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蔡承融 2021/01/25發表,已被閱讀6,599
如果你認為一部訊源,最好能不帶明顯的個性,重要的是能把唱片、檔案裡所記錄的音樂訊息完整地解譯出來,那麼,Accuphase DC-37應該是一個能投你意的DAC。

如果你認為花二三十萬買一部DAC,那它的外觀就該有高級味,聲音也該有高級機種才有的細緻優雅,那麼,Accuphase DC-37應該能合你胃口。

如果你認為一部Hi End音響,應該在全機各環節的線路設計都講究,而且應該具備自己獨到的線路設計,才能顯出Hi End的職人精神,那麼,Accuphase DC-37應該能符合你的標準。

與自家旗艦轉盤搭配也不汗顏

Accuphase原廠拐彎抹角地稱DC-37是Digital Processor,這直譯出來是「數位處理器」,單看名字,不免讓人聯想成多聲道環繞處理器或升頻器。就連同事也被騙了。代理商送了DC-37來,我說:「哦,DAC吧?」同事則說:「好像不是喔,原廠說這是數位處理器。」看吧,真的會被誤會。其實,DC-37與多聲道環繞處理無關,也不是升頻器,它就是一台不折不扣的DAC數位類比轉換器。

Accuphase目前共有兩款DAC,一個是旗艦機DC-950,一個就是DC-37。此外,除了旗艦轉盤DP-950不帶DAC,另有兩款SACD唱盤與一款CD唱盤,本身都有數位輸入,可兼做DAC使用。就原廠的講法,這台DC-37 DAC的設計並不簡單,就算與自家旗艦轉盤搭配使用也不汗顏。怎麼個不簡單法呢?我們一一來看。


高階機種技術下放

首先,Accuphase將過去開發 DC-901、DP-720 的經驗和成果應用在DC-37之上,換句話說,它是高階機種的精華版本,保留了旗艦級機種最精粹的設計,卻能透過合理的簡化,帶來售價更可親的產品。而且,其測試報告與性能數據與DC-901非常接近,難怪原廠說就算拿它來搭DP-900也沒問題。

強化電源供應,配備六組數位輸入

其次,Accuphase深知音響要有好聲音,電源供應的品質是關鍵。DC-37內部裝了兩個環形變壓器,分別負責數位和類比線路的供電,而且用上訂製的電壓器和大型濾波電容,務求最乾淨的供電。其三,它配備6組數位輸入,包括同軸和光纖各2組,再加上USB type B和連接自家轉盤的HS-Link。Accuphase到現在都沒有推出過任何一款具備網路串流功能的器材,他們認為網路科技日益千里,規格一直在進步,Accuphase不希望用家買一台器材回去,過兩年就落伍了,因此,他們始終不推出自己的網路串流器材。這年頭,明明可以做,卻寧可把生意讓給別人的廠家還真不多見。

(圖/取自Accuphase原廠)


MDS++ 搭配MDSD的獨家解碼技術

其四,DC-37具有特別的數位轉換線路,對應PCM最高可解32bit/ 384kHz,DSD則可解到5.6MHz。就規格而言,並不算特出,但特別的在於它解碼的方式。它左右聲道各用上一顆ESS Sabre ES9018的32bit Hyperstream DAC晶片,晶片的8聲道線路採併聯工作,藉以降低失真和噪訊,提升聲音品質。這就是稱為MDS++(Multiple Delta-Sigma)的技術。

(圖/取自Accuphase原廠)

至於DSD訊號,有鑑於DSD訊號有較多的高頻噪訊,Accuphase透過稱為MDSD(Multiple Double Speed DSD)的技術來降低噪訊。他們利用超高速的FPGA晶片進行數位處理,將DSD做2倍的倍頻,並作為移動平均濾波器(Moving Average Filter)。此外,DC-37的DAC線路採取平衡式線路,各組輸出都有獨立的低通濾波器以濾除高頻噪訊,提升聲音品質。

XLR輸出反向調整功能

再者,Accuphase也很貼心地因應不同廠商的XLR平衡接腳定義不同,在機背做了一個切換鈕,這樣一來,不管搭配什麼擴大機都不怕XLR輸出反相。最後,DC-37的內部井然有序,電源供應部分有金屬屏蔽,然後在數位輸入、DAC乃至類比輸出等各個區塊,都各自有獨立的線路板,彼此間再以金屬隔板屏蔽,不僅強化了機箱本身的結構剛性,更降低了電氣干擾。

