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董鴻鈞,攝影/郭振榮 2018/08/13發表,已被閱讀9,478
在過去,獨立式CD轉盤是高價位帶中才會見到的器材,然而,隨著CD市場逐漸萎縮,別說是CD轉盤,就連一台CD播放機,現在都很難找了。儘管DAC現在是數位訊源中的主流器材,但不可否認,許多五、六年級的音樂收藏還是以CD為大宗。雖然透過ripping的方式,可以將CD中的音樂轉換成數位音檔,儲存在電腦或NAS中,但是一來ripping是項曠日費時的工作,二來結構穩固的光碟機現在也很難尋覓。短短的幾年時間,CD竟然猶如磁碟片,難以找到適當的器材可以播放。然而,以輕巧設計還有高C/P值出名的NuPrime,似乎聽到了這樣的需求,推出獨立式CDT-8 Pro CD轉盤,讓已經有DAC的玩家,無需苦苦尋覓播放CD的器材。


具備SRC電路

CDT-8 Pro在功能上,宛如少了DAC電路的CDP-9,無論在內部零件或是規格功能,都與CDP-10有許多相似之處。首先,在CD讀取機構電路設計方面,與CDP-9一樣。首先,雷射頭由Philips SAA7824HL晶片控制,而記錄在CD上的音訊經由雷射頭讀取後,由AMR LPC2103F擔當偵錯的工作。至於CD讀取機構本身,由前Philips奧地利廠員工成立的Stream Unlimited公司所生產,除了一般紅皮書規格CD外,也可以讀取CD-R與CD-RW等燒錄光碟,用家可以將各式音檔燒錄在CD-R與CD-RW光碟上,透過CDT-8 Pro也可以播放而出。

CDT-8 Pro也跟CDP-9一樣,具有SRC(Sampling Rate Converter)轉換功能,可以指定CDT-8數位音訊輸出的取樣率。其實,為了讓數位音訊有較低的時基誤差,CD音訊經過雷射頭讀取進CDT-8 Pro的電路後,會升頻至60倍的取樣率,不過,透過SRC的選擇,用家可以指定CDT-8數位音音訊輸出的取樣率。因此,透過CDT-8 Pro的同軸、I2S與AES/EBU輸出端子,可以輸出44.1 KHz、48 KHz 1、2、4、8倍數取樣率的PCM檔,更可以輸出DSD64、DSD128、DSD256等DSD檔。至於光纖輸出支援的取樣率低一些,PCM檔最高可輸出至176.4 KHz/196 KHz,DSD則只有DSD64的格式。

這些不同的SRC設定,可以在不同的播放方式使用,像是播放紅皮書規格CD時,可以選用44.1KHz倍數的SRC,播放CD-R、CD-RW中的數位音檔時,可以選用48 KHz倍數的SRC,至於使用I2S輸出時,可以選用DSD的SRC設定。這樣的功能,讓CDT-8 Pro可以輸出比44.1KHz/16bits取樣率更高的格式,讓DAC還原出更完美的類比波形。


提供I2S over HDMI輸出介面

除了SRC功能,CDT-8 Pro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特點,就是具備輸出I2S訊號的HDMI端子。I2S與S/PDIF、AES/EBU等輸出的數位訊號最大不同處,在於I2S的訊號與時脈訊號是獨立行進的,因此理論上可以獲得更好的音質。不過,在這篇評論正式發布之前,NuPrime尚未推出可以接收I2S訊號的DAC,原廠表示,預計會在今年十月左右,推出帶有HDMI輸入端子的DAC「EVO」,可以接收來自CDT-8 Pro的訊號。

除了等待NuPrime推出EVO DAC外,目前市面上具有I2S接收功能的DAC中,以PS Audio的Directstream、Audiobyte的Black Dragon還有Wyre 4 Sound的DAC-2v2與DAC-2 DSD,皆以HDMI做為I2S訊號的接收介面,而原廠也表示,他們拿過PS Audio Directstream與CDT-8 Pro搭配,可以順利播放,表示CDT-8 Pro與PS Audio Directstream的HDMI腳位可以互相吻合。

