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19/03/08發表,已被閱讀8,662
你喝威士忌嗎?在很多威士忌饕客的眼裡,最迷人的就是蘇格蘭威士忌,而在蘇格蘭威士忌當中,這幾年最受到注目的,就是單一麥芽威士忌(single malt whisky),這是指由單一一家酒廠所生產的威士忌,採用自家歷史傳承的發酵、蒸餾、桶陳手法,製作出屬於這一家酒廠獨有氣質的威士忌。這一瓶酒裡所承載的,是屬於這個酒廠,及其所在地區的歷史、人文、風土和文化。調和威士忌所仰賴是調酒師個人的品味和創意,但單一麥威士忌更蘊藏了時間縱深以及地理幅員的更深厚的內涵。

在音響的世界裡,也有所謂的single malt。這樣的品牌,自始能夠維持產品的獨特性和獨立性,展現出設計者的自我風格,並且從這些器材中,可以品味出設計者對於音樂的認識深度。音響,就著其物質性的存在來說,他是科學的、物理的;但是,就著其意義上的存在來講,沒有音樂,就沒有音響存在的必要。音響,是為著音樂服務的,一個設計者的音樂品味如何,他所設計、生產的音響都能告訴我們。

秉持獨立廠精神,走過半世紀

在我心裡,Jean Marie Reynaud(JMR),就是一家音響界裡的single malt。 JMR成立於1967年,比他成立更早,迄今仍在,並且未曾歷經品牌易主的喇叭廠,稀矣。創辦人Jean-Marie Reynaud不僅是個工程師,也彈的一手好鋼琴。對Jean-Marie來講,一個好的音響系統,必須要能重現活靈活現的音樂演奏。為了這個目的,他在產品研發階段非常重視科學測試,他在每次接受媒體訪問時,都在強調一點:JMR的喇叭必須要能非常精確地反應每個聲音訊號。

精確,是科學;但另一面,另一個身份是音樂家的他要讓這些精確的工業產品進化成還原音樂的鏡子。鏡子,總能忠實反應真實世界的一切,喇叭,要能忠實反應送入的訊號,重現音樂的原貌。這一面需仰仗科學儀測,建立數據和圖譜,更需要人耳的聆聽。根據Jean-Marie的說法,聆聽測試是為了證實科學檢驗引導的設計方向無誤,好確認這對喇叭可以讓人安心舒服的聽音樂。目的不是性能數據,而是能不能適切地表達音樂,讓人能好好享受音樂。因此,當初所有已上市的JMR喇叭都反映了Jean-Marie的音樂人文素養。Jean-Marie在2012年離世,公司由其子Jean-Claude Reynaud接手。打從2005年起Jean-Claude就開始與父親共事,他傳承了父親的哲學,並且奠基在不斷進步的材料科學的優勢下,他一步一步帶領JMR走向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峰。

這是取材自JMR臉書粉絲頁的照片。右側人像就是Jean-Claude Reynaud,左方一排喇叭則是全系列的Jubile喇叭,由左至右分別為Orfeo、Abscisse、Cantabile、Euterpe、Folia、Lucia。每一對喇叭都具有JMR喇叭的相通的底韻,卻又各自有其不同的風格和氣質。

世界唯一的三角形傳輸線箱體

在JMR喇叭的設計哲學裡,最關鍵的就是「還原活的音樂」。為此,他們家的喇叭幾乎不使用箱內的吸音材料。這對喇叭的設計師來講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喇叭單體的運動產生音波,往前推送,發出我們聽的見的聲音,但當它退後時,同樣會擠壓箱內的空氣而發出聲波,為了減少干擾、避免背向波引發的振動,喇叭內部加設吸音棉,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是,有少數設計師卻認為,既然花了這麼大力氣讓喇叭發出聲音,為什麼還要把這些能量吸收掉呢?一定有其他方法可以解決背波的問題。JMR就是其中之一。從Jean-Marie開始,到Jean-Claude都堅持箱內的吸音材料越少越好。

Jean-Marie開發了一種特殊的箱體結構,稱為三角形傳輸線箱體。傳統的傳輸線式喇叭內部通道是走直線,透過隔板在箱體裡區隔出平行的長條通道,基於1/4波長的理論,藉以增加低頻的延伸。但是,平行通道會有反射波的問題,是故,以傳輸線喇叭著稱的PMC,喇叭的傳輸通道上加了很多吸音材料。這類喇叭因為傳輸線的輔助,能以在有限的箱體發出比密閉式或低音反射式喇叭更深沈的低頻,具備更完整的頻率響應。JMR把傳輸線改成三角形通道,透過內部非平行面抵銷內部反射波,這樣,他們可以拿掉幾乎所有的吸音阻尼材料,僅在隔間牆上貼上一層薄薄的吸音棉,並在單體背面的相對處加上一塊分子泡棉以抵銷背波的正面衝擊。但聲波能量在傳輸通道流動時仍會對隔間和箱體的板材帶來振動,JMR不用吸音棉,改用瀝青塗佈,並經反覆實驗,在特定位置加上一些具有黏性和彈性的化合物。這樣一來,不但可以獲得傳輸線的低頻延伸性好處,還能增加低頻的速度和清晰度。

