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17/11/10發表,已被閱讀6,859
最近幾次在勝旗的展間遇到Tannoy,都不是擺出旗艦西敏寺(Westminster Royal GR),一來因為空間的緣故,若非圓山飯店的V樓展房,擺出西敏寺也不過是讓蛟龍困於淺灘,二來則是代理商手上好幾個喇叭品牌,產品眾多,要在音響展亮相,也得輪一輪。今年的TAA圓山音響展,代理商勝旗在展出Tannoy的房間裡,也不是放西敏寺,因為今年Tannoy推出了極有產品競爭力的復刻版Legacy系列,其中還有一對售價不到30萬,卻是英國原廠手工製作的Arden,與西敏寺配備同尺寸—15吋Dual Concentric同軸單體,尤其引人注目,展覽期間詢問度頗高。

暌違已久的西敏寺,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的、專心的、甚至是獨自一人地聽到了。試聽地點是在代理商勝旗的試聽室,這個房間相當舒適自在,這不是一個刻意設計考究的音響試聽室,壁面、天花板沒有鋪設什麼特殊的擴散、吸音裝置,有落地窗,有CD櫃,後方還有壁櫃,地上鋪著長毛地毯,三人座的長沙發,呈現出相當閒適的居家氛圍。我從來都不覺得聽音響非得在一個特別裝潢、還強調有什麼聲學考慮的空間裡,反之,我認為,越自然,越好。在這裡,我覺得聽音樂是件快樂的事。

Tannoy Prestige系列的Westminster Royal GR,也是Tannoy的旗艦喇叭。做工精緻,蘇格蘭原廠手工精製。

高音量感與衰減的控制,以跳針插接調整。


70年技術精華,經典風華再現--Dual Concentric同軸單體

西敏寺是Tannoy的Prestige系列的旗艦款,體積最大,高度約近140公分,寬度也近1公尺,箱內容積有530公升之多,也因此,它能發出的音樂能量也是豐滿充沛的。西敏寺用上了Tannoy最經典的Dual Concentric同軸單體。這個單體有多經典呢?我若告訴您這個單體有70年的歷史,您還會懷疑它的經典價值嗎?

Tannoy可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喇叭製造商之一,Guy R. Fountain在1926年創立了公司,1928年公司便改名叫做Tannoy,從這個起點算,距今已超過90年歷史了。公司發展之初,他們致力於開發PA公播喇叭產品,在英國,甚至一度將PA喇叭與Tannoy劃上等號,1946年,牛津字典(Oxford Dictionary)還把Tannoy收錄進字典當中,意思就是PA喇叭、公播系統。當人們講到「tannoy」時,意思不一定是指喇叭品牌Tannoy,而是指PA喇叭。Tannoy在音響界的耆老地位,可見一斑。

這是Tannoy最著名的Dual Concentric同軸喇叭,西敏寺使用了原廠最大的15吋紙盆低音,搭配一個位於中央的2吋鋁鎂合金高音。

1948年,Tannoy推出了Dual Concentric同軸喇叭單體,這深深影響了他們日後的發展。如果說早年的公播系統與Tannoy劃上了等號,在音響迷的心中,1948年以後的Tannoy則和Dual Concentric同軸喇叭密不可分。講到Tannoy,就要想到Dual Concentric同軸喇叭。

為什麼要採用這樣的設計呢?Tannoy認為同軸設計這種點音源發聲,能夠保持高、低音的時間相位一致。全音域喇叭也可以達到一致,但是全音域單體受限於物理限制,難免顧此失彼,或許中音表現出色,但是高低音總難兼顧。可是,同軸設計就能改善這個問題,聲音是從一個點發出的,可以高低音分別由不同單體負責,就能增加兩端的延伸表現。