(圖/取自Accuphase原廠)

經典設計、古典氣質

DC-37就像所有的Accuphase一樣,採用金色的前面板,霧面黑灰色的上蓋,更配有兩側的實木護木。沒有什麼突出特異的造型,卻流露出簡單穩重又大方古典的氣質。三個清楚的表頭,分別顯示當前處理的檔案的取樣率和位元深度,以及輸出電平是否有強化或衰減。沒有複雜的操作和設定,所有功能和切換都靠實體按鍵處理,使用上非常直覺。

試聽過程都在公司的試聽室進行,主要以Wilson Audio Alexia 2發聲,擴大機則是Audionet Pre G2前級搭Max單聲道後級。訊源則分別以Quad Artera Solus Play當CD轉盤,並以Telos EMP當串流轉盤搭配Roon來播放,數位輸入給DC-37來解碼。串流路徑上則當然地加上Ansuz D.TC Supreme Power Switch,以求最佳的串流播放效果。



在寬闊深遠的舞台上展現精緻貴氣

聽Paavo Jarvi指揮巴黎管弦樂團演奏的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這是一個相當神奇的版本,巴黎管弦樂團的弦樂不像德奧系的樂團那樣凝重厚實,但是樂團卻呈現出更透明多彩的氣質,這也是Paavo Jarvi所擅長的,他向來有本事把樂團塑造成明朗且富活力的樣貌。這樣的特質在這套系統上聽來更得彰顯。

第一樂章開頭,那宛若海浪波濤的弦樂部音型開門見山地提了出來,接著木管樂器奏出歌謠般的第一主題。在簡單的第一主題之後,則是木管提出相對的第二主題,音型也是相當簡單。西貝流士厲害的地方就在這裡,很簡單的主題,卻可以無限發展。在此之前,我從沒試過Accuphase搭Audionet,若非恰巧他們同時都抵達編輯部,恐怕我也難想像把這兩個廠牌連在一塊。然將它倆這樣搭起來,Audionet的中性透明,與Accuphase的氣質不謀而合,同屬優雅而細緻的典型,讓Wilson Audio Alexia 2 發出的聲音更顯雍容。

交響曲當中,一個是馬勒第五號的第四樂章,那有極美的弦樂,另一個讓我傾心不已的便是西貝流士第二號的第一樂章。兩個簡單主題的交錯相融,編織出美麗的音畫,在DC-37的雕琢之下顯得格外美麗。音場是開闊而深遠的,低音弦樂的推送和撥奏鬆軟中帶著Q度,聽來真美。弦樂的合奏,那綿密柔韌又燦發光澤的質感,像真度極高。

第二樂章剛開始的舞台是一片黑暗,低音弦樂的撥奏,營造出一種神秘的氣息。就在音樂逐漸高昂之中,銅管吹響,曙光乍現,就像是漫天烏雲的間隙裡灑下日光一樣,帶給人的神聖感一樣。DC-37聲音帶著精緻的貴氣,這與Paavo Jarvi和巴黎管弦的調性實在契合。你無法要求巴黎管弦發出粗獷又雄渾的合奏,那不是他們的氣質,不信你去聽他們演奏的「海與辛巴達」。但是,比合奏的精緻與色彩,又少有樂團能發出像巴黎管弦那樣的聲音。Accuphase DC-37也是這樣。

歷歷在目的木管,真實又自然

同樣精彩的理查史特勞斯交響詩「提爾愉快的惡作劇」,也是出於Paavo Jarvi之手,但樂團換成NHK交響樂團。聽過此曲,你就懂得我前面所說,Jarvi是怎樣一位善於營造富有透明和色彩的合奏的指揮了。提爾是14世紀在德國各處流浪的惡作劇者,關於他的軼事被流傳下來,也被記述成書,理查史特勞斯讀過之後很有興趣,於是以此為題創作了這首交響詩。雖然樂曲短小,但是趣味橫生,而且相當考驗樂團的獨奏與合奏能力。