Single Malt單一麥芽威士忌能夠這麼有魅力,就是因為現今在蘇格蘭的128家酒廠,每一家都有獨特的手法,他們各自開發了形狀不同的蒸餾器,因此,每一家酒廠蒸餾出來的原酒風味都不一樣。JMR的三角形傳輸線箱體,就是專專屬於JMR的蒸餾器,PMC的長條傳輸線也是一樣,透過這些經典、傳統的設計,蒸餾出屬於他們各自的好聲音,是一種有歷史傳承、有品牌個性、無可替代的聲音。

五十週年禧年版,向新世代市場招手

酒廠介紹了,蒸餾器介紹了,那,我這次要帶大家品嚐的是哪一支酒呢?Orfeo Jubile。這是目前JMR現階段的旗艦喇叭,也是Jean-Claude完成接班後所推出完整全新Jubile系列最具代表性的作品。Jubile是法文的Jubilee,源自聖經裡的禧年,指猶太人曆法中的第50年。2017年是JMR創立第50年,他們從Abscisse Jubile打頭陣,接著,一對一對地推出,如今全線完成,這是Jean-Claude帶領JMR團隊登抵品牌新里程的見證,也是向父親Jean-Marie所致上的誠摯敬意。

Orfeo作為JMR的型號已經推出了將近15年,歷經幾代改換,到了現在的Orfeo Jubile,原廠卻表示:這不是根據前一代的Suprême V2作改版,而是全新的設計。雖然延續三角形傳輸線的經典設計,但是箱體負載容積卻重新計算過。外觀部分也都經過重新設計,使能與全Jubile系列展現同一風格。過去的JMR喇叭箱體比較質樸古典,若非四方造型,便是在兩面接合處做出倒角。新的Jubile系列則在前方兩側磨出圓弧收邊,後方則在上方做出弧形,更在傳統的原木貼皮外,推出了非亮光面的白、灰、黑烤漆版本。但這白不是純白,灰不是真灰,摻著珍珠粉的漆面在光線下呈現出特殊的光暈,非鏡面烤漆有一種簡約低調的氣質,我個人相當喜歡。

新款AST氣動式高音失真更低

切削完成的子彈高音箱體還要經過手工打磨,這就是JMR喇叭能夠獲得許多忠誠用家的支持的原因,他們處處流露了法國工匠技藝與精神。
JMR的喇叭音箱都是自家製作,自己切割、黏合、打磨、上漆。但是,單體就不是這種小廠能做得來的,他們找代工廠做OEM。早年JMR喇叭一律使用軟半球高音,後來,他們開始使用鋁帶高音,並且為了求取更大的發聲面積,以求高效率、低失真的目的,他們採雙鋁帶結構。到了Abscisse Jubile,JMR首度採用氣動式高音,Orfeo Jubile也同樣使用了氣動高音。JMR稱他們的高音單體為AST(aero striction tweeter),是一個尺寸為25mm x 60mm的縐折狀振膜,其上有鋁質導線,透過兩側磁力強勁且永不衰退的釹磁鐵驅動。原廠表示,與一般以kapton為振膜材料的氣動高音不同,這個AST氣動高音材質本身的諧振更低,失真也更低。

為什麼到了Jubile系列要從雙鋁帶高音改成AST氣動高音呢?Jean-Claude指出,這個高音比過往所使用的鋁帶高音承受功率更高、失真更低、阻抗曲線更平直、響應範圍更廣,這樣,他可以把分頻點設得低一點,並且AST氣動高音的水平擴散性優異,可聆聽範圍更廣泛。因為氣動高音的運動是類似手風琴一樣作水平方向拉伸,不僅會往前發聲,也會往後傳遞反相聲波。所以後方腔室的設計便相形重要。他經過反覆實驗,不但延續以獨立的砲彈形獨立高音腔室,將高音與中低音箱體隔絕,並採用特殊的毛氈阻尼,藉以使該高音達到優化。

中、低音單體歷經18個月才定案

Orfeo Jubile採取3單體2.5音路的設計,除了高音單體以外,另兩只單體,一個180mm的中低音單體負責3500Hz以下的全部頻段,另外再加一只180mm的低音單體輔助400Hz以下頻段。JMR找上一家德國的專業單體代工廠生產這兩顆單體,經過長達一年半的反覆討論才定案。振膜材質配方當然也是Jean-Claude和單體廠討論而得的,根據官方資料是「七層碳纖維與PEEK」構成。但是我實在看不出這振膜是碳纖維編織而成的,甚至除了中央的防塵罩外,振膜本體看不出來是編織結構。顯見這與一般常見的有清楚紋理的編織碳纖維布材料不同,可能是更細的纖維編織表面再加上塗佈處理,以致於看不出來。又或者是文中的Carbon是指石墨層或碳粒子的蒸鍍。但是,從原廠的說明可以得出一個確切的結論:JMR要做出內阻高、諧振點低、質地強硬的振膜。在避免單體運動時出現盆分裂失真之餘,還要減少自身材料的染色。