西敏寺的這只Dual Concentric同軸單體,具有原廠最大尺寸的15吋紙盆低音,與一個位於中央的2吋鋁鎂合金高音。這個低音的紙盆振膜硬度夠,在透過其形狀提升強度,懸邊則不是常見的橡膠或海綿,而是一種經過油浸的纖維材料,類似老式的布邊材質,形狀也特別,採用雙重弧形設計,非一般的單圈設計,也不是老單體可見的縐折懸邊,這是遵古法又兼創新的設計。音圈口徑為2吋,就在高音喉管的外圍。背後的磁力系統則用上了Alnico的磁鐵,這種磁鐵主要在鐵裡摻入了鋁(Al)、鎳(Ni)、鈷(Co),取其金屬元素開頭字母(也是化學元素名)而創的名字,這種磁鐵的耐受力極高,因此磁力不易減退,理論上是永久磁鐵;也就是說,用再久,磁力也不會衰退。

高音單體使用2吋的鋁鎂合金振膜、麥拉材料懸邊,且同樣使用Alnico磁鐵。高音聲波產生後,會先經過一個狀似胡椒罐開口的導波器(PepperPot WaveGuide™),然後穿過一段直徑少於2吋的喉管後傳出來。因為高音單體的尺寸較大,因此它的向下延伸表現也更好,這只Dual Concentric同軸單體的高、低音分頻點設在1KHz,比起一般的喇叭要低很多。這個高音不管是設計或性能,都與號角喇叭的壓縮驅動器極為類似。

精細的箱體做工,複雜的結構設計

箱體設計更是一大重點。西敏寺的箱體不僅壯碩,而且設計有料,做工更講究。箱體採用高品質的樺木夾板製成,外表再貼上胡桃木的實木貼皮。樺木生長在緯度較高的地區,木質密實,採用夾板,不僅密度更高、而且還因為縱橫不同方向薄板黏合而成,因此諧振極低。每一對西敏寺的貼皮都經過人工配對,木皮表面都上油處理,精細的製作水準宛如高級古董家具。Tannoy的工廠位於蘇格蘭大城Glasgow東方約10公里的一個小鎮Coatbridge,西敏寺連同其他所有的Prestige系列喇叭都在這裡製作,木工當然也是由英國本地老練的師傅所完成。單是用看的,就覺得西敏寺箱體的做工了不得,我的眼睛不管看到哪裡,都瞧不見可以讓我挑剔的地方。箱體正前方,上下各有一條寬約3指幅的鳥眼楓木貼皮,增添了木料花紋的變化,並且更顯貴氣。

在Dual Concentric單體的開口處,有一個四方形的號角開口,特殊的開口弧形能提升喇叭的效率,特別是中頻的表現。兩側各有直立的網布,這不是裝飾,這是西敏寺內部背後負載通道的開口。在西敏寺喇叭的內部,有著複雜的背後負載通道,這樣的設計,可以有效增加低頻量感和延伸,以官方提供的數據顯示,這次試聽的Westminster Royal GR的低音延伸可達18Hz(-6dB)。我看到勝旗試聽室的這對西敏寺並沒有蓋上正前方的網罩,其實原廠是有網罩的,網罩蓋上之後要經過原廠的「鑰匙」鎖定,這樣網罩才不會掉落。要取下網罩,也需要使用鑰匙,網罩下方的鑰匙孔,就是為了安裝而有的。

喇叭也有面罩可以安上,拆裝有特定鑰匙。

此外,還有兩個設計值得一提。其一是背後的喇叭端子。喇叭端子有什麼好講的?西敏寺使用了WBT的端子,高音與低音分開,採雙線連接,到此為止都不稀奇。西敏寺的喇叭端子還有第五個。這個就稀奇了。事實上,不只是西敏寺,其他的Tannoy喇叭也是這樣設計。這個「多出來」的第五個喇叭端子是用作接地的,把這個接地端子接到擴大機的機殼接地上,可以把喇叭線所導入的EMI電磁波雜訊給導掉,如此一來,聲音會更加乾淨。第二個特點,也是Tannoy經典喇叭常見的設計,在前障板的下方,有一排高音的能量與衰減控制,包括決定高音是否需要增量,以及高音衰減的斜率如何。都可透過跳棒進行調節。試聽時都是不做任何更動的「Level」狀態。

