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郭漢丞,攝影/郭漢丞 2017/12/26發表,已被閱讀4,661
在台灣,很少音響店賣同一品牌喇叭超過三十年,高雄鳴曲是其中之一,英國B&W一直張老闆的主力推薦,數十年的經驗累積,不管B&W怎麼改款升級,張老闆總是能依據喇叭的特性,調配出適合的搭配。這趟去鳴曲聽B&W 800 D3,搭配了加拿大Classe CP-700前級與Constellation Performance系列Centaur Stereo後級,展現了自然、通透又迷人的聲音魅力。


Constellation搭配B&W

我主要的任務是去聽Centaur Stereo後級,但是擴大機沒有搭配喇叭沒法聽,自然要聽「全部加總起來的聲音」,所以鳴曲搬出800 D3。這800 D3是鑽石高音的第三代產品,比起第一代與第二代,外觀設計上的改動最大,其實第一代與第二代Natulius系列的音箱設計外觀變動很小,看起來感覺沒怎麼改,可是第三代的800 D3,一看就知道是改朝換代的產品,因為喇叭箱體的形狀,還有中高音模組的樣子,全都改變了,視覺辨識度很高,其聲音表現也有明顯進步,高頻段細節更加清澈通透,中低頻延伸更好,整體音響性能的提升,就和外觀上的變動一樣大。

鳴曲張老闆挑選Centaur Stereo來搭配800 D3,我猜想是預算的搭配,假如要配Constellation Reference系列,那麼喇叭與擴大機的預算比例就會很不匹配,擴大機貴太多了,而Centaur屬於Performance系列,等級只比Reference低一階,但是價格便宜了許多,不會讓人一聽就覺得是天價。再來,Centaur具備原廠所謂「貨真價實」的250瓦輸出功率,推起800 D3應該游刃有餘。


不一樣的大功率後級設計方法

Constellation設計大功率後級的方法,與一般的思維不同。通常要想提升後級擴大機的功率,方法就是增加功率晶體,越多的功率晶體排排站,累加起來的功率就能增加,可是問題也隨之產生,越多的功率晶體一起工作,就會產生元件匹配的問題,只要其中一個元件數值不匹配,就會劣化聲音,這是設計上的難題,音響工程師必須從中做出聰明的選擇。

Constellation的「聰明選擇」是什麼?他們從125瓦單端後級模組開始設計!而且這個125瓦單端後級模組,實際上是平衡橋接架構,因為橋接功率增加四倍,所以最基礎的功率是30多瓦,這個功率不大,容易做出低噪訊、低失真的線路,而在這個平衡橋接的125瓦功率模組基礎上,Constellation可以堆疊出任何他們想要的功率,只要增加模組就好了。所以,Centaur的250瓦輸出功率怎麼來的?就是把兩個125瓦功率模組配成雙,就變成250瓦,而Centaur是兩聲道各250瓦輸出,所以用上了4個125瓦功率放大模組。


再來,我們知道功率晶體氛圍N-Type與P-Type兩種,推挽放大通常是N-Type與P-Type搭配使用,可是Constellation不這麼做,他們只用N-Type功率晶體,這樣可以降低N-Type與P-Type功率晶體推挽工作時可能產生的交越失真。所謂的交越失真,是正半波與負半波銜接時的誤差,N-Type與P-Type功率晶體銜接時會產生的些微失真,可是大多數廠商都會注意放大元件匹配,只要失真夠低,就是優質後級,而Constellation只用N-Type功率晶體,藉此讓放大元件的性能趨近一致,不過這可是Constellation的獨門技術,這種零件的選用方法,已經脫離一般傳統教科書的設計原則,我也沒看過別家廠商使用相同的設計。

超額供電提供大功率的餘裕度

要提供每聲道250瓦輸出功率,Centaur的電源供應自然要夠大,Constellation裝入了1,600瓦客製的大型環形變壓器,而且為了讓左右聲道分離度更高,這個環形變壓器的左右聲道採用獨立繞組,雖然看起來是一顆大尺寸變壓器,其實是左右聲道兩個變壓器獨立繞製,然後才組合在一起,變成一顆大尺寸變壓器。為什麼要強調雙單聲道的變壓器繞組,原因很簡單,就是靠獨立的供電繞組,徹底分離左右聲道供電,避免左右聲道串音(crosstalk),影響聲音結像的清晰度。

Centaur的第一級放大,納入了Virgo前級的線路,一樣是模組化設計,而且是分砌式差動放大線路,這是什麼意思?就是用最傳統的電晶體元件砌出第一級放大線路。難嗎?比起一般使用放大OP來做,人家用一顆簡單的OP就能做出第一級放大,而Centaur的第一級放大模組裡面要用幾十個電子零件,您就知道這不僅是難不難的問題,更是相對「厚工」。