中低音單體和低音單體的直徑一樣、振膜材質也看似一樣,但是根據其負責的頻段不同,他們的音圈設計不同。中低音單體音圈口徑較小,為37mm,低音單體的音圈口徑則約進70mm。負責3.5KHz以下全部頻段的中低音採較小直徑音圈,這樣音圈長度較長,在前後位移時,就保持磁鐵有效磁力範圍內,使其活塞運動更為精準。僅擔負400Hz以下低頻段發聲的低音單體音圈直徑較大,這樣更能抓住振膜,振膜盆分裂發生的機率較小。以上種種,仍是為了降低失真的設計。

所有關於單體的設計只有一個目的:減少失真

JMR喇叭的子彈高音腔室由兩塊原木切削而成,各為半塊,然後將兩半黏合一起而成。
音圈套筒以玻璃纖維製成,表面還經過特別處理,能夠有效吸收共振。在音圈套筒還加上一個外部經過濺鍍處理的環狀配件,Jean-Claude表示這個環可以消除音圈套筒自身帶來的聲學干擾。在音圈磁隙部位,JMR加上了一個類似法拉第環的純銅環,以使單體阻抗變化更線性,也能藉由增進音圈周圍的詞通量密度而降低失真。至於彈波也經過幾何設計,其剖面輪廓具有漸進形狀,這樣可以不管其位移幅度如何,都有恆定的回饋力可以準確返回0點位置。以NBR丁腈橡膠(Nitrile Butadiene Rubber)製成的懸邊不僅耐用度高且彈性好,其曲率亦經過優化,以達到最佳的回復效率,使單體能準確回到0點位置。

磁鐵部分則採用了直徑100mm的雙鐵粉芯磁鐵,配有兩個控制環,磁力強大。單體框架則由鋁合金製成,以最大程度的鏤空提高空氣流動量,以助散熱和導引背波。框架上鑽有孔洞,好加裝阻尼器。就連纖維編織的防塵罩表面也經過特別處理,以乳膠基質的黏膠固定於振膜中央。最後,如同前代喇叭一樣,兩只低音單體背後都以不銹鋼棒,固定於喇叭音箱背板上,形成一個張力機制,這樣可以提高單體的穩定度,消除任何微小振動和移動導致的失真,使單體在進行活塞運動時可以更快速、更準確。

精選零件、搭棚製作的分音器

JMR的箱體都是自家生產製造。
Orfeo Jubile的分音器也花了長達半年的調校。主要的環節就在:各音路的衰減斜率怎麼配置?選用哪些零件聲音最好?以及怎麼製作最有利於聲音表現?Orfeo Jubile採用2.5音路設計,因此要處理的是高音單體與中低音單體間、位於分頻點3.5KHz的兩組衰減斜率,以及低音單體位於400Hz的低通點設置。Jean-Claude在高音與中低音的分頻採2階分音,至於低音單體的低通分頻則採一階分音。這也是JMR一貫的作法:盡可能採取較低階數的分頻,減少使用的零件,就不需考慮太多相位等化和補償的問題,經過分音器的電損也比較少。

電感以大尺寸的純銅箔繞於實木芯上,並以蠟封裝,原廠表示,這樣可以防止互調輻射(intermodulating radiation),並且這些線圈具有極低失真率、極低內阻和極高電容量的特性。這麼一來,造就了Orfeo Jubile飽滿的低音,高密度、高實體感、高動態的聲音表現。這是原廠的說詞,是否為真?等一會兒告訴你。

至於電阻,JMR鑑於傳統電阻在較大的電平下溫度會上升,進而導致失真。因此他們特別挑選了抗電磁效果特別優異的電阻。用在高音分音上電阻,採取線繞製作,並由一個接地銅管包裹,並內部並充填了樹脂。這樣一來,這個銅管就能扮演一個類似法拉第籠的角色,阻絕外界的電磁干擾,同時也是一個絕佳的散熱器,這使該電阻的失真極低、微放電疏散效能絕佳。這又有什麼好處呢?原廠信誓旦旦地表示:這導致Orfeo Jubile的聲音更細緻平滑、細微訊息更為清楚完整。真是這樣嗎?還是一樣,等一下告訴你。