darTZeel前後級伺候

這次勝旗搭配演出的器材也是精銳盡出。擴大機是darTZeel NHB-18NS前級與NHB-108後級。看到代理商搭上這組前後級,叫我興奮不已。前不久,我才寫了darTZeel CTH-8550綜合擴大機的評論,這台售價逼近百萬台幣的綜合擴大機,其聲音之好,讓我難以忘懷。這次,再有機會聽到darTZeel的前後級,而且各自有其高明設計,又與CTH-8550不同,當然難捺躍然心情。NHB-18NS的機箱與CTH-8550很像,但是前面板設計不同,訊源選擇採用旋鈕切換,音量旋鈕轉起來則一樣彈手。我聽到的這台是最新版本的,因此面板右上方多加了一個液晶螢幕,可以顯示當前工作訊息。NHB-18NS配有一個外接電源,但它不是僅是電源分離那樣簡單。NHB-18NS是採用電池供電,機內有電池蓄電,機器連接著外部電源供應器。平常在聽的時候,電力都是由內建電池供應,這時,就算不接外部電源也可以聽;當您不聽的時候,電池就開始充電。這樣可以提供理論上最乾淨的直流電,徹底隔離掉電源雜訊。


此外,還有一項極為特出的設計,同樣非提不可,darTZeel稱此為「無接點訊號路徑」(zero contact signal path),並且把這個重要技術直接寫在前面板上。一般前級或綜擴,訊號進入後會經過繼電器切換,但darTZeel認為這樣會劣化聲音,因此,NHB-18NS使用了不同的線路板,各自負責一個訊號輸入,獨立調整增益,並透過一種即便在Hi End音響上也極罕見的光電類比裝置切換,音量控制也靠它。沒有繼電器、沒有電晶體做成的切換器、沒有可變電阻,Hervé Delétraz說:「這樣就不會有任何電子上或化學材料上的二極體效應(diode effect)以影響訊號傳導。」這就是darTZeel。

後級NHB-108 Model One採用開放回路輸入和輸出設計,無整體負回授,從輸入到輸出每邊使用6顆電晶體,每聲道僅使用一對雙極功率晶體進行輸出。當然,前級不使用任何繼電器,後級也一律省卻;darTZeel認為這樣才有最純淨的聲音。在訊號路徑上不設任何保護線路,僅使用自家開發的Crowbar監控線路,但是保證這是在訊號線路之外,一句話:訊號要乾淨。每聲道有100W的輸出功率,在20W以內都是A類工作。內部採用Dual Mono的線路規劃,左右聲道完全分開,連供電都分開;訊號進入後,就各走各的路。NHB-108 Model One的上蓋採用玻璃蓋板,相當獨特,也能讓音響迷看著流口水。不過,這可不是為了好看,darTZeel採用玻璃蓋板的用意是為了讓變壓器的電磁波發散掉。全鋁機箱可以隔離外界的電磁波,卻也把電壓器的電磁波給「關」在機器裡面了;Delétraz認為這樣反而影響訊號,倒不如讓電磁波發散出去。天才想的就是跟別人不一樣。