訊源是經典的加拿大Oracle

關於Centaur後級的設計大致表過,該回到鳴曲音響試聽的現場了。CD唱盤用的是加拿大Oracle CD唱盤,以前我是Oracle Delphi LP的用家,每次用到Oracle的CD唱盤,都會有種衝動想買回家收藏,Oracle這家公司非常獨特,一套軟性彈簧避振技術,加上有如藝術品一般的CNC金屬加工機箱,經典的設計歷經二十多年不需改款,只有細部線條修得更漂亮,確實不簡單,而鳴曲張老闆也一直在賣Oracle CD唱盤,就像他選擇B&W一樣,多年來不變。


從台北遠來試聽,拿出一張特別的CD,這是「Live At Bauer Studio」,標榜高動態範圍、音響迷母帶後製加上高解析度錄音的發燒片,而且是Live音樂現場錄音,樂器只有鋼琴與打擊樂器,或者說,根本就是打擊樂器的錄音,因為鋼琴也算是打擊樂器的一種。鋼琴演奏是Martin Vatter,打擊樂器是Stephen Jung,我相信許多人都不認識他們,就連我也一樣,我是衝著DR16動態範圍規格才收片,其效果也如唱片宣傳的預期一樣好。

我要解釋所謂的動態範圍,並不是講錄音比較大聲或小聲,而是從最大聲到最小聲的對比,第一軌「A Tribute to Keith Jarret, pt.1」,打擊樂器如鬼魅一般地在音場深處飄散,鋼琴左手低音鍵間歇地鳴響,音量很小,可是800D沒有損失音樂的細節,Centaur推出非常安靜的音樂背景,襯托深遠寬闊的音場。進入到第二、第三軌的「A Tribute to Keith Jarret, pt.2, pt.3」,鬼魅般的音樂消失了,回到溫暖輕盈的爵士曲調,鋼琴形體龐大而厚實,音場深處打擊樂器應和著,呈現開闊的錄音場景,鋼琴在前,打擊樂器在後,音樂的活生感十足。

音量不大也能擁有豐富細節

我並沒有用特別大的音量來聽,可是Centaur的控制力,在音量不大的情況下,依然可以清楚聽見樂器的形體、重量與細節,尤其是細細碎碎的打擊樂,尾韻飄散在開闊的3D音場當中,把錄音的場景撐得更大,可是凝聚、溫暖又厚實的鋼琴,卻把音樂的場景拉近,就是這些遠近不一的音樂細節,把音場的描繪刻畫得更為生動。

每次我來鳴曲聽音響,都覺得張老闆一定有藏招數,不然怎麼B&W在他手上特別好聽。我知道,直接問一定沒答案,因為那是張老闆多年來的音響功力所致,硬要講做了什麼,其實對張老闆來說都是「平常在做的事」,但是對張老闆而言的日常,卻是調音的關鍵所在。鳴曲的聆聽空間不是刻意打造的音響聆聽室,而是接近一般居家空間,採長邊擺放,聆聽距離超近,可是小聲聽音場開闊、細節豐富,大聲聽則聲勢壯闊,卻又一點也沒壓力,我知道那是800D、Classe、Constellation與Oracle搭配起來的結果,可是在這個不算特好的空間,鳴曲怎麼調聲擺位,那就是學問所在了。


利用擴散更重要

邊聽邊聊,張老闆透露了一些秘訣。他說店面的空間條件並不算好,左邊是大面積落地窗,反射很強,但是很多人遇到落地玻璃窗,馬上急著蓋上厚窗帘吸音,結果卻把豐富的音樂細節全部吸乾了,聲音自然少了活生感。原來秘密在這裡,張老闆說要善用聲波擴散,保留最多的音樂細節,而不要急著把聲音吸乾,那樣反而會讓音響失去活力。

再來是超近場聆聽,很多人以為就是把喇叭拉近,加上適當的toe-in角度,其實設定並不容易,因為要找到喇叭的對焦點,讓聲音凝聚起來,就像是拍照使用大光圈,影像凝聚了,但後面變成模糊散景,那是攝影的效果,但是聽音響我們什麼都要,要有音樂形體,要有音樂細節,還要有清晰的3D音場刻畫,要抄近場擺放,不光是顧及喇叭聚焦,還要「見樹又見林」,箇中巧妙絕對不是三言兩語講得完。