為了讓CDT-8 Pro有更理想的音質表現,原廠也在其電源供應下足了功夫。CDT-8 Pro採用有遮蔽設計的R形變壓器做為線性電源供應,與採用外接電源的CDP-9 CD播放機相比,這樣的設計就讓人安心得多,而且可以讓用家更換電源線,剛好符合發燒玩家的喜好。此外,在數位同軸輸出端子出,還設有隔離變壓器,消除噪訊。除了嚴密的電源設計以外,CDT-8 Pro的機身下方更附有避振角錐,讓纖薄的CDT-8 Pro可以免受地面振動的影響。


SRC效果立竿見影

為了這次的CDT-8 Pro評論,代理商還很貼心的送來同廠的DAC-9前級+DAC做為搭配,雖然DAC-9上並沒有接收I2S的HDMI介面,不過兩者搭配在一起,正好可以展現NuPrime數位訊源的音色。至於CDT-8 Pro與DAC-9之間,採用Early Bird的數位同軸線。至於後級與喇叭,分別採用Linear Acoustic LAV 60II綜擴(設定成by-pass模式),以及推動Capriccio Continuo Admonitor喇叭+Submonitor低音柱的組合。

一開始,我播放鋼琴家Ilse von Alpenhein演奏孟德爾頌Op. 62中的〈春之歌〉(Philips 438 709-2)。透過這套轉盤與DAC的呈現,我可以清楚感受到鋼琴家如同行雲流水般的流暢演奏,而鋼琴珠圓玉潤般音色質感,也能適度呈現。只是,我感受到低音部每個鍵觸所營造的音粒,彷彿過熱的粉圓一般,粒粒都黏在一起,而中高音的每個鍵觸在出聲時,開頭的暫態細節聽起來略為模糊,讓聲音聽起來不是很乾淨。然而,當我開啟轉盤的SRC功能,將檔位開至44.1 KHz,我可以明顯感受到這套系統的音色更為乾淨,泛音結構更為完整,讓鋼琴的音色更具珍珠般的光澤,音粒也更為乾淨。隨著SRC取樣率增加至176.4 KHz,每個音粒的邊緣都為清晰,明確,低音聲部的鍵觸也更為清楚。


聽完了氣質優雅的鋼琴獨奏,我接下來播放《四海好兄弟》(World Circuit WCD-0065)中的〈La Musica Cubana〉,用較為熱鬧的曲子測試CDT-8 Pro。播放此曲,可以感受出NuPrime這套轉盤加DAC組合重現出來的鼓聲還有double bass聲,有著十分舒適的聽感,不但形體寬厚、質感富含彈力,也不會有模糊的邊緣,侵犯到其它樂器、人聲的清晰度。至於Ibrahim Ferrer的歌聲,雖然可以聽出充滿歲月滄桑、富含磁性又情感豐富的質感,不過與反覆唱著「Musica, me musica cubana」和聲似乎有點混在一起,兩者之間不太容易感受到明顯的空間距離。另外,Ibrahim Ferrer的歌唱時,在音節開頭的唇齒氣流聲,聽起來也有點尖銳,其明顯的程度,略略吸引人對歌聲的注意力。就在我對這樣的聲音略感到失望之餘,我突然想到這台CD轉盤還有SRC升頻功能,於是我便抱著好奇的心態將SRC開啟,看看系統聲音會呈現出什麼樣的變化。


結果,我只是將SRC開啟到44.1 KHz的檔位,便可以立刻感受到音質有著顯著的提升。首先,最明顯的差異就是背景變得更純淨,形體邊緣變得更清晰,模糊、毛躁的聽感頓時一掃而空。接下來,空間感的遠近層次突然變得更清楚,尤其Ibrahim Ferrer的歌聲與合聲有著更容易察覺的遠近距離,讓我立刻可以感受到整個系統音像的透視感。最後,我發現高音的表現更為鮮明,讓一些高音含量豐富的樂器聽感更為真實、亮麗,像是樂曲中點綴的敲鈸聲,本來聽起來黯淡無光,但是一開啟SRC之後,光澤更為豐富,細節也更為清楚,但聽起來反而更加柔順,而不刺耳。