現場聆聽使用了darTZeel前級NHB-18NS和後級NHB-108 Model One,搭配Esoteric的Grandioso K1和G1組合。我也試用了純A類擴大機Esoteric F1。

darTZeel NHB-18NS前級。

NHB-108 Model One後級。


前後級間以darTZeel獨家的50歐姆BNC線darT到Zeel連接。


darTZeel NHB-18NS採取電池供電,使用時,多以內部的電池提供電力,這個電源接線則是充電使用。



darTZeel的輸入端有調整鈕,可以調整接地或浮動。

訊源也是旗艦等級--Esoteric Grandioso K1搭G1

訊源則是Esoteric的Grandioso K1和G1兄弟組合。K1是他們旗艦的SACD/CD唱盤,轉盤部分採用了自家最高等級,也是最新的VRDS-Neo機構。該機構具有高精密度軸承,並採用達到微米精度的高硬度鋼材轉盤。在旋轉機構上還有一個厚重的鋼材架橋,厚度達20mm,重量達5.2公斤,若再加上底座,整組更有12公斤之重。內部線路採雙單聲道設計,左右聲道完全分離,各自供電。解碼晶片採用AKM旭化成所出產規格最高的AK4497,每聲道各有8組進行差動、並聯工作。不同於一般的32bit工作,Esoteric在Grandioso K1上採用了他們自己開發的35bit數位類比轉換運算。K1不僅是台高品質的唱盤,本身也具有USB’
同軸、光纖3組數位輸入,用家也可使用它當作DAC來使用;最高支援到11.2MHz的DSD與384KHz/ 32bit的PCM訊號。

這是Esoteric Grandioso K1轉盤,可讀CD、SACD。承盤機構是VRDS- NEO。


這是Esoteric Grandioso G1主時鐘,K1外接G1之後,如虎添翼。

G1背後有接地選擇鈕,不同的接地方式,會影響聲音。


雖然K1內建了高精度的VCXO主時鐘,但是Esoteric還有更好的解法,就是搭配Grandioso的G1主時鐘。G1內建銣元素時鐘,也就是俗稱的原子時鐘,精準度更高。K1內建的主時鐘精度可達0.5ppm,也就是500飛秒,這個精度已經很高了;G1的銣時鐘精度更高達0.05飛秒,兩者差距1萬倍。我的耳朵聽不出皮秒的差距,可是,播放起音樂,還真的有差。我後頭會再詳述。K1和G1的連接,透過一條符合MIL規格的BNC端子相連接。

Esoteric Grandioso F1是一台30W純A類大電流輸出的綜合擴大機。


我差點漏講一個,勝旗在西敏寺上頭放了一個Tannoy的旗艦超高音ST300 Mg,使用了一個直徑25mm、厚度僅44µm的鎂合金高音振膜,搭配釹磁鐵驅動,內建高規格的分音器,採三階分音濾波,有14K、16K、18KHz三段分頻點可調,專門設計來與Prestige GR系列的喇叭搭配使用。其有效輸出可達62KHz(-6dB),效果顯著。啊呀,我又先透露聽感了;一樣,先賣關子,等一下再說。


堂皇大氣,舉重若輕

西敏寺在darTZeel前後級的驅動下,顯得堂皇大氣,播放管弦樂時,舞台輕易就被撐架起來,樂團tutti齊奏時的撼動力十足;播放爵士樂或室內樂時,令人摒息的定位感和實體感,有種把人帶到沙龍或小酒館的感覺;我更激賞它播放人聲的表現,這真是西敏寺的強項,暖而厚實又不失之笨拙,姿態優雅還能顯出端莊。

以Shostakovich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為例,這首曲子編制特別,一架鋼琴、一把小號,一個弦樂團,沒有木管、銅管、打擊樂。我聽的版本是鋼琴女王阿格麗西在2006年盧加諾音樂節的現場錄音,是一份音響效果出色,而且演奏精彩的錄音。我聽到了相當傑出的鋼琴重量,不過,這麼大的西敏寺,如果不能展現出該有的重量感,豈不是有辱Tannoy老店招牌?西敏寺的鋼琴聲,不是那種凝聚力高的走向,而是略帶寬鬆的。鋼琴家左手和弦用力落下之際,和弦帶著琴身豐富共鳴,盪出一整個餘味繚繞;而阿格麗西的演奏尤其凶猛,這個版本比她早年在DG留下的錄音更顯生活。西敏寺把這演奏琴的氣勢和規模以一種毫無壓力的姿態呈現出來,這個就不是每個喇叭都辦得到的。我很喜歡這首曲子,也喜歡這個錄音,試聽時也常拿來當參考,我在許多落地喇叭上聽過,有的喇叭可能速度更快,有的可能對比更大,但是沒有一個能呈現出西敏寺這樣的輕鬆感。阿格麗西伶俐的手勁,在它表現來依然有力,但是卻非剛猛迫人,用功夫來比喻,西敏寺走的是柔勁,外形瀟灑從容,卻含悠長勁力。

