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天楷,攝影/戴天楷 2020/08/07發表,已被閱讀5,185
來之前,我一直擔心沒什麼人來,因為恐怕8月1日的講題讓人看了覺得無聊—我要講歷史。

兩點的活動,一點半就有人進來了,還是熟面孔。一對父子,老先生已年過八旬,仍愛音樂,兒子陪著一同前來。後來,又進來一位年齡與我相仿的客人,此君我沒見過,張先生也沒見過,一問方知,他遠道從台中前來,恰好來新竹探親,就報名了。

新憩地的門,被接連推開,來賓接受引導入座,因為疫情,新憩地有高規格防疫措施,所有報名賓客都事先排好座位,進門要量體溫、噴酒精。兩點不到,已坐滿八成。

看來我白緊張了。

我緊張什麼?不是緊張演講。我演講經驗不少,加上常年在教會受訓練,我早已沒有講台恐懼。我緊張,是因為題目。我從開始構思講題起就很掙扎,這個「音樂大歷史」的題目,是要講?還是不講?對很多人來講,歷史,多是枯燥的,但,在我看來,要聽音樂,認識音樂史非常重要。

音樂,就像所有的事物一樣,從來就不是一蹴而成的,總有它的發展脈絡。要歸結歷史的本質,那就是變。音樂歷史也是這樣。音樂的風格、型式、表現的進化,都必須鑲嵌在整個人類歷史的框架裡,才能得其真貌。我,要講的,就是這個。

故事,從中世紀講起。因為有了記譜,後人便能得知先祖的音樂面貌。葛利果聖歌、奧干農,都是由教會掌權的中世紀裡的「官方音樂」,從葛利果聖歌到奧干農,從單音音樂到複音音樂,音樂的發展方向便已揭示—這是一條由簡而繁的路徑。

隨著東羅馬帝國的消亡,教會勢力開始衰退,地理大發現帶來的航海世代讓民間累積財富,文藝復興帶來的以人為本的新尺度,使得音樂也從為上帝服務轉而更加世俗化。帕勒斯特里納的經文歌,可以說明什麼是進化,將複音音樂推往更複雜的多聲部合唱。蒙台威爾第的歌劇則在告訴你什麼是文藝復興,什麼是人文精神,也告訴你積累財富後人們所想得到的感官享受是什麼。


跨越蒙台威爾第,音樂進入巴洛克時代。繁複的裝飾與華麗的風格,是巴洛克音樂的一大特徵。但這階段卻有著豐富的創作能量,許許多多的音樂家彼此相激,讓西方古典音樂的雛形就此建立。韋瓦地、韓德爾、巴哈,是那個時代的代表。

巴哈過世之後,音樂進入新的時代,那是一個由海頓、莫札特、貝多芬所共同構成的時代—古典時期。古典時期,作為連接巴洛克和浪漫時期兩個具有爆炸性創作能量的時期,它承先而啟後。許多樂曲的型式被建立了,我們現在所理解的交響曲、協奏曲、奏鳴曲、室內樂等,都是這個時期定義出來的。而古典時期所確立的奏鳴曲式,更是認識古典音樂結構的基礎。

作為一個銜接前後的古典時期,這個是個大革命的年代,也是個工業革命肇生的年代,加上啟蒙運動的思潮革命,很快地,在貝多芬中晚期的創作裡,個人情感、思想與理念,都被納入音樂的素材。音樂不再只是音樂,也是作曲家這個人的映照。

這樣的趨勢,帶進了19世紀的浪漫時期。這個階段,浪漫主義瀰漫在所有領域,政治上的浪漫,引起了連串的革命與獨立運動和統一運動;經濟上的浪漫,讓馬克斯寫下資本論這部影響日後人類社會的鉅作;民族上的浪漫,使得民族國家一個一個建立起來,寫下許多可歌可泣的血淚故事;文學上的浪漫,造就了偉大的創作者,以及深刻影響藝術與思潮的作品。這個浪漫的時代,音樂也是浪漫的。



作曲家站在古典巨匠所建立起的基礎上,注入了更多人性與哲思。作曲家也把對家國和故鄉的思念化做音樂,讓音樂充滿民族個性與情懷。此時,隨著民間財富的積累,歌劇作為集結文學、美學、音樂、歌唱,需要奢華的布景和服裝的集合性表演藝術,成為一種受到注目的藝術表演。而作曲家在尋求突破後,讓和聲、配器、配樂的技藝更為進步,發展出比先前更為恢弘而複雜的音樂,那是華格納、馬勒、理查史特勞斯等所代表的後其浪漫派。

進入詭譎多變的20世紀,國際局勢、意識形態都在快速且劇烈的變化,充滿衝突。這讓20世紀進入一個渴求改變的年代。音樂上也是如此,無調性的發展,不和諧音的運用,對19世紀浪漫派的反抗,印象派對和聲和調性的挑戰,以及顛覆的極微主義出現。這些變化,卻導引出更世俗化的音樂發展,爵士、藍調、搖滾、流行等的相繼出現,都是音樂世俗化趨勢的產物。

