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17/12/27發表,已被閱讀37,474
如果要聽雷爾斯的喇叭,最好還是跑一趟雷爾斯位於台北汐止的門市。至少,我是這麼認為,而且信念堅定。

在自家的試聽室聽不好嗎?音響是為了重現音樂,音樂是一種美感的呈現,在一個燈光美氣氛佳的地方聽,心情大好,音樂也特別感人。不過,這還不是主因。重要的是,還有誰能比黃日興與柯俊益更懂自家的號角喇叭呢?他們搞號角喇叭那麼多年,該怎麼擺、該怎麼搭,還有,各種尺寸和設計的喇叭有什麼特性,身為製造者,他們最懂。據我自己的經驗,要體會雷爾斯號角喇叭的真正魅力,非得跑一趟汐止雷爾斯門市不可。

所以,這次,我又來了。

聽什麼呢?聽一對看起來真的很不像雷爾斯產品的喇叭—Neo-Classical 82。為什麼我說他很不像雷爾斯產品?雷爾斯主力的產品都是遵循古法設計的號角喇叭,多數都是使用水平的鴨嘴式號角,搭配布邊紙盆低音,在配上一個寬大方正、深度較淺的白樺木夾板箱體。可是,這次聽的Neo-Classical 82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中高音還是號角,可是改成圓形號角;箱體依舊是白樺木夾板打造,可是箱體卻是窄面寬、深箱體的一般落地喇叭造型;而且,布邊紙盆低音也不見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雷爾斯Lals的Neo-Classical 82就算走lifesyle,也堅持使用壓縮驅動器配木質號角,兩只8吋碳纖維低音,外加全俄羅斯進口白樺木積層夾板的音箱,在這個價位裡,絕無僅有。

就算走lifesyle,堅持使用壓縮驅動器配木質號角

其實,這樣的設計,早就有了。Neo-Classical 82是新款式,修正了過去的缺失,以獲得更高度的實用性和表現力。黃日興表示,多數家庭客廳空間不大,容不下傳統Classical 12、Classical 15這樣的大傢伙,因此他們才考慮推出體型修長的落地喇叭,讓喇叭更好擺位,不影響居家生活動線,也更能融入裝潢布置。我們可以這樣說,Neo-Classical 82是雷爾斯的生活風格取向的產品。

雖然走lifestyle,依舊使用了壓縮驅動器中高音。號角喇叭不稀奇,很多廠商都做號角,可是並非每家號角喇叭都用壓縮驅動器,很多號角喇叭,使用的還是傳統的動圈單體。對雷爾斯而言,中高音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壓縮驅動器。壓縮動器(compression driver)基本結構跟一般動圈單體很像,一樣有振膜,一樣有音圈和磁鐵,振膜運動的方式也與動圈單體一樣,基本上就是動圈的結構。可是,壓縮驅動器的振膜是向後發聲,經過背後腔室反彈回來的聲波,會穿過細窄的孔隙,這些細小的孔隙會讓聲波受到擠壓後噴出,因此,聲波就可以傳遞的更遠。我們可以水管噴水為例,當我們握持水管往前噴水,水流會很自然地向下流;要讓水流往前噴遠一點,我們只要用手壓下水管開口,讓開口變小,自然水流噴的就遠了。壓縮驅動器也是這樣,透過擠壓,就能有更遠的傳遞距離。

雷爾斯自己開發的壓縮驅動器,搭配木質圓形號角,讓壓縮驅動器與低音單體的分頻點拉到1000Hz,其他款式的喇叭還可拉到800Hz。這樣一來,就能讓分頻點設定在遠低於人耳敏感的頻段,聲音聽起來就銜接性更好。

壓縮驅動器與傳統軟半球高音比較,振膜、磁鐵和整個腔室體積都大上許多。

壓縮驅動器的「壓縮」二字,就在於上圖看見的環狀細孔,聲波透過空氣擠壓穿出,這樣就能讓聲波傳得更遠。

這是壓驅動器的背面,實際上就是上上圖中左方的壓縮驅動器加上外蓋,一般軟半球單體的振膜朝前發聲,壓縮驅動器的凸盆振膜則是向後發聲,透過腔室的耦合,再搭配上圖的孔隙,就是壓驅動器不同於傳統軟半球高音的發聲原理。