細節還原能力不同凡響

聽完了熱情洋溢的古巴音樂,接下來聆聽高雅細緻的蒙特維爾第牧歌。我播放蒙特維爾地《第四與第五冊牧歌》(L’Oiseau-Lyre 455 718-2)中由Emma Kirkby演唱的〈Con Che Soavità, Labbra Odorate〉。同樣在44.1 KHz的SRC檔位聆聽,我發現Emma Kirkby如同工筆畫般細緻、柔軟的聲線,透過NuPrime這套數位訊源的呈現,能夠讓人清楚感受到千變萬化的強弱變化,無論是弱聲演唱中的微微變化的抖音,或是樂曲即將結束時,唱到最高音處所展現的強聲演唱,NuPrime都能將這些強弱差異表現地鉅細靡遺,可見這套組合對於大動態與微動態都有良好的還原能力。

至於解析力,更是這套轉盤與DAC組合的強項,伴奏的大鍵琴與魯特琴,在每個聲音開頭都展現出清晰又具體的暫態細節,讓人清楚感受到大鍵琴內機械裝置播動琴弦的畫面,還有樂手以手指播動的琴弦的景象。雖然透過NuPrime這套系統全是這個樂曲,尾韻表現稍嫌不足,讓聲音表現過於直接,少了「油畫般」的高貴感,但是念在這套組合的價格,能有如此乾淨、真實的表現,已經相當難得了。

接著播放James Blake同名專輯(Atlas ATLAS02CD)中的主打曲〈The Wilhem Scream〉。這首音場特效變化豐富的電音歌曲,透過這套組合播放,若是將SRC關掉,音場缺乏層次,無法呈現出James Blake在這首曲子中精心營造的趣味。然而,若是將SRC開至44.1 KHz的檔次,可以發現這段音樂在前方塑造出一個高頌的曲面,James Blake的歌聲透過相位變化,時而不偏不倚地出現在正中央,時而彷彿從空間的四面八方傳過來,如此鮮明的變化,在SRC關掉時,表現得沒有像這樣這麼具有臨場感。此外,在SRC的開啟下,不僅低音的節奏更為扎實有力,每個音效的形象更為具體浮凸,音場也更為開闊。

最後我播放歌劇《阿依達》(Decca 417 416-2)第二幕中,Radames凱旋歸來、軍隊羅列進入城市的樂段。透過這套系統聆聽這個氣勢壯闊的樂段,結像在Dynaudio Contour 60極為後方的地方,而音場寬度大約與兩支喇叭同寬,我需要將DAC-9的音量調至50 dB,才可以達到適當的音量。不過,將CDT-8 Pro的SRC調整至44.1 KHz的檔位後,可以清楚感受到樂團與合唱團之間有著明顯的空間,讓兩者的遠近地位更為清楚。此外,人聲與合唱團的細節與輪廓變得更為清楚、明確,尤其是銅管樂器,在SRC開啟後,出聲便結像在喇叭之前,而且光澤感更加亮眼,營造出鮮明的聽感。

要解析力,提高SRC;要溫暖人聲,降低SRC

在前面的試聽中,我提到將CDT-8 Pro的SRC開啟至44.1 KHz,無論在形體的清晰度、音場透視感、還有金屬樂器的光澤感均有顯著提升,然而,若是將SRC的頻率再往上開,聽感是否也會跟著提升?我親自測試後的答案是:不一定。關於CDT-8 Pro SRC對聲音的影響,可以歸納出幾點討論。第一,在聆聽CD時,44.1 KHz倍數的SRC會比48 KHz倍數的SRC聽起來要好很多。前者對於空間感的深度與形體的邊緣的清晰度有良好的還原能力,而後者音像聽起來略為模糊,音場高度也會跟著降低,反而對聽感不利。會有這樣的差別並不意外,因為CD的取樣率便是44.1 KHz/ 16 bits,以44.1KHz倍數的SRC聆聽,相信其jitter會比48 KHz倍數的SRC來得小。