餘韻繞梁的純淨美聲

討教了張老闆調整音響的秘訣,專心回到音樂上面,聽米良美一的「Romance」,孟德爾頌「乘著歌聲的翅膀」由管風琴伴奏,高音聲部的管風琴,細膩而悠揚,飄蕩在開闊的音場當中,即便800D擺放得很近,聲音卻是從深處飄散出來,喇叭消失在空間當中,米良美一的假聲男高音,純淨的歌聲帶著適度的濃郁感,高音飄逸餘韻繞樑。

米良美一唱罷,換上日本TBM的XRCD示範片,聽經典的「Misty」,TBM擅長多軌錄音,鋼琴不光是外部收音,在鋼琴裡面還塞入近距離拾音的麥克風,鋼琴顆粒錄得飽滿、龐大又亮麗。我把音量刻意開的大一些,類比錄音的細微背景噪訊浮現,張老闆立刻說:「啊!這是老類比錄音。」

沒錯,可以清楚聽到類比母帶的背景嘶聲,可是鋼琴一出來,馬上被漂浮在空中的鋼琴聲響吸引住,對比細碎的爵士鼓刷節奏,喇叭消失在空間當中,可以聽見低音貝斯在左側,爵士鼓偏右,而鋼琴置中的準確音場定位,鳴曲不光把音場營造得非常漂亮,樂器形體、位置與細節描繪,都讓人彷彿置身錄音現場,這首「Misty」的錄音,只差沒有偷混入一些細碎的人聲或杯榥交錯的聲響,不然聽起來真像是在爵士小酒館的現場了。


康澤爾的「Epics」見真章

用稍大的音量聽「Misty」,還沒有滿足我操駕800D與Centaur後級的最高期待。要把喇叭擺放成近場聆聽,看起來不難,可是要大音壓聆聽,而且沒有壓迫感,那才是考驗功力。祭出Telarc的「Epics」,第一軌理查.史特勞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開場的低頻與極低頻,因為頻率超低,很多書架喇叭其實聽不到,但這對全頻段的800D一點都不是問題,音樂一開始就湧現龐大的低頻與極低頻,我催大音量,800D的雙低音單體活潑地跳動著,Centaur後級把單體控制得很好,低頻量感沈穩地湧現,號角從音場深處浮現,定音鼓敲擊回應,音樂漸強,反覆號角與定音鼓的敲擊,音樂由遠而近,推到最高點,迸發出光輝燦爛的管弦交響,即便距離很近,聽起來卻一點也沒有壓力,而是全身沈浸在龐大的管弦樂聲響當中。

換上第九軌「Star War Episode II: Attack of the Clones」,溫柔的電影配樂,豎琴在左邊飄散,木管居中,悠揚的旋律描述主角安納金的柔情,而弦樂群接手主旋律之後,您就知道什麼是柔情似水,而在纏綿的弦樂群之下,低頻段打擊樂細微的騷動,交代清楚,音樂動態變化細膩,即便是柔美的音樂,依然掌握完整的細節。


讓人忘記音響的存在

從爵士樂、古典人聲,到管弦交響,我聽的是800D與Centaur合體的效果,但我知道,更重要的是鳴曲的調音功力,把每一項器材搭配出更高的綜效。我想說,B&W 800D是一對好喇叭,Constellation Centaur是一部好後級,而在鳴曲的搭配調整下,用超近場聆聽的設定,讓喇叭消失在空間當中,也讓器材的個性消失,我所聽的不是800D,也不是Centaur,而是專注並沉醉在音樂當中,忘記音響的存在。


器材規格

Centaur立體聲後級
輸出功率(1 kHz @ 1% THD+N):500瓦/8Ω,800瓦/4Ω,1000瓦/2Ω
頻率響應:10 Hz~100 kHz +1/-0.5 dB
增益:14 dB(Constellation Direct),26 dB(平衡與RCA)
THD+N:<0.05% (1 kHz @ up to 90% of rated power)
輸出阻抗:0.1Ω
阻尼因數:80
輸入阻抗:200KΩ(Constellation Direct),200KΩ(XLR),100KΩ(RCA)
重量:46.7 kg
尺寸:280 x 432 x 508 mm(高x寬x深)
建議售價:1,600,000

進口總代理:鈦孚
地址:105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2F-7
電話:+886-2-2570-0395
網址: www.autek.com.tw
臉書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audiotaifu/
原廠網址:www.constellationaudio.com/

首批可享優惠價–iFi iDSD Pro即日起開放預購
iFi Taiwan剛剛公布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最新推出的iFi iDSD Pro DAC即日起開放預購,預購價只要74,999元,首批產品預計2月發貨,順利的話有機會在年前拿到,有興趣的朋友可得把握機會了!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