飛馳的琴音聽起來也如行雲流水,毫不逼人,琴音也見清晰顆粒,密度亦有,總無尖銳冷硬,聽著聽著心中只道阿格麗西怎地變得如此有詩意?樂曲基本上仍是以鋼琴為中心、為主角,弦樂團和小號在一旁則扮演著畫龍點睛的作用。弦樂團呈現出綿密又絲滑的質地,許多時候,低音弦樂輔助著鋼琴旋律的發展,西敏寺在重播這些低音弦樂時,不是那樣銳利分明,卻是以一種寬鬆圓融的手法呈現。至於小號,那出自烏克蘭小號家Sergei Nakariakov的小號,帶著溫暖和圓潤,是有溫度的聲音,金屬的質地仍可窺見,聽起來卻一展輕鬆樣態。單是這首曲子,就可以讓我對西敏寺的聲音特徵抓個梗概了。


置身音樂廳般的管弦樂饗宴

再以理查史特勞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為例,聽的是祖賓梅塔指揮洛杉磯愛樂的版本。序奏開始時,由低音大提琴、倍低音管和管風琴發出深沈的持續低音,隨後小號引導樂團發出宛若日出東方,曙光乍現的樂音,接著定音鼓敲出固定節奏,樂曲再次反覆,且力道再行加強,進入第三次後,太陽就整個從地平線躍升出來了。開頭的低音在沈默中帶著不安情緒,騷動感鮮明;小號吹響,照射出金黃光芒,搶戲非常。那定音鼓敲得結實飽滿,而且力道強勁,這時,我倒覺得西敏寺這等略帶寬鬆的質感,似乎跟音樂廳裡聽到的更像一點。管風琴的重量,是一種像低氣壓一般的空氣重量,壓將過來,在序曲終了,好像神龍擺尾,留下金光青影後便即消失。

第二樂章精彩之處在於那個豐富的微動態資訊。低音弦樂騷動不止,那種低音大提琴特有的粗礫感浮凸鮮明,低音管的質地也在這裡被明顯聽見,那種簧管樂器的質地,配合更長的共鳴管,發出了低沈有韻的聲響。西敏寺讓輕聲細語中的幽微變化,清楚開展在我面前。旋律交由弦樂主導,如絲如綢的弦樂,綿綿密密,毫無間隙,輕柔拉奏之際,那是成片成片地閃爍著光澤。音樂漸入高張,情緒也跟著走,一種叫人入魔的力量,把人牽引著進入理查史特勞斯鋪陳的宇宙幻想裡。


唱出歌曲中最濃的感情

聽爵士,很容易感受到西敏寺同軸設計的魅力。聽Cassandra Wilson的「Rendezvous」專輯,第一首「Old Devil Moon」配器豐富,打擊樂紛陳零落,不僅忽左忽右、前後有致,而且每個聲音都結實清晰,實體感一流,就在我面前游移飄動著,那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後」。說到實體感,我特別要強調其中的鈴鼓,敲下後,金屬鈴片震動發響,那個畫面感真叫人感動。深沈的貝斯,有著足夠的箱身,這還是得大喇叭才有得的,而西敏寺更讓琴身共鳴的豐富度再添一皮。至於Cassantra Wilson的歌聲,那才是醉人。這曲子在其他人唱來,輕鬆優雅,還帶著幾許俏皮,被Cassandra和鋼琴手Jacky Terrasson這樣一改,充滿了迷幻風情,Cassandra唱腔中的濃郁、低沈,顯得音樂更加迷離夢幻。聽那喉運、鼻音和各種咬字,都一清二楚,可是卻沒有絲毫的過份,適當的厚度,在歌聲上添了一味,那個叫做「人味」。

