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郭漢丞,攝影/郭漢丞 2017/07/14發表,已被閱讀4,252
2017年高雄音響展在四月份風光演出,2018年的紀念黑膠錄音計畫旋即展開,這次高雄市電器公會邀請了鋼琴家陳芝羽,準備在8月11日於屏東演藝廳展開「巴哈:郭德堡變奏曲」的錄音。為了讓愛樂族群與音響迷了解2018年高雄展黑膠錄製的計畫,主辦單位於7月11日舉辦了「陳芝羽錄音見面會」,讓讀者們有更多資訊可以引頸期待2018年高雄音響展紀念黑膠。

「陳芝羽錄音見面會」由高雄市電器公會主委黃裕昌先生開場,首先黃主委回顧了高雄音響展紀念黑膠的發展歷程。在2013年時,高雄音響展與雅砌音樂合作,推出第一張台灣在地音樂家的錄音專輯,作為高雄展紀念CD的內容,並且推出黑膠版本,而從這一張黑膠唱片裡面,主辦單位學習到製作黑膠的諸多「眉角」,這對下一張黑膠的催生,起了很大的幫助。接下來2014年的「瓦列芙斯卡訪台音樂會現場錄音」、2015年顏華容演奏「柴可夫斯基:四季」、2016年「史寇達:最後的蕭邦」,讓高雄音響展發行紀念黑膠的計畫,一年一年順利執行,而且在2015與2016年還邀請台灣優貝克公司,製作全球首度問世的「奈米鍍膜黑膠」。


紀念黑膠玩了四年,那麼2018年高雄音響展又打算搬出什麼好菜?黃主委表示,從雅砌發片找台灣音樂家,接下來瓦列芙斯卡是國外的音樂家,然後是台灣的顏華容老師,再接上奧地利國寶級鋼琴家史寇達,「一年國內、一年國外」音樂家的慣例似乎已經逐漸形成,所以2018年應當輪到尋找國內優秀音樂家來做錄音發行標的,問題是該邀請誰來錄音呢?國內優秀音樂家不少,突然想要再多種器樂領域中,想出適當的人選,並不容易啊。

正當苦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黃主委說,在維也納傳來了好消息!「史寇達:最後的蕭邦」製作完成之後,高雄電器公會將黑膠成品寄給大師收藏,當史寇達收到信件包裹時,看到寄件人的地址寫著「高雄」,印象中好像曾經遇過有學生是高雄人,憑著印象,大師想起了陳芝羽,是2004年巴哈鋼琴大賽首獎,於是推薦給高雄音響展。

陳芝羽錄音見面會,由高雄音響展主委黃裕昌開場介紹錄音計畫,唱片執行製作李怡嬪介紹同窗好友演奏家。

當然,大師不是隨便推薦。在「史寇達:最後的蕭邦」錄音計劃階段,原本打算在巴哈與蕭邦當中挑選一個,音響展主辦單位與唱片公司為了市場考量,一致挑選蕭邦。黃主委表示,就因為挑選了蕭邦,冷落了巴哈,現在2018年的計畫他們想還巴哈一個公道,於是打算錄製巴哈作品,也因為如此史寇達推薦了陳芝羽,還捎來推薦信函,於是高雄音響展開始與陳老師接觸。

在見面會上,負責介紹陳芝羽老師的是唱片執行製作李宜嬪,兩人是國高中音樂班的同學,李宜嬪表示,當年陳芝羽高二就負笈維也納音樂院,所以讓她在學校的成績排名自動進步一名,不過當李宜嬪找到老同學談到「郭德堡變奏曲」的錄音計畫時,陳老師考慮了很久才答應,雖然在2004年獲得德國巴哈鋼琴大賽首獎,而且在同年灌錄「郭德堡變奏曲」唱片,但是要重新回到錄音的狀況,還要把這十多年來練琴的體驗,為樂曲灌注新的生命,演奏家審慎以對,長考之後才決定接受高雄音響展的邀約。

藝聖音樂工程錄音師徐育聖也慎重其事,在見面會現場架設全套錄音設備。

決定接下「郭德堡變奏曲」的錄音任務,陳芝羽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要不要反覆?」這個問題好像很簡單,但是並不容易回答。巴哈的原譜寫了反覆,陳老師詢問大多數音樂家朋友,答案都很清楚,如果樂譜上面寫著反覆,最好照著彈反覆,可是真的要彈反覆,雖然樂譜寫得一樣,但是音樂家第二次彈奏的時候,也不應該一模一樣,必須在細微之處有著音樂情感的變化。在已經發行的的唱片錄音當中,有許多版本是不反覆的,有些則是選擇性反覆,所以光是一個「反覆」,就有許多可以討論之處。

對於高雄音響展來說,準備錄製「郭德堡變奏曲」並發行黑膠,「反覆」代表成本加倍,因為不反覆的情況下,全曲30個變奏有機會容納在一張LP裡面,可是只要反覆,絕對需要兩張LP才能容納。還好,高雄電器公會理事長蔡志亮先生大力支持,假如用雙LP的形式發片對藝術保有最大的尊重,那麼就發雙LP!