Orfeo Jubile的分音器不經過電路板,一律採取點對點搭棚製作,以高品質的含銀焊錫焊接,並以具彈性的黏著劑固定,藉以收避震效果。喇叭端子選用德國Mundorf製品,直接與分音器連接,以減少接點。分音器連接單體的內線都是JMR自家開發的HP1132線材,這是一款由法國SCR公司代為製造的導線,導體為高純度無氧銅鍍銀線,絕緣則採用Kapton和Teflon,最外側則是一層薄薄的PVC,都盡量選擇介電係數低並且厚度薄的材料。不僅內線用之,JMR原廠所附的跳線就是以此線兩股絞繞成一股來用,並沒有選用一般喇叭廠會附的的金屬跳片。這線代理商也有引進,JMR喇叭用家也可購買搭配喇叭,並且這也是原廠所推薦的搭配。

花了不少篇幅數算這對Orfeo Jubile,不過,前面這段您費勁讀完的文字,只是在介紹酒標、酒齡、產區、原料、製程,客觀闡述一支酒的背景特點而已。當然,這些資訊對我們理解一支酒來說也很重要。但真要品評這支酒,得把酒倒出來,察其色、聞其香、試其味、品其韻,這才能知曉此酒的美好。現在,我們就要把Orfeo Jubile倒出來。

走出自己的美學路—屬於Jean-Claude的JMR之聲

嗯,好酒。

這是代理商把喇叭送到我家、完成開箱、擺到定位、接上系統、放上音樂後的第一句評語—「這喇叭,真出乎意料的好聽」。什麼是出乎意料的好聽?作為一個品牌的最新旗艦,作為一對售價一萬歐元的落地喇叭,好聽,不是理所當然的嗎?這話,其實是說給我自己聽的。我對JMR喇叭聲音的印象,始終停留在Jean-Marie的年代。我自己曾是JMR Twin MK3的用家,也對友人林主惟愛用的Offrande印象深刻,這些Jean-Marie老先生創造出來的美好聲音,幾乎是我對JMR喇叭全部認識。

我認為JMR到了Jean-Claude的年代,它的聲音慢慢從過往的小眾品味走了出來,更容易讓人親近、更易為市場接受。我不喜用法國風情、法式浪漫來稱呼法國音響的聲音,單是法國喇叭廠,每一家的聲音都不一樣,怎麼能一體適用這樣的界定呢?如果真的有,那也肯定是過去式,我絕不會不負責地用這種空泛言語來描述我聽見的JMR Orfeo Jubile。

再用威士忌來打比方。每一個酒廠都有一位具代表性的調酒師,酒廠的每一款產品,都是根據他的品味創造出來的。喇叭亦復如此,有這麼多品牌,甚至有不同的系列,每個品牌的設計者就是那位調酒師,他們創造出符合自己心中的美味。Jean-Marie有自己的美學,那是屬於上一個世代的美學,他是真空管機和高效率喇叭的年代過來的人,那些年代的烙印都深刻影響了其美學觀點。作為下一個世代的設計師,錄音師出身的Jean-Claude,創立了著名的Blue Coast Records。你在Blue Coast的錄音裡聽到什麼?自然純正的音色?比例正確而真實的質感?細緻柔美又兼有動態的音響?開闊深邃卻又無比自然的空間?那就是Jean-Claude所追求的。

Orfeo Jubile是JMR喇叭常態性產品中的旗艦。再上面,只有一對接單生產、售價7萬歐元的全主動喇叭Adara。(以上照片拍攝地點為台北的新天新地,也是JMR台北地區主要的經銷點,現場有Orfeo、Abscisse、Euterpe、Lucia等Jubile系列喇叭。)

擴大機搭配唯一守則—質感要好

Orfeo Jubile在我家待了一個月,在這個最熟悉不過的空間裡,聽見了我從未在家領教過的美好。我試著為它搭配幾台不同的擴大機,各有各的妙處,而且無論擴大機功率大或小,Orfeo Jubile都能展現出迷人風貌。我自己在家使用的NuPrime DAC-10H前級與150W的D類後級ST-10的組合,這個系統售價不高,但前後級都採直接交連設計,因此音染少而且活生感佳。把NuPrime接上Orfeo Jubile,驅動力當然不是問題,充分展現了這套前後級組合的開闊和大氣,Orfeo Jubile唱起歌來像是一個春風得意的少年,帶著一點輕狂,率性而真摯。

換上功率更大的晶體機Norma Revo IPA-140,對應8歐姆喇叭有140W,對應4歐姆喇叭更有280W,每邊36A的最大輸出電流,是大功率、大電流、高阻尼因數(>500)的代表。在Norma的驅動下,Orfeo Jubile的的聲音充滿戲劇性的感染力,聲音形體輪廓鮮明、音像立體浮凸、質地緊緻而細膩、兩端延伸均優,放起各種音樂都有味道。與NuPrime相比,這個兩倍價的綜合擴大機,聲音更精緻細膩,速度更快也更有迫人力道。這兩套擴大機對比一下,我幾乎可以這樣結論:Orfeo Jubile很能反映出前端的質感,擴大機質感越好,它能回報的更多。

