬蘭就此落入俄國之手。起初,俄國給予芬蘭一定的自治權,但到了尼古拉二世上台,力圖「俄羅斯化芬蘭」,開始緊縮權利,撤換各級首長,改由俄國人出任,改推俄語為官方語言,限制言論自由。芬蘭人力圖抗爭,在 1899 年舉辦一個名為「新聞節慶」(Press Celebration)的活動,表面上是文化、慈善活動,骨子裡卻是在抗議俄國的壓迫。為此,西貝流士受邀為新聞節慶譜寫一部戲劇配樂,作為抗議歷史劇的配樂。後來,西貝流士又將這組配樂簡化成一首單樂章交響詩,也就是今天我們所聽到的芬蘭頌。

樂曲開頭,銅管粗獷地吹出深沈有力的樂音,那是在訴說芬蘭人民在帝俄統治下的痛苦。伸縮號吹出一長一短的兩音符動機,像是在高壓下的喘息,也像是悲苦的芬蘭人拖著沈重蹣跚的步伐前行。開頭的音樂就極富意象。木管與弦樂一問一答之間,一者語調溫柔,一者表情堅毅,似乎芬蘭人民的苦痛,在祖國故土的撫慰下得到了安慰,低音弦樂則透出芬蘭人堅韌強悍的勇氣。聽 MLS 3 的銅管,那是很過癮的,鋁帶中音和鋁帶高音,質地不會偏薄嗎?不,一點也不。MLS 3 的中音不是那種溫暖厚實又飽滿的,卻是乾淨清澈富解析的,表現起銅管,既能展現出銅管光澤,還帶有淡淡的暖意,氣質是優雅而精緻的。那表現芬蘭頌不會太平淡嗎?低音弦樂湧起時,你就知道了。厚實豐滿的低音,讓音樂下盤穩固,安定沈穩。當定音鼓敲響,如海波一般從後方襲來之時,你會驚訝那個畫面的層次感和透視度怎地如此之好。

直到這首曲子,我才見識到這 MLS 3 的線音源的好處。那個音樂畫面是壯闊而開放的,MLS 3 中高音的雙面發聲設計,更把空間感給整個帶了出來。雖然我說它的質感是精緻的,但它表現這等大編制曲目時的畫面感卻是堂皇大氣的。

美的像天樂的弦樂

第三個登場的說書人是法國作曲家馬尼亞爾(Albéric Magnard),此君在巴黎音樂院求學時,受教於馬斯奈(Jules Massenet)和丹第(Vincent d’Indy),銜熟對位法、管弦技法,具有一定後期浪漫派的味道,卻多了法國音樂的色彩。他為 19 世紀末法國濃厚的反猶主義下的犧牲者德雷福(Alfred Dreyfus),歷經冤獄後終獲釋放,寫下一首單樂章樂曲「正義的禮讚」(Hymne à la justice, Op. 14)。這首曲子是對人權與正義獲得伸張的凱歌,後來在二次戰後巴黎解放,巴黎的第一場音樂會開頭的曲子就是「正義的禮讚」。

樂曲開頭就是樂團的一聲強奏,迫人非常。隨之而來的是洶湧翻騰的「正義的主題」(其實應該是「遭受非公義對待的主題」),MLS 3 一方面以充滿震撼力的姿態強勢地推送出那些對正義的呼喚,一方面又以精微細膩的手法解構著那一層又一層的和聲與對位。馬尼亞爾利用定音鼓的連擊營造出緊張又逼人的氣氛,在濃厚管弦樂層層包裹下,穿透而出的鼓聲,這等解析和透視表現,可不是什麼喇叭都能如此的。溫柔的第二主題,唱出對自由的渴想,那裡的單簧管真美,圓潤而溫暖,且不見含糊,質感出眾。到了發展部,那是第一主題和第二主題的變形發展,彼此交錯著、對立著、纏繞著。當中豎琴以分解和弦奏出第二主題那個憧憬自由的暗示,小提琴輕柔的顫音輔著,那是夢;低音弦樂深沈有力的吟鳴,強勢介入,那是現實。這裡,馬尼亞爾高明地將重獲自由的夢與身陷囹圄的現實做了對比。

到了再現部,作曲家只重複了第一主題,隨後就導入尾奏,這時,已被釋放的德雷福,不需要想像自由,因為他得到釋放了,歷經多年的冤獄,為此司法案件,法國國內激化對立,但最後正義終於得到伸張。輝煌又美麗的尾奏,把這段故事的美好結尾說完了,也接著了落下的眼淚。最後那個尾奏裡的弦樂美的像天上才有的樂音,MLS 3 把那弦樂的質感表現得充滿瀅秀明潔,把人直帶往天堂。


講座預告 — Wilson Audio 繪古典畫音樂

Piega Master Line Source 3 喇叭預計還會在新憩地待一陣子,歡迎去喝杯咖啡,領略領略我在 MLS 3 上得到的感動。至於下一場講座聽什麼呢?我要告訴你音樂家怎麼用音樂來作畫,怎麼記錄那些景致與印象,音樂的畫作是如何鮮活跳躍。誰來描繪這些動與靜呢?Wilson Audio Alexia 2 是也。

廠商資訊

新憩地
地址:新竹縣竹北市台科路71號
電話:03-657-1182
臉書粉絲頁:www.facebook.com/musikcareU

聲波控制兼制震–Increcable iBlock MVD-A.I.R.聲波擴散控制器
這是什麼?來自美國的Increcable,產品除了線材,還有多款調音道具,但那些線材以外的產品,單看型號看不懂,看到實品一樣看不懂。這個iBlock MVD-A.I.R.就是其一。iBlock系列主打制震功能,採用鋁合金外殼加上阻尼材料構成。一系列產品以...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