在壓縮驅動器的開口有一個圓形號角,那是用黏合成塊的白樺木夾板切削而成的。因為喇叭要「瘦」,也就沒有空間做出傳統的水平式號角,就只好做成圓形的。可是,圓形號角的深度、開口的弧度、號角的大小,也都要經過精密計算,這樣才能達到目的。什麼目的?所有的號角都一樣,具有一種物理等化的效用,透過號角,不僅可以控制聲波的擴散角度,還能提高效率,更能增加頻率響應,讓壓縮驅動器得更向下延伸。以Neo-Classical 82為例,中高音壓縮驅動器負責1KHz以上的頻率,至於其他雷爾斯更大體積的喇叭,透過號角耦合,甚至可把分頻點拉到800Hz。Neo-Classical 82所使用的壓縮驅動器,使用了44mm的鈦金屬振膜,雷爾斯還有振膜直徑100mm的壓縮驅動器。這樣會不會影響到高頻延伸呢?黃日興表示,他們選用的這個鈦金屬振膜材料夠好,即便頻率響應能夠往下走,高頻的響應依舊可達20KHz。

Neo-Classical 82背面有低音反射孔,在喇叭端子上依舊有雷爾斯喇叭常見的高頻衰減器,可以調整高頻量感,因應各聆聽環境的條件。

雙8吋碳纖維低音取代布邊紙盆單體

至於另一個與多數雷爾斯產品大不同的地方,就是低音單體。依雷爾斯命名的邏輯,後面數字表示低音尺寸,在尺寸之外若加上一個2,就表示有2只同尺寸的低音。據此以言,不難看出Neo-Classical 82使用的是「2只8吋低音」。不過,低音單體卻非常見的布邊紙盆低音,而使用了碳纖維振膜及橡膠懸邊。因為Neo-Classical 82的訴求不同,使用橡膠懸邊可以增加一點點低頻的量感,而且低頻可以多一點Q軟的味道,不同於布邊紙盆敏捷反應的俐落風格。柯俊益說:「這個碳纖維振膜是『真碳纖維』,如果拿電表來量,是會導電的。」雷爾斯的喇叭,從壓縮驅動器到低音單體,都是自己設計製造的;布邊紙盆低音是他們自製的,這個碳纖維低音也是。

雷爾斯自製的8吋碳纖維振膜低音,使用橡膠懸邊,音質與他們家傳統號角使用的布邊紙盆低音不一樣。

分音器元件也是自己開發的訂製品

單體自製,分音器也自製。柯俊益拿出他們的分音器給我看:「我們的喇叭分音器都是自己設計自己做,產品推出初期,我們用搭棚製作,這樣的接點少、傳輸最直接。」可是,一旁還有線路板分音器,他表示,等到喇叭要量產了,就沒辦法都用人工搭棚,只好用線路板,「不過,我們的分音器就算用線路板,品質還是很好,與搭棚分音器不相上下,而且有分離接地。」

分音器自製也沒什麼了不起,他們甚至連電容、電感都自己做。當然,不是他們自己工廠做,是去訂製的。黃日興說:「我們試了很多所謂的發燒零件,只要有人說好,我們都買來試,甚至跟Mundorf原廠聯絡,他們還說如果用他們的零件,他們可以給我們一個Mundorf Inside的認證貼紙,幫產品加值。可是我們後來都沒用。」為什麼沒用呢?還不是為了聲音。他們都試了,可是怎麼聽就是不對味。後來只好自己找工廠下規格訂製金屬皮膜電容,還要降低耐壓值到100V,這樣Q值才會對。一般分音器使用的空心電感,也沒辦法用在他們的喇叭上,因為他們喇叭的分頻點低,這樣電感就繞得大,如此一來,內阻就高,還會吃功率。為此,他們只好想辦法自己解決。什麼都不買現成,都要自己來,這就是雷爾斯。

這世界上,喊得出名字的喇叭廠,能夠這樣從頭到尾自家全包,從單體到分音器,從元件到音箱,全部自己開發、自己生產的,還真的沒幾個。LALS雷爾斯正是其中一個。

單體自製,甚至連分音器上的電容也是他們自己開規格請工廠做的。

特別來賓—貓窩工坊DACAmp 2

雷爾斯把CD都rip到電腦裡,透過MacBook和iTunes播放音樂。搭配使用的器材裡,AudioLab M-DAC、Melody 300B綜擴、Crown Amcron PSL-2前級與Techron 5530後級都不陌生,我上一次來聽Classical 15M時就看過它們,這是在此常駐的參考器材。不過到有一件是頭一次見到,一個全壓克力機箱的器材,面板上有著一圈小孔,那是音量顯示燈,藍色前面板左上有一張貓臉,右上寫著DACAmp 2;這是貓窩工坊工作室的主事者陳先生的作品。這台DACAmp 2顧名思義是一部帶有DAC功能的擴大機,擴大機採D類放大,每邊50W。