這樣的組合可以聽搖滾或金屬樂嗎?我不知道有沒有搖滾或金屬樂迷會收藏西敏寺,但是我覺得西敏寺也不是沒有張狂的一面。播放Metallica的同名專輯,這張火爆的音樂,當中Lars Ulrich的鼓聲不僅有力,不僅飛快,而且錄音讓鼓聲十分寫實。西敏寺播起來,鼓聲略略顯得龐大一點,Lars的鼓聲不拖不慢,結結實實,打將過來,氣力十足,而且他那招牌的快速擊鼓,聽起來還是很過癮。我推測這其中darTZeel居功不少,以我先前聽CTH-8550的經驗,它具有相當果決快速的聲音,而且結實有力,我在試聽綜擴時,就放了不少搖滾樂和流行樂。這次聽到更高階的前後級來推西敏寺,把這個英國紳士推得狂放不羈,估計這是darTZeel的功勞。不過,西敏寺還是有它自己的特質。雖然鼓聲仍舊犀利,吉他音色亦有充分的表現,可是感覺James Hetfield的嗓音好像沒那麼啞了,那個出來的力氣好像少了一種兇勁和狂野。鼓聲是還有模有樣,聽Hetfield唱歌,又覺得西敏寺還是把金屬樂修飾得溫和了一點。

真的這麼溫和?我放了一曲歌劇女王卡拉絲的精選集中選錄的「La mama morta」,這首曲子是單聲道錄音,可是錄音動態寬廣,而且Callas歌唱表情自然且豐富,很容易聽到入情。開頭先是大提琴與低音管的合奏,然後弦樂漸入,一開始就把女主角淒涼的心境給說了出來。當Callas緩緩唱出「La mama morta…」之後,那個悲戚的感覺,盪到深處,那是個強忍悲痛,欲哭無淚的心境。聽著她一步一步唱著,當她敘述到媽媽死於她面前的慘況時,Callas用力唱出了女主角的悲憤。西敏寺唱這曲子,真好,那種歌劇中複雜情緒的張力,展露無疑。不過,這時我想到darTZeel前級NHB-18NS上面有一個stereo/mono的切換鍵。原本都開在stereo的位置上,我試著切換到mono。這下一聽,不得了,這本是單聲道錄音,現下聽起來聲音更集中,輪廓更清楚,形體更飽滿,而且連音場的深度都更深了。我切回stereo再比,果然聲音比較鬆一點、開一點。這是mono錄音,切到mono模式更好聽。可惜我沒有多帶其他歷史錄音的CD,現場也沒有其他單聲道錄音可供比較,如果您是用家,又恰好友許多單聲道錄音的收藏,不管是聽數位訊源還是黑膠唱片,請務必試試這mono檔,定會發現藏在這些歷史珍寶中的另一片天。

聲音比一比(一)-- 普通CD vs. Esoteric SACD

我事前就知道勝旗音響室裡擺著許多Esoteric出版的SACD,因此,特別挑了兩張CD來跟經過Esoteric重製母帶的SACD一較高下,一張是小克萊巴指揮維也納愛樂的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一張則是吉利爾斯彈奏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熱情」。單聽CD,西敏寺很有魅力地唱著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當樂團能量湧現時,音樂展現了相當的震撼與重量。弦樂的織度甚好,綿密厚實,且有巧勁,越聽越要佩服小克萊巴推動著風情雍雅的維也納愛樂,展現了他們所擅長的高貴音色,卻又展現了無比的活力。舞台的畫面鮮明,不僅弦樂聲部座落宛若經過切割般明確,木管樂器吹奏時的形體感、定位感都很好。可是,換上Esoteric重發的SACD,享受又加倍了。第一個感受是動態對比更大,再來則是更加鮮活,CD聽起來就多了一層霧障和煙霾,而且稍嫌鬆垮,密度略遜。