樂曲開頭的的提爾主題加上嘻笑主題是個開場,隨後他策馬闖入市場,先是輕聲躡腳靠近市場,隨後樂團強奏聲起,他開始大鬧市場。那其間的動態變化,說的是故事的起伏。有動態,故事劇情就自然精彩了。這曲子裡多得是木管的獨奏,那些木管器樂的聲音質感實在真實又自然,而且舞台空間的描繪實在清楚。這功勞要歸給誰呢?錄音?訊源?擴大機?喇叭?還是我的擺位?這還真是難說得清楚,但是,一部好的DAC該做的是什麼?要把音樂裡的訊息都挖掘出來,當數位訊號被轉成類比訊號,這中間倘有失真,經過擴大機的放大和喇叭的傳聲,可是都會被察覺的,怎麼察覺?不自然。DC-37質地不僅細緻,而且自然。

在樂曲進入尾聲時,愛搗蛋的提爾被捕了,定音鼓表示法院的權威,法官的審判是厚重的銅管,那些突起的強奏,和隨後因被吊死的提爾斷了氣而樂音歸於平靜,箇中強弱的對比巨大而鮮活。DC-37不是只能細緻優雅,充沛的電源供應果然帶來有活力的聲音。

人聲帶著溫度,質地滑順而柔美

這樣細緻的聲底,聽起人聲更是精彩。精彩就在於豐富的細節兜出了栩栩如生的歌唱樣貌。例如Ann Sofie von Otter演唱舒伯特的「魔王」(Erlkoenig),這首歌曲演唱者要一人分飾四角:旁白、魔鬼、男孩、父親,每一個角色的聲調都不一樣,演唱者需要充滿戲劇性地唱述這短小的鄉野傳奇。歌曲原是以鋼琴伴奏,這個版本則是經過白遼士改編成管弦樂團伴奏的版本。有了更豐富的配器,還是出自管弦樂技法高超的白遼士,當然精彩萬分。樂團以小提琴的快速震音,加上低音弦樂固定音型,表現在深夜林間策馬疾走的父子。

聽開頭旁白的平和語調,又聽魔王奸滑虛偽的聲腔,再聽小男孩驚恐害怕的腔調,還有堅毅肯定的父親。Otter的歌聲實在多變。聲腔的變化多端,而德語的子音發音,氣音唇音甚多,那些細節每多一點,都在在讓演唱更真一些。DC-37的訊息量真是豐富,我不想用高解析力來描述它,免得你聯想到監聽的、尖銳的、冷硬的那方面。不,一點都不。DC-37絕對不是那樣無情的理智,它的聲音帶著溫度,質地滑順而且柔美的,但每個轉折卻又明確清楚。你對細節的要求高嗎?又害怕細節量太多聲音會刮耳嗎?那是因為你沒聽過Accuphase DC-37。

美麗的琴音,讓藝術歌曲更添詩意

回到藝術歌曲最標準的人聲與鋼琴的簡單編制,聽Dietrich Fischer-Dieskau演唱、Alfred Brendel鋼琴伴奏的舒曼「詩人之戀」(Dichterliebe),這是詩人海涅(Heinrich Heine)的詩作,舒曼為之譜曲時,讓詩句和音樂緊密結合,融為一體,使得歌唱者很容易將詩作的意境表現出來,歌唱本身就是詩句的重現。

這個Philips在1985年的錄音,當時正值60歲的Fischer-Dieskau,歌聲與盛年時期相比,已稍有衰退,但歌唱的藝術性卻達顛峰,表現詩人之戀,比起早些時候在DG的錄音更為詩意。第一首歌曲「在那美麗的五月天」,鋼琴序奏聽來圓潤乾淨,尾韻漂亮極了。Fischer-Diskau的歌聲響起,溫暖又充滿光明。第二曲「從我的眼淚中」,那幾個沈下去的低音,那低溜轉動的喉韻實在醉人。短小的第三曲輕快活潑又富朝氣,疾走的音樂之際,仍見得清晰流暢的聲線起伏。

第六曲「在萊茵河」曲風莊嚴,厚重的琴聲表現出河畔科隆大教堂的肅穆,音樂轉入溫柔則是詩人看到了聖母的畫像,隨即心裡受到安慰。聽這裡鋼琴在低音處的徘徊,那些低盪的和弦,宛若管風琴,又像是鐘聲,實在是美。第七曲「我不怨恨」寫的是詩人遭到情人背叛的心境,激動中滿是氣憤,聽Fischer-Dieskau怎麼把這箇中的情緒以極富戲劇性的方式抒發出來,又聽DC-37怎麼從容以對這其中的劇烈起伏和強烈表情。第十二曲「在明亮的夏日早晨」當中,鋼琴以安詳的語調,奏著下行音階,在歌手背後的伴奏,卻緊緊抓住你的注意力,舒曼刻意在曲末留了一段白,讓鋼琴獨語。那琴音實在美麗,堅實的音符,像是篩過葉隙的陽光舞動,又像是隨風抖動的晨露閃爍,不僅美的像詩,甚至比詩還美。