這樣的數據看似無奇,但DACAmp 2內部使用的電容總量卻高得驚人,擴大機部分的總容值達15萬μF,使用了22個大濾波電容,餘裕度在10倍以上。在DAC部分僅有USB輸入,內建雙層電磁隔離。在DAC部分的電容依舊超額使用,總容值達20萬μF。還有特別的,這部DACAmp 2為了最短傳輸路徑,因此不像一般的器材把端子和插座都設置在機器背面,它的電源插座和USB座在機箱右側,左側則是喇叭輸出以及選購的類比輸入。其上所使用的喇叭端子也特別,沒有採用一般家用音響擴大機的三用喇叭端子(也就是可接香蕉插、Y插和裸線),DACAmp 2使用了專業用途的SpeakOn端子。這種線哪裡找呢?購買DACAmp 2,會隨機附上一對喇叭線,一端是SpeakOn端子,一端是一般的喇叭端子,線材使用Canere 4S8,同樣是專業用的喇叭線。陳先生果然是技術人,跟雷爾斯的人一樣,難怪相知相惜,是朋友,也當伙伴。如果想聽DACAmp 2或其他貓窩的器材,請找雷爾斯,台北目前僅有這裡可以試聽。

貓窩工廠的DACAmp 2設計很特別,主事者陳先生頗有一套自己的想法,聲音表現不俗。

Crown Amcron PSL-2前級與Techron 5530後級是雷爾斯慣常使用的參考擴大機,專業用機種,聲音直來直往,與家用Hi Fi擴大機的走向不同。

速度、密度、力度,均屬一流

Neo-Classical 82靈敏度高達94dB,以DACAmp 2驅動完全不成問題。Neo-Classical 82依舊具有雷爾斯的聲音特徵—直接、明快、有力,細節豐富,發聲體的分離度甚好。我請黃日興推薦最能表達這喇叭特色的音樂,他先播放了「炎黃第一鼓」,第一首「鼓詩」在該專輯裡算的上是「大編制」,因為用了數量和種類都最多的各式中國鼓。只聽得小型鼓的聲響俐落飛快,每一聲都果決乾脆,沒有絲毫拖泥帶水,鼓聲密度極高,10萬元以下的喇叭要聽到這等密度表現,難啊。大鼓,這首曲子的重點在大鼓,用Neo-Classic 82聽,雙8吋低音也真給力,鼓的形體感有之,渾厚的力量有之,而且能沈得下去。

聽得鼓詩的中國鼓過癮,柯俊益建議放一首Takeshi Inomata猪俣猛的「Capoela」,收錄在「Ex-Spiral」專輯裡,換了不同的鼓,自然鼓聲不同,這張錄音也夠嚇人,不比炎黃第一鼓遜色。開頭的金屬樂聲,聽起來像是風鈴(wind chime),刷過整排金屬管,帶來了不同音高疊加出來的金屬樂音,高頻、高能量的金屬樂聲相當寫實而且直接,播這樣的音樂,若喇叭高音品質不好,恐怕要燒單體。柯俊益語帶驕傲地說:「別人家的喇叭我沒把握能以這樣的音量放這曲子,我們家的都沒問題。」鼓的實體感相當好,每一聲都打得明確,而且錄音把空間也呈現出來,遠近層次都可見得。鼓的力道和密度都出色,鼓就有精神和魂魄,每次來雷爾斯都要聽個鼓,他們家的喇叭都耐操,這樣的大考片才都能輕鬆過關。

不過,我也發現Neo-Classic 82的低音表現果然與用上傳統布邊紙盆低音的喇叭不同,布邊紙盆的反應速度快,因為紙盆夠大,推動的空氣量夠多,所以單體的衝程不需很長,這樣一來,就比較不容易出現失真。總的來講,布邊紙盆單體以低音域解析以及密度和速度見長,其低音乾淨清晰更甚綿長厚實;可是Neo-Classical 82用上了碳纖維振膜配上橡膠懸邊,材料不同、特性不同,聲音自然也就不一樣。雖說如此,雷爾斯就是要乾淨快速的低頻,因此就算是振膜懸邊都不一樣,他們還是盡可能地調出近似的表現。我聽到的鼓聲表現相當程度類似布邊紙盆的表現,夠快、夠清楚、夠結實。只不過,聽起來更柔軟一點,稍微帶點Q彈感,少了一種直來直往的率直;這樣的音色對於一般消費者來講,接受度會更高。

人聲鮮活,發聲細節輕鬆呈現

除了鼓,雷爾斯的喇叭放起人聲也有獨到之處。聽Diana Krall唱的「Temptation」一曲,樂曲一開始由打擊樂配合著貝斯揭開序幕,那個活生鮮明的畫面感,很是清楚。Diana Krall一唱起歌,她嗓音中各種細節和紋理,在旋律起伏時音調與音量變化帶來的音色差異,都能聽得清楚明白。而且我發現,Neo-Classical 82在貓窩的DACAmp 2驅動下,聲音帶著一些圓潤和水分,聲音雖然鮮活,卻毫無躁感,還帶著一點甜度與暖意。再聽Cassandra Wilson的「Rendezvous」專輯,第一軌「Old Devil Moon」是老歌新銓,音樂裡有種迷幻的氣息,紛陳的打擊樂,讓音樂展現了活潑感,Cassandra Wilson的嗓音深沈且有厚度,透過Neo-Classical 82,那些歌唱時的喉韻明顯卻不張揚,咬字和尾音的氣息也都交代的清楚,卻不感覺過份。

