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18/06/25發表,已被閱讀4,388
背著相機踏出店門,我心裡對台灣未來的音響市場更加懷抱著希望。回頭望一眼,那間店在寬大的高雄中正路邊,顯得甚不起眼,極容易埋沒在攘往車陣和林立招牌之間。不過,在我心中的地圖上,這裡下了一個圖釘,這是音響和音樂的藝文傳承路徑上的一盞明燈。不是唯一的,卻是滿有希望光彩的。

這間店,是韶韻音響。

這店主人,叫黃梵瑋。

這是這間店,和店主人的故事。


這故事的源頭,要追到黃梵瑋的父親,年逾六旬的黃爸爸。黃爸爸年幼時,就深受鄰居家裡電唱機所放出的音樂吸引,不管是日本演歌、或是台日混血歌(意指被改編成台語的日本歌曲),還有一些國語老歌,那種透過唱機發出的音樂,深深吸引了黃爸爸。念了初中,他深受音樂課裡老師放的古典音樂吸引,後來,他們家也有了音響,黃爸爸成天浸淫在音樂當中。「在那個年代,我是個怪咖,我就是喜歡聽古典音樂。」回憶起少時年華,黃爸爸彷彿又聽到了當年家裡老音響放出的音樂一樣,陶醉和滿足溢於言表。

後來,他進了學校當老師,工作穩定無虞,閒暇之餘,當然就是聽音樂、玩音響。黃梵瑋便是生在這樣充滿音樂的家庭裡,在耳濡目染之餘,也對音樂有了興趣。「我學鋼琴十幾年了,從小開始,一直到念大學才停,甚至差點要去考音樂班。」黃梵瑋學的是古典鋼琴,黃爸爸聽一輩子音樂,自己沒學樂器,但全力栽培孩子。既然孩子有興趣學,就讓他學。週復一週,鋼琴老師到家裡教琴,砸不了不銀子,但看著梵瑋飛馳在黑白鍵上的手指,黃爸爸彷彿是自己在學,自己在彈,這是美夢成真。


不過,故事的發展,是比夢還要不真實。

黃爸爸愛音樂,也愛音響,每年跑音響展是必須的行程。在黃梵瑋還小的時候,就被他牽著去逛音響展。黃梵瑋說:「一直到現在,我們都是父子結伴看音響展,早在入行之前,很多代理商就認得我們了,因為這對每年報到的父子檔太特別了。」

大學念的是大眾傳播,畢業後跑去電視台當記者。這一切似乎順理成章,但黃梵瑋做了一年多的記者,就不想當無冕王了。「我覺得記者工作不適合我。即便念了四年大傳,我還是決定放棄。」出身這樣的公教家庭,黃梵瑋的個性也是略趨保守的、謹慎的,當記者時刻意選擇環境較單純的財經線,也是為此。

從台北回到高雄,黃梵瑋陸續做了幾份工作。當時網拍正方興未艾,他靈機一動,透過關係在網路上開起商店,賣一些線材、配件。「萬隆尼威特的線是我最早開始接觸的,後來又拓展到其他的牌子,像Furutech和Telos。」他甚至自己找代工廠做線材端子、電源插頭和排插盒。「接觸多了,我漸漸清楚台灣的製造實力有多高,很多世界一線大廠的產品,都是台灣做的。」


既然外國人都能到台灣來找廠商代工,我們自己為什麼還不相信本土的製造能力呢?黃梵瑋自創了Acoustics Rhyme,幾年下來,在網路上累積了不少人氣和口碑。最大的轉折,卻是2017年開設韶韻音響的實體商店。

「當初經銷的商品越來越多,線材和零配件還好,若是音響器材,總會有客人想要試聽。沒有店面,難道帶他到我家裡聽嗎?」既然如此,黃梵瑋決定踩下這一步。在這個人人都說音響產業不景氣的年代,他竟然以一個網路銷售起家的年輕人姿態,開起實體音響店。

「我不相信做不起來。」被問到這裡,原本說話還有點羞澀的他,突然激動了起來,揮動著雙手,聲調也提高了。「我開始經營的頭幾月,因為店面在二樓,所以來客比較少。後來一樓的補習班不做了,我就把店面給一起租了下來。經過擴充之後,生意也越來越好了。」

一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雖然開過網路商店,但沒有豐富實作經驗,沒有老字號的信用加持,又不善交際應酬,甚至沒有伶俐敏捷的口才,黃梵瑋的競爭力在哪裡呢?

「我認為,我懂品味,聲音的品味。」



「畫家和畫匠的差別,就在於內涵。都具備畫工,但畫家有畫匠所沒有的內涵和深度。」黃梵瑋自幼習琴,對於和聲、音色的認識自然不同凡響。「我對於自己的調音功力很有自信。我能透過調音,幫助客人更貼近音樂的本質。」

這話說的有些蹊蹺,一來,調音多指喇叭擺位,若能找到與空間調和的甜蜜點,能發出最理想平衡的聲音。二來,調音一詞,也涉及了一些道具使用,他指的是哪方面呢?