聽起吉利爾斯彈奏的「熱情」奏鳴曲,CD版已經聽得很過癮了。吉利爾斯的演奏展現了巨幅動態,他指下力道控制極佳,聲響幅度甚寬,音色變化豐富;聽起來既是高度理性下的詮釋,可是其中蘊含的情緒感染力卻又如此強大。換聽SACD一比之下,才知琴音的密度可以更高,才知音粒可以更為結實緻密,才知背景可以這樣黑,才知音像可以如此浮凸立體,才知我還可以聽到更深沈的低頻,才知原來鋼琴錄音播放起來,更好的分離度就帶出更豐富的演奏。

聲音比一比(二)-- SACD vs. SRC技術

我又想到一事可比。Esoteric Grandioso K1唱盤有升頻功能,可以將普通CD升頻到384KHz或DSD 11.2MHz。如果拿真的SACD和播放升頻的CD來比呢?Esoteric Grandioso K1的昇頻確實有效,昇頻與未昇頻相比,聲音聽起來更為凝聚,輪廓感更好,感覺音樂的力道起伏更鮮明。若以PCM升頻來講,升到48KHz或88KHz還沒那麼明顯,昇頻到96KHz以上,就越來越能感到差別了;至於DSD升頻比較明顯些,2.8MHz就有感覺了。不過,如果拿SACD播放,還是比較好聽。差在哪裡?密度更好之餘,聲音有一層厚度,輪廓更為圓潤,聽起來比較自然一些;聽鋼琴琴身的共鳴,尾韻綿延和發散的比較完整。這告訴我們,軟體還是最重要的,雖然硬體可以幫上忙,而且確實有效,但是,花錢買好音響,更要多花錢買好軟體。


上圖是播放SACD時,Grandioso K1顯示幕上顯示DSD Direct。下圖是播放普通CD,但是將之昇頻到DSD。

聲音比一比(三)-- 接地怎麼接?

昇頻玩過了,還有什麼可玩呢?接地。Esoteric Grandioso G1有三段接地可調,一個是off就是不接地,一個是Standard,一個是GND。我沒有詳查後兩者差別在哪裡,但是耳朵聽得出來。切在GND音樂顯得鮮活一點、明亮一點,色彩也比較斑斕一些;切到Standard,聲音則顯得比較沈穩,比較有重量。兩者的差別還在音場表現上,切在GND感覺音場比比較上升一些,切在Standard就覺得往下沈了一點。這差異很微妙,很難說那個好,端看各人喜好。

聲音比一比(四)-- 外接時鐘否?

那如果不接Grandioso G1時鐘呢?單以Grandioso K1聽,其實已經很好了,不過,再接了Grandioso G1,聲音進步可不只一皮。音樂的輪廓感更好,發聲體更鮮明、更立體,密度也明顯提高了,而且厚度也更好些,音場還更開一些,發聲體間的分離度更好了。不比則已,一比就回不去了。我認為G1時鐘不僅是升級,甚至是Esoteric Grandioso K1用家必要的升級。