再聽「悄悄告訴她」電影原聲帶,第三軌是著名的「鴿子歌」(Cuccurucucu Paloma),演唱者是Caetano Veloso。這個老錄音帶有一點點迷濛,歌手在前面唱著,輕撩吉他琴弦,盪出一屋子的純情愛戀。那種民歌式的吟唱,帶著一種詩意和隨性,Caetano Veloso聲音不是那樣清澈,帶一點濁度,尾音時會飄動,並不穩定,這些歌唱時的瑕疵都聽得見。聽到這裡,我更覺得這套組合實在好聽,他既有豐富的細節表現,又不亮、不躁、不刺耳,微暖又圓潤的聲音,欣賞音樂毫不費力。第二軌的編制豐富了,器樂的質感相當好,大提琴濃重的鼻音,小提琴油光水滑的歌唱,吉他鏗鏘明快,貝斯的彈性與形體,無一不美。這張錄音固然錄得好,也要有好的音響系統重播才能相得益彰;我在雷爾斯這裡所聽見的Neo-Classical 82確實有兩把刷子。當中還有拍手和跺腳的聲音,那種佛朗明哥的風情展露無疑。擊掌人人會,你在讀我文章的當下就可以自己拍手拍幾下,那個聲音你我都熟,隨時可比對,這時我聽到的拍手聲相當寫實,這就是雷爾斯喇叭一個難擋的魅力,一種直言無隱的寫實性能。

劇院性能豈止卓越

其實,我覺得Neo-Classical 82當劇院喇叭時最讓人誇讚。當天在雷爾斯,擺放的位置並非劇院設置,可是我放了電影配樂來體驗劇院音效,大受震撼。這對喇叭售價僅 ,在8萬上下的價位帶裡,要找到這樣實力的劇院前置喇叭,我給不了其他的答案。劇院喇叭的速度要快,Neo-Classical 82已經證明了自己的本事;劇院喇叭的中頻要有厚度、要有形體,這方面它也沒問題;再來,劇院喇的空間表現力要好,最好,主喇叭的頻寬能夠寬。我播放「神鬼戰士」的原聲帶,一個迷濛寬闊的空間,登時呈現我前,Neo-Classical 82似乎要把整個天空和大地帶來,這對它也一點不費力。我開大音量,立時感到聲音能量豐滿,
填滿屋子不是問題。Hans Zimmer透過深沈的低音,混入了人聲和弦樂,帶出一個壯闊的史詩場景。我跟柯俊益說:「買了它,還需要超低音幹嘛?」那個低音下去,隨即激盪起的人聲迴音,是一種生死離別的悲壯,也是一種人生無常的詭譎。


10萬以下的台灣奇蹟

10萬之內,它是唯一採用全白樺木夾板製成的落地喇叭;10萬之內,很難想像哪一對喇叭有它的劇院效果;10萬之內,很難聽到這樣凶猛帶勁的鼓聲;10萬之內,別家找不到使用壓縮驅動器和木質號角的喇叭;10萬之內,要去哪裡找到一對劇院和兩聲道相宜的雙8吋碳纖維低音落地喇叭?

LALS Neo-Classical 82,是一個台灣人手打造出來的奇蹟。

雷爾斯喇叭都配有高頻衰減器,不怕硬調空間。

雷爾斯喇叭整支都是由俄羅斯白樺木積層夾板製成,材質比MDF更硬,諧振更低。

器材規格

單體:44mm鈦金屬壓縮驅動中高音×1、8吋碳纖維振膜低音x2
頻率響應:35Hz~20kHz
效率:94dB
阻抗:4歐姆
分頻點:1000Hz
最大建議擴大機功率:300瓦
尺寸:250x1200x420mm(WxHxD)
重量:33kg/單支
建議售價:98,000
總代理:雷爾斯
電話:02-2647-5757
網址:www.lals-audio.com.tw

7.2.4聲道平衡輸出–Lexicon MC-10環繞解碼前級擴大機
MC-10的影音規格均符合當前的最新規範。例如音頻解碼部分,MC-10可支援最新的Dolby Atmos與DTS:X多聲道格式,最多可提供11聲道輸出或7.2.4聲道建置,可協助您建購具有天空聲道的完整多聲道系統,而且除了一般的RCA單端輸出之外...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