Orfeo Jubile採3單體2.5音路設計。高音單體有獨立的子彈型腔室,內部採取三角型傳輸線設計。

JMR官網標稱的規格,Orfeo Jubile為4歐姆、效率91dB,承受功率範圍是90~300W,看前面兩項,若配上電流輸出大一點的擴大機,應該不難推;但看到後面的規格,又不禁皺起眉頭,這意味擴大機的功率還是要高一點嗎?我試著出難題,給它配上每邊40W的真空管綜擴Audiomat Adagio 2,喇叭輸出接在4歐姆。在音量旋鈕開到12點鐘前後的位置時,Orfeo Jubile輸出的能量並無不足,仍然豐滿而美好。聽起爵士,那帶一點鬆軟的彈性貝斯撥奏,那音韻周邊和末段所燦發出來光彩,真是迷人;由於真空管放大的震盪特性,帶來音樂中一些極精微的微動態聽來特別鮮明。配管機也能得好聲音啊!

我手邊還有一台功率較小的晶體機,那是日本Spec的RSA-F33EX綜擴,採D類放大,對應8歐姆卻只有60W、4歐姆120W。RSA-F33EX一點不像是只有60/120W的綜擴,推起Orfeo Jubile,比起Norma更細膩,聲音有股柔韌的勁力,頗有管機的味道,卻比管機更有力、更果斷、更安靜、動態更大。推起Orfeo Jubile,幾乎兼容Adagio 2和Norma的雙重優點,這個組合我甚是喜歡,喜歡到一個程度—我覺得這是一個能伴我一生的伴侶。

用小功率擴大機推,Orfeo Jubile能顯出其高段的精緻柔美。用大功率擴大機推,取其更高的寬容餘裕,Orfeo Jubile盡管放聲唱,放起動態大的音樂時更為從容。用管機聽,可察其細微的靈動,嚐其中高音段一切的美妙。用晶體機聽,能以重播的音樂更為廣泛,音量開大也不軟腳,低音亦更顯精實,可展現此喇叭最雄厚的實力。我認為,在搭配上,Orfeo Jubile對擴大機的適應力不錯,重要的是擴大機的質感。Orfeo Jubile是配真空管機還是晶體機,或者該配大功率或小功率機器,沒有必然,端看聆聽者的喜好與聆聽習慣而已;唯有一點應當切記:那就是搭配Orfeo Jubile的擴大機必須質感夠好,音質越好的擴大機越好,預算沒有上限。

Orfeo Jubile高音採用AST氣動高音,各位可留意:這個氣動高音的長度比起一般氣動高音喇叭的氣動高音更長。

高度類比味的厚實和緻密感

既然前面講到Blue Coast Records,那麼就從他們家的錄音講起。聽E.S.E. Sessions這張合輯,這是一個切入認識Jean-Claude聲音美學的好途徑。這張專輯裡多的是民謠演唱,歌手抱著吉他輕聲歌唱,編制簡單,但曲曲精彩。以女歌手Jane Selky和貝斯手Chris Kee的錄音為例,第二軌的「Slow Day」女聲清甜,質感真實,轉音時歌手製造的圓滑效果,抑揚頓錯之間的聲線變化,斑斑清楚。貝斯錄的自然,沒有刻意強調、錄成碩大樣貌,輕撥之下激出的柔軟低音節奏,襯著歌曲,好像心跳一般。對比同曲的另一版本,Jane不彈吉他,Chris Kee改以拉奏方式伴奏,聽那個空間中的定位,明確而清楚。第八軌「In Love before the Last Call」,少了前奏,Jane Selky歌聲直接搶出來,顯出清楚而立體的形體。

第三軌的「Lillianna」歌手José Manuel Blanco操著幾許滄桑的沙啞唱腔,帶著溫柔的深情唱著對情人的思念,吉他手Jason McGuire的佛朗明哥吉他,琴音帶著激烈情懷,與恬靜淡雅的Jane Selky彈奏的迥然不同,與第四軌音色變化豐富的民謠吉他又不一樣。再聽第六軌Tony Furtado精彩的吉他演奏,剛開始樂曲還算平靜,但聽得那些滑弦和揉壓帶來的搖曳聲效,那就像是聽一個人在唱歌一樣,樂曲走到中段以後,演奏漸趨激烈,寫盡漸強的音樂情緒。一段簡短卻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第十二軌,作為Final的短曲,是爵士貝斯手Glen Moore的演奏,低音提琴琴弓拉動時的強韌琴音,配上琴身的共鳴,發出飽滿而富有聲韻的琴音。

