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19/07/08發表,已被閱讀1,913
這是一個有趣的經歷。雖然沒有出國,但是感覺好像身歷其境地去了趟德國原廠。一個下午的時間,我搞懂了黑膠製程,虛擬地走訪了壓片工廠,也認識了這家德國複合式印刷出版廠—Optimal Media。

透過古碟唱片林耀民Max的邀請,我參加了Optimal Media第一次在台舉辦的公開製程說明會。代理商James Ho邀請了德國原廠兩位業務代表,配合影片親自解說工廠的黑膠唱片製作流程,還特地邀請洋活錄音室的王秉皇現身說法,講解怎麼進行母帶製作,好能完成母帶,交給像Optimal Media這樣的壓片廠製作唱片。這豈止是說明會,簡直就是上課,一堂關於唱片製作的專業課程。


全方位的媒體公司

Optimal Media所在地Röbel/Müritz位於柏林西北方約150公里處,原是個純樸的農漁畜牧業並重的傳統小鎮,但自從1991年Optimal Media在此生根之後,就帶給這裡完全不同的氣象。這是一個人口五千人的小鎮,單是Optimal Media就養活了850個人,幾乎可換算成850個在地家庭。什麼樣的公司可以立足這樣的小鎮,還能夠雇用這麼多人力,產品行銷全球呢?

Optimal Media將自己定位成一個全方位的媒體公司,他們做書本、雜誌、宣傳品等平面印刷,也做CD、DVD、BD和黑膠的壓片,他們甚至有自己的創作錄音室和母帶後製錄音室,還可協助分銷數位產品、進行媒體管理諮詢。Optimal Media所做的,就是把看不見、摸不著的文化和知識,轉化成實體或可經驗的產品。


不過,今天不談他們如何全方位,而是談他們在黑膠製作上的專業。由於工廠規模夠大,涉足方面夠廣,Optimal Media絕大多數的工作都自己來做,他們有設備和能力處理幾乎所有與印刷出版有關的事項。「客戶把母帶給我們製作黑膠唱片,從數位檔案,到唱片、封套、包裝,我們全包。」Optimal Media派來的業務代表Frank Welle這麼說。

Optimal Media位於Röbel/Müritz的廠房是分棟的,以利管理和作業,獨棟廠房間架設空橋聯繫。空橋不僅可以走人,還有輸送帶運送貨物,這樣,就把廠房彼此聯繫起來。此外,還有廠房位於主廠區以外的地方,例如,刻片廠就在離主廠區10分鐘車程的地方,為什麼不在主廠區呢?這樣不是更方便?為了避免振動,他們把刻片工廠拉到更偏僻的地方,遠離振動源,好能精準刻片。他們也在鎮上設置了一間稱為Villa B的工作室,那裡布置的像家一樣舒適,在這樣的空間裡開會,足能激發靈感和好點子。

從機具到流程,一切講究

在壓製黑膠唱片上,Optimal Media備有多組完善的機具。從CD問世之後,黑膠的需求大幅降低,因此在90年代初Optimal Media成立之時,市面上已經沒有黑膠刻片和壓片機具的規格品。他們盡力取得狀況良好的機具並妥善維護,甚至尋求位於柏林的工業博物館的協助。因此,Optimal Media工廠內的刻片機和壓片機狀況都非常好。

他們提供漆盤刻片和DMM(Direct metal mastering)的製作服務。前者是較為傳統的製作方式,需要先在一張光滑的漆盤(lacquer master)上刻出音軌,接著在漆盤上鍍鎳以強化導電性能。再以電鍍方式製作一張紀錄負相訊號的Father Disc,然後用Father Disc做出Mother Disc,再來便是以Mother Disc製作Stamper,而Stamper就像印章一樣,直接上機壓片用。


為什麼要來來回回搞這麼事呢?因為Lacquer母盤材質夠軟,利於刀頭刻出音軌;可是,為了要能大量複製,必須透過金屬盤才能反覆生產,因此輾轉做出Father Disc和Mother Disc,這樣,即便漆盤損毀,還有金屬母盤可以再生。