「郭德堡變奏曲」的錄製計畫,預備在8/11日在屏東演藝廳展開,由藝聖音樂工程負責錄音,洋活錄音室負責母帶後製。根據主委黃裕昌的說法,屏東演藝廳開幕之後,也開放商業錄音租借,而高雄音響展這次「郭德堡變奏曲」錄音計畫,將會是屏東演藝廳「首次商業錄音」,相當具有歷史開創意義。

在此次見面會當中,負責錄音的藝聖音樂工程也到現場直接收音,雖然見面會只是非正式的場合,但是錄音師徐育聖還是慎重其事地架設完整的錄音設備,先熟悉陳老師的演奏。表定負責母帶後製的洋活錄音室錄音師王秉皇也到場參與見面會。在主委黃裕昌、執行製作李宜嬪、鋼琴家陳芝羽談過這次「郭德堡變奏曲」的錄音計畫後,陳老師彈奏了當中幾段變奏。


演奏從Aria開始,這是「郭德堡變奏曲」的起點,也是全曲的終點,從這裡開始,30段變奏,彷彿30個不同的旅程,當旅程結束之後,重新回到了Aria的起點,雖然是一模一樣的音符,但是經歷旅程回來的Aria,畢竟已經不同了,要怎麼同中求異,對演奏家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回想2004年參加巴哈鋼琴大賽時,仍在維也納讀書的陳老師,並沒有想得太復雜雜,認真地練習,想著要把曲子彈得順,現在回頭聽2004年的錄音,感覺還是很順,但是除了順之外,似乎還可以多一些什麼東西。所以從答應高雄展的錄音計畫之後,陳老師又回到了學生時期的作息,每天練琴,努力讀譜,從中找出新的嘗試,而且要想出自己的風格。

彈奏巴哈的困難,在於樂譜上面的指示太少。在見面會上,陳芝羽表示,到了貝多芬之後,樂譜上面的指示就很清楚,哪裡該強、哪裡該弱,速度也有節拍數字可以參考,彈奏者注意作曲家的指示去彈就好了,可是巴洛克時期的音樂不一樣,就連速度都沒有確切的參考依據,裝飾奏有許多空間是留給演奏家發揮的,甚至有即興的空間,這就非常考驗演奏者了。


談到這裡,陳老師搬出了壓箱寶!準備彈奏第16變奏。有什麼玄機嗎?「郭德堡變奏曲」總共30段變奏,第16變奏剛好位居中央,代表曲子的轉折,巴哈似乎有意利用第16變奏來當作曲子的分界,第1~15變奏是前半,而第16~30變奏是後半,所以巴哈安排了「法式序曲」,用慢的速度進行,但聲響卻是恢宏龐大的和弦。那麼陳老師彈奏的第16變奏哪裡厲害?裝飾奏是陳芝羽老師自己寫的,而我們是第一群聽到「半公開」演奏的人。

法式序曲的速度緩慢,可是和弦整體的聲響龐大,在龐大的聲響當中帶出裝飾奏,我聽得新鮮感十足,裝飾奏典雅中帶著些許華麗的色彩,穩定地推進緩慢的旋律,呈現戲劇性的樣貌,構築出巴哈音樂的壯闊。我知道,這種音樂的變化沒辦法用文字來形容,我寫的文字大家也很難理解,假如您想懂得我這段話的內容,必須要聽到音樂,才能心領神會,產生自己對音樂的理解,但這還要等一等,因為錄音預計在8月11日,發行還要等到2018年高雄音響展,敬請期待了!

囊括所有類型–台北國際音響暨藝術大展速報4樓
四樓是許多參觀展展開音響展的起點,更是重點。除了國內外雙聲道音響廠牌的展間之外,四樓也展出許多國內外重要4K投影機廠牌的匯集之地,也有不少展房展出多聲道劇院,讓您體驗環繞音效以及超低音的威力。更重要的是,也有不少重量級唱片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