其實,都有。「我這幾年實在很幸運,遇到了好些貴人,在很多地方提攜我,指教我。我這一路走來,才這麼順遂。」作為一個幾乎是「素人」的音響店老闆,黃梵瑋對於受到前輩指點和協助,讓他能以逐漸地建立起自己的專業自信,深表感謝。他去上過蔡克信醫師的調音班課程,也去笙凱店面工作過一段時間。一面學習徒手調整喇叭的功夫,一面又學習各種道具使用的妙技。「我賣的不僅是器材,客人還能得到我的調音服務。而且不管是跟我買一百萬的器材,還是三萬元的小書架喇叭,服務都不打折。」


那黃梵瑋對聲音的美學觀點到底是什麼呢?「自然,我不追求極致的高傳真,那樣的聲音,短時間內很有吸引力,但不夠耐聽。我要調出一種自然的聽感,這才能引人入勝。」說到這裡,剛剛才看過的那自信的神色又出現了。

「比方說,有很多音響迷聽小提琴錄音,都在講求聽見多少細節,樂器線條如何如何的。這些都不是自然的,我們在音樂廳聽見什麼,那才是自然。」現場是什麼,那就該是什麼,這是黃梵瑋調音的宗旨。我們坐在那裡聊天,一旁的音響放著音樂,我在他說到調音理念時,沈默了幾許,一面讓他好好說完,一面刻意留心那對Franco Serblin Ktema所發出的聲音。

確實,自然,平衡,不造作,沒有壓力。這是讓人聽來能通體舒暢的聲音。



我沒把自己聽感告訴他。倒是繼續問他在調音上有什麼重點或堅持。「三件事,相位、方向性、極性。這是很基本的事,甚至要說,任何音響系統在談聲音之前,都要先把這三件事搞對。否則會永遠調不出好聲音。」他在替客人調音之前,一定會先確認這三件事。極性,就是電源極性,水火線不能接錯。方向性,指的是線材方性向,雖然多數線材都有標示,但用家不一定都會注意方向性。相位,這就複雜了,有的是錄音本身的問題,有的是器材內部線路的問題。「只要這些問題都確認,再調,才會調出自然又正確的音場,音樂也才會流暢無礙。」

那他怎麼挑選經營的品牌呢?黃梵瑋不是想什麼好賣就賣什麼。我看了一下他店裡經銷的商品,有很多都是小眾品牌,對於一個剛起步的音響店來講,這不會太冒險嗎?「這是我的堅持。」他的回答斬釘截鐵。「我挑選的品牌必須有自己的特色,很多大廠,為了迎合更大的市場,往往犧牲了個別的特色。一些小廠牌,反而因為具有鮮明的性格,更能展現他們自己的品味和美學。」他挑選Franco Serblin、Jean-Marie Reynaud、Rockna等小眾品牌,不是為了獨樹一格,而是因為認同。「我進的牌子,都是我喜歡的,我想分享給更多的人。」


問到一些比較深刻又嚴肅的問題時,黃梵瑋不停地說:「唉呀,真是不好意思,你這樣問,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回答。以前當記者,都是我問人,現在自己被訪問了,還真不會講。」其實,他不止一次表白,強調自己是個不擅言詞的人。

不擅言詞,也能做生意?如果阿甘靠著毅力都能出人頭地,憑什麼黃梵瑋不行?黃梵瑋從線材、零配件起步,及至開店之初,也以Telos、Acoustic Revive的調音道具為主力商品。短短一年功夫,即便還不算脫胎換骨,也著實煥然一新。單是看著眼前那四件式的ASR Luna 8推著Ktema,配上後面的Esoteric搭配Rockna,音響架則是Stillpoints的ESS Rack,就已經與一年前大不相同了。

賣音響,靠的不是一張嘴,而是熱情、堅持、專業、品味。沒有熱情和堅持,路很難走的下去;缺乏專業和品味,就難以獲得客戶的認同。黃梵瑋,走了一年,他越走,越有心得,越走,越有信心。


「當年我還是個音響迷的時候,路經一家音響店,心血來潮進去逛逛,裡面的人看我年輕,又穿著輕鬆,竟然跟我說『沒錢就不要進來看』。」已事隔多年,他還記得。韓信當年忍受胯下之辱,後來功成名就。黃梵瑋跟我講這故事,不是要自比國土無雙的淮陰侯,而是要說:「在我眼裡,所有進來韶韻的朋友都一樣,不管你買貴或便宜,甚至什麼都沒買,我都一視同仁地重視每一位,感激每一位。我絕不能犯那種愚蠢的錯誤。」

臨行前我問了黃爸爸一句:「您應該沒想過自己有天會跟兒子一起開音響店吧?」黃爸爸的頭連搖幾下:「沒有,壓根沒想過,這就跟作夢一樣,就這樣發生了。」

店家資訊

韶韻音響
地址:高雄市苓雅區中正二路127號
電話:07-225-2260

7.2.4聲道平衡輸出–Lexicon MC-10環繞解碼前級擴大機
MC-10的影音規格均符合當前的最新規範。例如音頻解碼部分,MC-10可支援最新的Dolby Atmos與DTS:X多聲道格式,最多可提供11聲道輸出或7.2.4聲道建置,可協助您建購具有天空聲道的完整多聲道系統,而且除了一般的RCA單端輸出之外...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