你倒是說,這張專輯錄音本來就好,用什麼系統聽都好聽,這樣講怎麼個準?不,Orfeo Jubile毫無誇飾的重現手法,讓音樂自然流出,把這張本就錄得自然的專輯,放得更自然,更像真的演出。聲音的密度真好,我聽的是24bit/ 96KHz的檔案,但那聲音密度之高,形體之清楚立體,空間感之明確,聲音之扎實有厚度,實在不像是檔案播出來的,那是非常類比的聲音。驚人的Final一曲,那把低音提琴的豐潤感和豐富音韻,加上密度極高又兼具厚度的質感,下探的低音深沈而豐厚,這短短的錄音,精彩極了。一般來講,採傳輸線設計的喇叭,雖然能以達到超越箱體和單體限制的低音延伸與量感,但是低音會拖一個尾巴,清晰度會受點影響。Orfeo Jubile卻沒有這等問題,它的低音真是乾淨,完全沒有拖慢或膨脹的問題。Orfeo Jubile在這張專輯上的表現,是我聽過同價位喇叭裡最精彩的。


繽紛而純正的音色,述盡鋼琴之美

它放起鋼琴的傳真度也是第一流的。我向來喜愛鋼琴,對我來講,一個讓我覺得好的音響器材,總得過鋼琴這一關。過去,我聽過最精彩的鋼琴,一個是全套700系列Soulution配Magico Q7 MK2,這套兩千萬級的系統,放起鋼琴,速度飛快,聲音密度極高,琴音細節豐富,在代理商的大空間裡,以大音量播放神谷郁代用貝森朵夫琴彈奏的貝多芬「熱情」,是我怎樣也忘不了的熱情。另一個則是全套YBA推Focal Scala Utopia V2,這對Focal Utopia系列最小的落地喇叭,卻有超越期待的表現,聲音不僅有力而且扎實,帶著一點溫暖和厚實感,讓鋼琴充滿真實感,好像我就在聽波哥雷利奇的演奏會一樣。那次,我給了評語:這鋼琴,好像真的。這一次,我又經歷了神奇事,Orfeo Jubile這一萬歐元的售價雖稱不上便宜,跟前面兩對喇叭比起來,絕對是人間的喇叭。比起體積和單體尺寸,那更是差太多太多,可是,在我家8、9坪的客廳裡,表現出來的鋼琴演奏,真叫我揪心—我這樣愛聽鋼琴,是不是該買一對呢?

我以布蘭德爾彈奏的貝多芬「英雄主題變奏」為例。會挑這張專輯也是有原因的。曾有媒體問Jean-Marie有沒有什麼他最喜歡的專輯,Jean-Marie列舉了兩張CD,這就是其中之一;恰巧,這也是我非常喜歡的專輯,是我心中的荒島唱片之一。開頭的導奏是以低音主題進行,左手反覆彈奏低音主題,右手則演奏高音和低音聲部旋律,疊加出一個帶有明確主題的變奏短曲。我實在喜歡Orfeo Jubile表現出的琴音,清朗堅潤,道盡了布蘭德爾演奏的端正氣度。琴韻隨著下壓的指頭綻放,手指離鍵後飄然而過一抹清馨,踏板使用節制卻適切,讓音色更加豐富。短短3分半的導奏,就展現了肅穆的權威姿態,又兼融了唯美的優雅情懷。聽第二變奏,那連續的琶音,配上主題變奏,誰說布蘭德爾是學究?他的超技巧妙到不著痕跡。聲部能夠分離,音樂的立體感就出來了。活潑的第四變奏和恬靜的第五變奏,雖然風格上是對比,但同樣具有明顯的高低音對比,激烈的情緒出現在第六變奏,Orfeo Jubile讓這些音樂裡的表情鮮活明白。至於Jean-Marie所喜愛的op.126六首鋼琴小品,曲子短,但貝多芬賦予了曲子高度的自由度,即便是短短的曲子,也蘊藏了多重樂念,在反覆、變奏、轉調之下,創造出多樣又多彩的風貌。布倫德爾把各曲子的性格和腔調表現的相近又歧異,綜合著看是一傑作,分開著聽又各有天地。Orfeo Jubile把布倫德爾所演繹的那些色彩與聲韻充分表達出來。聽第三曲裡左右手彈奏出那截然不同的音色,啊!這就是布蘭德爾啊!這就是貝多芬啊!Orfeo Jubile真是把我帶到了音樂的最深處。

Orfeo Jubile的中低音單體都是新開發的,委由德國專業單體廠代工製作,經過長達一年半的反覆討論才定案。兩顆低音相互分工,上面的單體負責3500Hz以下的全部頻段,下面的單體則僅在400Hz以下頻段發聲。

從聲音細節聽見音樂的細節

再聽Alice Sara Ott彈奏的葛利格A小調鋼琴協奏曲。在一段由弱而強的定音鼓敲擊聲中,鋼琴強力奏出下行三連音,而且不斷往下,直至深處,葛利格奇特地揭開了序幕。隨後樂團展開,木管透過與弦樂對話,揭示出第一主題。音樂不斷推進,Salonen指揮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呈現出高度清澈的合奏,木管部的歌唱性十足,弦樂綿密卻不凝重,閃耀著溫潤光澤,配上色彩斑斕繽紛的鋼琴,音樂在反覆之間堆疊又升高。發展部那充滿華麗的琶音,真是美不勝收。Orfeo Jubile無過亦無不及地表現出這些音樂裡的華麗氣息,那恰到好處,拿捏得真好。無過,說它沒有傳統氣動高音那樣的急切火氣,無不及,說它又不至於暗陳陰鬱,只見厚重而不見生氣。到了再現部,左手下行琶音,帶出了音樂的情緒和重量,右手則莊嚴地彈奏主題,然後透過分解和弦進行華麗的裝飾。Orfeo Jubile在這裡展現出來的音樂樣貌完整且精彩。琴音有重量,有色彩,有質感,這充實了音樂的完整性;音樂細節清楚,層次清晰,紋理清明,內容豐富了,這就精彩了。

