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林治宇,攝影/林治宇 2019/11/28發表,已被閱讀2,071
德國Tidal創立於1999年,今年剛好滿二十周年,在此重要的里程碑,Tidal創辦人Jorn Janczak親自來台舉辦媒體見面會,在代理商笙凱公司企業總部聆聽室舉行,為國內音響迷一揭旗艦La Assoluta昂貴身價的秘密。

Jorn Janczak身高超過兩公尺,可說是音響界「高人」,但在232公分的Tidal旗艦喇叭La Assoluta旁邊一站,看起來和一般人差不多。Jorn開宗明義便說:「即便身為品牌創立者與設計人,我的想法和大家一樣,把喇叭做成這樣實在是件瘋狂的事,今天就要告訴大家我為何要把喇叭做得這麼高、這麼重、這麼貴」。見面會全程由U-Audio音響共和國總編輯擔任現場即席翻譯。


Jorn想做的是能夠在空間中隱形的大喇叭,所謂隱形,就是一播出音樂,喇叭就消失了,聆聽者和喇叭之間的關係只剩下音樂。為了達到這麼單一的目標,其實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其中最關鍵的部分是La Assoluta中間那一截,而當中最重要的又莫過於上下夾住鑽石高音的兩顆5吋鑽石中音單體。

Jorn選用鑽石中音並不是因為它夠貴,可以把喇叭價格堆高,好賣高價,而是因為鑽石是目前已知最堅硬的材料,拿來做振膜,受到音圈驅動時最不容易變形,也最不容易發生盆分裂的狀況。此外,不論任何材質的振膜,震動時也會伴隨材料本身的聲音,例如金屬盆、PP盆、紙盆都有其本身的音色,但鑽石振膜因為最堅硬,產生的材料自身的聲音也最低,也就是音染最低,聲音最乾淨。既然中音如此重要,鑽石振膜自然是最好的選擇。Jorn說,由於鑽石振膜非常硬,可以做得很薄,越薄就越輕,加上以他以強力磁路驅動,La Assoluta的鑽石中音單體實際上可以唱到30kHz的高頻,他取最佳頻段來用,搭配一顆30mm鑽石高音,La Assoluta光是中間那一截便可負擔200Hz-60kHz頻段。


鑽石振膜之所以昂貴並不是因為它是純鑽石,而是因為製程。Jorn說,這是運用CVD製程,將碳粉在真空、高壓之下,施加超高電壓產生電漿環境,透過化學氣相沈積,讓產生的鑽石粉末慢慢堆積在銅膜上,藉此型塑出鑽石振膜。製作5吋鑽石中音振膜的過程非常緩慢,要4個星期才堆得出來,因此成本非常昂貴。

鑽石高音與兩顆鑽石中音固定在一塊明晃晃的金屬板上,卻不是尋常的表面鍍鉻處理,而是一塊扎扎實實的不鏽鋼板上。Jorn表示,不鏽鋼的質量高,諧振點很低,將單體固定其上,可避免單體震動傳至音箱,而且他用的這塊不鏽鋼板非常厚,重達20多公斤,更可避免諧振的產生。但不鏽鋼怎麼會這麼亮?那是因為他們慢慢打磨、拋光,才會變得像是鏡面般閃亮。此外,喇叭中段側邊寫了La Assoluta字樣的不鏽鋼板不只是裝飾,也有抑制諧振的作用。Jorn說,中段音箱左、右兩個側面容易引發諧振,因此他各裝了一塊10公斤的不鏽鋼板,可消彌這兩個面的諧振。

見面會當天以全套Tidal旗艦喇叭與擴大機做示範,發出極為深邃、純黑、凝重又活生的聲音,喇叭真的消失了。

接著看到La Assoluta的上、下兩截音箱。上下音箱各自安裝了一顆7.5吋中低音與10吋低音,都是向Accuton訂製的單體,上下完全對稱,擔負200Hz以下的頻段。單體周圍閃閃發亮的金屬圓框當然也不是鍍鉻,而是不鏽鋼。單體從內部以鈦合金螺絲鎖入不鏽鋼環,然後固定在前障板上,因此從正面看不到任何一顆螺絲。此外,背後還有四顆10吋被動輻射式單體,使La Assoluta在密閉式箱體結構下,仍可達到理論上8Hz的極低頻延伸。

音箱不是一般的MDF,而是用一種稱為TIRALIT的特殊複合材料製成,可有效控制諧振。箱體外表再塗上重達95公斤的漆料,塗完後打磨、拋光,磨完再塗,如此要反覆三次。Jorn說,這樣的程序非常費工,一個音箱要花上一個禮拜,才能做出這麼漂亮的外觀。