此外,在44.1 KHz倍數的SRC中,取樣率越高,細節就會變得更為豐富,形體也會變得更凝聚。然而,這是否表示SRC取樣率越高就越好聽?我發現這因音樂類型而異。以一開始聆聽的孟德爾頌鋼琴獨奏曲而言,隨著取樣率增加,每個鍵觸發出的聲音就會愈發純淨,音粒也更為分明。然而,若是以88.2 KHz或是176.4 KHz的SRC聆聽人聲,其聲線反而沒有像在44.1 KHz那樣濕潤、豐滿,質地聽起來略乾。因此,若用家不知道該怎樣選擇SRC的取樣率,我認為44.1 KHz會是較為保險、安全的選擇。


最後,SRC的PCM與DSD取樣率也會帶來聽感差異。將SRC調整至DSD64或DSD128時,我覺得不管播放什麼音樂,其背景都比44.1-192 KHz的SRC更為乾淨,不過可惜的是,其音場的高度也會比44.1倍數的SRC少上一截。有鑒於I2S資料是以2.8224 MHz的時脈頻率傳輸,或許DSD取樣率的SRC設定在I2S傳輸中能發揮較大的作用。

寫到這邊,相信讀者跟我一樣心中一定有個疑問:無論是將SRC關閉,或是將SRC開到44.1KHz的檔位,CDT-8 Pro都會輸出44.1KHz的數位訊號,那為什麼兩者音質會差這麼多?為此我詢問原廠,原廠表示,關鍵就在「升頻」這道程序。先前我們提到,無論SRC設定為何種格式、何種取樣率輸出數位訊號,中間都會經過60倍的升頻程序,而這個升頻程序不只升頻,還讓數位音訊受到時脈訊號的控制,因此將SRC開啟之後,音質自然提升許多。


重溫青春音樂非夢事

CDT-8 Pro擁有I2S HDMI輸出介面,評論期間NuPrime尚未推出可以接收I2S的DAC,我也來不及借到具有HDMI介面的他廠DAC與CDT-8搭配使用。不過在與CDT-8 Pro短短的兩個禮拜相處時間中,他帶給我的是忠誠、清晰的聽感,穩定、安全的操作感。更重要的是,多虧這台CDT-8 Pro的到來,許多我塵封在家已久的CD又再度重見天日,而學生時期在唱片行挑選CD、買回家後仔細聆聽音樂、仔細閱讀解說小冊的記憶,頓時湧上心頭。一台CDT-8 Pro,售價不到三萬元;但是能夠重溫這樣美好的青春回憶,讓舊時的CD再度歌唱,無價。

試聽時搭配NuPrime DAC-9 DAC。

DAC-9的背面。DAC-9雖無I2S介面,但透過同軸仍可支援到DoP DSD64格式。

器材規格

NuPrime CDT-8 Pro轉盤
型式:CD轉盤
輸出:同軸x1、光纖x1、HDMI(I2S)x1、AES/EBU x1
尺寸:235x 55x 281mm
重量:2.1 kg
定價:$28,000
廠商資訊
進口總代理:進音坊
電話:(02) 02-8792-5679
網址:www.gloriaaudio.com.tw

搭載陶瓷與鑽石單體–Gauder Akustik FRC MKII喇叭
Gauder Akustik來自德國,是由Roland Gauder博士所創立的Hi End喇叭品牌。目前該品牌旗下共有DARC、ARCONA、CERAMIC與BERLINA四大系列,而這款FRC MKII中央聲道喇叭隸屬於CERAMIC系列,光從字面上就能得知所採用的是陶瓷...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