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等級的史詩氣勢–「盲人律師」電影原聲帶
撰文/郭漢丞 2019/10/18發表,已被閱讀4,218

羅馬書 13:12:「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這是電影「盲人律師」電影原聲帶的第一軌音樂曲名!就算沒看電影,這樣的電影配樂名稱,已經充滿想像空間。

某日,接到「南方音響」主人黃裕昌的電話,問我對國片電影原聲帶有沒有興趣,他說如此高水準的電影配樂製作,相當少見,我當然有興趣,隔兩天「盲人律師」電影原聲帶寄來,唱片封面全部是英文,簡直就像是西洋片的封面設計,連握著手杖,身穿律師服的男主角張哲豪,因為巧妙的畫面裁剪,只露出帶著鬍渣的半邊臉,加上黑白照片,簡直就像好萊塢電影海報封面,要翻到唱片內頁簡介,黑白劇照才透露台灣製片的線索。


滿是英文的內容簡介當中,我看到熟悉的名字:Sea Side Mastering, Ben Wang,淡水洋活錄音室的錄音師王秉皇,他是台灣錄音母帶後製Mastering的高手,品質有保證,不過,電影配樂的作曲家熊祖聖,則是不熟悉的名字,而在Google時代,拿出手機就能找到答案。

Google解答的熊祖聖不簡單,光是改編「魔獸世界、星海爭霸II」電玩配樂,就足以把熊祖聖拉到第一線配樂作曲家之列,還有我聽過,但並不熟悉的電影,像是「逆轉勝」、「落跑吧愛情」,又或者是電視劇「愛的生存之道」、「原來是美男」等等,跨足線上遊戲、電影、電視三大領域的配樂作曲,熊祖聖的網路資料,看起來相當「斜槓」、「跨界」,各種領域的配樂都有涉獵。

可是,我拿到CD的時候,電影還沒有上演,我只知道電影故事改編自台灣史上最大工殤案RCA:在1972~1992年RCA在台灣設廠期間,長期傾倒有毒廢料,造成土壤與地下水污染,並影響RCA工廠員工,至少超過一千三百人罹患癌症,員工組成自救會,歷經十多年纏訟,終於在2018年由最高法院宣判,確定死傷的262人獲賠5億多元,其他246人發回高院更審,正義部分得以伸張,還有部分仍在法院持續攻防。

真實故事改編為電影,談的又是工殤案,有人稱「盲人律師」就像台灣版的「永不妥協」,美國的「永不妥協」,故事說的是在律師事務所上班的單親媽媽艾琳(茱莉亞.羅伯絲主演),查出PG & G公司排放含有六價鉻重金屬污染,造成當地居民罹癌,單親媽媽鍥而不捨的追查證據,幾乎失去了一切,但她的努力最後讓小鎮居民獲得3,300萬美金賠償,創下當時美國工業污染案史上最高賠償金額。

相同的工業污染案,在台灣上演,但是幫助工殤受害者的律師,竟是全台灣第一位盲人律師,故事的張力更是扣人心弦。電影預告片裡面,光是那句:「你會請盲人律師當你的辯護律師嗎?」每個人都可以捫心自問,會嗎?我不會,因為明眼人當律師,都不一定能絕對打贏官司,又何必找盲人律師呢?這是盲人律師在現實工作中的痛苦,因為眼盲難以取得業務上的信任,可是盲人律師卻與律師團合力拼搏,打敗全台灣最大的律師事務所,小蝦米拼鬥大鯨魚,盲人律師逆轉勝,絕對是令人熱血沸騰故事。



電影,請您進電影院欣賞,我不想多做劇透,打壞您看電影的期待,但是電影原聲帶的精彩之處,我想跟大家分享。「盲人律師」原聲帶收錄18首曲子,標題都是聖經章節,但我沒辦法說這是標題音樂,因為很難將標題與音樂連在一起想像,但是閱讀著CD內頁精緻和紙印製的聖經文字翻譯,聽著音樂主題的浮現,彼此又好像有什麼關聯,但是我沒有電影情節輔助,只能在許多音樂動機當中,猜想電影可能的走向。

「盲人律師」電影原聲帶的錄音,很明顯是多軌錄音,但是它並不是簡單在電腦MIDI上面敲出來的音樂,而是有完整的管弦樂配器,搭配鋼琴、吉他的豐富音色。錄音並不是一氣呵成,而是在錄音室裡面,炮製各種音樂動機的樂句,然後在一一拼貼、堆疊而成,錄音現場從來沒有出現過,而是將許多錄好的音樂元素,巧妙地靠後製組裝完成的音樂。對音響迷來說,這張唱片沒有原音重現的可能,因為根本沒有原始錄音現場。

但真的沒有錄音現場嗎?當然不是,弦樂的素材在台北「玉成戲院」現場錄音,找來11人的弦樂群,錄製所需的音樂元素,木管與銅管部分另外在熊祖聖的工作室裡錄製,然後把這些音樂元素組裝起來。作曲家設定的樂團編制,大約在40~60人,所以在「玉成戲院」錄音時,弦樂群找來11人,把聲音堆疊四次,弦樂群就有四十多人的規模,再加上木管、銅管,還有打擊樂,六十人編制的管弦樂團就齊了。

咦?堆疊弦樂群?那不是做假?聽聽看,假如您聽得出來,那就代表錄音、混音與後製,其中有人沒做好,當我看著CD內頁少數錄音現場的照片,可以猜想參與錄音的樂手,數量不是完整的管弦樂團,可是在電影原聲帶裡,完全不會覺得錄音不是完整的管弦樂團,而是有著氣吞山河的管弦交響魄力,不管我用音響系統聽,或者換上耳機來聽,「盲人律師」的音樂規模感,都讓人感覺是完整管弦樂團的氣勢。

從第一軌的「羅馬書」開始,頑固低音任性地行進,背後有大鼓催促,穩定的節奏藏者不安的音符,小鼓像是進行曲的起手式,引出勇往向前的主題,音樂的層次越堆越強,翻到最高點落下,終點歸於虛無。對照第十軌的「羅馬書」,是鋼琴反覆的旋律,彷彿敘述著電影場景的蒙太奇,定格在故事情節的凝結,而音樂卻無情地向前開展。再到第十四軌的「羅馬書」,卻來了強悍的電吉他,狂霸的嘶吼聲,這又該配合怎樣的劇情?

電影還沒開演,我只能從劇照想像音樂敘說的場景,是盲人律師面臨訴訟受挫,無言以對?又或是準備迎接打贏訴訟的剎那?沒看電影,我在電影配樂中尋找蛛絲馬跡,讓我更想看去看「盲人律師」。終於,在電影上映的前一天,我參加了首映會,預先聆聽過電影原聲帶,讓我更容易「入戲」,這是一部哭點很高的電影,若干劇情笑中帶淚,但我不想劇透,我只想說,配樂強化了電影的張力,成功地扮演其角色,讓對白無法講清楚的情緒,透過音樂不言而喻。

「盲人律師」於10月18日全台正式上映,請大家一起進電影院。

採用DA2數類轉換模組–McIntosh C2700真空管前級擴大機
McIntosh最新推出的C2700前級擴大機是一部具有經典McIntosh真空管放大電路,又兼具完整DAC介面的多功能前級,其DAC採用自家最先進的DA2數位模組,能為C2700帶來如虎添翼的表現。DA2是廣受歡迎的DA1的升級版本,可提供7組數位...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