用來固定高、中音單體的沙漏狀障板是以不鏽鋼經精工打磨、拋光而成,光是這塊就超過20公斤。不鏽鋼的質量高,諧振點很低,將單體固定其上,可避免單體震動傳至音箱。

不過,以上講的都還不難,最難的是分音器,La Assoluta的分音器有兩個任務,一是讓各單體的聲音達到時間一致,二是消除各單體本身的特性。Jorn說,La Assoluta的分音器不僅要單體唱出各自負責的頻段,更要讓7顆單體發出的聲音在喇叭前方一公尺達到時間上的一致,融合成一個聲音。此外,由於任何一顆單體都有其既存的諧振點,即便是La Assoluta已經用上這麼好的單體,諧振點依然存在,因此他必須藉由分音器去補償或消除各個單體不太好的諧振特性。藉由獨特的分音器設計,La Assoluta的聲音不僅在一公尺以後融為一體,而且也不會聽到單體、箱體的聲音,喇叭於焉消失。Jorn強調,La Assoluta除了使用最好、最昂貴的零件,加上製作工序極為複雜且困難,所以才會這麼貴。

這不鏽鋼板不只是裝飾,也有抑制諧振的作用。左、右兩側各有一塊,每塊重達10公斤,可消彌中段音箱兩面的諧振。

接著話鋒一轉,「要是客戶覺得La Assoluta不夠貴,後面還有低音柱在等著」。Jorn表示,低音柱對他來說,已經不是銷售的概念,而是他身為一個設計者,一個工程師,挑戰自我能耐,也是挑戰Tidal技術層次的方式,為的是讓大家知道La Assoluta加上低音柱能達到什麼樣的境界,至於價格,就讓買家去評斷有沒有那個價值了。

Jorn自己也知道La Assoluta是個非常瘋狂的製作,全世界只有極少數用家買得起,因此他開發La Assoluta更重要的目的,是要把這些高階技術下放到其他產品,例如次旗艦Akira,以及Jorn新創設的Vimberg品牌。緊接著,Jorn便帶著一行人從樓上聆聽室移駕到一樓展示間,看看Akira與笙凱新引進的Vimberg。

Akira所用的單體等級、設計、箱體製作水準、精緻程度均與La Assoluta相同,可說是世俗化的La Assoluta。

畫面中是Akira的分音器,準備要裝入音箱,體積與重量十分驚人。

Akira所用的單體等級、技術與La Assoluta幾乎是一樣的,製作嚴謹的程度也一樣,只是體積比較小,用的單體比較少而已,但仍然不是平民化的產品。Jorn說,Akira在慕尼黑音響展展出時,有客人跑來跟他說,我去整套Accuton單體,花個四千歐元就可以組出像Akira這個樣子的喇叭,你為什麼要賣20幾萬歐元?Jorn Janczak聽了之後反倒是起了靈感,想說何不就來試試看,於是催生出Vimberg品牌。

從現場所看到的Vimberg旗艦Tonda,音箱採純白色鋼琴烤漆,外型與尺寸則幾乎和Akira一模一樣,差別在哪兒?Akira用的是Tidal和Accuton共同研發的單體,就是「Tidal的Accuton單體」,只有Tidal能用,外面買不到,另外Akira的中音也是5吋鑽石單體,與La Assoluta相同。而Vimberg用的就是一般正規的Accuton單體,雖然也不便宜,但大家都買得到。另外,兩者的烤漆材質、工序的複雜程度、精細程度也不同,因此兩者身價相差五倍以上。簡單地講,Vimberg Tonda就是普羅化的Akira。

Vimberg是Jorn新創的品牌,畫面中是旗艦Tonda,音箱採純白色鋼琴烤漆,外型與尺寸則幾乎和Akira一模一樣,差別在於Tonda使用正規Accuton單體,Akira用的是Tidal訂製Accuton單體。

畫面中是Tonda的音箱結構模擬圖,箱體結構非常複雜,其技術是承襲自La Assoluta。

畫面中是Tonda的分音器,雖然比Akira的小一些,但用料仍是極為發燒。

Jorn表示,Tonda所使用的技術和Akira是相近的,包括單體的數量、排列方式、音箱體積、一米內讓不同單體達到時間一致的技術、分音器的設計…等,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說工程技術層次一樣,但透過一些精簡的程序、較便宜的用料、外觀精緻度降低一些,讓Tonda具有更好的價格競爭力,也讓更多人能享受到Tidal的技術結晶,而所有技術的源頭都是La Assoluta。

說到最後,Jorn出示一張照片,畫面中是Akira面板下方的金屬銘板準備要崁入音箱的凹槽中,不過,這個凹槽是在完工的音箱表面用機器刨出來的,刨好再崁入銘板,而銘板厚度超過5mm,也就是說,凹槽的深度至少要刨到5mm才行,但畫面中的凹槽居然還沒刨到音箱本體,可見Akira的烤漆有多厚!而這就是Jorn Janczak做事的態度,無止境的追求完美,沒有預算底線。

笙凱主事者小林與Jorn Janczak合影。


廠商資訊

Tidal與Vimberg代理商:笙凱
電話:02-8626-0773
網址:www.sk-audio.net


仰望耶穌,分享喜悅–士林長老教會好朋友音樂會
12月20日週五晚上7:30,邀請U-Audio音響共和國的編輯戴天楷,與大家一起分享聖誕音樂。不同於一般的音樂講座,身為基督徒的戴天楷,將以音樂愛好者和音響工作者的三重身份,帶大家透過好音響,聽好音樂,藉以體會基督信仰的美好...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