JMR Orfeo Jubile的箱體採用罕見的三角型傳輸線設計,長條狀的傳輸線開孔位於下方,一改過往在開口處安設類海綿的阻尼,新款JMR一律開口全開。原廠附件包括底板腳釘,用家可用可不用。裝上腳釘,聲音(尤其低頻)會更清晰俐落,不上腳釘,直接下地板,聲音會更厚一點。此外,腳釘還有調整水平的功能,讓喇叭保持水平可確保聲音相位準確。

傳輸線喇叭中聲底最乾淨透明者

好的樂曲都有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開頭,葛利格鋼琴協奏曲的開頭奇特,我們能記得;貝多芬英雄主題因為嘟被使用在貝多芬的樂曲裡,我們也熟悉;馬勒第五號交響曲第一樂章那三短一長的號聲,也是古典音樂裡最有名的小號獨奏之一。而用Orfeo Jubile來聽Michael Tilson Thomas指揮舊金山交響樂團的馬勒第五號交響曲,則締造了我在家裡最精彩逼人的一次體驗。這號聲後面接著銅管和鼓聲的呼應,反覆同樣的三短一長,音樂是一片悲傷消沈的送葬曲。樂曲走到中段,顯出激烈和衝突,弦樂強力拉奏,銅管熱力放送,定音鼓則敲出緊張的節奏。厚實鋪陳的低音弦樂,讓音樂在穩固基礎上盡情激昂發展。我平日在家裡用Pierre-Etienne Leon Quattro Plus聽,底部總是少一塊,聲部間的鬥爭在上方激烈展開之時,總覺得虛浮一點。馬勒的音樂,用書架喇叭終究聽不完全,遇到大系統才真正顯出精彩。JMR Orfeo Jubile這樣不太大的喇叭,放起馬勒,完全不臉紅,我認為我家這8坪左右的客廳,對Orfeo Jubile來講,還算小了,若換成兩倍大的空間,它應該也能填得滿,填得實。

第二樂章裡,馬勒給了一個「如暴風雨般激烈,且更為激動」的指示。樂團由低音弦樂起始,接著小提琴投入後,情緒更加狂亂熱烈,充滿力量的悍強拉奏,把不安的情緒拉到高點。Orfeo Jubile的音域平衡,我不管換什麼擴大機聽,音量總是開在超過12點的位置,這樣強的能量下,Orfeo Jubile從未顯出噪感。當然,這一方面要歸功於Norma Revo IPA-140與Spec RSA-F33EX的高度控制力,另一方面,喇叭本身也要夠水準才行,單體要不失真,氣動高音要不發毛噪,這些都是喇叭的本事。即便我音量開得大,即便新世代的JMR喇叭在Orfeo Jubile上呈現了聲音密度與厚度的巧妙平衡,然而,它仍始終維持高水準的透視度,畫面極是透明。在音樂磅礡洶湧之際,依舊維持穩定明晰的畫面,聽Blue Coast錄音還不覺得這個透明感有多高明,聽到馬勒就不一樣了。仍不禁讚嘆:這不是傳輸線喇叭嗎?怎地聲底這般乾淨透明?越聽,我越喜歡它了,怎麼辦?

子彈型獨立高音是JMR的招牌之一。獨立腔室提供了高音更清晰、不受干擾的發聲條件。Jubile系列的外觀也經過了大幅修正,圓弧線條的搭配,以及珍珠漆塗料的外觀,讓喇叭更有現代感。

有存在感的聲音質地

Orfeo Jubile的聲音密度高,織體感好,色彩純淨卻豐富;前兩者,造就了發聲的實體感和質感,是真實性的源頭,後者則讓音樂更加精彩秀發,是吸引力的來源。聽由Stephan Koenig三重奏與男高音Martin Petzold合作的爵士巴哈專輯,很能感受到Orfeo Jubile在表現實體質感和精彩音色的能力。第一軌是我們熟悉的「耶穌,是眾人的仰望」,鋼琴一派端正地演奏,沒有什麼即興演出;男高音的歌聲形體清楚、位置明確;鼓組在銅鈸上輕刷,搔得讓人感到陣陣酥麻;貝斯撥奏輕很柔,音樂呈現出一種平和而安詳的氣氛。那在後面鼓組的騷動,Orfeo Jubile讓它聽起來不是似有若無,而是確切感知。第二軌是義大利協奏曲的選曲改編,開頭還一派正經,隨後就頑皮起來了。鼓聲結實敏捷還有細節,鋼琴堅實有勁,貝斯時則圓滾沈穩,時則俏皮吟哦。有時,我們都忽略了音樂的表情,或者,不是我們忽略了,而是音響表現不出那個表情。就像是劇本裡的情緒,透過演員的詮釋,我們看見了,但是,學藝不精的演員扮演起來就呆板了。Orfeo Jubile放出來的音樂,真是有表情。

絕非獨沽古典一味,Let Orfeo Rock!