聲線清晰而俐落,畫面澄澈清明

聽Dire Straits的「Telegraph Road」,開頭悠遠的樂音,漸次展開,吉他加入,混入了合成的效果,之後,打擊樂的進來,爽朗的鼓聲清晰不拖泥帶水。雖然是混音的,沒有一個可參照的音場基礎,我還是忍不住要說,DC-37的乾淨透明,讓畫面顯得澄澈開朗,沒有一點霧霾陰翳。DC-37的細緻,表現在搖滾樂上又是怎樣呢?吉他的線條清晰無比,Mark Knopfler的聲線也俐落清楚,鼓聲敲起來俐落結實。腳踩大鼓配合貝斯發出的低音節奏,聽起來更明顯。

這首歌是底層勞工的傾訴,說著自己的故事,記者出身的Mark Knopfler敘事的本事,都顯在他的歌唱裡,沙啞壓抑的歌聲都顯出了滄桑與流離。聽音樂,豈止是是聽歌詞、聽旋律,還要聽見那些難以言喻的、樂譜之外的,古典音樂有其藝術性,搖滾樂又何嘗沒有?但是,你能聽見多少藝術性?這關乎你對待音樂的態度,也關乎你的音響器材究竟有多少本事。音樂欣賞的能力需要花時間慢慢培養,但音響要到位才能有這等的享受。就像我前面誇過的,DC-37雖非旗艦,卻有著相當Hi End的聲音表現。

傳達出音樂裡的藝術性

藝術性的表現,不在於錄音品質有多好。聽Bob Dylan的Freewheelin專輯,這張專輯錄音一點不「發燒」,1963年的發行,雖是立體聲,卻少了自然的空間感,而且聲音扁平。但是,請聽Bob Dylan唱「Blowin’ in the Wind」,略微龐大的人聲,聲線清楚而溫暖,略偏左側。吉他伴奏在右,歌詞唱一段落,Dylan會拿起口琴來吹奏。簡單的,重複的編曲,卻是一句句深刻的嘆息。至於Pete Seager唱的「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同樣是對戰爭的控訴,在Seager的清唱之下,卻是足以讓人落淚的歌聲,沒有任何伴奏之下,Seager穩穩地唱著,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抗議,但在他溫暖圓融的聲腔裡,你聽不見激情,卻有著盈滿眼眶卻掉不下來的眼淚。這就是藝術性。這就是Hi End音響所要達到,也應該要達到的。DC-37有這個本事。


清麗細緻,自然類比,貼近本質

Accuphase DC-37沒有新穎時尚又吸睛的外觀,卻是一派淡雅素樸,越看越覺得耐看。它的聲音表現也是這樣。起初聽來只覺清麗細緻,但越聽越感到這聲音是如此自然,如此類比,如此貼近本質;也因而,越聽越被它所解譯、從符碼數字中釋放出來的音樂所說服。這是你在追求的嗎?DC-37值得你一試,它會告訴你,Hi End音響的價值究竟在哪裡。

器材規格

型式:DAC數類轉換器
數位輸入:光纖x 2;RCA同軸x 2,USB x 1、HS-Link x 1
支援最高取樣率(USB):32bit/384kHz PCM,DSD 5.6448 MHz
總諧波失真:0.0006 %
頻率響應:0.5Hz ~ 50kHz +0,-3dB
訊噪比:119 dB
動態範圍:117 dB
聲道分離度:120 dB(20-20kHz)
尺寸:465 × 114 × 385 mm(W×H×D)
重量:14.4 kg
售價:261,600元
進口總代理:台笙
電話:02-2531-3802

追求毫不妥協的表現–GigaWatt LS-2 EVO 電源線
來自波蘭的 GigaWatt 專精於音響電源處理,它的電源線自然不容小覷,尤其是這款參考級旗艦電源線 LS-2 EVO,搭載了 GigaWatt 多年技術與經驗的精華,目標是不計代價追求毫不妥協的表現。LS-2 EVO 內中包含 9 股 1.5 mm 平方線徑的導體,每股導體...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