到底這樣還是麻煩。所以後來Telefunken和Decca合併成的Teldec就開發出DMM刻片,直接以銅盤下手,刻出母盤,用這張母盤直接做出Stamper。程序少了許多,製程也更快。漆盤要轉製Father Disc和Mother Disc都各自需要5個小時的電鍍程序,非常耗時,相對來講,DMM快得多。這兩樣,Optimal Media都會。

嚴格把關,品質保證

為了讓產品歷經漫長的生產程序,出來是完美的,Optimal Media的標準流程有好幾關的品管檢查(Quality Control)。在他們刻出Mother Disc之後,就有專門人員在配備電子顯微鏡的機台上,仔細檢查音軌。唱片壓製出來後,每張唱片還會再由專人檢查,確認無誤後才送包裝。在包裝的關口,每一張唱片在裝進內封套前,員工還會正反兩面進行目測後才裝袋。在任何一個關口發現有瑕疵,確認無法修復,就打為廢品。Optimal Media藉由嚴格的檢查機制來為品質把關。

在這以外,還有很多細節。例如唱片中央的標籤,紙質也是挑過的。壓唱片時,是以上下兩張標籤紙夾住一塊像蛋糕一樣的膠料(此稱為cake),然後預熱好的機台以高壓壓出唱片。因為要經過壓合程序,這紙張必須耐高溫、耐高壓,又因要經過水冷程序,還得防水。這標籤紙的用料各家不同,每家壓片廠設定的機台溫度壓力不一樣,因此紙質不是通用的。




再者,LP唱片雖然絕大多數是黑色的聚氯乙烯製成,但現在也有一些唱片會做成色膠或透明膠。Optimal Media把色膠、透明膠和黑膠的產線區分開來,黑膠產線只做黑膠,不與色膠、透明膠混用。「毫無疑問地,黑膠的音質最好,彩色或透明的唱片,因為配方不同,聲音多少會受影響。」Frank坦言。

色膠或透明膠他們都可以做,甚至要在唱片上轉印出圖案也沒問題。如果客戶要求,他們還可協助製作特殊形狀或有雷射蝕刻的唱片,不過,這些切割工作不是Optimal Media自己做,他們有協力廠商可進行切割加工。「我們甚至注意配色,有的客戶會要求唱片的顏色和封套外的某個主題顏色一致,我們也都可以調。」

只要有心,最壞的時代,也可以是最好的年代

雖不能親炙廠房,眼見製作流程,當天看了Frank和同行的Oscar Comas所帶來原廠拍攝的短片,透過影像介紹黑膠唱片生產程序,也讓人更認識Optimal Media的專業。不過,由於影片涉及商業利益,原廠並未授權提供影片檔,現場更禁絕錄影,為尊重原廠和代理商,我並未留下畫面。但已透過代理商徵求影片截圖,期能帶來更豐富的圖文報導,若獲原廠同意,日後再行補述。

在這個實品印刷不景氣的時代,Optimal Media竟能創造出如此規模,成為Röbel/Müritz的經濟中心,生意甚至擴展到海外。或許在此之前,您還不認識他們,但聽完我轉述的故事,想想您手上的張惠妹、五月天、曾宇謙的黑膠唱片就是Optimal Media做的,這家公司,離我們並不遠。

只要有心,最壞的時代,也可以是最好的年代。


廠商資訊

Optimal Media
原廠網站: www.optimal-media.com/en

重整USB Audio時基–SOtM tX-USBultra USB濾波集線器
tX-USBultra的使用方式是接在電腦與USB DAC之間,透過其內部的濾波電路與精準時鐘,除可過濾掉來自電腦USB介面的雜訊,並可替USB Audio訊號重整時基,讓訊號變得更為精確。此外,tX-USBultra還備有一組BNC介面時鐘輸入端子...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