這樣有氣質的喇叭,放起搖滾和金屬,一樣使人熱血沸騰。我最喜歡用Norma IPA-140推Orfeo Jubile來聽搖滾和金屬,Norma速度快,聲音密度高,透明又有層次,可以把搖滾和金屬樂裡原本的霧氣給揭除,讓你看見一個火辣現場。例如Metallica的同名專輯,當中的鋼弦吉他清脆而俐落,琴音還有適當的尾韻,金屬弦該有的質感表露無遺。至於電吉他,那飄忽不定,充滿變化的音色聲線清晰。至於鼓聲那更是精采絕倫,鼓聲飽滿卻不過重—當知,太重太厚的鼓聲,會少了活力—Orfeo Jubile表現的鼓聲是所有認為JMR喇叭只適合古典音樂的人都該一聽的,應該有的重量和飽滿度一點不缺,但它更有別人沒有的清晰度和透視感。聽到「Enter Sandman」中後段的腳踩大鼓,再聽「Sad but True」開頭迫人的鼓組開頭,就會知道JMR喇叭可不是定於一尊的,它足能表現任何音樂,因應各種樂迷的需要。如果你覺得Metallica太吵,聽聽看Michael Jackson就會知道,Orfeo Jubile是何等全能的喇叭。

歷經50年桶陳,果然是好酒!

我沒辦法告訴你Orfeo Jubile和先前的Suprême V2版、甚至更久以前的Suprême或MK2版本的差異,那些驚鴻一撇的巧遇根本不留存任何印象。但是,對比於我所認識的前一個世代的JMR喇叭,Orfeo Jubile依舊透明、自然、開放,但卻是更透明、更自然、更開放,並且在聲音的扎實、綿密、細緻、音色豐富性、動態完整度、音像重現力上,還明顯超越前一世代的產品。有的老JMR用家認為Jean-Claude的美學不同於父親,認為JMR變了。然而,改變,又何嘗不是件好事?

就算是single malt威士忌,也會有世代差異。早年的Glenlivet性走醇厚甘甜,帶有雪莉桶風味,但現在的Glenlivet則越來越輕盈乾淨,漂浮淡雅花香,一派波本桶氣質。這沒有好壞的分別,只重在原廠要追尋的是什麼。我認為,從Jean-Marie到Jean-Claude,JMR的追尋始終沒變,就是讓人更接近音樂,更能感受到音樂的美好。

威士忌,不是拿來分析的,也不是拿來觀賞的,是要拿來喝的。真正的歡愉,是在把酒倒出來,聞了聞它的香氣,試了試它的口感,嚐了嚐它的滋味,在酒香和餘味相伴下體會微燻,是不是好酒,這才見真章。喇叭也是這樣,JMR Orfeo Jubile的好,不是我說了算,你去聽看看,我相信,你也會感嘆:嗯,歷經50年桶陳,果然是好酒!

喇叭端子採用Mundorf的製品。原廠附上他們自家的雙股HP1132鍍銀銅線當跳線,不過,用家也可嘗試以雙喇叭線連接,這是原廠所建議的接線方式。

JMR Jubile系列的白、灰、黑烤漆版本,都採用珍珠漆塗料,燈光下可見到隱約閃動的光澤。

器材規格

型式:3單體2.5音路三角傳輸線式落地喇叭
單體:AST氣動高音 (25mm x 60mm) x1;180mm低音x2
頻率響應:32Hz~25kHz (30Hz at -6dB)
阻抗:4 Ohms (minium 3.8 Ohms)
靈敏度:91dB/ W/ m, 2.83V
承受功率:90~300W (400W peak)
分音器:12/ 12/ 6 dB/ octave
尺寸:1160 x 235 x 330 mm (H x W x D)
售價:445,000元(珍珠白、緞面灰、緞面黑)

進口總代理:百鳴
電話:(04)2463-7799
網址:www.currants.info

德國雙經典的精彩詮釋–天韻試聽Audio Physic與Accustic Arts
Virgo III之所以後面加了個「III」,最主要的原因是其中音單體採用第三代HHCT高音單體以及中音單體 HHCM高音單體。這些單體採用鍍有陶瓷微粒的鋁金屬做為振膜材質,讓振膜身兼輕盈與堅固的特性,而在振膜周圍,還用上了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