這跨越超過千年的演講,由誰來展演音樂呢?新憩地張先生挑得妙,他用Klipsch Forte III SE喇叭,配上華克的300B真空管機來播放。Forte III SE是一對售價可親,又具有歷史意義的喇叭。以其Forte之名,不難猜出這是一對復刻的喇叭。不錯,1985年Klipsch就推出了Forte喇叭,作為他們公司成立40週年的紀念產品,而且因為搭載了Klipsch的招牌方型號角高音和中音,因此聲音頗有力量,更作實了Forte之名。


Forte IIII SE是Klipsch在2017年推出的復刻限量版,全球只有70對,臺灣就只分到2對,而新憩地這次發聲的,已是最後一對。張先生說,就他所知,這對賣完,真的就沒有了,代理商要再叫貨,恐怕也叫不到,因為這是限量產品。

Forte III SE靈敏度高達99dB,因此張先生特別為之搭配了華克的300B管機,讓高效率喇叭彰顯出300B管機的細膩與溫柔。華克的300B管機採用了級進式音控,輸出變壓器當然都是華克自家繞製。而且,有意思的,這台擴大機上方面板有兩個旋鈕,一問方知,這兩個旋鈕是為了調節哼聲的。

這樣的組合聲音好嗎?這真的難說,這套系統聲音不如上個月的Piega Premium Wireless 701來的乾淨透明,快速爽朗。但是,Forte III SE展現出一種豐厚的、溫暖的特質,是另一種姿態,也是迷人。特別是這對喇叭背後還有一顆15吋的被動輻射低音,因此,低音不但飽滿而且寬鬆。華克300B推起Forte III SE並不腳軟,或許在一些低音的處理上還不夠乾淨俐落,但器樂質感立體清楚且有韻味。


講座活動時,音響的音量得開大,好能兼顧全場。但事前與會後我獨個兒聆聽,到覺得這套系統,最好聽的狀態不是開大聲,反是小音量播放。這時,300B管機推得輕鬆,聲音不致緊繃。Forte III SE高達99dB的效率,其實,一點不必擔心功率問題,且因為它的高音、中音都是號角,因此,比起一般非號角喇叭,在同等音量下,細節卻更鮮明具體。這就是號角喇叭配真空管機最迷人的地方。

我問張先生,這喇叭若配起晶體機如何?「完全不一樣了,速度會更快些,低音會更乾淨。」他也曾經在Spec RSA-717EX綜擴和300B之間來回考量,後來,為了營造歷史氛圍,才推出全管機系統配老號角喇叭的組合。

不過,張先生也現身說法表示,這Klipsch Forte III SE最迷人的地方也是最需要花心思。那個號角高、中音,倘若沒調好,聲音容易硬。此外,背後那個被動輻射低音,要是沒調好,整個聲音會糊。可是,一旦調好了,這喇叭的氣韻是非常迷人的。

張先生偶會在Youtube上分享系統搭配的經驗,這Forte III SE也曾當過主角。結果意外地引起很多國外網友的好奇,「我上傳過好幾部影片,就是這對的點閱率最高,而且還有很多人留言。」他認為,Klipsch Forte III SE放起爵士樂非常好聽,而且在美國實售價格比海外更低,Klipsch又是很「美國」的品牌,因此其實很受歡迎。在臺灣,因為聽音樂的習慣,還有居家空間的關係,還需要推廣。



有意思的搭配是DAC。除了擴大機是華克300B管機外,DAC是音響職人袁大倫的Marvalve Model 2,也是真空管放大的DAC。袁大倫以簡單的線路,用變壓器做I/V轉換,採6DJ8管做放大輸出,聲音直接、自然,又帶著一點溫暖,相當好聽。

真是有意思,每次演講,張先生都會開出不同的系統菜單,下次呢?他要配什麼?私下透露:如果他不改決定的話,9月要上場的將是Elac的FS409。音樂要講什麼?我要和大家聊聊古典音樂裡的文學,這麼有文藝氣質的題目,Elac成嗎?你來,就知道了。

廠商資訊

新憩地
地址:新竹縣竹北市台科路71號
電話:03-657-1182
臉書粉絲頁:www.facebook.com/musikcareU


優雅的巨人–極品音響主事者朱若萱介紹 Burmester BC350
2020 年 TAA 國際音響大展期間,我們特別邀請到極品音響主事者朱若萱來為大家介紹 Burmester 旗艦 BC350 喇叭。BC350 看起來十分巨大,高度 189 公分,重量超過 400 公斤,造型卻又十分優雅,它整個箱體結構是用鋁合金框架構成,具有極強的剛性... 《 全文


更多專題: 一個月    三個月    全部