聲音比一比(五)-- ST300 Mg超高音

既然說到了訊源「必要的升級」,這套系統裡還有另一個也可稱得上是「必要的升級」,那就是Tannoy的ST300 Mg超高音。Tannoy的GR系列喇叭都是自家傳統的同軸單體設計,有著卓絕的定位和形體形塑能力。我試聽的時候,一直都是接著超高音的,既然都來了,既然比了這麼多,不差多比一項。我把超高音跳線給拔了,在超高音不發聲的情況下,音樂的亮度、彩度都下降了,空間感變得比較鈍,樂器發聲比較模糊,沒有那麼鮮明的輪廓感。而且,以上差異都是不需要特別留心,一開始放音樂就可以聽出來差異。我把超高音跳線接回,這下又把音樂的活生感給找了回來。特別是管弦樂中的三角鐵敲擊,三角鐵雖然樂器小,但是聲音的穿透力高,即便音量不大,但是在層層的樂聲之中,還是能讓人聽見。我以「希妲莉斯與小牧神」當中第六曲測試,在沒有超高音時,三角鐵變得相當虛弱,很容易被西敏寺雄厚的聲底蓋過;超高音一接上,那個穿透過來,輕靈飄逸的三角鐵就回來了,聲音是有密度,甚至有厚度的,敲擊很有明確性。我又以巴洛克音樂家許梅哲(Heinrich Schmelzer)為小提琴、魯特琴和管風琴所做的曲子測試。我又發現,如果加了超高音,巴洛克小提琴的琴音顯得更為高貴,質地更為飽滿,魯特琴的音色更為豐富,甚至連管風琴的低音域也變得更清晰。我聽完之後,就在筆記本上寫下:必要的升級。


聲音比一比(六)-- Grandioso F1聲音好精純

以darTZeel NHB-108 Model One這種現代聲音取向的百瓦擴大機來推動,顯得虎虎生風;若改以Esoteric Grandioso F1這樣30W純A類大電流綜擴來推,又能顯出細緻、鮮活的一面,而且此機的聲音質地精純,播放起費雪迪斯考演唱的舒伯特藝術歌曲「魔王」,歌唱表情豐富,細節資訊完整,人聲和鋼琴都真實無比。我在試聽後期,改以Grandioso F1推西敏寺,才聽兩曲,心中便萌生相見恨晚之感:真該早一點換擴大機聽的。

人文氣韻,價值幾何?

我還想聽,可是時間已晚,不能耽誤勝旗同仁休息,西敏寺再怎麼好聽,或者說,這套系統再怎麼好聽,我也得跟它們告辭。行文至此,我的試聽筆記也要告一段落。如果您喜歡聽人聲,西敏寺可以讓人聽見深刻的歌唱情感;如果您喜歡管弦樂,西敏寺可以帶來雍容大氣的樂音;如果您喜歡爵士樂,西敏寺可以帶來猶如置身小酒館般的現場感;如果您喜歡搖滾樂,西敏寺怎麼大聲唱,都不會讓人有坐立難安的感覺。

Westminster Royal GR是Tannoy將近一個世紀以來所有技術的結晶,更是凝聚了老英國文化與藝術氣質的瑰寶,這樣說一點不為過。如果在您心中,人文氣韻更勝摩登科技,那Tannoy Westminster Royal GR正是襯托您雍雅風采的好伴侶。


器材規格

型式:2音路同軸單體落地喇叭
單體:Dual Concentric同軸單體,2吋鋁鎂合金高音,15吋紙盆低音
頻率響應:18 Hz - 27 kHz (-6 dB)
靈敏度:99 dB (2.83 volt @ 1 m)
平均阻抗:8 Ohms
最低阻抗:5 ohm
建議擴大機功率:20 - 350 Watts
持續承受功率:175 Watts RMS
峰質承受功率:700 watt
分頻點:1,000Hz
箱內容積:530公升
尺寸:1395 x 980 x 560mm
售價:1,990,000元
台灣總代理:勝旗
電話:02-2597-4321
網址:www.winkey-audio.com.tw

囊括所有類型–台北國際音響暨藝術大展速報4樓
四樓是許多參觀展展開音響展的起點,更是重點。除了國內外雙聲道音響廠牌的展間之外,四樓也展出許多國內外重要4K投影機廠牌的匯集之地,也有不少展房展出多聲道劇院,讓您體驗環繞音效以及超低音的威力。更重要的是,也有不少重量級唱片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